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5章 违规成本

第四千零五章 违规成本

当天晚上,慈清县又大摆筵席,招待北崇贵客,陈太忠再三说,随意就行了,这边却是一定要丰盛,不如此,就表示不出慈清人的好客。

晚饭吃完,王苏华也没回市里,而是几个领导坐在一起,商量一下北崇和慈清的合作,该怎么展开。

陈区长表示说,市农业局主持收购,我们是赞成的,北崇可以派观察员来,看你们怎么收麻,只管观察绝不干涉。

这个麻怎么运到北崇,我们依旧不干涉,北崇苎麻厂就只管收麻,货到付款。

北崇这个姿态,真的很高,就是相当于坐在家里,等着对方送货上门,慈清的收购价、收购过程,一概不过问,连运费都不赚,只要求我们收的麻,一定是慈清出的。

这个并不难控制,市农业局和县政府联合出发货单就行,卡死数量,北崇那边一核实,发货单上敲个章,表示收到了,提走货之后,司机凭盖了章的发货单,回来领取运费。

但是北崇有一个要求,令慈清人有点恼火,那就是——北崇保证货到付款,在两个工作日内支付,做为回报,慈清要保证货物的品质和数量。

数量有出入倒还好说,多退少补就是了,但是品质不达标的话,要假一赔十——这种要求并不罕见,但是用在政府部门之间的合作中,多少有点过分。

“陈区长,咱们是合作关系,”尚局长先忍不住了,你是上帝你牛气,但是这个牛气,也得有个界限才行,“协议执行过程中,有什么问题,你我可以直接对话……”

“兄弟单位之间,没什么不能商量的。就算我做不了主,不是还有王市长吗?你跟王市长打交道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……协议里写上这种要求,不是让别人看笑话吗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这般要面子的政府部门,是很多的。相互之间的合作,材料上写得花团锦簇。满篇的肯定句式,仿佛下一刻就可以垂拱而治,跑步进入共产主义。

事实上,一团和气之下,很可能随时发生不见硝烟的战斗,只不过,对于可能产生的纠纷,双方提都不会提,表面文章强调的就是精诚合作。

等真的出事了。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也不迟。

但是陈区长不喜欢这样,于是他看一眼王苏华,“王市长有什么指示?”

“你能说一说,为什么坚持这一条吗?”王苏华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并不正面回答。

“没啥,亲兄弟明算账,丑话说在前头。定下规矩省得扯皮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到时候直接执行就完了。”

“你这有信不过尚局长的嫌疑啊,”王苏华看着尚局长笑。

“北崇正在尝试搞制度建设,”陈太忠也笑一笑。“违规的成本很低的话,会催生一些人冒险的念头,倒不如提前明确了违规可能付出的代价,将某些侥幸心理,扼杀在萌芽状态。”

“你遇到过这种事?”王市长又看他一眼。

“遇到过,多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。“风气一旦形成,扭转起来都很困难,别人不认为自己错了,反而认为我坏了规矩……其实一开始破坏规矩的人,多半都有点关系。”

“挺有道理,”王苏华点点头,终于明确表态,“丑话说在前头,你北崇既然坚持这样,我们也省不少事。”

“我们也省很多事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下面办事人员验货的时候,不用那么辛苦了,我也省心……大家都省心。”

“王市长的分析和指示,非常精彩到位,”尚局长闻言,笑着鼓起掌来,慈清的县党委书记和县长也跟着鼓掌,微笑着点头。

在座的都不是笨人,大家也能想到,有收购就会有猫腻,但那都是下面人的小动作,他们这些县处级干部,还不至于眼小到这样,难听话说在前面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这基本上就是把意向敲定了,签约自然是要去北崇,不过陈区长也说了,你每年最低保证是四千吨麻,这个我们吃得下去,但是想多卖的话,要跟我们的计委协商。

计委就是搞计划的,这个大家能理解,不过坐在角落的王家奇听到这个表态,眼睛都有点绿了,等座谈会开完,他拎了两扎百威啤酒,去敲陈区长的房门。

这时候就已经晚上九点了,不过令王主任感到意外的是,陈区长屋里还有俩人,一个是慈清县党委的瞿书记,另一个是眉清目秀的小服务员。

堂堂的县委书记,不会太在意一个边缘化的计委主任,瞿书记见他进来,笑着站起身打个招呼,礼数是做足了,但是坐下来之后,他继续说话,丝毫不考虑王主任的感受——尤其要命的是,他说的还是些无关紧要的话。

当他说到,相较惠特尼休斯顿,他更喜欢邓丽君的时候,陈区长有点忍无可忍了,看一眼王家奇,“王主任还带了啤酒来?”

“听小王主任说,睡觉前你喜欢喝两口啤酒,”王主任笑着回答,“刚才在门口,正好遇到一熟人,车里有点百威啤酒,我就见面分一半……现在过来跟太忠你分一半,瞿书记也得喝,我注意到了,刚才你没喝好。”

“我是真不能喝了,重度脂肪肝,刚才是舍命陪领导呢,”瞿书记见状,知道自己再呆着就碍眼了,于是笑着站起身,“你俩喝吧,小张帮招呼着……陈区长,那个大学生返乡创业的资料,就拜托你了。”

“啧,着急走什么?”陈区长假巴意思地站起身留客,“要不我就会觉得,你对王主任有意见。”

“我哪儿敢对王主任有意见,他是市领导呢,”瞿书记笑着回答。

“喂喂,瞿老大,咱不带这样的,”王家奇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我这小小的调研员,也能算领导……要不咱俩换一换?”

调研员一说,自然是自谦,但是计委被边缘化了,手里没实权,计委主任,也就相当于是个调研员的角色,很无奈的自嘲。

这种对话也是恒北特色,到了县处级,不太相关的领导,彼此之间都能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,显得相对亲昵一点,跟天南官场死气沉沉的习气不太一样——天南那边,不熟悉的县处级领导相遇,都是很矜持和客套,很少开玩笑。

当然,能开玩笑不代表能友好相处,笑着点头,转身就捅你一刀的情况,也多得是——被捅的这位回头一看,呀,全是见了面能开玩笑的……尼玛,到底是谁干的?

瞿书记走了,那个服务员小张开了酒瓶之后,很乖巧地站到屋角去,尽量离两位领导远一点,女孩儿还是比较懂事的。

“王主任知道我好这一口儿,还专门带了啤酒来,费心了啊,”陈太忠端起啤酒,笑眯眯地抿一口,他刚才就问了,慈清这里连青岛啤酒都是快过期的——消费能力就不行,更别说这百威啤酒了,至于说门口碰到朋友什么,这种说法他就更不信了。

所以这个酒,肯定是王家奇专门从利阳带来的,他不怕点出这一点,不同地区的两个正处级干部,说话没必要太遮掩,就像不同省份的两个正厅碰到一样,“不知道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我哪儿指示得了陈区长?”王家奇笑着回答,事实上,这个啤酒确实是他从利阳带来的,为了不被王苏华念叨,他要自己的司机开了车,专程赶过来送酒,这也真的辛苦。

不过,抓住这个契机的话,计委是可能有所作为的,再多的辛苦,也都是值得的,眼见陈太忠问得干脆利落,他也就不遮遮掩掩,“近期,我想去北崇考察一番。”

“这个,我代表北崇人民欢迎,”陈区长笑着点点头,想到此人昨天跟王媛媛的交谈,再想一想,刚才丫自称调研员,他基本上就能想到,这个调研是为什么而去的了。

市计委真的什么都不算的,年轻的区长想到北崇计委的权力,心里禁不住生出点自得,在阳州市计委做个主任,何若在北崇做个区计委主任痛快?

然而下一刻,他就想到了,昨天在农业局招待所的饭局,当时座位是怎么排的,他的印象极深,“不过……利阳哪个市长分管计委?”

“彭市长分管,”王主任拿起啤酒喝一口,眼皮都不带抬一下地回答。

“嘿,”陈太忠听得笑一声,老王你今天跟着来,也是冒了不少风险吧?

不过这年头,富贵险中求嘛,他沉吟一下,又直接发问,“计委对苎麻感兴趣?”

“要对苎麻感兴趣,王市长能吃了我,”王家奇苦笑一声,都是王苏华口袋里的东西了,他真没胆子去动,否则彭秋实也护不住他。

他可以说是为了计委的发展,也可以找人帮忙在王市长面前说项,但是王苏华不可能不跟他计较——副市长的脸,不是那么好打的,人心散了,队伍就不好带了。

更别说王市长和陈区长之间,还有晋部长这个纽带在,这也是个市委常委——比关系远近的话,他也比不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