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3章 麻价困惑

第四千零三章 麻价困惑

北崇的车是在车队中间的,前面除了警车,就是市里的考斯特中巴,依维柯一停下来,后面的车就只能跟着停了。

“怎么了?”县里的领导见到前面的人下车,也跟着下车,纷纷地发问,按照县里的安排,车队应该停在距离这里三十来远的停车场,怎么差这么一点就停下了?

陈太忠也不理会那么多,下车来做几个扩胸的动作,又抬头看看天,陶醉地吸一口湿润的空气,抬脚向前走去。

就在这时,他身后伸过来一只手,手上倒提着一把雨伞,却是王媛媛给领导送伞来了——北崇区政府的干部都已经知道,陈区长不喜欢别人帮着打伞。

有鉴于此,现在区里的几个副区长出去视察,遇到下雨都是自己打伞,省得别人说自己的谱儿比区长还大,王媛媛也知道这些,所以不帮老板打伞,只是送过来。

“不用了,”陈太忠手一推,随口吩咐一句,“你也别打伞……这么大人了,还能比孩子娇气?”

身后不远处,孟志新正在走过来,他才撑开雨伞,听到领导如此说,不声不响地双手一合,就把雨伞又收了回去。

北崇这些干部和工作人员,那还真是看陈区长的眼色,区长让玩,他们撒丫子就跑了,区长不打伞,他们也就默默地把手上雨伞收了起来。

陈太忠前走两步,来到孩子们面前。抬手轻捏一下一个矮矮的女孩儿的鼻头,笑着发话了。“告诉叔叔,几年级了?”

“三年级了,别捏我的鼻子,”小女孩儿一边回答,一边抬手去推他,嘴里还不忘记致欢迎辞,“叔叔好。”

“挺有性格的孩子,”陈太忠笑一笑。“那让捏一下脸蛋。”

就这么眨眼的功夫,王苏华也下车了,他是积年的干部了,一看到北崇人不打雨伞,又想一下陈太忠号称为人父母,立刻就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了。

“瞿书记,市里一再强调。接待工作不要走形式,”王市长走上,不满意地皱一下眉头,看着县党委书记发话,“你看这些孩子们才多大,就让他们淋雨。还让咱们客人看笑话……快把孩子们领回去吧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他心里也有点不高兴,陈太忠你也真是的,不满意孩子们淋雨,你可以直说嘛。走进雨里不打伞,用这种方式表示不满——有点不尊重主人吧?

殊不料陈区长闻言之后。笑着摇摇头,“没事,也不是啥笑话,祖国的花朵嘛,淋一淋也挺好的,不要那么娇生惯养,小树要成材,就要经历风吹日晒。”

“呃……”王市长登时语塞,心说我只当你心疼孩子,想不到你倒是支持这种行为,可既然如此,你半路下车还不打伞,是个什么意思?

“那陈区长你怎么不打伞?”王家奇笑着问一句,其用心——解释起来很复杂。

“孩子能淋雨,大人更能淋啦,”陈太忠笑一笑,其实他刚才看见孩子们在雨里站着,都淋得透湿了,是有一点点生气——哥们儿过来是当上帝的,不是摧残幼苗来的。

不过再转念想一想,现在一家一个,孩子们也娇惯得厉害,所以他当即下车,要不然等市长啥的都打伞下车,他要不打伞,有打脸的嫌疑。

“咱们搞特殊化的话,会在小孩子们的心里产生影响,这个就不好了,”他一边回答,一边蹲下身子,捏揉那小女孩儿脸蛋一阵,笑着问一句,“小家伙冷不冷?”

女孩儿也挺有意思,不让人动她的鼻子,揉脸蛋倒无所谓,她中规中矩地回答,“我不怕冷。”

“叔叔比你还不怕冷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站起了身子,又冲王媛媛使个眼色,王主任登时心知肚明,去依维柯车上拿了几打带包装的签字笔出来。

“你们都很有勇气,叔叔送给你们点小礼物,奖励你们的勇气,”陈区长站在雨里微笑着,几个北崇的工作人员冒着小雨,把签字笔分发给小朋友们。

对年轻的区长来说,孩子不该那么金贵,领导干部更不该金贵,大家在雨地里玩一玩闹一闹,可不就是这点小事?在地北,他还专门跑到雨地里折腾呢。

但是非要端个架子,高高在上地打着雨伞,未免把“干部”两个字太当回事了。

陈太忠的做派,让几个打着伞的干部有点无地自容,默默地收起了雨伞,还有个别干部有点恼火,就假装没听见,心说你阳州的干部,别来我们利阳装逼好不好?

没错,你是财神爷,但慈清人该怎么做事,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。

不过没反应的人,下一刻就收到了瞿书记冰冷的目光关怀,比这延绵的秋雨,要寒冷百倍。

王市长却是释怀了,心说陈太忠这为人父母的水平,那真不是白给的,其实他心里也觉得,孩子们已经站了不短的时间,还坚持着,咱这做干部的,无非淋几分钟,有啥要紧的?

所以他点点头,看自己的秘书一眼,又冲小孩子们扬一下下巴,秘书心领神会,走到旁边找人吩咐一句,“一会儿给孩子们喝点热汤……这是王市长的意思。”

总之,慈清给陈太忠的第一印象并不是特别好,县委县政府的高档车,淋着雨搞欢迎的儿童,虽然都是些细节,但多少是要影响点情绪。

安顿好住宿之后,县里希望搞个座谈,陈区长说不用了,慈清送过来的资料,我们已经都看过了,咱们下去走一走吧。

大家拿不定主意,就拿眼去请示王苏华,王市长笑着点点头,“太忠一向就是这么个工作作风,北崇有句话,陈区长办公室没人的话,那么,他不是在乡镇,就是在下乡镇的路上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笑一声,做个捂住口袋的动作,警惕地看一眼对方,“王市长,其实北崇也没多少余粮……我就算晕乎了,也多给不了。”

“我是怕你为富不仁,真的,”王苏华绷着脸,一本正经地开玩笑。

那大家就收拾一下出发了,为了便于商量,北崇的五个主要人物,还是上了利阳的考斯特,不过依维柯也只拉上了一个慈清的联络员——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矜持。

慈清不愧是苎麻大县,出县城不多远,就能看到东一块西一块的苎麻地,孟志新皱着眉头嘀咕一句,“这都是好田吧?”

在北崇,种苎麻的都是山地,早晚温差大,平原上少种苎麻,闪金苎麻有名,那是因为闪金原本就是丘陵地带,苎麻种在平原的田里,质量又差又不经济。

“啧,”慈清的县长叹口气,“去年苎麻卖得好,一斤三块两毛多,上门收的人打破头,今年不少人在平地上种,谁想到就偏偏没人来。”

今年苎麻的行情真的不好,北崇那里送上门的苎麻,也就是一公斤六块二,合一斤三块一,但是北崇之外的麻贩子们去收麻,每公斤就才五块五,来慈清这种交通不便的地方收,估计五块四就很给面子了,跟去年一斤三块二相比,一斤差了五毛钱。

一斤差五毛,那是大到不可想象的差价,一吨就差一千块钱,而且必须强调的是,这个差价,可是净利润,一吨苎麻是赔四百还是赚六百,就差在这五毛钱里面。

北崇的收购价高,那是估算了种麻成本,再给麻农们留下合理的利润,所以就是这样的价码——但是这个价格,只对北崇的麻农。

这是北崇对自家人的福利待遇,谁说只许干部有福利,老百姓就不能有福利了?

说白了,这也是因为苎麻厂的建设没完成,北崇没有大规模贮存的必要。

这个保护性的麻价一出来,附近县区的苎麻全涌过来了,一斤三毛多的差价,运费能值几个钱?徐瑞麟就劝陈太忠,说多存点麻也不是坏事,现在麻价普遍偏低,这市场行情是一波一波的,有储备总比没储备强.

尤其是北崇这个定价,是考虑了麻农的收益之后,才定出的价码,利益给得合理,但绝对不算超高,现在外地的麻涌过来,也是因为市场整体价格偏低,将来行情涨上去了,人家就未必来北崇了,以不变应万变,多收点也不是坏事。

还好,北崇苎麻厂建设得很顺利,区里就决定含糊一点,不过不管怎么说,卖麻的主儿得挂靠一家北崇的麻农,证明这是北崇产的苎麻,就该享受这个收购价。

陈太忠和徐瑞麟都不排斥这么做,区里能收上来足够的、价格合理的麻,这是重点,其次,还有一些相关费用,也是落进北崇人的口袋了。

肥水不流外人田,北崇人和非北崇人,那就是不一样,事实上,现在谁想往北崇迁户口,都比以前难了,有个北崇户口,倒卖指标都能赚点钱,别说卖苎麻得挂个北崇麻农,有人想在北崇承接工程,本地人入股的施工队优先考虑。

正是推行了睁一眼闭一眼的策略,北崇本来想的是,先拿一千万收麻,到三茬麻收完,估计就是一千五百万就够,两千万顶头了,结果现在两茬麻还在收,两千万看着就不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