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1章 微微醋意

第四千零一章 微微醋意

“这横幅,绝了,”孟志新看到显眼的大红横幅,轻喟一声。

自打跟陈区长出来之后,他并没有沉默寡言,被冷遇的人,一旦接触主流社会,谨小慎微并不是最佳的选择——这意味着你还忘不掉过去的自己。

最好就是落落大方适可而止,不要让别人觉得你不正常,也是积极融入主流的意思。

“纸头越大,肠胃越大,”农业局胡局长笑着说句话,这也是阳州的官场俗语了——没准恒北通用,以前下面迎接上面的领导,都要一张张的大字贴出来。

来的领导越大,贴的纸就越大,表示对领导的重视,但是同时,地方上对领导寄予的希望也就越大。

据说十来年前,有副省长视察花城,花城的每个字儿足足有两米开外,结果省领导偏偏没有答应花城要搞的项目,结果他要离开的时候,花城只派了一辆老旧的伏尔加送行,多出来的随员直接是用偏斗摩托带着,一路送到阳州火车站,花城的领导都没跟着到车站。

这伏尔加在半路上,还抛了一次锚,要知道,这可是堂堂的副省长,就是这种待遇——花城人的桀骜不驯,也由此可见一斑。

不过副省长也好涵养,只是上火车的时候,轻喟了一声,“纸头越大,肠胃越大啊。”

于是,这句话就做为名言,流传了下来。

说来说去,是利阳这个横幅不太对等。北崇来的只是个区长,堂堂的利阳市就打出了“北崇区政府诸位领导”的字样——人家一个农业局。级别就跟北崇区相当了。

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,陈太忠心里也微微一拧,不过已经是这样了,还说什么呢?依维柯车开进院子,就看到三位副厅级领导从楼里走出来。

利阳是农业大市,农业局的条件还算不错,农业招待所虽然有点老旧了,但就算现在看来。这盖了十来年的四层楼宾馆,在利阳也还算拿的出手。

“建国你们太客气了,”陈区长走下车,笑吟吟地发话,“三个领导在等我们,我们真的受宠若惊,有点手足无措了。”

“太忠你这么说。就见外了,”晋部长先笑着回答,按说他在常委里的排名,还次于彭秋实,但他也是天南的干部,还是跟陈区长一起同过窗的。这交情别人不能比。

“真是这样,”陈区长做戏做全套,笑眯眯的点点头,给足对方面子,“你们三位都是领导。我还打算指示一下呢,现在吓得不敢了。”

他给面子。那三位也知道,这话不能当真,倒是彭秋实笑着发话,“我今天过来就是凑个热闹……婷儿,过来见一下陈叔叔,可是他救了你的。”

一个女孩儿坐在轮椅上,被人推了过来,陈太忠一眼看去,就知道是那个车祸中断了腿的女孩,两人年纪相差仿佛,但是……他就是叔叔了。

“陈叔叔好,”女孩儿冲他点点头,脸上也不见如何的热情,很显然,相比面对挫折的态度,她比孟志新差了不止一条街,不过年轻嘛,这个可以原谅。

“嗯,恢复得不错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那个男孩儿呢?”

“他也挺好的,”女孩儿脸上的表情,越发地淡漠了。

“看你这表情,我还以为他不怎么好呢,挺好就行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转身向一边走去,“王市长……有日子不见了,很想你啊。”

“这人……”女孩儿见他就这么走了,还丢下一句夹枪带棒的话,禁不住看一眼自己的老爸,“怎么这么说话?”

“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态度,”彭市长气得哼一声,陈太忠在跟王苏华说话,他不怕跟自己的女儿多说两句,于是恨其不争地发话,“好歹就救过你的人,人家欠你?”

这是进招待所前的插曲,进了招待所,这边早已经将饭菜准备妥当,一个招呼就上桌了,不过这个座次委实不太好排,三个副厅,招待的却是一个正处。

倒是彭市长看得开,见状主动坐在最下首,“就坐这儿好了,谁劝我也不走,我过来是看看太忠,私人身份。”

王苏华又劝好一阵,才扭扭捏捏地跟陈区长分了首席,至于陈太忠另一边,却是坐了晋建国——他的姿态也很高,以此示意,我来是因为同窗之谊。

王市长的另一侧,坐了农业局的局长,晋建国的另一侧,是副处级干部孟志新,有意思的是,最下首的彭市长身边,也坐了一个身材高壮的中年人,脸膛黑黑的。

“来,先干三杯,热烈欢迎来自北崇的贵客,”最终,还是王市长做为今天的主人,站起身举起杯,“也预祝我们合作成功,实现双赢。”

三杯干了之后,众人纷纷落座,边吃边聊了起来,陈区长被两个副厅包夹着,说一说北崇的发展,又叙一叙旧情,晋部长还问起了天南的事儿,“太忠,马上重阳节了,回不回天南看黄酒文化节?”

“有一半的可能性,要走一趟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。

晋部长所说的,是只属于他俩的话题,有点喧宾夺主的味道,不过王市长也不介意,反而兴致盎然地发问,“那惠特尼?休斯顿会不会去演出?”

“不知道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此番出来,也有故意晾一晾黑女人的意思,“由她吧,想去就去,不想去随便。”

他们在闲聊,但是总有人想说点正事,市农业尚局长捡个空子发问了,“陈区长,你们北崇,今年已经收了多少麻?”

“差不多快两千万了吧,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眼坐在下首的王媛媛,“是吧?”

王媛媛正跟那黑脸膛汉子说话,听到领导发问,马上点头,“一千八百多万,二茬麻还没收完,收完的话,两千万打不住。”

你俩谈什么谈得这么热闹?陈区长有意无意地扫一眼黑脸膛,才笑着对尚局长点点头,“其实我们在收的麻里,有利阳的麻,都是私人运过去的。”

“私人有私人的好处,他们来搞,成本相对比较低,”王苏华微笑着颔首,“但是公家干有公家干的好处,能把规模搞上去,规模上去了,成本也好控制,主要是管理方便。”

“这个可以再商量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老王居然能直承私人来干的好处,说话也是有真性情的,这其实是很多干部心里的真实想法,一边是羡慕私有企业的灵活性,可同时,又要强调政府管控的便捷。

陈区长并不主张全交给公家来做,“私有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,有竞争才有压力,否则是死水一潭。”

“那北崇还打算投入多少收麻?”尚局长又出声发问。

你这还试探得没完了?陈区长看他一眼,在副厅云集的桌上,一个正处频频发话,而且不谈风花雪月轶闻八卦,抓住工作不放,这是为领导当马前卒冲杀的节奏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别的不说,保证收完利阳的麻还是没问题的,只要你的够好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又看一眼王媛媛,王主任和黑脸膛又在说话了,两人都坐在下首,中间还隔了一个牛晓睿,就这样,谈得也挺热闹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王媛媛跟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谈得投机,陈区长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——王媛媛在北崇,是很少有人敢如此搭讪的。

陈太忠是不打算吃窝边草的,也铁下心思要重点培养小王,但是目睹这一幕,总觉得哪里不是很舒服,当初吴言跟我接触,不知道章尧东看在眼里,会不会也是我这种心情,

他拿出烟给大家散一圈,脑子里却是在胡思乱想——这黑脸膛若是跟我一样,也那啥了小王,尼玛……啥也别说,你就等着各种惨死吧。

看来老章把我送出凤凰,还算手下留情了?我是否要感谢书记不杀之恩?

正想胡乱想着,可能彭秋实看出了点情况,他伸手从转盘上抓起烟来,抽出一根,那黑脸膛连忙给他点上,彭市长抽一口,“太忠,这是我们市计委主任王家奇……小王,跟你本家谈什么呢,谈得这么高兴?”

“小王主任对计委的职能,以及在目前局面下,计委如何调整职能,来适应市场经济,很有独到的见解,跟她聊一聊,对我也很有启发,”王家奇冲陈太忠笑一笑,又伸出一个大拇指,“陈区长带的好兵啊。”

“王主任过奖了,你也谦虚了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心中块垒尽去,原来是想跟小王取经,你这市计委主任,倒还真放得下身段。

他是块垒尽去了,彭市长却禁不住暗暗撇嘴,王家奇你现在说这话,没意思啊。

市计委是归彭秋实这个常务副分管的,彭市长手上已经抓了财税工商,别的市领导绝对不会再允许计委冒尖——事实上,恒北省里地市一级政府的计委,基本上都已经是摆设。

彭秋实也想将计委一些职能落实下去,但是大气候就是这样,计委不复二十年前的风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