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8章 有恃无恐

第四千零二十八章 有恃无恐

中心思想总结得好,陈太忠也不可能轻轻放过此人,于是沉着脸点点头,“你有这个认识,很好,写六千字的深刻检查,在电视上念一遍……北崇老百姓会监督你的。”

六千字……电视上念?于海河听得好悬一口血喷出来,“区长,我这写一万字行吗,不用上电视念了吧?”

王媛媛听得心里暗笑,她搞过播音,知道普通语速下,一秒钟就是念四个字,一分钟二百四十个字,六千字……于主任你这个检查,得念二十多分钟啊。

“你这个态度……我感觉也不是那么端正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连电视上承认错误都不肯,还说什么监督。”

“老板,你听我说一句,”胡局长见不是那么回事儿,赶紧插话,“这个啥,六千字儿的检查,念起来时间长,要是想让老百姓听得不瞌睡,里面……就得有一些关于细节的分析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要他继续说。

“但是这个细节分析,其实是一个钻研漏洞的教材,”胡局长小心翼翼地回答,他等了一等,见陈区长没反应,就大胆地辩解。

“这个意识,还是要控制一下,到现在为止,大多数老百姓还是淳朴的,他们没有琢磨漏洞的心态,就像警察局在宣传时,也要对犯罪手法加以掩饰一样……咱们一旦对各种手法解释得很明白的话,将来可能面对各种各样的花招,工作量会增加很多。”

“哦,说来说去,是我不能体恤大家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。“那按胡局的意思,这个检讨在电视上念……不合适?”

当然不合适啦,这是咱们干部之间的事儿嘛,胡局长心里这么想,却不敢这么回答,于是笑着发话,“我没说不合适,电视上念检讨,比较新鲜。我觉得有个四五百字,大致说明一下,就能体现咱们的诚意了,再长的话……也影响群众的娱乐活动。”

对北崇的干部来说,这已经是极丢人的了。在北崇电视台建台之后,总共也只有一次领导念检查,那还是十年前,省委下来人检查农村工作,结果被愤怒的农民们包围了。

后来,当时的县委书记在电视上,对全县农民念检查。说对不起农民兄弟,关于大家反映的假化肥假种子的事情,我们一定追查到底,请广大农民兄弟们。给我们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。

这检查到底是念给谁听的,简直是不用解释——而这就是北崇1984年建台以来,唯一的一次领导给大家念检查。

“真不想答应你,看在徐区长面子上。算了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。

就在这时。张二娃领着一个人兴冲冲走了进来,“你看,这不是陈区长……陈区长,我把证人带过来了,他是八月底看的榜,那天他是去前屯卖烟叶,烟厂那边应该有记录的。”

“老胡你安排人问吧,我说不过问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很随意地吩咐一句,然后又看齐莹一眼,“小齐,你去帮王主任关心一下。”

“好嘞,”齐主任笑着站起身,她并不完全算孟志新的人,以前的计委,就是给人养老的地方,孟主任对业务也漠不关心,她能当办公室主任,其实是某人对她的交待——你跟我一场,我要走了,给你个干部身份。

王媛媛初来计委的时候,她还有点排斥,但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,王主任领导下的计委前途无量,紧跟王主任走,是个不错的选择,于是她果断讨好新主任。

现在她出去办事,别人就会说,这是计委办公室的齐主任,而不是说计委小齐之类的——在不经意间体现出来的差距,才是真正的实力,不知不觉间,计委就发展到这一步了。

耳听得陈区长的指示,她自然是站起身就执行了——陈老大亲口吩咐的,还用犹豫吗?

你多少给我个眼神,也算尊重嘛,王媛媛心里,却是有一点点堵,她还没有什么领导架子,但是齐莹这女人——还算风韵犹存。

我这算吃醋吗?王主任正在检讨自己的心态,门外又走进几个人来,领头的不是别人,正是三轮镇的书记兼镇长林继龙,“哈,王主任有事,提前……哎呀,陈老板也在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丢给他一根烟,“张二娃来了没有?”

“陈区长,张二娃来了,”一个国字脸的眼镜中年人走了过来,向陈太忠谄笑着伸出双手,“我是李翔,张二娃的堂姐夫。”

陈区长伸出手,跟对方蜻蜓点水一般握一下,淡淡地吐出四个字,“没找你吧?”

“是没找,不过……我对他教育不够,”李翔苦笑着回答,“来接受领导的批评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对他的话不置可否,而是看一眼王媛媛,“小王你说。”

他真是不遗余力地栽培王媛媛了,王主任也不辜负他的希望,先看林继龙一眼,“林书记……您过来,有什么指示吗?”

“我?我怎么能指示你,就是来跟陈区长汇报工作的,”林继龙听得就笑,“王主任你想了解什么,只管问,我先坐着抽口烟……张二娃,咋,等王主任请你?”

说完之后,林书记就坐到了陈区长身边的沙发上,点起烟来慢慢享受,这时候,一个黑瘦的男人走了过来,脸上一副树脂眼镜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是张二娃,请领导们指示。”

“不用我指示,你知道我想问什么,”王媛媛冷着脸发话,“娃娃鱼养殖,最后的申报表,你填过没有?”

“没有,”会计张二娃回答得很干脆,他已经听说了,跃进村的那个破烂张二娃,这两天在养殖中心折腾得很厉害,北崇就这么大,啥消息都瞒不住的。

所以他有了心理准备,事实上,他都听说,有人指责说自己的堂姐夫李翔,跟养殖中心有幕后交易,才能把跃进村的张二娃顶了,听到这个,他只是觉得可笑——养殖中心,那是有多少人在关注,胡局长、邓局长、王主任,再往上数,还有陈区长、徐区长甚至刘区长。

他耽误了报名,想请堂姐夫出面说合一下,结果李镇长啪啦啪啦把这些因果一说——二娃,想养鱼,明年吧。

张二娃其实有点生气,他也是想早报名的,结果李镇长听说,这个报名人数可能不够,就建议他说,咱等等看,到时候你没准能报八条呢——他最初是想养五条,但是池子建得不小,还有扩大的余地,养八条也不在话下。

他听说很多领导家属打算最后出手,心里就没由来多了几分信心,跟着领导好沾光,他们不怕赔,我也不怕赔,相较马上出手报五条,还得抽签,他倒不如等一等,看后续的发展。

结果区里紧急喊停,直接就把他害了,求援也没着落,堂姐夫说我也不知道是这么回事,他只觉得这冤屈没处说,只能忍了。

不成想几天之后,有人告诉他,说区里贴出公告了,他居然榜上有名,张二娃二话不说,过去看了一下榜单——嗯,没错,鸡头村就我一个大名叫张二娃的,还有七八个小名叫二娃的,他们不养娃娃鱼的嘛。

于是他就抽了号牌回来,又私下打听一下,就知道跃进村的,有个收破烂的张二娃,也报了娃娃鱼,了解一下对方没啥大背景,他也就不怕了。

但是马上要领鱼苗了,破烂张二娃折腾了起来,会计张二娃就严重关切,然后问自己的堂姐夫——他们说你跟养殖中心的人勾结,咱们害了跃进张二娃,现在咋办?

咋办?凉拌!李翔要他稳住阵脚,不过今天齐莹打过来电话,要张二娃去养殖中心,还说王主任和陈区长也在,李镇长登时拍板——二娃,咱认栽了,你不能坑了姐夫,有啥委屈,将来姐夫会照顾你一点。

李翔觉得自己也挺冤枉的,小舅子做事儿不地道,他躺着中枪了,但是他非常清楚,这个事情不认栽不行——陈太忠关注了啊,人家打陈正奎都不带眨眼的,也没啥后果,我这个小小的副镇长,算个鸡毛?

所以李镇长主动就跟着来了,图个态度端正,也害怕小舅子再玩幺蛾子,把自己玩进去。

“没有,你为什么来抽号牌?”王媛媛冷冷地发问。

“区里的公示上有,我也不知道申请之后,还要申报,”张二娃面无表情地回答,事情已经是这样了,他索性就躺倒耍死皮了,“现在知道了,但是号牌已经拿到了,我又添置了不少设备,花了不少钱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知道,需要填申报表的?”王媛媛也不着恼,就是有板有眼地发问。

“也是才知道不久,我一直相信区里的公示的,”会计张二娃一口咬定,自己就不是很明白程序,“区里的公示,在我眼里就是权威。”

千错万错,是你区里错了,还公示出来了,这你不能怨我吧?他回答的时候,心里并不是很害怕:听说陈区长是很要面子的,政府出错,总是得认吧?

(前面越来越远,后面越来越近,中旬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