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6章 官法如炉

第四千零六章 官法如炉

陈太忠听王家奇这么说,也是微微颔首,你丫还算识趣。

首先,陈区长是最痛恨摘桃子的,在他短暂的官场生涯中,被各种猴子偷桃虐的欲仙欲死,其次,都要已经谈得差不多的事儿了,计委再插一脚,他没办法跟晋建国交待。

王主任这么懂事,他就可以继续谈下去,“那你去北崇是要考察?”

“我一直以为,市场经济的大潮里,计委也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,但一直只是一种想法,没有落实的头绪,”王家奇谨慎地措辞,“北崇的发展,让我看到了可操作性,小王主任的一些想法,也给我增添了不少灵感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抬起手默默地灌啤酒,好半天才低声嘀咕一句,“其实,是我比较注重统筹规划,计委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……关键是看领导的意思,你应该明白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”王家奇笑着点点头,一开始他还担心陈区长跟自己玩虚的,现在看起来,是能敞开说的,他就不怕表示,“我去北崇是取经,回来提交报告,至于上面是怎么想的,我也无能为力……反正计委已经是这样了,不会更糟糕了,我就要试一试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既然对方有这个思想准备,那么他就连招待费也可以免了,“欢迎考察,也欢迎你提出宝贵意见,但是我不便明确支持……最多让报纸报道一下,利阳计委一行人。来北崇考察。”

“一行人?”王家奇的眉头微微一皱,他只想带着司机和秘书过去。考察了解一番,回来递个报告,至于上层怎么博弈,他没能力左右,有报纸报道,自然是好的,但是……怎么就成了一行人呢?“就是我们计委的几个人。”

“几个人……你让我怎么跟报纸说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白他一眼,“还有。食宿这些,我也不方便安排,得考虑建国的面子……反正你们来的人越多,阵仗越大,我越好安排报道。”

我怎么觉得……你就想赚我们一点差旅费呢?王家奇的脑子里,一时间竟然出现了这种奇怪的念头,“那我多安排两个人。明天一起走吧?”

“还是我们先回比较好一点,”陈区长坚决是要跟对方划清界限,话刚说完,又有人敲门,他低头看一下时间,九点二十了。于是无奈地扬一下下巴,“开门。”

服务员把门一开,牛晓睿气急败坏地走了进来,“没法儿待了,一屋子烟味儿……呃。陈区长你有客人?”

牛总编和王媛媛是一个房间,慈清宾馆是老式结构。除了两个首长间之外,单人间也没几个,而今天来的处级干部实在太多,还有副厅,把这些房间都占了去,王主任虽然是很重要的人物,但是她不可能跟孟志新去抢单人间,那就只能和别人合住了。

但是她虽然只是个正科,可在苎麻收购过程中,却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,尤其是刚才的座谈会里,陈区长明确表示,将来苎麻的销售,你们要跟区计委商量。

于是,等在会场外的乡镇领导,就一窝蜂地涌向了王主任的房间,一开始,众人还比较矜持,那是个女娃娃,咱们打个招呼就好了,毕竟时间不早了——北崇计委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市农业局。

但是随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进入,旁人就按捺不住了,北崇的计委可能不是那么重要,小王主任看起来也就仅仅是个小女娃娃,可还是那句话——人家可能记不住谁登门拜访了,不过十有八九,能记得住谁没有登门拜访。

这个时候不上门,那就是态度不端正了,就算这些乡镇干部有人跟市农业局尚局长交好,也不敢忽视北崇计委——人家就算成事不足,但败事总是有余的。

更别说,大多数人都知道,北崇这个计委,真的很厉害的。

于是,有很多人涌了进去,王主任住的这个标准间,是豪华标准间,地方很大,但是那么多烟枪一起冒烟,牛晓睿也是无法忍受,于是就跑出来找个地方坐一坐。

“小牛你来得正好,”陈太忠见她来了,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这个……王家奇主任想去北崇考察一下,你最好能安排人,跟踪报道一下。”

大王主任笑着点点头,眼皮却禁不住微微一抽,他昨天就接触了北崇人,自是知道这个牛总编是什么来头,可是……现在的年轻女总编,穿得实在是有点随意。

她上身穿个浅灰色紧身吊带小背心,小背心里看不到胸罩的轮廓——应该是没戴,外套一件米色门襟大花边提花衬衣,衬衣的前摆敞开着,随意中带了几分性感。

她的下身,则是不及膝的浅蓝色网球短裙,也没穿袜子,两条圆滚滚白生生的腿,趿拉着一双一次性的、白色泡沫塑料拖鞋。

很显然,她是都打算休息了,熏得受不了才出来的,不过这份装束来到陈区长的房间,也由不得人生出一丝遐想来。

不过牛晓睿没注意——注意了也没办法,一屋子大老爷们儿,她总不能当着别人换衣服,反正她对大王主任也不陌生,“要我们派车吗?”

“这话说得,车我包了,”王家奇上下看她一眼,笑了起来,“我现在是不是该走了?”

“说啥呢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牛晓睿不过是北崇的软文枪手而已,很简单的买卖关系,搞得那么复杂就没意思了。

不过他对大王主任的话也没生气,女人这个话题,永远是男人拉近关系的手段,他站起身来,“我去看看小王,把他们撵走,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。”

小王主任的屋子里,起码坐了七八个乡镇领导,人手一支烟,其中有个女领导,手里也夹着烟,王媛媛被弄得有点无可奈何,有心撵人吧,现在时间也不是很晚,对方全是领导,不撵人吧,乌烟瘴气不说,她也是辛苦了一天,等人走了,还得继续开着窗户晾一会儿。

就在这时候,陈太忠走了进来,“诸位,你们的热情,我们体会得到,不过现在时间不早了,明儿我们还要一大早赶路……请便吧。”

北崇区长发话了,大家就不好再墨迹了,于是站起身告辞,有人在走出宾馆之后,笑着嘀咕一句,“这个陈区长,咱们把白生生的一个女记者撵过去了,他也不知道啃两口。”

众人轰然笑了起来……

第二天中午时分,陈太忠一行人回到了北崇,区里已经接到消息,大约就是下周的周四周五,娃娃鱼苗就要运过来了,为此,陈区长不得不在下午又走一趟养殖中心——这还是徐瑞麟的活儿,没办法,老徐病得太不是时候了。

中心这边也是紧锣密鼓地张罗着,泡池子的水在换第四遍,还有林业局和农业局的技术员,在练习绑铭牌,林业局长邓伯松也在场。

第一批来的娃娃鱼有一千尾,都绑上铭牌,这个技术活也是时间紧任务重,在场的十几个人挺有创意,两人一组,拿一块薄薄的肥皂,沾了水之后,把铭牌往滑不溜丢的肥皂上绑——劲儿一大,肥皂不是滑了就是碎了。

“不容易啊,”陈太忠看得点点头,人民群众的智慧,果然是无穷的,“不过,为什么不买些泥鳅或者鳝鱼来试手呢?”

“咦,这个主意好,”邓局长一听,就笑着点头,“我马上去安排人买……对了,还有消毒服,区长给点钱吧。”

“走到哪儿都是要钱的,”陈太忠无奈地叹口气,“我就感觉,自己是个会走动的人形提款机……多少钱就够了?”

“连上加班费啥的,怎么不给个三五万?”邓局长讪笑着回答。

“自己先垫着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这点钱跟我张一次嘴……消毒服别图便宜,出了事儿我可要找你。”

“好嘞,”邓伯松笑着点点头,林业局也不是富裕单位,这个娃娃鱼项目,是他高度看重的,“那配套的水桶什么的,也帮养殖户采购一些?”

“让人在门口卖就行了,买卖自愿,不要搭车强行推销,”陈区长转身向外走去,“好了,就这样,我还得去趟纪检委。”

李红星这几天在纪检委待着,是被虐得欲仙欲死,要说这家伙在北崇,实在太不得人心了,下面的人里,基本就没几个看他顺眼,这货一向是只认大老板,区里面其他几个副区长副书记,对他也不感冒。

在双规的这几天里,他老老实实地交待了一些举报信上存在的小问题,再大的问题就不肯交待了,尤其是人民商场那块地——他坚持说那是当时张区长授意的,受益的是他姐姐,又不是他。

这就是典型的要钱不要命,不过纪检委的工作人员也听林桓说了,这件事是区里民愤最大的,所以这两天大家想尽花样地给他上措施,一定要他交待清楚。

李主任是善财难舍,但他也不是个有骨头的,民心似铁官法如炉,实在熬不住了,就说要我交待可以,我得先见一眼陈区长。

(电脑出问题了,抱歉,更得晚了,还有比抢保底月票时发生这种事更惨的吗?不过现在已经冲到第十了,感谢大家,那个……离前面也不远,谁还有保底月票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