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3章 强势出头

第四千零一十三章 强势出头

陈太忠走出会展中心,也没个可去的地方,他只是真心不想在那里待着了,看到凤凰科委、双天以及文明办的熟人,他总觉得心里不是味道。

驱车驶出体育场,他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转悠,湖滨小区应该没什么人了,了不得董飞燕在睡懒觉,刘望男肯定跟丁小宁走了,另一个懒觉大王田甜,此刻应该也醒了,姜丽质跟蒙晓艳、任娇去逛街了——小丽质有意跟这俩不太熟的姐姐搞好关系。

咦?前面那辆出租挺熟悉的,陈太忠一轰油门,就将那辆出租别到了路边,开车的司机先是愤慨,待看清楚奥迪的车牌之后,对乘客微微一笑,“有个孙子一直找我碴儿,这又搞住我了,我不收你们钱了,你们换个车吧。”

不收钱总是好事,乘客下了车,目不斜视,又拦一辆车走了,出租车司机这才下来,笑眯眯地发话,“陈哥,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“最近买卖怎么样?”陈太忠微笑着发问,他认识这辆车,还开这车微服私访过,好死不死地碰到了个有意讹人的骗子,车主就是李云彤的堂弟五子。

“就那样吧,”五子掏出一盒烟,才想敬一根,不成想陈主任已经摸出一根烟,丢了过来,“大熊猫,尝个稀罕。”

“谢谢陈主任,”五子接过烟来点上,笑眯眯地发话,“您啥时候回来啊?”

“鬼才知道,这次回来办点事儿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也许一辈子都回不来了……你姐跟你说了没有,文明办都搬了?”

陈区长离开之前,省委新的办公大楼就几近于完工了。今年五一开始搬迁,主要的职能部门都很快搬了过去,但是文明办……这真说不好,他也不好意思问老秦。

其实说来说去,他是想到文明办,看一看曾经的同事,不过真要搬到新的省委大楼,他也就没兴趣过去了——他回老单位是怀旧,真要物是人非。那就没意思了。

“都搬了,不过文明办占的是新大楼的裙楼,西楼三四五层,”五子抽一口烟,又笑一笑。“您要去文明办,就得到新省委大楼了。”

“新楼我还去个毛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然后又发问,“外联办还在吗?”

“还在,不过窦革命和潘剑屏都快到点了,有人说日报社有意收回房子。”五子叹口气,他们一大家子干部不少,但位子最高的就是李云彤——虽然是个傻大姐,可傻人有傻福。

而李云彤别说在省委了。在文明办这个边缘单位也不算什么,不过是个稽查办的副主任,唯一能拿得出手的,就是外联办的主任。实实在在的一把手。

但是这个外联办,现在搞得都有点散摊子的迹象了。五子自然要为堂姐抱不平。

虽然是露水情缘,我总是不可能负你的,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,默默地点上,眯着眼睛笑道,“外联办是我搞起来的,挺奇怪的,这是谁想打我的脸呢?”

“这个我就说不好了,不过最近外联办最近总接受一些奇怪的投诉,”五子苦笑着回答,“今天上午,不出意外的话,我姐应该是去宝兰综合市场了。”

“那不是……蔬菜批发市场吗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愕然,心说这傻大姐真不是一般的傻,“这个事情,也能归文明办管?”

“有人卖假冒伪劣商品,有买主投诉到文明办了,”五子无奈地苦笑,“陈主任你知道,我姐缺心眼儿,她就觉得,这事儿不能不管,还跟我说,你在的话,绝对不会坐视。”

“她这不是一般的缺心眼儿,”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,他在文明办的时候,也处理过假冒伪劣商品的投诉,像净水机什么的,但是……我有这个能力,不代表李云彤你有这个能力。

“行了,啥也不说了,拉我去宝兰综合市场,”陈太忠一转身,打算将自己的奥迪车靠边,不成想这时候,路边冒出个交警来,“你这车咋停的,找罚呢是吧?”

这话还算客气的,交警觉得这是辆奥迪,车牌也不含糊,嘴里留情了。

“我陈太忠,你问问孙正平,他敢罚我吗?”陈区长理都不带理那个小交警,“我有急事儿,车就停路边了,要钱你说话,敢拖我车走,别怪我放不过你一家老小。”

看着奥迪车大喇喇地停到路边,坐上出租车扬长而去,小交警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,最后才叫一声,“我艹……陈太忠啥时候回来了?”

陈太忠自是不知道这些,他坐上车之后,就出声发问,“李云彤去宝兰综合市场,查的是什么东西?”

他最怕李云彤去查什么避孕药黄鳝,洗衣粉馒头,那个真不太好查,要是查福尔马林肥肠,硫酸亚铁臭豆腐,那就比较容易一点。

不成想,五子的回答,令他大跌眼镜,“我姐去查的,应该是胡椒粉之类的吧?”

“她这个……”陈区长终于硬生生地咽下了后半句,你敢再无聊一点吗?

不多时,车到了宝兰综合市场,市场里是不容车进的,不过无须进到市场里,在市场外的门面房,陈太忠就看到了,一群人正围着几个人吵吵嚷嚷,推推搡搡的。

他一眼就看到了,李云彤正是被推搡的几个人,傻大姐的个头不低,穿上高跟鞋都一米七多了,她被人推得踉踉跄跄的。

“找死呢,是吧?”陈太忠推开车门,二话不说,直接两拳,就将两个手最欠的家伙轰了出去,然后才冷冷地扫一眼现场人,“都给我待着,不许走,谁走一个给我看看?”

“陈主任来了,”有人惊喜交加地喊一声,陈主任一眼扫去,隐约记得这女孩儿叫郭芳,结婚的时候自己还随礼了,却不知道为什么来了外联办。

不过文明办最近的变动也有点大,像他昨天见到的一人,从来都没见过,秦主任却是表示,此人是团省委充实过来的——其间因果,他也不好过问。

他这两拳,直接将那俩人砸得晕了过去,躺在地上人事不省,其他人见状,登时噤声,有人悻悻地扭头转身,“艹,坐个出租就牛逼?”

不等他说第二句,陈太忠抬腿一脚,直接将此人踹到了墙上,“尼玛……牛逼大了,我让你走了吗?”

打完收手,他看一眼李云彤,“我说那个啥……你来查胡椒粉?”

“还有花椒粉,”傻大姐傻不愣登地点点头,“有人反应,他们的味道不正。”

你你你……哥们儿我无话可说,陈太忠嘴巴扯动一下,恨不得狠狠捶自己两下,粉末里添加点东西,这很正常吧?辣椒粉里加点柿子皮,也就是那么回事了。

不过他此来是帮人不帮理的,所以也不是很在意,于是就重重地点头,“这个问题很严重啊,这个胡椒……怎么能没有胡椒的味儿呢?严重地违反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。”

“所以我们扣下了这些货物,”李云彤一指身边的编织袋,“好几袋子,库房里还有……他们就动手,想要抵抗检查,甚至要打人。”

“这就是暴力抗法,必须严查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的意思是,统统拉回文明办,慢慢地审查,抓出主谋来。”

“没必要拉回去,”这一刻,李云彤却是表现出了难得的果决,这种品性在傻大姐身上,真的很少见到,可见她也是冒了真火出来,“我知道,你们看热闹的都认为……我小题大做,我为难小商户,省委文明办的外联办为难小商户。”

“但是你们知道吗?他们的花椒粉胡椒粉为什么不达标?”傻大姐高声地喊着,“他们卖的花椒和胡椒,是使用过的,是从饭店火锅店回收的,磨成了粉,所以你们感受不到!”

我勒个去的,陈太忠再次震惊了,尼玛……这样也行?

“大姐,没有这么夸张吧?”旁边的人,也明显地被这个爆料震撼到了,“这他妈……他们就差这点钱吗?”

“我文明办敢这么说,就是有这个把握,”傻大姐眼睛一瞪,“说我们不负责任,你们举个例子出来……文明办什么时候不负责任了?刚才我说,这胡椒粉是有问题的,你们不信。”

众人登时默然。

尼玛,哥们儿走了以后,文明办的发展,真的艰难啊,陈太忠震惊过后,心里就暗暗叹一口气,有些东西,其实是不需要证据的,李云彤一说这胡椒粉作假的过程,他就能判断出来——这个可能性,是真实存在的,逻辑上绝对成立。

这个事情归文明办管吗?不归文明办管,但是文明办能管吗?那绝对能管。

就算管这样的事情,李云彤在下面还被人推推搡搡,也找不到有力的支援,陈区长念及此处,心里的悲伤禁不住逆流成河:尼玛,哥们儿离开文明办,还不到一年的功夫啊,文明办怎么就这样任人欺负了?

就在此时,几个人从外面走了过来,打着官腔发话了,“看什么看,都散了……这儿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(更新到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