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0章 上纲上线

第四千零三十章 上纲上线

张二娃并没有考虑多长时间,就拿定了主意,他冲王媛媛点点头,“三千就三千,北崇的男人,说话从来就算话,我为自己不道德的行为后悔……王主任你怎么处罚,我都毫无异议。”

多少还是有点小聪明的,李翔听得暗暗点头,他建议的开价一千,只是表明态度问题,三千块钱买个陈太忠不追究,这价钱不算贵——陈区长真要叫真,别说三千块,三千万也放不进眼里,日本的企业,活生生没做进北崇来。

李镇长嘴上说,不管张二娃的死活,但是他心里清楚,自己这个妻弟若是不能获得陈区长的谅解,他肯定会跟着受到影响。

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纳闷:现在的王媛媛,居然能做了陈太忠的主?

王媛媛当然做不了陈太忠的主,她只是隐隐有种感觉,头儿在有意锻炼自己,他很希望自己处理事情的时候,能显示出成熟和睿智,所以她才开价三千。

听到张二娃如此说,王主任就侧头看一眼陈区长,发现区长只是低声跟林继龙说话,连理会自己的意思都没有,就知道自己没做错什么。

于是她微微颔首,“既然你认可,明天晚上之前,把钱拿过来。”

“我先帮他垫付了,”李翔很痛快地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来,点了三千放到桌上,他也怕夜长梦多,自己这个妻弟再玩什么幺蛾子,那就没意思了,“手续还请王主任帮着办理一下。”

“唔,”王媛媛点点头,也没去动那钱,而是又侧头看一眼陈区长,“区长,他这个态度也还算诚恳……您看?”

“说了让你处理,你处理就行了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摆一下手,连头都不回,不过他心里,还真觉得有点意思——小王这……成长得很快嘛。

王媛媛得了这个指示,心里大定,于是转过头来,看着张二娃,“我们的政策,是惩前毖后,治病救人,你为你不道德的行为付出了代价,区里也不可能看着你白添置那些设备……一码归一码,区里相关工作人员的失误,我们是认的。”

“鉴于你有积极悔改的表现,所以你可以领回五条鱼苗去,不过这个鱼苗的成本,在收购时会扣除,跟这三千块钱没有关系,你听明白了吗?”

“听明白了,”张二娃连连点头,心里的怨恨登时一扫而空,他都准备好三千块钱买个太平了,猛地听说,自己还能把五条鱼苗领回去,一时间大喜过望。

领不回鱼苗的话,他的池子要荒废一年,就算养泥鳅什么的,效益终究比不上养娃娃鱼,这一年时间,五条娃娃鱼怎么还不长七八斤肉?

这七八斤娃娃鱼肉,抛去成本,怎么还不赚个万把块的?就算多花了三千块钱,也就跟养泥鳅之类的效果类似,却没那么累,养一年也能养出经验来,比明年再领娃娃鱼强——而且明年,说不定还得经历抽签。

“明白就好,号牌不用交了,”王媛媛一摆手,“区里的错误,我们肯定要给你交待,但是你这种不道德的行为,必须受到惩罚……否则对那些守规矩的人来说,是不公平的。”

“你就是个傻怂,”林继龙终于直面这件事了,他指一指张二娃,叹一口气,“公示错了,你可以来提示,你要有这种诚信行为……区里也不差奖励你五条鱼苗,是吧,区长?”

“林书记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只能支持你的工作了,”陈太忠哈地笑了起来,他点点头,“区里鱼苗多得很,我可愿意让散户养呢,但是……破例,是需要足够的理由的。”

“走吧二娃,”李翔觉得待着也没啥意思了,拽一把张二娃,“回头给区里写份检查,表示你痛改前非的决心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,”张二娃忙不迭地点头,就算鱼苗到手,将来成鱼还有个回购问题,他要把前面的坏印象扭转过来,写份检查算什么?

“我艹,可把你美得,写份检查就行了?”门外传来一声大喊,却是破烂张二娃站到了门口,他一指对方,“鸡头张二娃是吧?我跃进的,我就要看着你安安生生养鱼呢。”

会计张二娃无言以对,他知道这不是空口白话,养殖户最头疼的,就是别人惦记上自己的牲口了,偷不了也能毒死,防范再严都没用——只有千日做贼,哪儿有千日防贼的?

可是此情此景,他却不好说对方威胁自己,否则就是认识错误不深刻,态度不诚恳了。

倒是李镇长沉得住气,他笑着回答,“跃进的二娃,是吧?他一时糊涂,也意识到了错误,区里也给你做主了,乡里乡亲的,冤家宜解不宜结……我替他给你赔不是了。”

“赔不是?”破烂张二娃的火气,不是一般地大,“道歉有用,要警察干啥?”

“你差不多点,”林继龙冷哼一声,他也不缺基层工作经验,知道这时候必须出声了,要不然这个跃进的张二娃以为区里支持他,很可能使用一些过激手段。

这个时候,同时打压双方,才能将芥蒂和隐患消弭于无形,“鸡头的有错,你跃进的就没错?看榜不自己来,给区里带来麻烦,瞎耽误功夫……来,你也给区里交三千,我们就不管你俩的纠纷了,可以吧?”

“交了三千?”破烂张二娃眼珠一转,然后就看到茶几上一摞子钱,于是哈地笑一声,很是幸灾乐祸的样子,“我说嘛……区里肯定会惩罚这种行为的。”

“区长、王主任、胡局、林书记、于主任,我们就先回了,”李翔笑着打一圈招呼,拉着自己的妻弟扬长而去,却是懒得再理跃进的张二娃。

会计张二娃直接承认冒领,也就不用再调查破烂张二娃了,给了他一块号牌,这就算完事,看着他离开,王主任才请示领导,也不怕当着那么多人,“老板,我是擅做了一下主张……有点草率了,请您指示。”

“有什么草率的?我授权你处理的,你处理得也不错,”陈太忠笑一笑,小王处理收放自如,相较他一开始收了号牌,并打算找后帐的行为,她的处置更为妥当。

既深刻地教训了对方,打压了对方的气势,同时也考虑到了区里工作人员的错误,条理清晰奖惩分明。

一边说着,他的眼睛,就扫到了站在角落的小詹,“不诚信该罚,区里的失误要认,你说得很对……一码归一码。”

“这个小詹怎么处理?”胡局长上前来请示。

“你辞职吧,”陈太忠看着小詹,淡淡地发话,这种铁定得罪人的活儿,就不用小王去干了,他是不介意吸引仇恨的。

“我不服,”小詹一扬眉毛,吐出三个字来。

“嗯,你说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身为父母官,处置人的时候,总愿意给对方一个自辩的机会——北崇的之外的人,就享受不到这种待遇了。

“我承认我有错,但事情的根源,是有人在背后害我,”小詹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辞职是小事,但是元凶躲在后面偷笑,这个我真不服……您要是能查出来这是谁干的,我俩一起辞职,我无怨无悔,您也没有被蒙蔽。”

要不说这北崇男人血性足,到了现在,他也不自辩,只求揪出害他的人来。

“陈区长,我说一句吧,”林继龙见此场景,主动出声,今天三轮镇在养殖中心拉的仇恨真不少,别说会计张二娃,就是破烂张二娃,也没落好——他招惹的人,甚至还可能多过前者。

身为三轮镇的一把手,他就要协调这个矛盾,“事情已经比较完美地解决了,小詹这么搞,是不对的,但是丢了单子之后,他也积极地弥补了,关键他还要防那个幕后黑手……陈老大,给他一个悔改的机会吧。”

“你们的意思呢?”陈太忠扫一眼在场的其他人。

于海河是啥话都不敢说,他自己还背着责任呢,帮小詹说话,有帮自己辩解的嫌疑——而且他到了这一步,也都是那货害的,他凭什么帮那厮说话?

王媛媛也不做声,她是唯陈区长马首是瞻的,老板让她做主,她就做主,老板已经做出的决定,她只会坚决支持,怎么可能去反驳?

只有胡局长耷拉下眼皮,有意无意地叹口气,这也就是他能做的极限了。

“你们不说,那我说……小詹可能有他的理由,但是他的做法,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,”陈太忠扫一眼大家,“林书记说没后果了,我不这么认为。”

“而我认为的后果,也不是林书记谈论的那些,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,跃进的张二娃一直在强调一句话……内幕交易!”

“内幕交易啊,同志们,这四个字太可怕了,”陈区长缓缓地扫视一眼四周,背着双手叹一口气,语重心长地发话,“这是动摇人民群众对我们的信任,动摇我们党的领导地位的基石……不公平,不平怎么办?不平则鸣!”

四个字一出,满屋的寂静,只有小詹微微地抿一下嘴巴:没必要这么上纲上线吧?

(掉到第十二了,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