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6章 有黑手

第四千零二十六章 有黑手

对娃娃鱼养殖中心的人来说,奥迪车很陌生,但是陈区长的面孔,大家都认识,副驾驶上那位,众人也不陌生,门卫见了赶紧上前,把大门拉开。

陈太忠将车停到门口的广场上,走下车来,左右扫一眼,沉声发话,“于海河呢?让他出来。”

于海河是娃娃鱼养殖中心的主任,同时还是区农业局副局长,事实上,这个养殖中心头上的婆婆很多,他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大管家的角色。

陈区长这么一点名,不到一分钟,胡局长和于局长就跑了出来,农业局的老大胡局长先笑着发话,“区长来得好早,我们正调试视频系统呢……王主任,我们测算了一下,想要搞成视频景观的话,起码还要三百万,能到一千万最好了。”

“一会儿再说,”陈太忠霸道地一摆手,上下打量于海河一眼,“小王,你来说。”

“于主任,我来是想看一下娃娃鱼的申请报表,核对一下养殖户,要看原始报表,还有统计表,”王媛媛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这是我的工作……希望你马上带我过去。”

“这个……好吧,”于主任犹豫了一小下,还是笑着点点头,此人个头中等,长了一个挺腐败的肚子,说话没有北崇口音,反而带了点东北腔。

陈太忠以前没怎么注意这货,但是现在看来,那一双肉泡泡眼,怎么看都有点色眯眯的感觉——形象比李红星强。但也有限。

于主任一边带路,一边笑着发话,“区长,养殖户们都希望,您能在苗种发放的时候,给大家讲两句……很多养殖户是借贷来搞这个,大家需要一颗定心丸啊。”

“这个再说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心说果然跟李红星一个德性,拍领导马屁的时候。真是不遗余力,“准备单据吧。”

王媛媛虽然是计委主任,但是并不摆架子,她和齐莹两人拿起单子就翻了起来,几百张单子,也就是二十来分钟的事情,就扎扎实实过一遍了。

然后两人又拿起汇总的单子来看,约莫一分钟之后,两人对视一眼。齐莹发话了,“于主任。这个三轮的张二娃,怎么底单上没有?”

于海河一听是这个问题,也只能苦笑了,事实上,在王媛媛打算查底单的时候,他就怀疑,十有八九是这件事——前两天张二娃闹得特别凶,还说要去区里告状。

但是他不可能自曝其短,所以只能默默地看着——事实上。他并不认为在这件事里,养殖中心犯下了什么大错误,也就没必要着急上火。

所以听到这话,他就苦笑一声,“这个……是个意外情况造成的。”

“你可以认为是意外,但是后果,没那么简单。”王媛媛冷冷地发话了,“我现在确认一下,两个张二娃,都没有原始申请表存档。是这样吧?”

“是这样,”于海河犹豫一下,还是点点头,“事实上我们考虑了,要积极挽回影响。”

“头儿,是否要联系一下林书记?”王媛媛看一眼陈太忠,这林书记便是林继龙,三轮的镇长兼书记,原本他只是镇长,因为小贾村救灾不力,镇党委书记褚宝玉下台了,而为了保证小贾村的灾后重建,林镇长就一肩挑了——现在区里一致公认,林继龙投靠了陈区长。

“打到镇党政办就行了,让鸡头村的张二娃过来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心说小王你还是太嫩啊,直接找林继龙,你以为那货会舒服?你得让他自己找过来,还得是诚惶诚恐的才行——有我在你旁边,你正好还能卖个面子。

事实上,王媛媛现在也有使唤人了,她使个眼色,齐莹就走到一边,给三轮镇的党政办打电话。

“你是负责存档的人?”王主任也没闲着,冲着胡局长点点头,又看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年轻人——她现在都不跟于海河计较了,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计较什么?“是姓詹吗?”

是姓詹吗?这一句话说出来,回不回答都意义不大了——这是憋着劲儿找过来的,年轻人点点头,“是我。”

“鸡头张二娃的底单,哪里去了?”王媛媛冷冷发问。

“风刮走了,”小詹其实也不年轻了,总有三十左右,他直着脖子回答,“怎么也追不回来了,我跟于主任汇报过。”

于主任微微颔首,“这个我们确定,胡局长也知道,但是这个……影响不好。”

“那你就能确定,是鸡头的张二娃,不是跃进的张二娃?”王媛媛沉声发问。

“我肯定能确定,那时候汇总表已经做出来了,”小詹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他大约是破罐子破摔了,居然对王主任也不甚恭敬。

“你说话就好好说,能不能不要这么呲牙咧嘴的?”陈区长看不过了,冷冷地发话,“你非常确定……是鸡头张二娃填了表?”

“我……”小詹一看发话的是区长大人,登时就犹豫了,他敢不在意王媛媛,那就是已经豁出去了,但是就算豁出去,他也不敢忽视陈区长——这位老大着了急,是会动手的。

“我可以找张二娃落实情况,也能把你送进分局去……我最讨厌不诚实的人,”陈区长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,慢悠悠地点上,“要我再问你一遍吗?”

“我……不确定,”小詹犹豫半天,终于苦着脸回答,然后,泪水就涌出了他的眼眶,“但是陈区长,我求求您了,求您帮我做主……我真的没有收任何人的好处。”

合着他否认一些事实,只是不想让人认为,自己是收了好处,才把跃进张二娃的名额,替换成了鸡头张二娃——事情本来,并没有那么多的阴谋,也不是很复杂。

小詹是做申报统计工作的,养殖中心的人其实不多,但是不少人都是各管一摊——这是前文说过的,收了申报表之后,他在归档的同时,要做统计。

递交申报表,那是上班的时候,尤其他一个人负责这么个工作,要接待养殖户,还要教他们怎么填写、去哪里复印身份证,态度还不能恶劣,真是有点忙不过来。

所以归档和统计这一块,上班时候能抽空做一点,忙起来的时候,就得下班来做,那天是中午——他记得很清楚,统计到一半的时候,外面有电话找他,是他的同学打来的。

于是他就出来接电话,一个电话聊了七八分钟,才又回办公室,食堂吹哨子了,他就出去吃饭,当时他有意无意扫一眼,登记到张二娃了。

吃饭的时候,浊水乡的赵印盒乡长过来了,跟大家聊了一阵,又喝了一点儿酒,吃完饭,小詹又上个厕所——反正他是一点半才去的办公室。

一掏钥匙开门,他就觉得有点不对,门居然是虚掩着的——我走的时候,没有锁吗?

他的职务不高,但是办公室里有各种票据底单,这个东西看起来没用,但是真要计较的话,这还真是中枢部门,能引出无数的文章,轻忽不得,所以他一向很注意锁门的。

但是眼下,门还就是没锁,可是他真不能确定,这是不是自己的疏忽。

总觉得哪里有点什么不对,小詹就坐下,继续统计这个申请表,又花了十来分钟做完,出于谨慎的习惯,他核实一下——坏了,今天上午的鱼苗总数对不上,差了五尾。

五尾就是五千块啊,他着急了,拿着申报表一遍又一遍地对,一遍又一遍地数,最后猛地想起,好像有个叫张二娃的单子不见了——他对这个名字印象比较深,因为他舅舅也叫张二娃。

麻痹,估计有谁进来偷了老子的单子,小詹反应过来了,这种阴人的手段,他是听说过的,遇上粗心的人,等事到临头才发现,那热闹就大了。

遇上细心的,对这种事儿也没辙,管单据的丢了单据,这种性质,谁敢汇报领导?真正是让人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

“三轮的张二娃,三轮的张二娃,”他一边念叨,一边去查另一个申请单,心说尼玛——老子不是束手无策的,第一轮的申请单,档案也在我这里保管着。

娃娃鱼养殖,要经过学习、考试、申请等环节,第一轮叫申请单,将大致意向填上来,所以养殖中心知道,外面养殖户的意向,达到了五千条。

这个申报单,就是基础设施经检查过之后,确定要养这么多了——在申请到申报的期间,养殖户可以反悔的,很人性化的规定。

这个申请表的底单,也在小詹这里,汇总单子也有,他查了一阵之后,终于在表上找到了三轮镇张二娃,再一看申请尾数,确实是五条!

嗯,鸡头村的张二娃,小詹不动声色地把汇总数据做平了——这件事他先不声张,等着看是谁跳出来,结果没过两天,区里直接叫停申报了。

在收申报表的时候,他有点心悸,却也没出声,要写公告了,他才找到于海河反应,说我这不见了张表,能不能给我一张,我让张二娃重新填一份?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