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4章 深层原因

第四千零一十四章 深层原因

“你来处理吧,”陈太忠真是懒得跟这些人叫真,于是看一眼李云彤。

“嗯,”李云彤点点头,她在最近,也是憋了太多的火气,以前外联办查什么事情,总是有人支持的,但是现在,这个支持力度越来越差了,她心里有数。

点了头之后,她面向几个来人,冷冷地发话,“我省委文明办外联办李云彤,查到了几家出售假冒伪劣商品的商家,你们市场管理部门,负有相关责任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啊,省委文明办的外联办,有这样的单位吗?”一个秃头哈哈大笑着,此人不但头上没毛,还满脸横肉,看起来是很凶的样子,“妹子,不要乱开玩笑。”

他这个嚣张,真的是无可厚非,省委虽然是在素波,但是一般对大家工作造成影响的,还是市委市政府,至于说省委来综合市场查几个小商家——听起来挺匪夷所思的。

另一个中年大腹便便的男人,却没有笑,他扫视两眼之后,目光就锁定了陈太忠,嘴角微微一扯,露出一个笑意,“我还说怎么回事呢,原来是陈主任回来了,怪不得文明办这么牛气了……”

“怎么说话呢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也不见作势,身子一耸就来到了中年人面前,一伸手,就将此人的脖领子薅住,抬手就是噼里啪啦七八个耳光。

“我知道你厉害,你不怕我,”一边说,他一边伸手将此人拽得双膝跪下,又是十几个耳光送上,一边抽,他还一边说话,“你不怕我是吧,难道以为我会怕你?”

“别跟我说你有啥关系,我就是抽你了,”陈区长这个耳光打得叫个爽,“你们几个,把那个秃子按住,哼……你敢说没听说过文明办的外联办?”

他嘴上骂秃子,手上却是在抽中年人,抽了二十几个耳光,直抽得对方双颊红肿满口吐血,才一脚踢开,“跟你家长说,陈太忠打你了……文明办就是这么牛气,不服气,你就找回来,那才叫男人。”

这中年人一开始的话,是真的牛气,但是陈太忠哪里肯听那么多——陈主任回来了,所以文明办就牛气?

对这种嘴欠的,那就直接耳光上了,你有再强的后台也白扯,这也是陈区长近些年得出的经验——大家找家长比后台,还真不见得谁比谁差多少,倒不如先图个眼前痛快,打了再说,有种你找回来……还真是不信了。

抽了一阵之后,陈太忠看到秃子在跟外联办的一个男人撕扯,还有试图逃跑的迹象,上前一个耳光将人抽翻在地,抓起一块行道砖,狠狠地砸了下去,“没听说过外联办?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。”

这一块砖砸的力道太狠,秃子被那一记耳光抽得眼冒金星,整个人都晕晕乎乎了,根本没啥反应,旁人看着就是脑浆子要被砸出来了,说不得扯一下此人,于是只擦着头盖骨过去了,一时间也是鲜血四溅。

“秃子,你别装死,”陈太忠上前又是一脚,“敢没听说过外联办……不怕告诉你,你麻烦大了。”

惩治完这两人,他给赵明博打个电话,淡淡地说一句,“老赵,省委文明办的人在宝兰综合市场被人围攻,能不能搭把手?”

“咱稽查办现在也有人了,”李云彤小声提醒他一句,“分了几个临时工过来。”

你根本不懂!陈太忠冷冷地扫她一眼,放出了领导的气场,傻大姐见状,登时吓了一跳,不敢再说什么了。

赵明博接到这个陌生电话,一时间也有点疑惑,待听到对方熟悉的声音,又听说文明办之类的,这才反应过来,惊喜地发话了,“是陈主任?你回来了?”

我要是没回来,你是不是就不过来呢?陈太忠很想还这么一句,不过想到张馨说的,赵明博一直还挺关照她,也就不想那么刻薄,于是淡淡地哼一声,“嗯,回来了。”

“那你等着,我马上带人过去,”赵所长犹豫一下,果断地回答。

警车赶过来快得很,也就是十来分钟的事情,赵明博这次发了狠,带了两辆面包车和一辆切诺基——综合市场这里龙蛇混杂,没准要抓好多人。

他赶到的时候,发现被打得躺在地上的才四个人,但是陈太忠又惹上了新的麻烦——他正跟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对视着。

其实这些警察也不想得罪陈太忠,但是既然已经接警来了,不管也不行,眼见有同行赶到,于是拔脚就走,“赵所长来了,那我们就走了。”

“就这几个,出售的货物可能有问题,还抗拒检查,”陈太忠指一指那三个被他打的商户,“我赶来的时候,他们正对我文明办的同事推推打打。”

“什么时候文明办也能检查商户了?”有人躲在人群里扇阴风点鬼火,登时就有人纷纷附和——围观的人里,商户不少,已经被各种检查烦透了。

“出来说,”陈太忠身子一晃,就拎出一个小个子男人,他冷笑着发话,“有意见尽管提,躲在后面偷偷摸摸的,算什么好汉?”

“我文明办是无故查商户的吗?”李云彤听得恼了,“我们收到举报,说有人卖假冒伪劣产品,这是不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……我查别人了吗?只查了这一家吧?”

“自己卖假货坑人,还嫌别人查?”一个警察在一边冷笑。

“少跟他们说那么多废话,带走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然后又一指那鲜血淋漓的秃子,“这家伙出口不逊,公然攻击党的干部,还调戏妇女,一起带走吧。”

要说这秃子,其行径其实比那中年人还恶劣,但是陈区长顾不上跟他叫真,正经是那中年人,说什么陈主任回来了,文明办就牛气了,实实在在的嘴欠找揍——这种挑衅劲儿十足的话,陈某人要是淡然处之,那真的是惹人耻笑了。

但是说到抓人,他没有理由抓那个中年人,那厮肿胀着面皮在一边打电话,他也完全无视,打电话吧,叫人吧,哥们儿倒要看一看,谁肯为你出头。

“留两个人看着,”赵明博淡淡地吩咐一句,又看一眼李云彤,“你们也留一个人吧,有必要的话就上封条了。”

李主任点点头,“我们先拿去化验,其实肉眼可辨,这些东西有问题。”

还是走程序比较好,赵明博心里嘀咕一句,嘴上却没办法说,于是笑一笑,“这快到点儿了,你们先去吃午饭吧,下午我带人去外联办,把情况了解一下。”

众目睽睽之下,赵所长不太好跟陈主任拉关系——还是怕人嚼谷,陈太忠若是还在天南,那真不算大事,但是陈主任终究是不在天南了,等其离开之后,有些人跳出来刁难赵某人的话,他也难做。

“走吧,我请你们吃饭,”陈太忠招呼一声,外联办在场的四个人,他还都是认识的,“谁自告奋勇留下看门?”

“我看门吧,”李云彤耷拉着眼皮,轻声回答一句,“等你们吃好了,再来替我。”

“胡闹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心里没由来地微微一沉,他有种感觉,傻大姐似乎有意躲避着自己,“这地方人流量太大,你和郭芳都去吃饭,两个男同胞,谁发扬一下风格?”

那俩对视一眼,纷纷表示自己来,最后还是一个姓吴的副科长留下了。

饭店也没选在太远的地方,离这里差不多就是两公里,五子将人拉了过去,自己也下车蹭饭,点菜、谈话的时候,李云彤也没表现出跟陈区长的亲近,总之,是淡淡的感觉。

别人没觉出什么不妥来,李主任是陈区长的人,但是现在都分属不同的组织了,够恭敬就行了,亲热之类的,实在没必要。

倒是郭芳对陈主任有话问,“老主任,让咱们的临时工去查人,会不会更好一点?赵所长他们,终究不是宝兰区的警察。”

“你这个想法有点天真,”陈太忠缓缓摇头,“有没有听说,外联办的房子可能要收回?”

“听说了,还有人说,外联办可能裁撤,”郭芳点点头,她还年轻,心思单纯想得少,“反正外联办的人员都是兼着的,大家也不怕没地方去。”

“但是这么一来,文明办就缺少了一个对外的窗口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你信不信?有人肯定看外联办不顺眼。”

这才是他这次雷霆震怒、大打出手的原因,不管怎么说,外联办是在陈某人手上建立起来的,自他走后,是一点一点地被边缘化,春节的时候,他就听说职能被削弱了,这次更好,居然有人对李云彤推推搡搡,这还了得?

在陈太忠看来,发生这种事情,就是有打他脸的嫌疑,看着自己辛苦搞起来的东西,被别人一点点否决,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更别说那中年人还赤luo裸的挑衅——真以为哥们儿走了,就奈何不了你们了?

所以他根本不打算讲理,先打人一顿,然后找警察跨地区抓人,就是为了杀鸡给猴看:陈某人就算已经走了,我搞的东西、我的人,也不是你们随便就能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