第3996章 家有贤妻

第三千九百九十六章 家有贤妻

“陈秃子也要斩李大牙?那真是大快人心,”有人干笑两声。

“不要胡说,”给李红星干股的那位发话了,听起来有点恼怒,“昨夜我还跟李主任吃饭,他说最近有人构陷,不要听信谣传……我是信得过他的。”

“别傻了,以后还想给区政府供干果茶叶,你最好找廖大宝,”有人冷笑着发话,“不找廖大宝,就找王媛媛……李大牙都被抓进分局了。”

“我艹,不是吧?”隔壁传来一声惊呼,陈铁人的心里,也隐隐地生出了谐振。

“谁骗你?”爆料的那厮冷哼一声,“我小舅子的连襟……你们都知道的,今天局里把李大牙抓了,是陈秃子的意思,就是梁寡妇那个事儿,要追究他刑事责任,你们别乱说啊。”

“真抓了?”那边明显地压低了声音。

他们那边讨论得热烈,陈铁人这边,却是半点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,陈书记的秘书摸出手机,“陈书记,我问一下吧?”

“嗯,”陈铁人点点头,他跟警察局一向少联系,以前的周局长是张区长的人,这就不说了,现在朱局长是陈区长的人,一般情况下,他少打听警察局的事。

不多时,秘书就打探回了消息,“真是这样,李红星现在被按着写材料呢。”

“咱们纪检委没动呢,怎么就写材料?”陈书记的司机发问了,“这不科学啊。”

“梁寡妇这个事儿,真可能要往刑事上靠了,”秘书叹口气,又看一眼陈书记,“听说还是陈太忠的意思……头儿,咱要不松口,李红星是不是还有救?”

“人家都是政府的人,再说,我为什么要救他?”陈铁人漫不经心地回一句。又划拉两口饭,站起身走人了。

回了纪检委之后,陈书记在**翻来覆去地打滚,这个午觉死活是睡不着,好容易撑到两点半,闹钟一响,他爬起来就翻看上午送来的资料。

李红星犯的那点事儿。说多也不多,大部分的内容。纪检干部心里也都有数,但就是那句话——以陈太忠一个堂堂的区长,查李红星都要思前想后,找一个合适的切入点,就更别说下面办事的了。

当然,陈区长是不想以权代法,才这么墨迹,可是他不在乎的那些因素,对很多人来说。很可能是决定性的,所以李红星才能逍遥至今。

但是梁寡妇这个案子,是相对特殊的,纯粹就是李红星的私欲,不牵扯到其他的利益,而且同时,陈铁人也注意到。这种事情属于民事纠纷,很难牵扯到刑事上去。

可陈太忠就是要往刑事上靠,目前看起来,还是比较有效果——这个怎么破?

陈铁人犹豫了整整一个下午,都没想出应对的方案来,他本意上觉得。这个事情,自己可以不做理会——就算陈太忠你把这当作升任区党委书记的预演,想要敲打我,但是……这任命总还没下来不是?

而且,你也未必能成为党委书记,盯着这个位子的人,多了去啦。你凭什么就敢惦记。

陈书记是真的不想被本家利用,但是就在临下班之际,他的老婆打来了电话,“听说陈太忠用极端手段查李红星,他有没有扩大的意思?”

陈铁人能走到这一步,仰仗岳父家的力量不小,他的妻子是个很平凡的小女人,温柔体贴,但是智商啥的真的不够看,能问出这个问题,肯定不仅仅是她的本意。

“扩大的意思看不出来,但是李红星肯定不好了,”陈书记苦笑一声,曾几何时,他还向自己的妻子保证过,要尽快降伏这个年轻的区长,“咱爸啥意思?”

“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,但是陈太忠能查李红星的刑事案,就能查你的刑事案啊,”他的爱人在电话那边叹口气,“这仅仅是我的意思……铁人,你别太要强了。”

我有什么刑事案可查?陈铁人这句话都到了嘴边,最终还是活生生咽了下去。

身为阳州男人,谁还没做过点过分的事儿?这倒不是地图炮,民风彪悍和宗族势力强,这是阳州的特点,只冲这两点,惹事就太简单了。

陈铁人是纪检书记,位高权重,也做过一些蛮不讲理的事儿,不怎么跟刑事沾边,但也不是很拿得出手。

如此一来,问题就来了,陈太忠既然能为梁寡妇的事儿,起了追究李红星刑事责任的心思,那陈书记万一被人惦记上了,也是不好。

说什么纪检书记这官帽子是护身符?那太扯淡了,这东西有人认,有人不认,李红星还是正科级干部呢,可不也被按在分局里写材料?

难道说,陈太忠是冲着我来的?陈铁人不得不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,做出个收拾李红星的样子,却是让廖大宝送来资料——我不听话,是否就要收拾我了?

陈书记很不愿意细想这个可能,但是他越不愿意想,就越觉得这种可能大,陈太忠……那货真的是不讲理的。

想到爱人特意给自己打个电话,陈铁人心里微微生出些暖意,所谓的“家有贤妻,夫不遭横祸”,说的就是这样了吧?

那就不能对不起妻子的关怀,陈书记静下心想一想,自己若是不跟陈太忠硬顶着来,似乎辗转腾挪的空间也不小,而且越想,就越觉得是这个道理。

最起码,没有对干部做出党纪政纪处理之前,就要关进警察局写材料,这个风气是要不得的,陈铁人想到了那句有名的话,“在德国,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,我没有说话——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;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,我没有说话——因为我不是犹太人……”

为了防止到最后没有人替我说话,我也必须要做点什么!陈书记心里的劲儿拧过来了,处理李红星,我纪检委不点头,怎么能行呢?

查李红星要过纪检监察,不能硬往刑事事件上靠,将来你陈太忠想找我的事,也得按这么个程序走,不过,那就是市纪检委的事儿了,倒不信你的手能伸得那么长。

既然决定插手,陈铁人的心思就活泛过来了,自从陈太忠来了之后,区纪检委也很久没怎么开张,处理了一个杨孟春,那还是因为被曝出丑闻。

倒不如借这个机会,扬一下纪检委的声威,陈太忠你搞的经济建设我享受不上,那我就搞我的纪检监察,你让大部分人富裕,我让某些富裕得不正常的人往外吐。

陈书记越想,就越觉得是这个理,不过这个事情,他是不能着急办的,于是就站起身去找隋彪,不成想隋书记不在办公室,他又到培训中心来找。

隋彪还真是在培训中心,党委的事情本来就少,最近他也不怎么动作,迟到早退是常事,猛地见到陈铁人来了,就有点奇怪,“铁人你这……有事?”

“有个情况,要向隋书记你反应一下,我们接到了一些对李红星的举报信,区政府送过来的,”陈书记跟隋书记走得还算近,尤其是在竞争区长失败之后,他将举报信放在茶几上,“情况比较严重。”

“嗯,”隋彪点点头,也没去动那举报信,随手递给对方一根烟,李红星的事儿,他也听说了,不过那是陈太忠的意思,目前还没跟他碰过,他也没什么兴趣过问,“继续说。”

“所以我考虑对他采取一些措施,”陈铁人点起烟来,“想看你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“采取措施,”隋彪沉吟了起来,心里却是有点无奈,有没有搞错啊,我都不大干预你们的事儿了,你又找到我来,真是腻歪,“他不是被警察分局叫去谈话了吗?”

老隋你看是不管事儿了,区里的这些风吹草动,还是瞒不过你的眼睛啊,陈铁人笑一笑,“我的感觉是,李红星是正科级干部,就算要处理,也得先过纪检委。”

“嗯?”隋彪侧头看他一眼,然后就陷入了沉思里,好半天出声发问,“你想把他从分局带走?”

“这是程序问题,”陈铁人吸一口烟,闷闷地发话,“警察局要查,也得在纪检委之后。”

不是保人,这是要投靠啊,隋彪终于明白,陈铁人为什么会来找自己,当然,要说投靠也不完全对,但起码是准备配合区政府了,“区政府谁来送的材料?”

老隋你反应不要这么快好不好?陈铁人有点无奈,“是廖大宝。”

“他啊,”隋彪拉长了声音,又陷入了沉默里,这一阵的沉默,却让陈书记的脸感觉有点发烫。

良久,隋书记才点点头,“既然你觉得有必要查,那我是要支持你的……这就去警察局?”

“这就去,”陈铁人很果断地点点头,“警察局的工作,总是该为纪检工作让路。”

“行,”隋彪点点头,他终于问出来了,二陈之间还是存在隔阂的,陈铁人如此做,想必也是有些原因。

隋书记要了解得这么清楚,并不仅仅是八卦心使然,大家都说他要走了,但是万一……走不了呢?有些东西,他还是必须掌握的,“我给陈区长打个电话,你办你的就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