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2章 三王心思

第四千零二章 三王心思

王家奇这个计委主任,干的是很没意思的,按说今天都轮不到他来,只不过王苏华听说北崇有计委主任随行,就招呼他一声——你愿意来就过来。

王主任这下好奇了,一个小小的区计委主任,简直比我还要边缘的主儿,能跟着大区长来谈合作?请示一下彭市长,彭市长说你跟我一起去吧。

他是这样才来的,来了之后,先是惊讶女孩儿的年轻和美貌,又看到北崇人对她都很客气,心说上面有人就是不一样。

但是坐到酒桌上没多久,王家奇就感觉到,不是这么回事,小王主任和身边的报社总编偶尔说两句,泄露的信息就足够多——她对北崇的发展门儿清,而且看起来很有发言权。

你谈的就是计委曾经有的职权啊,大王主任登时就震撼了,当然,这些职能利阳计委也有,不过那是理论上有,具体到详细的执行,都被其他市领导分走了,现在的市计委,就是个架子而已。

于是他就尝试着跟小王主任搭讪一下,两人都是计委的,他这么做倒也不显冒失,而且因为对口,很多东西不用细说,一点就透。

小丫头不是花架子!用不了两句话,王家奇就听明白了,虽然她还很稚嫩,有些东西一窍不通,但是人家就直接承认,才接手不久不太懂,但是有些东西她说出来,是有相当的深度。

王媛媛对这个本家说的话,也挺感兴趣。因为计委里有一些门道,她不是很了解。小王主任接手计委本来就时间不长,而陈区长又是那种粗放型管理的领导,阳州计委对北崇计委一言不发,她一路摸索着干工作,感觉是很需要一些人的指点。

两人说了时间不长,小王主任就被陈区长点名,回答苎麻收购的资金情况,大王主任在一边听得。真有泪流满面的冲动——看看人家这计委主任,这才叫大权在握,千数来万的资金使用情况,她随口就道了出来,那肯定对这个钱有监管的权力。

而且,这还只是苎麻一项,据说北崇还有煤场、娃娃鱼、大棚、烟草……

大王主任觉得自己这个市计委主任。跟区计委的小王主任一比,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,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。

然而,不平衡是一回事,王家奇也没生出什么负面情绪,反倒是很认真地跟小女孩儿了解。想知道北崇的计委,是怎么把这些职能抓起来的。

当然,北崇计委的发展,离不开大区长的鼎力支持,关于这一点。大王主任是学不来的,但是细节决定成败。他多了解一点,就可能找出可以借鉴的地方,计委想重新抓回那些职能,不能等靠要,还是要自己努力的。

因为已经将她做为一个借鉴的突破口了,王家奇就忽略了,小王主任终究还是年轻貌美的,更没注意到,陈区长已经有意无意地扫了自己两眼。

所以就算彭市长发问,他也没回过味儿来,反倒是借机说起计委的职能,也算是向分管市长吹风的意思。

大王主任话说出口,彭市长是满满的无奈,王市长却是淡淡地扫一眼——差不多点哈,今天让你来,是陪客人来的,老子的农业局装到口袋里的活儿,你个破计委也敢惦记?

我就知道是这样,彭秋实将王苏华的反应纳入眼中,扭头看一眼另一桌,“小周……你不是要敬陈区长的吗?”

这小周就是周志勇,上次车祸现场的那个中年人,陈区长当时将两个受伤的年轻人拉上车,周总当时就表示了——以后陈区长你来利阳,所有招待我全包了。

所以今天陈太忠来,他也放下手里的活儿,从朝田赶回来,那一桌的身份都太重要,他坐不上去,不过周总也不着恼,很热心地招待北崇的工作人员。

听到彭市长招呼自己,周志勇端着酒杯就过来了,还是那种能装三两酒的口杯,里面装了半杯白酒,“陈区长,上次一别,很久没见了,我对您的敬仰和感谢,就全在这杯酒里了……我干了,您随意,等一会儿吃喝完了,我帮您安排活动。”

安排活动……王苏华和晋建国哭笑不得地对视一眼,这社会上的人,说话还就是不讲究。

“活动免了,挺累了,”陈太忠见这货痛快,说不得也端起酒杯,“我不占你便宜,你喝多少我喝多少。”

“那吃完了……接着喝?”周志勇一口干掉杯中酒,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我酒量不怎么样,但是一定要把陈区长招呼高兴了。”

“算了,”晋部长在一边笑着插话,“就你这点酒量,十个你也喝不过陈区长……太忠可是号称千杯不醉,一个人放翻两桌人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就这么闹哄哄的气氛中,酒席结束了,看一看时间,还不到九点,周总就要拉着陈太忠去活动,年轻的区长拒绝了,“我这儿有几个年轻人,你安排他们放松一下好了……不要玩得太晚。”

陈区长开口,一群年轻人兴高采烈地走了——利阳市区的繁华,终究是北崇不能比的。

王苏华看得点点头,“小家伙们说走就走……太忠区长宽严相济,威信真的很高啊。”

“这不算啥吧,”陈太忠咧一咧嘴,心说这副厅级干部夸起人来,还真是有章法,一点小事儿都能看在眼里,不过再想一想,他也觉得,在闲暇时候,自己对下面人是很放松的,没有一味地讲威严和面子,哥们儿的驭下之道,已经接近炉火纯青了吖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小雨,王市长带队,领着北崇的一行人驶向慈清,陪同的有农业局尚局长,还有计委主任王家奇。

王家奇的陪同,令王苏华感到极其的不满——彭秋实都知道不抢主人风头,堂堂的常务副没跟着来,你一个小破主任,还真是不懂规矩。

惹得火了,小心我收拾你,王市长心里暗暗嘀咕,小子你最好安分点儿。

一行人三辆车,打头的是辆警车,后面是利阳的考斯特中巴,和北崇的依维柯,利阳人盛情邀请北崇人上考斯特,那个要豪华不少,不过北崇肯定要婉拒——我们又不是没车,上你们的车算怎么回事?

去慈清的路不是很好走,有一段还是很窄的山路,亏得是警车开道,要不然多少车就挡着不让,就这样,到了慈清县界,也用了差不多五十分钟。

慈清的县党委书记和县长已经来到了县界,此外还有政协和人大的人,四套班子一起迎个普通副市长,真是比较罕见的,不过这也是市里大张旗鼓宣传的——王市长给你们找了对子过来,要收你们的苎麻呢。

小雨还是淅淅沥沥地下着,车队抵达的时候,四套班子的领导都已经下了车,打着伞在雨地里站着,不可谓不隆重,态度也极其端正。

陈区长下车,挨个跟对方握握手,一番寒暄之后,车队启程直奔县委宾馆,孟志新在车上嘟囔一句,“这县长和县委书记的车,比咱北崇的好啊。”

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县委书记是奥迪a6,县长是沙漠王,他这个堂堂的北崇区长,座驾也不过才是一辆普桑,他笑一笑,“慈清以前,比北崇强很多。”

话说完之后,车里一阵静默,来当上帝的北崇人,中巴比不过利阳的,区长的座驾,比不过人家县长的,这个现实,怎么都让人感觉不好受。

慈清的财政状况,比北崇强也有限,但是下面的领导讲究享受的话,就敢超标配豪车,相较而言,陈太忠这个区长,对自己实在太小气了。

“陈区长,也该换车了,”农业局胡局长发话了,“您这出门,也代表着北崇的形象呢……您看今天,咱们不是挺砢碜的吗?”

“我换了车,你好跟着换?”陈区长白他一眼,老胡最近业务多到不得了,口袋里肯定宽松了,“你们想换就换,别超标就行,真要超标,那自己买一辆,就给区政府买十辆。”

“没有这想法,”胡局长笑着摇头,其实下面人真有换车的呼声了,但是陈区长尚且开着一辆破旧普桑,谁敢超过区长去,那不是找死吗?“我就是觉得……有点伤面子。”

“我是后悔没把普桑开过来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开普桑的,是奥迪a6的上帝,看在群众眼里,你说谁更伤面子?为官一任造福一方,咱不说干部不能享受,但是有车就够了。”

“陈区长,佩服!”开车的司机,是利阳市政府临时指派过来的,图的是路熟,闻言他头也不回地竖起个大拇指来,“这话我真心佩服,北崇有您这样的区长,是北崇人的福气。”

“老实开车吧你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把我们带到沟里,那就不是福气了。”

说笑中,车队就来到了县委宾馆,宾馆也挂出了欢迎的横幅,门口还站着两列小朋友,在雨地里挥舞着鲜花,欢迎慈清的贵客。

“停车,”陈太忠轻声吩咐一句,待车停下,率先走下了车。

(今天三章,大家别漏看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