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4章 一路向西

第四千零四章 一路向西

北崇收麻的手笔不小,花费也不小,但是有那个门槛在,外地麻想进北崇也不容易,中间费也是越来越高——这终究是有账可查的,作假可以,不能做得太多。

比如说一个麻农,他有二十亩山地种苎麻,一亩地就算出麻三百斤,二十亩地出麻六千斤,目前才是两茬麻,第三茬没下来,他大约能卖四千斤的麻。

那挂在他名下的麻,也就卖五六千斤,狠一点的、关系硬一点的,了不得能卖一万斤——种植面积有所扩大,技术有所提高,这个都好商量的,区里管得也不严。

但是你要卖两万斤出去,那就是挑衅区里的忍耐程度了——信不信胭脂虎找你喝茶?

不找你喝茶,也要找负责收麻的人喝茶,这个事情真的做不得。

此慈清苦就苦在这个上面了,北崇是收了不少利阳麻,这个事情陈区长都不怕说——禁令是对老百姓的,到了这个级别,很多事情可以明说。

但是利阳卖不出去的麻更多,太多人没有北崇户口,能卖出去的是侥幸,虽然现在也能卖出去,可问题是中间的费用太高,卖不卖的意思不大了。

慈清县委县政府也很郁闷,整个慈清县,面积一千平方公里出头,合六十多万亩地,其中有城镇、耕地、林地和不适合的耕种的土地在内,而苎麻的种植面积,超过了四万亩,也就是说。全县土地的十五分之一,种的是苎麻。

这个面积真的相当不小了。难怪被人称作苎麻大县,按亩产三百斤、一斤三块来算的话,一亩地就是九百块,四万亩是三千六百万。

这样的产量,北崇想要消化下去,也真不容易,而这个购销协议一签,慈清就不需要那块敲门砖。直接跟北崇人享受差不多的待遇了——比北崇土著还是要略略低一点,这个没办法计较,但是……起码大家不需要支付高额中间费了不是?

所以这个协议意义的重大,简直不需要明说,三千万左右的交易额,且不说能给县政府创收多少,只说能让麻农不去堵政府大门。就是功德无量了。

利阳的民风没有北崇那么彪悍,但是种麻的面积实在太大,处理不好就是大事,慈清县的意思是,想跟北崇签订一份长期的供销协议,不受市场因素的影响。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——北崇以略低于本地照顾价的价格,收购慈清苎麻。

这个协议看起来有点一厢情愿,现在是麻价低迷的时候,北崇是想怎么收就怎么收,但是麻价真的涨上去了。超过了北崇的保护价,谁还会往北崇卖……傻的吗?

卖不出去的时候。希望对方能严格执行合同,行情好的时候,则希望对方能网开一面,对乙方违背合同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,这年头的买卖人,大抵都希望是如此。

不过慈清保证了,每年最少向北崇供应四千吨麻,保质保量的四千吨,做不到的话,可以按违约责任来解决——必要的时候,我们可以用行政手段来支持北崇的工作。

五千吨是什么概念?一亩地出三百斤麻来算,慈清的四万亩地,也不过是出一千二百万斤麻,六百万公斤,也就是六千吨。

而只要收麻的渠道稳定了,别说四万亩地的苎麻,慈清种六七万亩苎麻也不是问题,也就是说,八九千吨的产量很正常——保证四千吨的收购,也算个事儿?

说着话,车就越来越地远离慈清县城了,路上的苎麻地虽然没有变多,但是一旦出现,就是密密麻麻地一片,体现出了规模效应。

陈太忠却是发现了稀罕,“慈清也种烟叶?”

“很少,你是看到这两块了,”王苏华笑着回答他,做为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,他还是相当称职的,“慈清的地不行,肥力太低,没肥怎么种烟叶?”

“种得了苎麻,种不了烟叶?”陈太忠随口问一句,北崇合适种苎麻的地方,就基本上合适种烟叶,因为这个事儿,徐瑞麟跟卷烟厂都商量过,嫌他们推广烟叶种植太狠。

“这你就外行了,”王苏华很坚决地嘲笑他,干部们说到具体工作,那真是不怕卖弄的,懂就是懂,不懂就是不懂,“你打过烟叶吗?”

“打过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心说哥们儿真的不是卖弄,确实是有这阅历,“撞掉个叶子,吧地响一声,把狗都招来了……你想说啥?”

“你撞掉叶子的时候,身上沾了点啥没有?”王市长笑着发问。

“沾了点……好像沾了点油,腻腻的,”陈太忠想了一想,缓缓地点头。

“对嘛,你沾了油,”王苏华笑着点点头,“油从地上长出来,这得要多少肥?种烟叶很伤地的,以前都是种两三年之后,就要换种其他作物。”

陈太忠无语了,他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农村工作经验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培养出来的,更别说,人家王市长是专管农林水的,“伤地啊……现在这地,也真没法说了。”

“唉,”王苏华闻言,也是叹口气,良久才笑一笑,“不过北崇没必要感慨,你可是拿走了十万亩的退耕还林,地伤得再狠,有十来年也养个差不多……喂,能不能帮利阳也搞个退耕还林?”

“早就停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又不无卖弄地说一句,“我那也是机缘巧合,托人找到了X办的人,要不然根本发不下来。”

“X办?”瞿书记等人听得,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又相互交换个眼神,那可是X办啊,对他们这些县处级干部来说,属于传说中的存在。心说这陈太忠不愧号称手眼通天,真正的是能通天啊。

连孟志新等北崇人。也是第一次听说,原来市里搞个退耕还林,居然还惊动了X办,怪不得北崇会狮子大张嘴,要十万亩地——要得少了,这口气儿能顺吗?

与此同时,众人心里不禁由衷地感慨:为了北崇的发展,陈区长真的默默地付出了太多。若不是王苏华的要求让区长为难,我们大约依旧不会知道,他曾经做出了什么样的努力。

不过,也有人以极低的声音向别人请教,“X办是什么啊?”

被问的人也就言简意赅地反问一句,“现在的老大姓啥?”

王苏华原本是随口一问,不成想却得了这么个回答。愣了一愣之后,才笑着摇摇头,“太忠区长……你也真不容易。”

又走了一阵之后,来到一个小镇,镇里的班子早就冒雨等在了路边,党委书记冲着西边一摆手。“一路向西,大家想怎么看就怎么看,采集样品也没问题,都协调好了。”

这个态度倒是不错,起码没有指定地点。弄虚作假的可能就小了很多,众人上车再走。到了这个时候,队伍就相当庞大了。

又走了十来公里,陈太忠看一眼王苏华,“就这里吧,王市长你看?”

王市长点点头,大家稍微等了一下,村里的干部就跑了过来,王市长下车,向干部了解苎麻的种植情况,一些技术人员则是走进地里,割拽那些苎麻。

这时候,又有一个小插曲,陈太忠也要往地里走,旁边镇上的干部就递过来两只鞋套,“陈区长,套上这个吧……地太泥了。”

这也等级太分明了吧?陈区长并不介意套鞋套,可是看看北崇苎麻厂的两个技术员,已经在地里开始干活了,也没人给他们鞋套,领导下去走一走,就要套鞋套?

“给他们吧,”陈太忠一指身后跟着的人,自己抬脚就往地里走,“我不用。”

他不用,别人自然也就不用了,就连王媛媛也是抬脚就往地里走,等众人深一脚浅一脚走出来的时候,鞋上已经满是泥泞了。

“有鞋套嘛,矫情啥呢?”王苏华是没下地,看他们出来,不满意地抱怨。

“你准备得不多,我搞那个特殊干什么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我这鞋踩得了红地毯,也踩得了狗屎,下地算什么?”

接下来,又是镇上留饭,别看是这么个小小的镇子,饭菜准备得极其丰富,尤其难得的是,人家口味做得也不错,比北崇大部分的乡镇饭店强出很多。

要不说县区的差距,是在各个方面体现出来的,北崇现在是开始富裕了,但是终究底子薄,以前能填饱肚皮就不错了,谁还顾得上讲究口味?

唯一让陈区长有点遗憾的是,饭菜准备得太丰盛,也太多了,像那辣子鸡块,一盘差不多有小洗脸盆大小,吃完饭还剩一大半,真是够浪费的。

饭后,大家略略地休息片刻,又赶赴其他地方,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开始回返,王市长笑着问陈区长,“这一天看下来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还行,”陈太忠点点头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据技术人员讲,慈清的麻大致还算不错,种植面积确实也不小,但是慈清的官场,给他的感觉不好。

要说具体哪里不好,其实也都是一些小瑕疵,尤其是对方热情的接待,反倒凸显出了慈清官场的僵化,等级和特权随处可见,缺乏像北崇的那种活力。

相较而言,敬德都比慈清活泛一点,当然,这可能是敬德离北崇太近,大家比较熟悉的缘故,跟慈清人交往,总觉得隔着一层看不见的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