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5章 省道险情

第四千零二十五章 省道险情

“嗯,我支持严肃处理,”陈太忠淡淡地哼一声,挂了电话,陈铁人的态度很成问题,不过他不会在意,官场里,说了什么并不重要,关键是看做了什么。

陈书记对陈区长的态度,一向就不怎么恭敬,但是这次能从警察局把人带到纪检委,就已经说明了倾向,此刻还要严肃处理李红星,起码从根本上来讲,此人不会有意作梗。

对陈太忠来说,这就够了,他没有打击异己的癖好,只要别人不有意冒犯他,不故意挡道,陈某人也不会锱铢必较——哥们儿和光同尘的水平,那是长进得很快。

接着白凤鸣也来了,大致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进展,然后又请示一下,他认为城区改造的外围工程,已经可以考虑提上议事日程了。

“哦,”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哼一声,“你带了文字材料来没有?”

“没有,”白凤鸣果断地摇头,以他的老辣,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。

北崇的发展节奏,是要掌握在陈区长的手里,他做为主管城建的副区长,可以提建议,但是提建议的同时,直接拿出来文字材料——不知道的人,会夸他准备充分,可真正明白的人,会认为他有喧宾夺主的嫌疑,这北崇到底谁说了算?

白区长是肚里做文章的,他尤其明白,陈区长默许自己在工程里面捞一点,可同时他也知道,不能因为跟老大走得近,说话做事就不注意:忘乎所以,从来都是自取灭亡的前兆。

当然,陈区长真对建议有兴趣,文字材料也不算什么,“您要的话,我尽快出一份。”

“材料不慌,做翔实一点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顺手拿起了刘海芳下午交来的材料。

看来还是要等,白凤鸣一听就明白了,不过他也不着急,这个工程,他有催促的义务,区长啥时候拍板,是区长的权力。各司其职罢了。

眼瞅着领导撵人了,他就站起身子来。“省建设厅近期会有视察小组,在全省巡视,阳州是一站,您可以考虑抽出一些时间吗?”

“省建设厅……有特殊关照过北崇吗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发问。

“咱哪儿有那个资格?”白凤鸣苦笑一声,别说北崇了,省建设厅对阳州的关注,也就那么回事,而厅里想支持北崇的话。也不好绕得过阳州。

一开始他听说建设厅要来,还很可能到北崇,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,财神爷来了,咱得伺候好了,万一能哄得对方松一松手,北崇就能笑歪了嘴——松手的情况很罕见。但是不尝试的话,那就什么都没有。

更别说惹恼建设厅的话,人家示意一下,有的是人为难北崇,要不大家说,厅里下来的狗都比人强呢?

但是陈区长问这么一句。就让白凤鸣反应过来一个现实:北崇现在的发展,并不靠上面的扶持,都是年轻的区长带着大家,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。

至于说上面的刁难,北崇也不怕,市财政局够牛了吧?弓南华不敢扣任何一笔对北崇的计划内拨款——预算外的就是另一说了,反倒是李强搞广场建设。还有跟北崇借钱的意思。

现在的北崇,隐隐有几分独立王国的味道了,那么,又何必对上面摇尾乞怜?

反应过来这个道理,白凤鸣笑着点点头,“那也是,咱不用看他们脸色,是我惯性思维了,听见建设厅就嘴馋。”

“你去接待还是必要的嘛,对上面的领导们,咱们还是要保持充分的尊重,我只是不能保证时间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林业局长邓伯松带着金龙大巴和两辆依维柯上路了,去朝田接娃娃鱼苗——从绕云机场走,会更近一点,但这是娃娃鱼苗,中途有个意外的话,比较容易协调。

同行的有科委主任,车里已经摆放好了各种大水槽和泵氧机之类的,保证鱼苗的存活。

陈太忠则是指示一阵工作,八点半的时候,打个电话给王媛媛,“出来,走了。”

王主任出来了,还带着办公室主任齐莹,两人上了陈区长的奥迪车,她上了副驾驶,齐主任犹豫一下,坐到后座的警卫座上——说成什么,她都不敢坐到陈区长身后那个首长位上去。

奥迪车启动,王媛媛侧头随意扫一眼司机,登时就是微微一愣,“您脸色不太好。”

“昨天晚上有点辛苦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顺便又摇摇头,轻叹一声。

他昨天去了趟乌法,见到了单超,那家伙身边跟着几个人,正在一家宾馆的茶社喝酒,搂着几个女孩儿胡**着,一帮人显得很是惬意。

罗天上仙正待丢了术法走人,就听到超少发问,“小王他们呢?也进来喝酒吧。”

“让他们看着点儿吧,”一个人笑眯眯地回答,“那货肯定追不过来,不过真要来了,咱这宾馆到处都是摄像头,总要揪出他来。”

“我其实不怕他,我爸非要这么安排,”超少轻笑一声。很不屑地回答。

“堵了一个小时省道,追上来……看把他能的,”另一个人笑着附和。

陈太忠就静下心来,又多听两句,这才知道,合着单书记是出手,帮儿子解困了,具体方法是:单超跟几个人坐一辆车,上了省道之后,路过了一个收费站之后,那个收费站直接放下栏杆不让过车了,说接到上面命令,前方有险情,大家稍微等一下,马上就好。

结果这一等,就是一个小时——如果陈太忠的人跟在后面,等来等去,这就等丢人了。

然后单超换车走小路,就这么离开地北了。

“也就是超少,别人谁能卡省道一个小时呢?”有那捧臭脚的,讪笑着巴结单超。

单永麒这也算官声好?陈太忠恨不得想骂娘,搁给他来说,想摆脱一个隐形的跟踪者,也就是故布疑阵,甩脱就是。

原本他以为,就算单书记出手,大约也是一帮人带着单超来到一个很大的商场,商场里再埋伏一帮人,隔绝开别人之后,略作换装,然后一分散,刷地开十几辆车走人——跟的人肯定要傻眼,还要考虑单超是否真的离开了,会不会还在商场里潜伏着。

这么一来,想不跟丢人都难,是最合适的手段。

可是他就没想到,以单永麒的官声,居然会直接卡了省道,掩护自己的儿子溜走——这尼玛实在太不讲理了,简直将小小的权力发挥到了极致。

然而再想一想,他就释然了,这个怎么说呢?他想的那一套,是比较草根的想法,是比较好莱坞的想法——无非花钱找人帮忙而已。

但是单永麒注意的不会是这个,他不缺钱,他要考虑的是名声,找一大帮人掩护自己儿子脱身,倒是好用,可过不了多久,全世界就都知道了——全世界知道也无所谓,关键被政敌知道,就容易出问题。

正经是他通过个别关系,发布个险情预报,堵路一个小时,没几个人会知道内中隐情——知道的那两三个人,也不敢胡乱说。

这就是官僚体制的弊端,一手可以遮天,根本不用考虑那些被耽误了时间的车主的心情,无视民众的知情权,太操蛋了。

可是陈太忠现在,已经渐渐地融入了这个体制,愤懑过后,他就意识到,单永麒也不是没有敬畏,丫无视民众的知情权,但却敬畏体制中人的知情权——毫无疑问,商场脱身的成本更低,更容易做到,要人堵路,这人情买得大了。

但是单永麒为什么不选择低成本?官僚思维是一方面,最重要的是……他不敢这么做!

这老狐狸,选择的是对他最有益的方案,陈太忠反应过来了这一点,正好这时,有人招呼过来茶社老板,要换片子——那个,你懂的。

眼看着一场**聚会就要展开,陈太忠直接一个“一梦千年”的术法,丢到单超的小弟弟上,转身走人了。

一梦千年,顾名思义就是一睡一千年,僵化生机的作用,也可以用来保鲜——但是小弟弟僵化一千年,单超的后半辈子,是不要想性福了。

不过走这一趟,陈太忠也有点苦恼,他在改造刘望男的煤矿的时候,已经用去了不少仙力,而单超跑出了地北,他留下的绮情一念的坐标,也就没了意义,少不得还得万里闲庭过去,这么一来,加上前面的损耗,体内的仙力,几近于荡然无存。

他的叹气,就是感慨自己……体内仙力还是太少啊,还有,单永麒那老东西真不要脸。

王媛媛听他说“昨晚辛苦”,嘴角**一下,就不再说话,扭头看向窗外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区政府到浊水乡,还是很快的,也就是半个小时,奥迪车来到了养殖中心门口,这时候,娃娃鱼苗马上要到的消息已经传开了,门口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聚集,在打探消息。

还有身穿蓝大褂的工作人员,站在那里给大家讲解情况——娃娃鱼喜暗不喜光,工作服不能用白色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