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0章 前任通讯员

第四千零一十章 前任通讯员

“老单是官声不错,”林莹笑一声,“但是这个人,太爱惜羽毛了……有人说海潮的煤炭进了地北,会冲击当地的市场,他就不让进,他两百三一吨的煤,还不如我两百的质量好。”

那这确实是不好,陈太忠点点头,眼瞅着饭菜上桌了,他也就懒得再计较了,于是一展双臂,“好了,我都大半年没在咱家的浴缸里泡澡了,快吃……吃完了谁跟我一起泡?”

他是太久没回素波了,上一次回来,还是年初的时候了,要说这些女人,憋得真是辛苦,但是他在北崇也是守身如玉,王媛媛、叶晓慧和牛晓睿之类的美女,天天在他面前晃悠——哥们儿容易吗?

屋里人太多,一桌坐不下,所以就是自助餐形式的,旁边有的是饭菜,盛了饭菜来吃就是——家宴搞成自助餐形式,也不得不承认,仙人就是仙人,一般人真的学不来。

“憋了半年了,我吃好了,去调热水洗澡,”雷蕾率先放下碗筷,扭动着小翘臀转身走了,大家面面相觑,蕾姐这还真不愧是成了家的,啥都敢说啊。

就在众人失神的功夫,钟韵秋悄声在陈太忠耳边嘀咕一句,“吴市长……你的小白也来了,在省总工会旁边不远买了套房子,甜儿帮着张罗的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一次,他在天南的女人基本上都到齐了,只差吴言和唐亦萱,想到白市长也来了,他心里有点浮躁——我总要选个空子,去慰藉一下她。

“地北那边,这次是否能空出个市长的位子?”钟韵秋又低声问一句。

“空出来也不是她能惦记的。”陈太忠摇摇头,心说秦连成都没那胆子,小白你就省一省吧,“那边的发展,我也不知情的……”

接下来,就是满室皆春了,屋里的女人实在太多了,直到下午五点多,陈区长依旧在忙碌着。从浴室到客厅到卧室,留下了太多荒唐的痕迹。

原本他以为,这个周六就应该如此度过,却冷不防接到了秦主任的电话,“太忠。惠特尼我已经安排到高新区宾馆了……你还有多久能来素波?”

你没想到吗?哥们儿早就来了,陈太忠笑一笑,“人到了就行了,还一定要找我做什么,我又不会唱歌。”

“过去意思一下嘛,”秦连成跟他也不见外,“本来我要安排在凤凰办事处的。蒋君蓉欺人太甚,直接把人抢走了。”

这天底下的事情,真的要计较的话,有太多可以计较的。但是不想计较的话,很多冒犯也可以无视,陈太忠笑一笑,胸有成竹地发话。“那让蒋主任跟休斯顿小姐谈吧。”

“凭啥让她谈呢?谈来谈去,还不是得认你?”秦连成不满意地哼一声。蒋系和许系,最近在天南争夺资源很厉害,“我建议你来谈,省很多中间环节。”

“那你抓住我就行了,何必在意她们那点小事呢?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挂了电话,然后奋力枪挑身下的佳人,“真是够扫兴,为夫好不容易能歇一歇,不考虑工作……太扫兴了。”

“老公,咱妈也来了,”蒙晓艳抱着他的肩头,在他耳边喘着粗气轻语,“就住在省委十三号院里,怎么办?”

“这个……还能怎么办?”陈区长按着蒙校长,将两条浑圆的双腿架在肩头,就是一顿猛戳,“我还以为,这次时间比较宽裕呢,啧。”

合着不光他明面上的女人到了,有点干系的女人也到了,他是有点不好选择了——白市长还在新房子里等着呢。

一番忙碌过后,就是五点半了,陈太忠无可奈何地站起身来,“我得去招呼一下惠特尼了,晚上估计会回来很晚,你们先自己张罗吃吧。”

离开湖滨小区,他先给唐亦萱打个电话,这才知道前两天简泊云过六十大寿,尚彩霞回来了,正好黄酒文化节也要开了,她就来素波走一走。

小萱萱倒是善解人意得很,不待他多说,就在电话那边表示,“你先帮你的吧,回头有空再联系好了。”

然后陈太忠又给吴言打个电话,这才知道,白市长是陪着老爸来省城体检,许是旁边有人的缘故,她说话简明扼要,听起来有点冷冰冰的样子。

陈区长讪讪地放下电话,心说哥们儿这自我感觉还真太好了一点,其实人家各有来的理由,既然是周末,还不能安排点别的事?

他抵达高新区宾馆的时候,正好文明办的车也到了,秦连成率先下车,身后还跟着康楼电和郭建阳等,他

上前打个招呼之后,才笑着发问,“康主任这是回来了?”

“时间到了,不能赖着不走啊,”康主任笑着回答,可细心的人还是能听出来,话里多少有点遗憾,不过这也没办法,正林能让他挂职一年副市长就不错了,多少人瞪着眼睛等着呢。

他们三个后面,又下来三人,其中两个是文明办的,另外一人却没见过。

郭建阳跟“老主任”打个招呼,看起来挺激动的样子,不过他的身份差了一点,不合适多插嘴。

众人来到小会议室,看到屋子里十几个人,正热烈地说着什么,气氛很放松,蒋君蓉手里拿一张塑封的纸片,跟惠特尼并头看着,一边看一边指指点点。

“蒋主任你这就不对了啊,”陈太忠才一进门,就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怎么能从我凤凰办事处抢人呢?太不给面子了。”

蒋君蓉看他一眼,才要收回目光,猛地看到秦连成也来了,才笑着站起身来,“秦主任好……我说陈区长,你那凤凰办事处,档次太低了吧?”

“办事处档次低,那不是还有科委办事处吗?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其实是想把惠特尼安排到韩忠的港湾大酒店,也算是为老韩打一打招牌。

“来都来了,高新区晚上又清净,”蒋君蓉随口回答他,眼睛却是看着秦连成,迎上前招呼对方坐下,蒋主任再目中无人,见到正厅的领导,该有的礼数是不会缺的。

她招呼文明办的领导落座,惠特尼却是已经从翻译那里知道了两人的对话,于是看一眼陈太忠,“好像我住错了地方,是这么回事吗?”

“随便吧,已经住下了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他就算再小心眼,也不会计较这个,蒋主任连欢迎的横幅都做好了,总不能再让她摘了。

“他安排的地方也不错,不过这里离会场近一点,”蒋君蓉微笑着用英语回答,蒋主任目中无人不是一天两天了,这并不仅仅因为她的出身和容貌,她的能力也相当强。

接下来就是欢迎晚宴了,蒋主任安排得也不错,她没有搞成丰盛的酒席,而是自助餐的形式,菜式有三十多个,量都不大,除了中餐还有西式菜肴,看得出来是用心了。

不过自助餐的形式,那就是随便坐了,惠特尼端着盘子,毫不犹豫地坐到了陈太忠和秦连成旁边,蒋主任见状,也只能由她了——没办法,谁要人家是陈太忠请来的呢?

一顿饭吃完,也就是半个小时,陈太忠站起身走人,都要出门了,想起一件事,于是把郭建阳拽过来,“建阳,这是我的通讯员,廖大宝廖主任,你帮着招呼一下。”

“这个您交给我就行了,”郭处长笑着点点头,做为陈主任的前任通讯员,他招待好后任,是责无旁贷的,“廖主任年轻有为,我也很想跟他聊一聊呢。”

“郭处客气了,”廖大宝笑着回答,他已经知道,这郭处长是领导以前的跟班,想到陈区长的跟班现在都已经是处长了,他的心里也是一团火热——头儿不愧是头儿,照顾自己人不遗余力,我可千万要跟紧了。

郭建阳是永泰人,对素波城区的娱乐业并不是很熟悉,不过陈太忠走后,他手上就没多少事,晚上也时不时地吃喝玩乐一番,目前也算半个素波通了。

叫上自己的后任,两人来到不远处的一家ktv,叫了两个小姐,又要了两打啤酒。

这俩的酒量,比一般人强很多——如果不跟陈区长比的话,一边喝一边聊,不成想是越聊越投机,两人发展轨迹,真的是太像了。

他俩都是大学生,都有些才华,认识陈区长之前,也都是仆街状态,郭处长虽然干过几天文化局副局长,但最后落魄到连自家的小店都差点被人强行低价买走。

廖大宝就更别说了,堂堂的本科生,连个副科都没混上,为了婚礼的费用,不得不跑黑车捞外快。

想起自己教人偷偷举报,最终才认识了陈主任,郭建阳的感慨,实在是太深了,“我比你大三岁,托个大,就叫你个小廖了……小廖,你能在恒北跟上老板,这是天大机缘,一定要好好珍惜,别搞得跟我似的,一个副处就顶天了。”

“郭哥你连升两级,沉淀一会儿也好,反正你还年轻,”廖大宝笑着回答。

“一会儿?嘿,”郭建阳仗着点酒意,无奈地摇摇头,“现在,只不过是没人敢惹我,身上的标签太明显了……记住了,头儿走到哪儿,你就跟到哪儿,准没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