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2章 有人煽阴风

第四千零二十二章 有人煽阴风

陈太忠走进办公室,廖大宝正在伏案写东西,听到门响,抬头一看,赶忙站起身来,“头儿回来了?我去给您倒水。”

“写什么呢?”陈区长微微一扬下巴,他有一点好奇,领导不在的时候,下面人通常都是比较放松的,小廖居然埋头写东西,这是……有紧急情况,还是在开小差?

“写一个公车管理的条例,顺便汇总一下几个区领导反应的情况,”廖主任笑着回答,“写了一天了。”

他在跟郭建阳和张爱国谈过之后,深切地意识到了在领导身边,时间的宝贵性,于是回来之后就收了心,严格要求自己。

“公车管理条例,”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转身向里面的套间走去,嘴里轻描淡写地发问,“怎么想起写这个了?”

“有人说闲话,”廖大宝本不想这么回答,可听到领导似乎有点不高兴,马上就解释——李红星目前被双规,撤职是必然的,但是他可没认为,自己是当仁不让的政府办主任,“说金龙大巴是区里的公车,咱们一走四五天,还开着公车,办个人的事情。”

“什么玩意儿,金龙车本来就是天南人送北崇的,咱支持天南的活动,错了吗?”陈太忠一听这种奇葩的言论,禁不住大怒,“许纯良给北崇两千万,谁敢站出来说……咱们不要?卷烟厂也是跟天南合资的,我艹。谁这么闲得无聊?”

他是真的恼了,陈某人在占公家便宜这种事儿上。一向是严于律己,更是经常自己出钱补贴公家——实在是他不便让自己显得太过怪异,也不想培养大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懒惰习性,所以才不能补贴得更多。

眼下居然有人说他占公家便宜,这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,哥们儿已经很注意这个了!

你要说我作风有问题,咱哈哈一笑都不辩解——管不住裤裆,那是我活该。

“虽然有人这么说。”廖大宝一边摸出杯子来给领导洗茶倒水,一边回答,“但林主席跟我说了,别人未必是坏心,总是愿意您做得更好,所以他问我,能不能搞个公车使用规定?”

“搞一个也行。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还真以为是小廖瞎惦记,所以有点不满,现在听说是这么回事,那自是没有反对的道理,不过下一刻他就一愣。“公车管理……以前没条例?”

“八十年代末的时候,出了个条例,后来……五六年前被火烧了,”廖大宝苦笑着一摊手,“咱区里一直就没啥车。除了几个区长副区长的专车,其他人用车。就是李红星说了算。”

“嗯,我没在的时候,区里有什么事儿吗?”陈太忠认为,那个话题可以打住了——事实上,是刘海芳推门走了进来。

“也没什么,”廖大宝听到门响,回头看一眼,犹豫一下发话,“我听说,李红星交待问题挺主动的。”

“他是咬了不少人,”刘区长在旁边补充一句,“捕风捉影的事儿都说了……这人真无聊,得好好地治一治他。”

咦,你怎么这么激动?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,微微点点头,“拿过来了?”

“早就汇总了,”刘海芳递过来一份材料,廖大宝见状,默默地退出房间,还带上了门。

陈太忠拿起材料,略略地翻看一下,点点头放在一边,“回去我慢慢看,最迟明天上午给你答复。”

“李红星检举说,王媛媛跟您有暧昧关系,是他亲眼所见,”刘海芳低声而快速地发话,“他还说,小王早就不是黄花闺女了,您欺骗了组织部的调查……这个人太卑鄙了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有了这个解释,他总算理解她为什么这么愤怒了,尼玛……李红星你这么贬低我,是想找死吗?

还有,省委组织部调查的时候,王媛媛回答得理直气壮,但是李红星居然就敢这么说,难道……这个小王,小王这个……

总之,陈太忠听了这一席话,脑子里是乱糟糟的,可是他还不能打电话问王媛媛——事实上,他并没有理由去干涉王媛媛的私生活。

可是不弄明白的话,他又堵得慌,所以接下来的政务,他是处理得心不在焉,瞅着到六点了,站起身走到外间,“下班了,通知王媛媛,也去我那儿……娃娃鱼苗明天就要到了,最后敲定一些事情。”

“要不要叫胡局长?”廖大宝请示一句——农业局胡局长也很重要的。

“我要叫他,邓伯松还不得跟着来?”区长白自己的通讯员一眼,很是恨其不争表示,“他们是抓微观的,小王是抓宏观的……我开了一天车,很累了。”

计委这是……要骑在农业局和林业局头上了?廖大宝听得心里讶异,宏观肯定领导微观的,王媛媛的权力要大增?

陈太忠回到小院,惠特尼又是抱怨一通,说你把我骗到天南,去了以后不见人影,回来以后也不见你,还用汉语说一句,绝绝对对的京腔,“你丫不厚道。”

“别跟凯瑟琳学得那么流氓,”陈区长心里正烦着呢,说不得一摆手,“我长这么大,纯粹以车手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,这是第一次……很给你面子了,别不知足。”

“哈,知道她教给我的第二句是什么吗?”惠特尼笑了起来,黑肤白牙,是分外的显眼,然后她又换回京腔,仿照凯瑟琳的声音,慢吞吞、笨拙地发话,“你肯定要说我是流氓,你才是最大的流氓。”

“她真幽默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好了,昨天休息得怎么样,没有再到楼上睡吧?”

“为什么不?你又不在,”惠特尼白他一眼,又咂巴一下嘴巴,“我还顺便帮你鉴定了一下,你的木桐酒不是假货。”

“你需要支付那瓶酒的费用,我是认真的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。

“我会在意吗?”惠特尼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我出去玩一趟,就少少地赚了二十万美元……虽然这不符合我的身价,不过还好,中国是低消费的国家。”

“中国的消费低,但是奢侈品的关税很高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你喝的那瓶木桐酒,很可能价值五万美元,我会给你开账单的。”

“你这是敲诈,”惠特尼一听,就大声嚷嚷了起来,她是真的急了,天后是很有钱的,但是吸毒这玩意儿,大家都知道——对于那些非常有钱的人来说,吸毒花不了几个钱,可戒毒的费用老高了,还要高价搞公关买软文,太伤钱了。

尤其她是公众人物,形象的损伤,折合成钱就太厉害了,所以她虽然不缺钱,可手头也不宽松,要不然也不至于逼得卖房子卖车了。

“敲诈你的是中国海关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我并没有按偷窃来计较,这就是朋友……好吧,今天晚上吃点什么呢?”

“你们的关税是不是太高了?”惠特尼发作一下,就恢复了冷静,“分明是你故意报高价,这就是你说的朋友?”

“奢侈品这种东西,我认为征再多的税都是应该的,”陈太忠看着她笑,“我在考虑,是不是多为你安排两场演唱,好让你有钱买酒喝。”

“演唱好商量,”惠特尼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只要你愿意当车手,我不会拒绝的。”

“你还是点菜吧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交给她菜谱,“车手啥的……不如换个番茄炒鸡蛋。”

上菜的时候,王媛媛也走了进来,她脸色也不太好,估计是有点心事,“头儿……我想跟你汇报点情况。”

“先吃饭,”陈太忠一摆手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才回来,吃顿安生饭。”

他这话一说,别人哪里吃得安生?惠特尼这帮外国女人不知情,廖大宝早早划拉完嘴里的饭,站起身走到屋里写材料去了。

“你说,要反应什么情况,”陈太忠把饭碗推到一边,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“简洁一点。”

“娃娃鱼明天就到了,可是我听说,有人冒领娃娃鱼,”王媛媛虽然吃得慢,但是她的胃口要小得多,现在也吃完了,她绷着脸发话,“我觉得性质很严重。”

“冒领娃娃鱼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这个事情真的……很那啥,不过转念一想,这终究是区里的事儿,真的不算多要紧,他现在是一区之长,基本上可以一手遮天。

此事就算性质再恶劣,他也摆得平——只要能注意到,那就没问题,所以他微微颔首,“这件事情重大得很,你上楼来跟我汇报。”

王媛媛皱一皱眉头,却也没多想,跟着领导上楼之前,她看一眼廖大宝,发现他正埋头伏案疾书,心说你只会写不行啊,要多跟下面接触——接了地气,才有发言权。

想到以前廖主任是指导自己的,而现在自己却能在某些事情上有独到见解了,一时间,王主任心里也生出了些许的自豪——人最重要的,是自己的努力,我努力了,我做到了。

带着这种深深的感触,她踏上了二楼,不成想陈区长坐到沙发上之后,劈面冷冷问她一句,“小王,你现在还是不是黄花闺女了?”

今天三章,大家别少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