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0章 北崇之外

第四千章 北崇之外

黄汉祥这次的反应速度极快,两天后,中央纪检委下了人,到地北省教育厅将一个周姓的副厅长带走了,调查其在校园网建设里的问题。

对地北省来说,这是一个信号,因为周厅长在教育厅,是个极其特殊的副职,厅长都要卖他三分面子。

此人原为单永麒的秘书,后来老单到了地方上任职,想把他也带过去,但是他上有老母卧床,下面还有两个正上学的孩子,就没跟着走。

老单也能理解他,就在走之前,将周秘书安排到教育厅,当办公室主任,沉寂了一些时候,后来老单回了省委,组织部门将周主任提拔为周副厅长。

那这个副厅长,就是连分管副省长也懒得招惹的主儿,而老单原本在省政府的时候,管的也有教委这一块,否则他也不可能安置自己的秘书不是?

这个人被中央纪检请走,看起来味道很多,可能是要查整个教育系统,但是事实上大家心里都有数,这次上面来势汹汹,是直接剑指单永麒的,周厅长身上的标签实在太显眼了。

紧接着,就又拿下了一个地市的副市长,单永麒曾在该市任市长,而现在这个副市长,正是当年单市长的财政局长。

至于说调查理由什么的,那都不用说,上面只要想查,就能有理由,更别说这二位有巨额银钱过手,根本不可能干净了。

一时间,地北的单系人马人心惶惶。单永麒也被打了一个冷不防,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教育厅或者分管副省长那里有什么心思。正想了解一下,但是那副市长一被请走,他就知道事情怕是小不了。

直到此刻,他还是没有弄明白,这事儿到底是谁在背后推动,只当是省里其他的势力暗算自己——到了他这个级别,同僚之间的算计,是较为常见的。就算程序来自上面,意图却多出在肘腋,正经是上面直接打压的情况,并不多见。

要不说在这官场里,耳聪目明是很重要的,面对突如其来的算计,强如副省部级的领导。也难免有摸不着头脑的时候,等又过几天,他搞清楚眉目的时候,就太晚了。

说来说去,陈太忠这个人物实在太小,单书记就算再怎么重视。也想不到,黄家会因为一个小正处的缘故,悍然对自己下手,知道原委之后,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陈区长确实是小人物。地北那边折腾得沸反盈天,他一不知情二不关心。埋头于搞区里的建设,副市长被带走的那天,他去了一趟朝田,出席了北崇农产品在斯嘉丽超市上架的仪式——这原本是徐瑞麟的工作。

此次上架货物的货主,并不是斯嘉丽同北崇签订供销合同的农户,那些人中,能搭起大棚的,就算是快的了,货主是第一批搞大棚试点的农户。

北崇区里,第一批搞大棚试点的农户不多,不过就算政府不扶持,也有那有心人有样学样,看别人搞大棚一个来月,发展都是按教材上的路数来的,说不得就纷纷效仿。

如此一来,北崇的货物产量,基本可以在斯嘉丽维持一个专柜了,而北崇货的品质是相当不错的——终究是偏僻的老区,第一次搞这些高科技农业,用的原料都是货真价实的,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添加剂。

斯嘉丽对北崇货的评价还是可以的,卖相稍微差一点,但口感着实好,有些上面还能看到虫子啃咬过的痕迹,有绿色有机的概念。

这么一来,如何甄别北崇货,不被人鱼目混珠,就又是个问题,说不得还要指定联络人,这联络员还得相对靠谱,反正事情就是这样,看着不大的事儿,一做才知道,小事上要操的心,一点都不少。

仪式很简单,时间大约就是二十分钟,超市的老板施淑华亲自操办,因为她的关注,超市下属的诸多部门,心里就有数了——这家供货商怠慢不得。

斯嘉丽超市在朝田,是业界老大,就算国内那些超市巨头,比如说华联什么的,在朝田跟它比也差得远,所以别看它是民营企业,超市那些部门的雇员,拿捏供货商也在行得很——没人有胆子敢明着索贿,但折磨人的手段还真的多了去啦。

首先,他们能决定要不要你的货,其次,超市的活动太多,一到活动的时候,就要求供货商打折,还要你出赞助费搞宣传——超市的活动打折,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。

这些环节里,有很多可以变通的,而尤为关键的是,超市是先货后款的方式,供货商要是不识做,结款的档期给你推迟一档两档,真的太正常了,告老板那里去都没用——下面人是作梗了,但是对超市有好处。

大部分的供货商,要花很多的时间,跟各个部门打交道,有事没事也要过来看看——用在维系感情上的时间,比要款的时间多,要款的时间又比做事的时间多。

从这个角度上讲,施淑华不但将北崇的货引入超市,更是亲自主持这个仪式,就给北崇带来了不少便利,这个便利是无形的,却又是扎扎实实的,比北崇人自己上门推销上架,效果不可同日而语——节省了太多扯皮的时间和精力。

不过施总的便宜,也不是那么好沾的,签这个协议的同时,她卖出去了五十万的团购指标——协议签订之日起,北崇区政府每年要从斯嘉丽采购不少于五十万的货物。

北崇现在将近十九万人,按两百个人里,有一个正式编制算的话,就是在编人员一千号左右,加上其他退休的、混岗的、临时工之类的——按两千人算的话,五十万摊上去,也就每人那啥……咳咳,这个数字就不说了。

总之这笔钱,摊到人头上真不算多少,北崇也不是什么东西都产的,一年下来,政府的福利平均下来怎么也得有四五百,其中一部分从斯嘉丽走团购价拿货,不算多大事。

然而这个事儿,施淑华还是很看重的,斯嘉丽搞团购活动多了,做超市的就求个走量,销售量大,超市对供货商的吸引力就高,吸引力高,超市就能以更优惠的价钱拿货,这是相辅相成的。

要是有人只看到,超市的店面赚钱,那真不一定正确,走渠道、走团购、卖购物卡,这也是保证走量的大头,斯嘉丽的口碑不错,团购做得也不错。

但是出于某些人所共知的原因,斯嘉丽能把团购做到一些企业、事业单位,甚至某些行局,可绝对做不到让某一级政府认它,行局仅仅是组成政府部门而已——施金鹏厅级干部下海的名头太响,其间犯下的各种忌讳,不是一般人敢沾染的。

而施淑华也不想跟各级政府直接打交道,原因无他,各种恶心和信不过,但是她心里还有点不甘心,觉得没做过政府的单子,实在有点遗憾。

这个协议,正填补了她的遗憾,单子不大也不算很小,好歹五十万,政府的级别有点低,才是个区政府,但是她对北崇的发展了解得很深——这个小小的县区,在不久的将来,就会在整个恒北冉冉升起,成为一颗闪亮的新星。

一个双方都很满意的仪式,结束之后,施总要陈区长请她吃晚饭——北崇和朝田的距离,实在太让人无语了,北崇人好歹也是早晨七点出发,仪式结束就下午四点了。

“我还得去利阳,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再签个苎麻收购协议。”

陈区长这次出来,也是带了团队的,又吩咐苎麻厂的人,晚上抵达利阳,明天去利阳的产麻大县慈清看一看,问题不大的话,就初步签订一个苎麻供销的协议——没错,这又是徐区长的业务,大区长是各种悲催。

利阳基本上位于阳州市区和朝田中间——走高速的话,还要穿一下章城,基本上是三个半小时的车程,现在走的话,到利阳也是晚上七点半了。

施淑华又挽留一下,看留不住,就放他们一干人走路,不成想路上遇上小小的堵车,到了利阳,就是七点四十了。

他们虽然来得晚,利阳这边也一直在等着,而且是三个副厅级干部,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王苏华、宣教部长晋建国,以及利阳的常务副彭秋实。

这个规格有点高了,北崇这边最大的就是区长陈太忠,其次是副处级的孟志新,还有就是王媛媛和农业局胡局长,以及其他几个工作人员。

外人也有,是《恒北经济导报》牛晓睿和另一个记者,北崇和慈清要签一个大宗的苎麻购销协议,这个消息原本就够资格上导报了,更别说牛主编现在已经是北崇的专用软文枪手了。

不过这三个副厅里,晋建国是跟陈太忠“一起同过窗”的,彭秋实的女儿是被陈区长救的,都是友情客串,正主还是王苏华。

陈太忠一行人,坐着一辆依维柯来到了利阳农业局招待所,还没进门,就看到上面扯了一个大红横幅,“热烈欢迎北崇区政府诸位领导前来交流和指导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