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6章 圈子魅力

第四千零一十六章 圈子魅力

如果今天之前,别人跟秃子说,有人杀人不会产生任何负面影响,他绝对不会相信,就算不偿命,你也得跑路,至不济,也得夹着尾巴做人——哪怕你是官二代。

但是今天,他是真见到狠人了,不止一个人告诉他,当时那一砖砸正脑门的话,他有一半的可能性,脑浆子会被砸出来——那是陈太忠啊。

他早就听说过陈太忠的大名,但是今天撞正大板之后,他又打听了一下此人,这才发现——有很多人跟陈太忠发生矛盾之后,就稀奇古怪地死了,或者就此消失。

这样的例子,简直不胜枚举,像跟赵喜才有关的李毅和张兵跳楼而死,要撞陈太忠车的人直接飞下了悬崖,开车碾压幼童的车主,被陈太忠送去吃了枪子,凤凰市背叛了陈太忠的狗脸彪,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。

这种诡异事情,一般人沾惹上一两起,也不算意外,但是陈太忠沾惹的类似意外,实在太多了,很难不让人生出一些关联想像来——做这货的仇人,简直是跟死神跳舞。

如果这些都是凑巧的话,得罪了陈太忠的通德二王,大眼强和王二华兄弟俩,一个是肝脏破裂而死,一个在双规期间诡异地自杀,这就不是凑巧能解释得通的了。

这还仅仅是发生在天南的事情,据说省外和国外也有,所以秃头早早就决定了,一定要洗心革面,求得陈主任的谅解。

但是陈太忠的宰相肚量,又哪里是白说的?他转身向门外走去,“话我说明白了,不会再跟你多说,就是三天……你不给钱试一试,最烦你们这种欺负普通人的渣子了。”

说完之后他就走了,至于秃子在里面如何干嚎,他根本没兴趣管。不让你们长长记性,还真以为我改吃素了?

回到小区,他惊讶地发现,不但董飞燕和林莹在,刘望男和雷蕾也在,少不得又狠狠地荒唐一把,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才起身——得动身往体育场走了。

惠特尼的节目。临时排到了八点五十的黄金档,这就是抢了别人的时间。不过面对这个现象,被抢了时间的某香、港歌星实在不能计较——事实上,这是一种荣幸。

陈太忠自然就是电动车骑手,骑着那辆“我环保,我持久”的电动车,缓缓地行驶在跑道上,不过除了墨镜之外,他又找到了一个道具——一个长发披肩的头套。

这个道具,也是戏曼丽提供的。戏主任认为,这种颓废感,也是一种怀旧风格,长发披肩的墨镜男,那也代表了一个时代。

陈区长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,因为他确实不想被人认出来,这跟处级干部的尊严没什么关系。如果他还在天南的话,并不介意这么玩一把,但是……他已经灰溜溜地离开了。

其实,哥们儿真在天南的话,载着惠特尼转两圈,没准又要有人说我出风头了。

总之这个干部是不好当的。能干不行,不能干也不行,陈太忠心里怨怼满满,接下来连庆功宴都没兴趣参加了,只是吩咐廖大宝一声,“明天你拉着惠特尼她们回吧,我还要在天南多待两天。争取弄点投资回去。”

“您放心好了,”廖大宝连连点头,其实跟前两任通讯员聊了之后,他心里也清楚,领导在天南的风流债比较多,既然来一趟,多呆两天是很正常的。

但是他更清楚,如此贴身服务领导日子,真的不多,那是用一天少一天——那俩早就后悔,没有跟着陈区长出去闯荡了,所以他要加倍珍惜,“有什么情况,我直接给您发短信,您记得看。”

“你是我通讯员,用得着发短信吗?直接打电话就好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就火急火燎地走了,今天晚上,他就要告别素波的情人了,要抓紧时间的。

当天晚上湖滨小区的疯狂,那自是不必提了,凌晨六点,陈区长开着丁小宁的凯斯鲍尔,一路驶向凤凰,丁总倒是没跟着来,她的事业目前在素波,但是车上,蒙晓艳、任娇、张梅、姜丽质和李凯琳也在横七竖八地睡着。

钟韵秋是昨天就走了——她是秘书,肯定要紧跟领导的。

只有刘望男,打着哈欠陪陈太忠聊天,“太忠,咱回凤凰,先好好睡两天,成吗?”

“我可想好好地睡呢,回来就舍不得走了,”陈区长一边开着车,一边随口答复她,“但是北崇……唉,有太多的人和事放不下,这一任区长做满,说成啥我都不当这个鸟官了。”

“怎么还不得混个副国?”刘大堂听得就笑,“你的话……区长也是官?”

“副国……到时候你们就都老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没准有人就找人嫁了,我可舍不得任何一个人离开。”

“以我目前的观察看来,没有人会离开你,这一点你放心好了,”刘望男微笑着回答,“任娇不会、田甜不会,张梅也不会。”

“你倒是对我信心强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心里没由来地一阵轻松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环境,环境能影响人,”刘望男不愧是立志做交际花的,她有板有眼地分析,“就算能找到金龟婿,比你对她们更真、更有钱的人,但是……这个环境,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“因为你拒绝背叛,不能容忍背叛,你这个圈子看起来女人多,但是想进来是很难的,只有非常优秀的女人,又有机会,才能进来,而出去之后想回来……那基本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那就不用回来了,她们可以跟自己心爱的人白头偕老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目的却是听取对方的赞许,“呵呵……我给不了这种许诺。”

“你的认可,你的圈子,不是白头偕老能取代的,”刘望男笑着摇摇头,“多的我也不好说,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,离开的人会后悔……”

我倒是不知道,自己还有这种魅力,陈太忠笑一笑,不过这话初听荒唐,但是细想一下,还真有这个可能,人是群体性动物——待在哥们儿身边,是要啥有啥,不但开心也热闹。

关键是以后要一视同仁,不能寒了一些人的心……

就这么想着,十点钟左右,车到凤凰,陈区长将车停进合力汽修的后院,招呼车上的人下来梳洗活动一下,弄一点食材装到车上,又搞一些安全帽、墨镜什么的,驱车直奔阴平。

到了西李村的时候,就是中午十二点半了,董毅已经知道陈主任要来,将厂子打扫了一遍,地上还泼了水,不过煤矿这地方,再怎么打扫也干净不了。

不过诸女里还真没几个人下过煤矿,也是有点兴致盎然,在厂里简单地吃点,又休息一阵之后,大家就带上头盔、口罩,穿上靴子,到坑口走一圈。

蒙晓艳和任娇原本是打算回学校的,听到大家都要来,这才过来一起凑热闹——大约也是刘望男说的那样,离开集体之后,不是很舒服。

不过东看西看一阵,她们的兴致就低了不少,尤其是这儿煤粉飞扬,特别地脏,看到陈太忠还有兴趣进矿洞,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
大约转了一个来小时,陈区长才从矿洞里出来,微微颔首,“再去东里看一看……呀,看你们兴致都不高,那我一个人去好了。”

“一起去吧,”姜丽质倒是不反感跟他一起转悠,于是笑着发话,“反正身上也脏了。”

“这也叫脏?可是差了不少,”刘望男笑着摇头,对煤矿的脏,她深有体会,所以她自己都来得不多,甩手交给了董毅,小董从中间吃拿一点,她也不在意——这份辛苦,就值这个钱。

所以她很能理解诸女的感受,“那就辛苦太忠一趟,咱们在这里等他……太忠不介意吧?”

“介意什么?这地方就是脏,你们没必要跟来,”陈太忠看她们一眼,又转头看向董毅,“走了小董,带我去东李。”

不看不知道,一看还真是那样,两个村的煤矿,都存在不少隐患,冒水还是小事,有的地方就空陷了,还有地方土质比较疏松,有塌方的危险。

为了这俩煤矿,陈太忠折腾得真是不轻,首先他要改变一些结构,有些空了的地方,他还得移过来其他的山石,别人看不到他的仙术,但是他自己是累得真不轻——移过来的山石,也总得有个来处不是?

这个活儿可是比加固太忠库大多了,所幸的是,曾经的罗天上仙这两年的进境也不错,体内的仙力也增长了不少。

饶是如此,也耗费了他不短的时间,等他从东李回来的时候,就是下午四点半了。

这个时候离开,差不多六点半能回到市区,不过等他来到西李的厂区,才发现厂里来客人了,姜丽质陪着刘望男在接待,其他人都在大巴上呆着。

一看来人,陈太忠有点恼火,五男一女里,他认识一个人,是阴平煤管局的石局长——上次招标的时候,他给了此人一耳光,于是阴着脸发问,“你过来干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