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9章 贵圈真乱

第四千零九章 贵圈真乱

陈太忠拨通蒋君蓉的电话,将价格说一下,“……二十万美元,你感觉能否接受?”

“这个价钱真不高,”蒋主任对这些价格,也是比较清楚的,并没有大惊小怪。

然而下一刻她就强调一句,“但是天南的人工,还没到了能和欧美接轨的时候,她拿这个钱没问题,但是得配合一些广告宣传

。”

“这个到时候再说吧,”陈太忠不给她正面回答,“还有问题吗?”

“问题多了,这会儿你才确定下来……真是,搞得我手足无措,”蒋君蓉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她要唱什么歌,你总得告诉我,我们好准备吧?”

“人家这会儿才答应,我都措手不及,你抱怨我有意思吗?”陈区长哼一声,又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惠特尼,“休斯顿小姐,你打算唱哪两首歌……”

第二天周六,陈太忠和惠特尼等人六点钟就上了区里的金龙大巴,一路高速驶向素波,不过在途经绕云的时候,陈区长喊一声停,径自下车去了,只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廖大宝。

“这个电话是省文明办主任秦连成的,你们到了素波,直接联系他,我也很快就到。”

“太没有礼貌了吧?”惠特尼见状,禁不住叫一声,不过她喊她的,陈区长就当没听到一般,顺着引道走了下去。

“他非常忙碌,”廖大宝结结巴巴地用英语解释,“他昨天曾经说。你大乱了他的计划,也许……就是这样因为吧。”

陈太忠下来。自然是等姜丽质,小丽质喜欢热闹,但却偏偏是陈某人的女人们中最孤单的一个,东奔西跑地看他,他却没怎么主动去寻过她,这次一定要顺路载她一程。

下了引道之后,他给姜丽质打个电话,她在那边开心地笑了起来。“不是中午才到吗,这会儿就来了?”

“查岗嘛,自然要讲个突然性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“你在哪儿?我去接你去。”

“不用,我就在路口呢,”姜丽质笑着回答。“你在出口,我是在入口。”

陈太忠开着奥迪车来到入口引道,发现姜丽质站在路边,正跟几个人有说有笑,见他来了,才冲那几个人摆一摆手。转身上了他的车。

“你的朋友挺多啊,”陈太忠待她上车,才笑着嘀咕一句,一边起步,一边发话。“第一次捎你的时候,下车就有人帮你找场子。”

“我从小到大上学。同学里系统子弟很多,”姜丽质随口回答,“我在同学里的人缘,也很不错……我约他们玩,他们都会很开心。”

还不是你有个好老爸和好叔叔?陈太忠听得笑一笑,学生时代的友谊确实淳朴,但是走上社会之后,还是要受到身份地位的影响,而且这种影响,带有明显的时代烙印。

打个比方说,同样是大学生,二十年前的大学同学,那就是一辈子的同学情谊,不分贵贱,但是十年前的大学生就不行了,他们也想保持同学情谊,但是双方身份地位有了差距——更重要的是,双方都意识到了这种差距,想谈也没太多共同的话题。

至于现在的大学生,在学校期间,就注意交往的同学的档次了,情谊二字更淡薄到几近于无,只剩下了同学的幌子,交往的纽带,不少是出于利益了

再过十年,没准要因为身份的差距,形成相当等级分明的歧视,怨气之下极可能同室操戈了,陈太忠心里是这么想的,却也不愿意扫她的兴,“那……有人追你,你怎么办?”

“没可能的,我早就说了,一辈子不嫁人,大家都知道,”姜丽质笑着回答,然后又瞥他一眼,“真的,在遇到你之前……在充分了解你之前,我真的没想过,会跟一个男人有这样的关系,我害怕背叛,痛恨背叛。”

“我这人还是很忠贞的……只要是我的选择,就永远不会背叛,”陈太忠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哥们儿是有担当的,“你决定了不嫁人,万一遇到一个爱你爱得要死的,怎么对待?”

“只要一开始注意距离,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,”姜丽质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追过我的人很多呢,但是我对这个很敏感,从来不给别人误会,而且追我的人,多半都是条件比较好的,不会没品到死缠烂打,纠缠一会儿,没意思也就不追了……而且还能做很好的朋友。”

是啊,你这身份对追求者来说,确实是一道不低的门槛,陈太忠微微颔首,普通老百姓想追姜局长的女儿,那真需要一定的勇气,也得足够优秀才行,而姜丽质早早地把态度表明,谁又能强求?

以小姜的气质,有人想用强,怕也是下不了那个手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嘿,所以等来等去,还是等到了我……皇天不负苦心人,你就该有这个幸福。”

“也是你的幸福,”姜丽质听到这里,老大不客气地白他一眼,“我也不会背叛你,这年头……背叛男人的女人也多了去了,我肯定对得起你的信任,别人还真没我这么坚定。”

“那是,也是我的幸福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点点头,他知道自己刚才有点显摆了,不过,哥们儿的女人,真的个个都坚定……这是不用怀疑的,“咱们以后会一直幸福下去。”

这么我见犹怜的美貌女孩儿,不要名分不吃醋,他肯定是要珍惜的嘛。

姜丽质笑一笑,然而下一刻,她的眉头微微一蹙,轻叹一口气,“不过,听说我四爷爷挺看不惯你……说你早晚要出事。”

“你四爷爷?”陈太忠拉长声调,“那个啥……我勒个去的,姓姜?”

“对啊,是我爷爷家的,又不是姥姥家的,肯定姓姜,”姜丽质看他一眼,“一开始礼堂的演出,他就去了嘛,还跟你说话了,你不知道?”

&*#¥#……陈区长是相当地无语了,不会这么巧吧?好半天之后,才轻喟一声,“你是说,你的爷爷是副省长?”

“我的四爷爷,不是爷爷,他才比我爸大五岁,”姜丽质很随意地回答,“而且我们走动得也不是很勤……不过,他知道我认识你。”

“这个真是……”陈太忠无语凝噎了,合着我的女人里,你才是真正的官宦子弟啊,有一个做副省长的爷爷,怪不得别人都要巴结你,也怪不得没人敢纠缠你

不过对于姜老四的诋毁,他是要坚决予以驳斥的,“丽质,你那个四爷爷,真是有点色,一个劲儿盯着女人大腿看,还嫌我在北崇没给他安排住宿。”

“我都说来往不多了,现在我跟我妈住呢,”姜丽质轻描淡写地回答,感觉是浑然不觉得,有个副省级的爷爷,值得多么显摆,不过她的怨恨,也非是无因,“我爸和我妈离婚,他没起什么好作用……说没有我妈的话,我爸会走得更顺。”

“这个就是自由心证了,”陈太忠听到这样的话,头都是大的,清官难断家务事,哪家的家务事,又是能那么容易说清楚的?

但是,想到姜丽质的四爷爷是副省长,老爸是高管局局长,叔叔张广厚也不再是绕云市党委副书记,而是去浑西市做市长了,而她老妈的相好,则是邹捷峰,一时间也禁不住感叹——贵圈真乱。

奥迪车比金龙大巴快很多,才进天南省,就追上了那辆车,不过陈区长嫌麻烦,直接使个障眼法超了过去,在中午十二点出头,风尘仆仆的奥迪车停在了湖滨小区斜对面。

才一进别墅,陈太忠就被满屋的粉臂**震撼到了,“哎呀,大家都来了?”

真的是都来了,撇开十一相聚的那些人不说,连林莹、田甜和雷蕾都来了,凤凰的蒙晓艳和任娇也来了,连钟韵秋都来了。

唯一没来的,大约就只有唐亦萱和吴言了,陈太忠眼睛一扫,又扫到一个畏畏缩缩的影子,“哈,张梅也来了?”

“我来帮着做饭,”张梅尴尬地笑一笑,却是比哭还不自然,“那个啥,我习惯多放鸡精……希望你们吃得惯。”

“你脱光了,他就怎么吃都行了,”董飞燕大大咧咧地回答,这么流氓的话,也只有她说得出口,“张梅,咱老公好容易回来一回……就是冲着你回来的,你不能掉链子啊。”

张梅是那种闷骚的,人前怎么都放不开,红着脸转身走了,倒是张馨借机发话了,“太忠……地北那边已经动了,二伯要我跟你说一声。”

她想说“干爹”来着的,不过周遭都是些姐妹,这个词儿说出去犯忌讳,所以就说“二伯”了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。

“单永麒要掉了?”林莹听到就笑了起来,她虽然没去恒北,却也听说那里发生的事情了,而海潮集团跟地北打交道特别多,这个天南首富,有一半的财富,就是来自于地北。

所以,她分外清楚单永麒这个人,闻言就禁不住幸灾乐祸起来,“真是活该,这家伙真的很难打交道。”

“可是我听说他的官声不错啊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。

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