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7章 疯狗状态

第四千零七章 疯狗状态

干部培训中心除了地表建筑,还有地下室,其中部分是职工宿舍和库房,在一个拐角,用一堵墙封出一个小空间,一大两小三间房屋,原本是打算用作库房的。

但是建成之后,管理者才发现,其实库房建在人多眼杂的地方,更安全一点,所以这三间房屋就空下了,李红星就是被关在这里。

陈太忠走进地下室,两名纪检人员早得了消息,将他带进李红星所在的房间——陈书记和陈区长的纠葛,他们是清楚的,不过那是领导们的事儿,小兵们只谈工作,不掺乎那些。

李主任所在的房间,有四十平米大小,空荡荡的,没有对外的窗户,里面有一张草席,上面是被褥,旁边零散着摆放着两本书,一个塑料口杯。

李红星正抱着双腿,坐在草席上发呆,他旁边还有一人,听到门响,李主任懒洋洋地抬头看一眼,下一刻就站起身子,迅疾地扑了过来,“陈区长,可算把您……”

“老实点,”旁边精瘦的汉子一把就拽住了他,娴熟地把胳膊往身后一剪,“有话说话,不许乱动。”

成这个样子了?陈太忠讶异地看李主任一眼,几天不见,丫就瘦了一大圈,双目无神眼中满是血丝,胡子拉碴头发凌乱——以前就够难看的,现在根本没法儿看了。

“嗯,有事说事吧,”陈区长微微颔首,“你想见我一面,有什么要说的?”

“有些情况,我想单独向您汇报,”李主任扫一眼身边的几位,“而且,他们一直对我刑讯逼供,您要为我做主。”

“刑讯逼供,也没逼出你的话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。“好了,你直接说吧,有我在,你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“我还是想单独向您汇报,”李红星的态度非常坚决。

“陈区长,他单独说的时候,就编一些危言耸听的事儿。”另一个纪检监察人员哭笑不得地发话,“骗了我们好几遭了。”

“你们都觉得危言耸听?”陈太忠点点头。“李红星你看,你现在口碑都成这样了,我懒得听你单独汇报……直接说,不说我就走了。”

“我姐姐能拿那块地,其实是李强李市长的意思,”李红星听他这么说,直接就交待了,“几年前,市医院里有一个产妇。大出血死了……”

“算,我俩先出去吧,”陪陈太忠进来的两位听到这里,转身向外走去,看起来是已经知道,李主任下一刻要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了。

只有那精瘦汉子不为所动,一双手依旧牢牢地抓着李红星。脸上也没什么表情。

“嗯,你继续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才不会在乎这些。

“这个产妇很可能是不该死的,有些蛛丝马迹表明,她可能是被人害死的。”李红星微笑着发话,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,“李市长不希望死者家属折腾下去,而产妇是个未婚女子。”

“尼玛,胡说八道,”精瘦汉子也受不了啦,一松手。冲着他的屁股抬腿就是一脚,将他踹个狗吃屎之后,才对陈太忠点点头,“陈区长,我出去了。”

“不许走,按住他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冷哼一声,他可不想动李红星,还嫌脏手呢,“你们听他的话,也不止听了一次,多听一次算什么?”

精瘦汉子对上李主任可以拳打脚踢,对上陈区长还真没那么大的胆子,闻言苦笑一声,“以前我真没听说过。”

一边回答,他一边就走上前,再次按住了李红星,“陈区长要我留下,你接着嚼蛆。”

“这个女人怀了一个有妇之夫的孩子,这个男人又很有身份,”刘红星被人按在地上,却是吃吃地笑着,很有一点癫狂的样子,“结果被男人的老婆知道了,所以她是不是死于难产,这个很难说……但是产妇的家人又不肯答应。”

“你是说,这个男人是李强?”陈太忠笑一笑,摸出了手机,“那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,问一问,是否有这么回事。”

“我没有说是李市长,我只是说李市长不希望死者家属纠缠下去,”李红星还在笑,“李强不是要包庇下属,他是要巴结人。”

要不说被双规的干部一旦疯狂,那就是张嘴乱咬,经常吓得纪检干部都不敢再问下去了,李主任嘴里吐出来的这个消息,还真是惊人。

“哎呀,原来是李市长都要巴结的,吓死我了,”陈太忠听得哈地笑一声,他是胆上生毛的主儿,来恒北之后,他基本上是满满的劣势,想找点优势都难。

但是遇上这种棘手的事情,他的优势还真不是一般大,一来上面有人,虽然距离远了点,不过李强都要巴结的主儿,离黄家就不远了,二来是,他在恒北没什么人脉,这固然是缺点,可倒过来讲,那就是他没什么人情羁绊,想下手就下手了,无须看谁面子。

所以他很明确地表示,“说,是谁……我找他核对去。”

“交通部祈俊锋的儿子,祈俊锋的亲家是卢竞,”李红星这是真敢咬。

“祈俊锋、卢竞……这俩我怎么一个都没听说过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抬手去拨手机,李红星见了,直吓得魂飞魄散,大声嚷了起来,“陈区长,我可没说让你去落实,出现啥事儿,我绝对不认账。”

陈区长冷冷地扫他一眼,将手机放到了耳边,等了几秒钟之后,颓然放下手来,轻声嘀咕一句,“尼玛……没信号,我去外面打。”

“陈区长,不能打啊,打了我就死定了,”李红星肝胆俱裂地干嚎着,“当初我能活下来,就很不容易了……您放过我这一遭。”

“你知道说出来就死定了,还要说?”陈太忠气得走上前踹他一脚,“我艹……我还真不信这个邪了,看看谁敢让我死定了?”

“陈区长,您不怕,我们怕啊,”精瘦汉子苦笑一声。

“知道我不怕,你还敢威胁我?”陈太忠只当是李红星还嘴,抬脚又要踹,然后才反应过来,抬眼看一眼精瘦汉子,“你看,我就知道你听了不止一遍。”

“我这是第一次听说,但这个事儿我知道,”精瘦汉子苦笑着回答,“祈俊锋是原交通部副部长,卢竞是现任中将,执掌个大军区。”

“这个事儿你知道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他两眼,“说来听一听?”

“祈俊锋的儿子自己开公司,是做交通工程的,还接了咱恒北一些活儿,不过祈部长已经退了,大家基本上都是看卢老大的面子,”精瘦汉子还真知道一些。

“这个产妇是被卢竞的女儿搞死的,”李红星面朝大地,却还要表现出强奸地球的豪迈,他语不惊人死不休,“她怀了男孩儿,卢竞的女儿只生了一个丫头……”

原来这祈俊锋的儿子,眉清目秀是公认的帅哥,而卢中将的女儿相貌丑陋,她早早地就迷上了小祈同学,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,成功地嫁入了祁家,一年后诞下一女,现在已经上小学了。

小祈虽然很有女人缘,但却是个性格相对软弱的男人,偶尔偷偷地打一打零嘴,从不敢让夫人抓住,不成想有个女人愿意没名分地为他生个孩子。

如果孙姐嫁给许纯良的话,大约也是这种感情进展模式吧……陈区长禁不住做一个暗暗的比较,纯良的夫人相貌已经算不错了,丫还那么多的婚前综合症。

这女人想生孩子,小祈也是认了真了,戒烟戒酒啥的,想要个健康的宝宝,然后就怀上了,他知道自己的夫人醋劲儿大,就想着把女人送到一个安稳地方,悄悄地把孩子生下来。

安稳地方还真不好找,两家的圈子,相互的融合度很高,这个时候,小祈来恒北做活儿,碰上了李强——据说李市长在以前,就跟祈总认识。

所以小祈就把女人托付给了李强,还联系了两个专家,照顾女人生孩子,李市长肯定也要尽力帮忙,不成想临产之前,产妇病毒性痢疾,因为怕影响孩子,坚决不肯吃强力药剂。

最后她因为身体虚弱,出血过多,而小祈还是要优先保大人,结果母子双双毙命。

按李红星的说法,这个女人是被人下毒了,卢竞的女儿爱小祈爱得深,绝对不可能容忍有人分享她的爱情——打一打友谊赛无所谓,生孩子……孩子可以活下来,女人不能活。

但是产妇家,也不是平头老百姓,女孩儿的老爸是个大学的教授,就说我女儿未婚先孕,跑到恒北来生孩子不说,还死得不明不白,这个事儿没完的。

所以他们就要看病历之类的东西,还要找自己熟悉的法医尸检,更要查出这个让女儿怀孕的始作俑者——一尸两命,不给个交待,这个事儿没完。

尤其令人忌惮的是,这个教授供职于某“985”大学,学校里老师牛逼,也出了不少牛逼的学生,处置不公的话,很可能引起一些民愤。

这个事情的善后,很令人挠头,当时的李强,就想着尽快平息事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