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7章 财帛动人

第四千零一十七章 财帛动人

一秒记住

石局长看到陈太忠进来,先是微微一怔,紧跟着脸就绿了,我擦,这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——怎么没人告诉我,他回来了?

不过既然人家问了,他也不能不答,想着对方怎么都是走了的,于是低声嘀咕一句,“我来检查安全生产,端的就是这碗饭,最怕出事。”

“不用你担心,这俩矿五年内出事的话,你的官帽子我保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以为意地摆一下手,“以后别有事没事来转悠,听见没有?”

他对这货的印象真不好,不过怎么说呢?煤管局肯定要抓安全生产,那是人家的饭碗,他也不能因此动怒,所以只能警告一下。

“你不是介绍人来买煤矿的吗?”姜丽质淡淡地发话了,她原本还不知道太忠跟这石局长的关系,听这两句之后,就明白了。

望男姐的买卖在这里,她不合适开口!小丽质的神经是比较粗大,但是脑瓜也绝对够用,马上出声歪嘴,“还说什么机会难得,我怎么听都有点威胁的意思在里面。”

“小姑娘,我是真没那个意思,”石局长一听,登时就慌了。

自古以来,就是县官不如现管,他是吃过陈太忠的亏,但是不管怎么说,东李和西李这俩矿,都是在他石某人的管辖范围内,对方真要一点面子不卖,他也不缺阴人的手段。

不过刘望男和董毅做事,都是挑通眉眼的,不给他太多好处,但是些微的好处,没多有少总有一些,就是求个相安无事。

石局长今天来。还确实是介绍人买矿来的,而且他来也不是第一次了,前两次找到董毅,董毅说我做不了主,你还是去找刘总吧。

他也知道陈太忠走了,都离开天南了,但是那也不能不重视,上次那厮都进了省纪检委,结果一反手。就单枪匹马地挑掉了金乌的薛时风——那次也是因为刘望男,因为煤矿。

所以,他能来矿上找人谈,却不能去市里找刘望男,来矿上是他的工作。去市里那就有登门挑衅的嫌疑了,他可不想招来陈太忠的怒火。

今天过来一看,刘望男正好在,而董毅却不在,石局长问一问,得知小董去了东李,就抓紧时间给她做工作。不成想去了东李的不仅仅是董毅,还有陈太忠。

听到那女孩儿如此说,他是真急了,“陈主任。我过来真是了解生产来了,买矿只是顺便帮着撮合一下,五千万买这个矿,刘总当时投标才两千万。也就一年多时间,翻了一倍还多。我是觉得……这价码很有诚意。”

“我建厂部,设备改造这些……不要钱吗?”刘望男眯着眼睛,似笑非笑地发问。

“这个你们还可以谈嘛,我只是觉得,他给价给得比较有诚意,”石局长一摊双手,他真是这么想的,这俩矿你经营一年多了,应该也赚了不少钱,多了不说,设备投资这些应该回本回得差不多了,现在人家愿意翻一倍多的价钱买矿,价钱绝对算公道。

“我就奇怪了,石局长,”董毅在旁边发话了,他往日里对这姓石的,也就是不卑不亢,逢年过节该有礼物的时候,他也会安排。

不过今天不但刘老板来了,陈主任也来了,抓了石局长一个正着,他就实在不能给此人面子了——最新的地北事件,他是参与了的,亲眼看到号称陈老大的陈清,是如何栽在陈主任手上的,当时他就感慨不已:男子汉大丈夫,当如陈书记!

后来地北的消息,他也知道不少,通达人甚至找到他,想请他帮忙向陈区长打招呼——只要揭过此事,一切都好商量。。

董毅肯定不敢应承此事,但是同时他也知道了,合着那边已经死了三个,他也不由得暗暗倒吸一口凉气,太狠了吧——凤凰的混混们干架,一般也就是挑个手筋脚筋啥的,要人命的时候不多,一点小口角就三条人命,这阵仗实在太大。

最要命的是,事情到了这一步,还不算完——陈区长要是混了黑的话,真就没别人的活路了。

所以今天,董毅也要折腾一下了,他得提醒一下对方,我可并不仅仅代刘老板管着两个煤矿,爷还是凤凰的混混,他冷笑一声,“你要检查煤矿生产,怎么下午四点多才来?”

我几点来,你管得着吗?石局长心里这个气,他知道小董不是善碴,但石某人也不是好欺负的,尤其是最近煤炭行情走俏,他手里的权力陡然放大了许多,很多这样那样的人就找上了门来,其中也不乏打打杀杀的主儿。

然而,他可以小觑董毅,却不能小觑陈太忠,说不得讪讪一笑,“正好路过。”

陈太忠都懒得理他,看一眼其他的四男一女,“是谁要买矿?”

“我要买矿,”一个瘦高男人笑眯眯地回答,紧接着,两个精壮汉子就走到了他身后,看架势就是保镖的模样,不过瘦高男人态度真不错,“这位先生你好,买卖是谈出来的,只要有合作的诚意,价钱不会成为阻碍,先自我介绍,我是陆海省通海……”

“闭嘴,我问你名字了吗?”陈太忠脸一沉,抬手一指对方,“我问什么,你就说什么……谁告诉你们,这个矿要卖?是不是姓石的撺掇你们来的?”

“这个……当然不是石局长啦,”瘦高男人尴尬地笑一笑,“我们就是想往煤炭行业发展,听说西李的矿很不错,就来跟刘老板谈一谈,我们高价买的嘛,卖不卖在她。”

“你把煤管局长都叫过来,卖不卖还能在她?”陈太忠扫一眼刘望男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你要扛雷,那就扛吧……董毅,把他们三个手脚打断,扔到山下。”

“喂,买卖不成仁义在的,”瘦高男人完全没想到,对话的这位这么不讲道理,“我有强买强卖吗?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。”

“话多,”陈太忠一抬手,一个茶杯正正地砸上那位的额头,登时就砸得皮破血流,“董毅……干什么呢你?”

董毅这才反应过来,于是招呼众人,噼里啪啦地动起手来,那俩保镖虽然彪悍,但终究好汉架不住人多,被七八个汉子按倒在地上,拖了出去。

石局长坐在那里,直看得目瞪口呆,有心劝阻吧,却是知道战斗力最强悍的陈太忠还没动手,真的是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“老石,你这次真的挺走运的,”陈区长走到对方面前,手一抬,这厮登时就是一个哆嗦。

陈太忠却不计较他的反应,啪啪啪地轻拍对方的面颊,劲儿不大,但也不算太小,一边拍,他一边笑眯眯地发话,“有几个蠢货替你扛着了……我这人其实很讲理,也不愿意为难乡亲,下一次,你还想整幺蛾子的话,你说我还会不会这么好说话?”

“其实……”石局长下意识地就想辩解,但是他马上就意识到,狡辩是没有用的,所谓财帛动人心,这是煤价高涨的时代,挖出来煤就有钱,在这种**裸的利益面前,任何的小聪明,都会被暴力毫不留情地碾碎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“我知道我错了,”他很干脆地认栽,“以后不会再犯了。”

“要是再犯呢?”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,自顾自地点上,就在此刻,不远处传来了刺耳的惨叫声,不过他就像没听见一样,喜眉笑眼地看着对方,“自己说吧……怎么办?”

石局长犹豫一下,但是听到那一声声的惨叫,他的心一横,“你也打断我的四肢。”

“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,记住了,”陈区长吸一口烟,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……要是有上面突击检查,这里没收到消息,或者有莫名其妙的扣煤之类的,我也不算到你头上,就算到你家人头上,你看,我很好说话吧?”

这就是现管不好招惹的地方,董毅已经挺横了,也得认石局长,为什么?因为现管能做手脚的地方太多——省里来人,突击检查安全生产,莫名其妙地,就抽中你西李矿了,你说……这能怨谁?

不通风报信,就是你的错,西李出了任何问题,都是你的错!陈太忠就是这么好说话。

“陈区长,这……有时候省里暗访,我也不知情啊,”石局长苦着脸回答。

“那就是你运气不好,”陈区长又抽一口烟,笑眯眯地回答,“其实你今天逃过一难,运气已经不错了……老石啊,只有不贪心和努力工作,才能弥补运气,有命挣没命花,这可不是积极负责的人生态度。”

石局长待了好一阵,才深深地吸一口气,缓缓发话,“多谢陈区长良言相劝,我受教了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长长地叹口气,摆一摆手,“我这几年脾气好多了,你都不仅仅是巧取豪夺的问题……算了,你一个小科长,懂个鸟毛。”

他这话是有感而发,刘望男的煤矿,不仅仅是刘大堂自身的利益所在,也已经成为了北崇重要的后备煤源选择,供应稳定价格适中——他还使用了大量仙力,来保证安全生产,真要是被人抢去了,他不介意大开杀戒。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