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98章 以讹传讹

第三千九百九十八章 以讹传讹

事实上,陈太忠从来没考虑过,这个单永麒的人品怎么样,他很主观地认为,教育出这么一个纨绔子弟,这个老单绝对好不到哪儿去。

不过单书记一直没有露面,也没有明显地利用省委副书记的职权,来影响陈某人,所以他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,暂时也没有算计老单的心思。

实在是老主任的面子,他不能完全推掉,而且他心里,始终打着早晚要回天南的算盘,也不想就此不搭理老主任,这才将话题引到单永麒身上。

得了这么一个回答,他自然是惊讶莫名。

“你没了解过单永麒?”秦连成听出他的疑惑,也有一点奇怪。

“我为啥要了解他呢?”陈太忠很无语地反问一句,他不是不想了解,压根儿是没时间了解,他现在又没打算动老单,操那么多闲心干什么?

“哦,原来是这样,”秦连成轻哼一声,然后快速地发话,“老单这个人的口碑,还是不错的,只不过在家的时候少,他老婆比较惜子,慈母多败儿嘛……这种干部,你在生活中,应该也接触过。”

我勒个去的,还真是这样?陈太忠在瞬间就想到身边一人——徐瑞麟。

徐区长在个人修养和做事方面,那真的没话说,谁都不能说出什么不是,但偏偏这样一个人,就生出了徐波这么个儿子——小徐有多坏,陈区长也不清楚,反正在KTV里争风吃醋,被人拿枪打死了。

有了这么个现成例子,他也不好表示无法理解了,于是干笑一声,“这样吧,我努力再做一做惠特尼的工作,对于黄酒文化节,我是有感情的。”

“行。等你的好消息了,”秦连成笑着回答,“太忠,得空了也常回来看看,天南文明办是你的娘家,可不带见外的啊。”

“一定一定,”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。斜睥一眼惠特尼,心里暗暗地琢磨:在不伤自尊的前提下。我怎么才能把她忽悠到天南?

就在这琢磨中,饭菜上来了,今天廖大宝的夫人没在,他来区长家蹭饭,陈区长就没必要吃了饭之后离开,而是坐在小院里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秘书聊着。

约莫八点左右,又一个电话从天南打了过来,省政府序列的号码。他接起来一听,却是蒋君蓉的声音,“陈区长,睡了吗?”

“没呢,孤枕难眠啊,”陈太忠本不想调戏她,跟这女人斗嘴。他真的略略输了一点,但是想着恒北和天南离着那么远,就随便口花花一下,“蒋主任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抱着惠特尼?休斯顿还不舒服?”蒋君蓉在电话那边轻笑一声,“听说她的跟班,也很**呢。真不知道你抱怨什么……她有狐臭?”

“蒋主任经验很丰富啊,”陈区长轻笑一声,“黑人有狐臭吗?这个我倒是不知道。”

“看来惠特尼没有狐臭,”蒋君蓉的口才便给,说话也不怕出格,不过,她终究还是要办正事的。“在你的细心关怀下,她应该恢复得不错吧?”

“她的状态很不好,”陈太忠断然回答,到了这个时候,他才知道,为什么秦连成并不是很在意惠特尼能不能去——合着还有蒋省长的关切在后面呢。

第一届重阳黄酒文化节,是陈主任亲自操办的,从创意到具体实施,但是这个初衷,是蒋世方提出的,组织过程中,蒋省长也给了力所能及的支持。

没错,蒋世方是将这个文化节,当作可以流传下去的业绩来抓的,要说文化节,固然离不开陈主任,也不能不提蒋省长。

所以秦连成虚晃一枪,拿个为难送给老部下,却是借机说单超的事儿,陈区长反应过来是这么个因果,也是有点哭笑不得,老主任,咱不带这么玩的。

“那你想一想办法,价钱好商量,”蒋君蓉在电话那边又笑一声,“上次你要封杀那个发电机厂家,我二话不说做到了,害得还被人投诉……你看我帮你多用心?”

“上次那个啥……是人情抵消吧?”陈太忠皱一皱眉头,他有点想不起来,上次要蒋主任帮自己,是否许下条件了——以他的记性,按说不止于此,但是两人之间相互的往来太多了,一下也算不太清楚。

不过,陈区长终究是有仙人的傲气的,也懒得计较这么细,想到刚才也答应秦连成,要做一做惠特尼的工作,索性一份人情卖两次得了,“好了,知道了,我努力劝他吧。”

说是这么说了,陈太忠还真不知道怎么跟惠特尼开口,皱着眉头琢磨一下,索性心一横,端起啤酒走向屋檐下的惠特尼,“最近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挺好,”休斯顿小姐点点头,想一想之后,她又歪着头说一句,“如果能再出去旅游一圈,那就更好了,嗯……最好有一辆改造过的房车。”

“去天南旅游一趟吧,”陈区长坐到她的身边,笑着发出邀请,“那里正好有个文化节,需要你这样的顶级歌手……多少钱?”

“这个……我需要考虑一下,”惠特尼眨巴一下眼睛,笑了起来,“还要跟我的经纪人商量一下。”

再给你一瓶面霜,估计你就答应了,陈区长心里很清楚这个因果,但是他不能让面霜显得那么大路,这年头东西一旦做成大路货,那就不值钱了。

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好吧,你跟你的经纪人商量一下吧。”

说到这里,也就没更多可说的了,不过这时候,许是知道廖大宝也在小院里,居然有人敲门,廖主任开门一看,却是刘海芳和王媛媛站在门外。

你俩倒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,陈太忠很想开这么一句玩笑,不过想到这个玩笑一开,没准这俩为了避嫌,也要分开了,只得硬生生地忍住。

成了领导,连玩笑都不能随便开了,陈区长意识到这一点,也是有些微微的无奈,“坐吧,要喝点什么自己去拿。”

刘海芳此来,也是说重阳节的,不过她操心的是民政局福利院这一块,“重阳节马上就要到了,我打算给老人们送点慰问品,再弄点礼物,区长那天有空没有?”

“这个……回头给你十万,你去吧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终于是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空,“暂时别考虑我,有空我会去的。”

王媛媛说的却是移动大棚的二期,第一期的移动大棚已经发放过半,二期就要纳入议事日程了,原本这件事还是该徐瑞麟统一协调的,但是徐区长住院,就由农业局胡局长跟计委王主任接触,先草拟一个规划,由计委这边报上来。

陈区长接过几张纸看一看,眉头微微一皱,“有几个熟悉的名字,这个陈村的王臭臭……上次好像申请了不少吧?”

“上次他申请了两个大棚,三点二亩地,”王媛媛还硬是要得,一听名字,张嘴就能报出此人的来历,“种得不错,这次报了挺大个数,后来给他砍成三亩地了。”

“原来是既得利益者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这种尝到甜头,想要大力发展的农户,咱们要选几个支持,是个榜样的问题……怎么没有关于选址的说明?”

第一期移动大棚,有些选址不合适的,被大风吹坏了不少,当然,这跟卢天祥的设计也有些关系,卢总这边的工艺改了,但是工艺再好,也架不住胡乱选址不是?

“关于选址的强调,徐区长已经责成农业局下文了,计委也挂名了,”王媛媛轻叹一口气,“有时候觉得,徐区长做事的踏实,是我奋力追赶都难以企及的。”

他管教儿子,就管得很不踏实,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,嘴里却是呵呵一声,“小王你还年轻,能意识到差距,就是好事……想要追赶徐区长,那可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。”

“陈区长也很厉害啊,”刘海芳见状,顺手拍领导一记马屁,“随便看几个人,都能记在心里,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”

“我只是因为这个人的名字太难听,才记住的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好了,都不是外人,私下聊天不要那么严肃……”

第二天,陈区长起个大早,不过跟往常一样,惠特尼比他起得还早,他叫来早餐的时候,休斯顿小姐已经满头大汗地从外面跑回来了。

陈太忠很想问她一句,你跟你的经纪人商量得怎么样了,但是他还有着正处级干部的矜持,于是自顾自坐下来吃饭,吃到一半,惠特尼洗了脸之后,也出来吃饭。

“休息得怎么样?”陈区长一边问,一边将一个熟鸡蛋剥了皮,直接扔进嘴里,然后站起身来,这就是他早餐的结束了。

“还不错,自从凯瑟琳走了之后,我的睡眠质量又有所提高,”惠特尼高贵冷艳地拨弄地着盘子里的煎鸡蛋,随意地答一句。

你就揣着明白装糊涂吧,年轻的区长撇一撇嘴,走出门去晨练——再拽的话,就真不跟你继续说了,简直比黄二伯架子还大。

黄汉祥是属曹操的,说到就到,上午十点,他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,你这又要整人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