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1章 纯良不良

第四千零一十一章 纯良不良

陈太忠回到湖滨小区,继续白天未竟的事业,一晚上的折腾,也就不用再提了。

直到快天亮了,他才小睡一会儿,然后又开始折腾,直到接近中午,他才算把女人们满足了个差不多,大家收拾一下,打算叫外卖吃午饭。

“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犁坏的地,我看这话要改一改了,”嘴硬如鸭子的董飞燕,都不得不赞叹陈太忠的神武,“太忠你这根本就不是人。”

“先吃点东西,咱们下午继续,”陈区长洋洋得意地回答,“难得回来一趟,一定要陪你们开心到底,明天就要上班了……飞燕你找到项目没有?”

董飞燕从丁小宁那里陆陆续续拿了六七百万——陈太忠答应给她一千万的,听他这么问,犹豫一下她回答,“本来想搞煤炭,不过小丽质说,现在挺流行搞女子医院,以美容整形为主,你看这个怎么样?”

她要搞煤炭的话,依靠着林莹和刘望男,倒也不愁发财,但这并不是她喜欢的,若是能随意挑选的话,她更愿意做自己喜欢干的营生,“到时候姐妹们也都可以过去。”

“喜欢就去干呗,找两个好专家,”陈太忠笑着一摆手,忙碌了一天一夜,现在大家总能说点其他事儿了,“这个事情,我觉得你托马小雅去找,比较靠谱。”

“我是想托凯瑟琳去找,”董飞燕正色回答,“要不你帮我问一下?”

“这个没问题……你还真有气魄,”陈太忠笑着冲她伸出个大拇指来,看到自己的女人们能做自己喜欢的事,他也挺开心的,至于飞燕想请外国专家——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儿。还不得往好里做?目光远大一点是好事。

大不了就是做砸,然后换个买卖而已,“在绕云搞还是在素波搞?”

“素波吧,反正你早晚是要回来的,”董飞燕笑着回答。

我还想着,等你买卖好了,去北崇开分店呢,陈太忠笑一笑,又侧头看一眼林莹。“最近煤炭的买卖好不好,再给你发点订单?”

“都快涨疯了,海潮的货也不多了,”小林总刚洗完澡出来,身上裹着浴巾。正歪着头擦拭湿漉漉的头发,“我老爸的意思,是还想囤点货,你要可以,但是价钱不会便宜了。”

“海潮也要囤货了?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看来煤炭的这一拨行情,离结束还早得很。以林海潮的眼光,不会出现误判,“望男,你那儿能不能给我出点货?”

“出货倒是没问题。车皮是个问题,”刘望男坐在远处,拎着一串葡萄在吃,“我的货在坑口直接就有人收。运输方面的事情,我还真没怎么操心……林总帮想一点办法吧。”

“你那俩矿。现在每天出多少煤?”林莹发话了。

“本来能出五千吨,前一段冒水冒得厉害,现在就把速度降下来了,”刘望男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安全生产还是很重要的,现在差不多三千吨。”

“厉害,每天能赚十来万,”林莹对煤炭的开采,还是比较熟悉的。

“哪儿有,小董他们看着也辛苦,还有当地村民,政府工作人员,一吨煤我净落不了三十,”听得出来,刘大堂对这些相关费用,并不是很在意,她原本是立志做交际花的,人情往来的费用,对她来说真无所谓,“再说了,安全点好,咱不怕事,也没必要惹事。”

这么赚钱?陈太忠倒是没想到,两千万拍下来的两个矿,看起来一年就能回本,“生产设备你投入了多少?”

“到现在……也两千多万了,”刘望男皱着眉头想一想,给出一个答案,“不过将来就不需要加太大投入了,一年赚两千万没有问题。”

“你明年最少能赚三千万,”林莹摆一摆手,很肯定地发话,“但是运输早晚会成为问题,煤价上去了,可你的运力不行……给太忠供货,倒是条路子。”

“等黄酒节完了,我陪你去看看煤矿,”陈太忠拿定了主意,能产五千吨,为什么只出三千吨?你怕出问题,我帮你处理一下。

说白了,他从刘望男那儿买煤,价格肯定高不了,可他也不能因为北崇的这点事儿,让自己的女人吃亏不是?所以他想的就是,我低于市场价拿你三千吨,超出部分,你想怎么卖就怎么卖,北崇还要储备两个亿的煤炭,吃下一百万吨的货,是轻轻松松的。

“我也找人看过,好像出不了大事,”刘望男皱着眉头回答,“就是冒水冒得厉害。”

“望男你本来就挺能冒水的,”雷蕾正好走进来,闻言就吃吃地笑了起来。

正开玩笑呢,陈太忠的电话响了,白市长在电话那边幽幽地抱怨,“太忠你这也真是的,昨天有人在旁边,我说话简单了点儿,你就到现在也不知道联系我一下?”

“那个啥……”陈太忠左看看右看看,终于压低声音,“正要吃饭呢,湖滨小区,你要是方便的话,还是过来吧。”

“……”吴言沉默了好一阵,才轻喟一声,“算了,你回去的时候,从凤凰绕一下,这总可以吧?”

“嗯,没问题,”陈太忠表示能理解,小白现在常务副了,越往上走,就越要注意影响了,挂了电话之后,他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:真要撇开北崇那一摊,哥们儿的生活,完全可以多姿多彩的。

但是想到北崇人的期待,他心里禁不住苦笑一声:怎么可能就这么甩手走了?

到了下午五点多,许纯良打来了电话,他在凤凰科委主持个攻关项目,今天中午才回了素波,“我说太忠,你用的还是金龙大巴,把人一搁,就跑得不见影了,这不合适吧?”

“我这不是给你拉广告了吗?”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,无节制地疯狂了三十多个小时,女人们基本上也都满足了,他倒是能再出去遛一圈。

来到高新区,许纯良、戏曼丽和张爱国已经到了,正跟蒋君蓉、惠特尼说着什么,见他来了,许主任马上站起身招呼,“太忠来了,要他说吧。”

原来蒋主任和许主任正在争吵广告的问题,素凤手机的广告上话筒,这个是好商量的,惠特尼也不排斥,不过这么大好的巨星打广告的机会,必须要充分利用。

蒋主任就想着,搞一辆加长卡迪拉克,在体育中心缓缓绕行,车身上可以挂上条幅,休斯顿小姐站在天窗处唱歌,两不耽误。

许纯良是坚决反对这个的,你要绕行的话,用疾风电动车不是挺好的吗?而且疾风现在也并不仅仅生产两轮车,运载游客的电瓶车也有。

蒋主任就耻笑他,反正要站在车上唱了,没听说过站在电瓶车上的,休斯顿小姐好歹那么大的腕儿呢,这不是埋汰人吗?

“电瓶车就挺好的嘛,”陈太忠一听说涉及疾风的宣传,马上胳膊肘往里拐。

“疾风没有豪华版的电瓶车,”蒋君蓉笑着摇头,“身份,要注意身份。”

“咱不用电瓶车,用两轮的电动车就不错,”许纯良不服气地反驳,“休斯顿小姐可以戴上耳麦,一边骑车一边唱,尽显青春活力。”

“我已经说了,”惠特尼听到这里,禁不住出声抗议,“我不会骑两个轮子的车,要是有人载我,那必须只能是陈区长。”

哦,这个……什么?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扭头愤愤地看着许纯良,“纯良,你这就不地道了,我都走了的人了,你让我……骑车?”

“太忠,这个忙你要不帮,我就争不过蒋君蓉,”许主任大义凛然地看着他,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,“涉及到疾风车的宣传,还有咱兄弟的面子……你看着办。”

“太忠,你已经是堂堂的大区长了,骑个电动车……而且还是车夫角色,砢碜不?”蒋君蓉不以为然地摇摇头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犹豫好一阵,才终于一横心,“我戴个大墨镜好了,纯良,下次你再捏这种套子让我跳,我可是要生气的。”

“拜托,演出是在晚上哎,”蒋君蓉哭笑不得地发话,不过陈区长不理她。

“我阴你,这话从哪儿说起?”许纯良眼睛一瞪,义愤填膺地指一下休斯顿小姐,“是她这么坚持的,你不想载她,那你去做她的工作嘛。”

“惠特尼,其实可以换个人的,是吧?”陈太忠冲休斯顿小姐微微一笑,那笑容是要多和蔼有多和蔼,“你看,我骑车的技术也不是很高。”

“两个轮子的车,会骑就是会骑,要什么技术?”惠特尼缓缓摇头,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,“坐别人的车,我就不舒服,你嘛,多少算是比较熟悉的。”

这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,陈区长是相当地无语了,于是咳嗽一声站起身,“这个……我出去找个地方,练习骑电动车,你们不要等我吃饭了。”

许纯良也不挽留他,只是侧着头看着他的背影微笑,蒋君蓉见状,冷哼一声,“真是好兄弟,看这下套子的水平。”

“我知道他不会在意的,”许主任一扬眉毛,转头看着惠特尼笑,“谢谢。”

“不用谢,我本来就是这样想的,”休斯顿小姐微笑着回答,“而且,我也喜欢看他生气的样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