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1章 奇葩言论

第四千零三十一章 奇葩言论

陈太忠说到这里,停顿一下,让大家消化其中的内容,然后又发话。

“当然,你们理解……小詹也这么理解,这是一起阴差阳错的事故,无非是被抢单子的,是个收破烂的,而抢单子的人,有个半公家的身份,还有个副科的堂姐夫,两者对调一下,就没这种内幕交易的说法了,我陈太忠有小题大做的嫌疑。”

“你们这么想,我不能说错,但是社会上对官场、对干部的种种妖魔化,很多很多,所谓的内幕交易,都真的是内幕交易吗?我看未必全是,但老百姓就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他又停一停,才又发话,“所以说这种仅仅靠内部通气,解决和处置错误的手段,是不合适的,小詹你可能认为,自己只犯了一个小错误,是我太叫真,有意跟你过不去……那么我问你一句,你真正地意识到你犯的错误,带来的影响了吗?”

“只是丢了一张单子,就引发了内幕交易的说法,”陈太忠说到这里,冷笑一声,“要不是徐区长制定的规则严,于主任还有可能私下报几条娃娃鱼丢失……就把此事摆平了。”

“不敢,我真的不敢,”于海洋苦笑着摇头,心说我都要念检查了,您放我一马成吗?

“你现在肯定不敢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但是丢一张单子,你们不能正视,这盖子越捂越大,到最后……居然可能造成国有资产隐性流失,这种奇怪的展开,是怎么产生的呢?”

“陈区长这个话在理,”林继龙是最不希望此事闹大的,但是听到陈太忠如此说,他也禁不住点点头。“有些隐患,还是需要高度重视的。”

“必须扼杀在萌芽状态中,”王媛媛点点头,她看一眼小詹,“身为国家工作人员,勿以恶小而为之,你的错误并不仅仅是违反了程序……有了程序不执行,要这个程序干什么?”

“你永远都不知道,违背程序。会引发多么严重的后果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正讲得兴起,所以就接过话来,“小詹。你能想到,就因为丢了一张纸,搞得政府被人骂,搞得人民失去信心,搞得国有资产流失吗?”

尼玛……明明还没有流失的,你这是神展开,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于海河心里暗暗地腹诽,脸上却不敢有任何表情。

你这解释也太勉强了吧?小詹心里真是一万个不服,不过这么多人攻击他一个,哪怕他是个副区长。也招架不来——这也是陈太忠不想在党委多露面的原因。

可是他还不能表示出什么来,只能苦笑一声,“当时只想出口气,找出幕后黑手。对不起了……陈区长,还有胡局。我也对不起您的信任。”

“幕后黑手,目前不可能找到,也可能永远都找不到,”王媛媛冷冷地发话,这一刻,她表现得异常地冷酷,“这是另一个话题,你还是不要说了。”

“可是我真的觉得委屈,”小詹眯着双眼,咬牙切齿地发话。

“你只看得到自己的委屈,看不到跃进张二娃的委屈,”陈太忠叹口气站起身,“你能发现陷害你的人,只管找我来告状,这个承诺一辈子有效,但是现在……我希望你干脆利索地走人,你没有把老百姓放在心上,就别怪我没把你放在心上。”

他离开办公室,王媛媛和齐莹也跟着出来,结果于主任后脚追了出来,手上还抓着那一沓钞票,“王主任,这这……这个钱你走流程吧。”

“给陈文选送过去,”陈太忠哼一声,头也不回地回答,“让他在区里选几个诚信标兵,这是奖金。”

他一走人,林继龙就跟着过来了,那辆吉普车跟在奥迪车后面吃灰,不过浊水距离区政府真的不远,他到办公室没多久,林书记就进来了。

林继龙要反应的,就是整合区里饲料厂的问题,这也是老话重提了——前文说过,三轮是前常务副区长赵海峰的大本营,那里的养殖业相对发达,又是交通要道,比北崇的其他地方,要富裕很多,不过那里没有上规模的饲料厂。

林书记在做镇长的时候,就在操心这个事儿,三轮是三山夹一川,就像三个轮子的车一样,三轮的得名,跟此也有点关系,而这个川不小,三山也都不高,做饲料的原材料很丰富。

林继龙有一套完整的建设方案,现在就是缺钱,饲料厂按说是归工业口,归白凤鸣管的——徐瑞麟或者有资格关心,但是三轮想搞自己的工业,不想被区里左右。

不提防摘桃子的领导,不是好领导,陈太忠感觉得出来,老林对这个饲料厂有信心,就是怕区里乱插手,所以才会直接找他说话——是个人就知道,陈区长的眼光,不会放在这蝇营狗苟上,要不然电厂建设轮不到白凤鸣说话,苎麻厂也不会徐瑞麟一言堂。

“钱能解决的问题,那就不是问题……你先搞吧,缺钱了说话,不行我给你引进个合资伙伴,”陈太忠淡淡地表示,然后他猛地想起一点来,“听说过倒笼气没有?”

“嗐,这东西习惯就好了,”林继龙无所谓地摆一摆手,“养的多了,肯定有细菌,多喂点药就行了……不喂药也行,能活下来的,那都有好基因。”

合着到你嘴里,还有优胜劣汰的说法?陈区长自知不接地气,也只能默默地记住这些话,“那啥,我觉得在小贾村搞移动鸡舍不错,那里的生地太多,不知道你怎么看……”

移动鸡舍……生地,这都是什么跟什么?林继龙先是一皱眉,但是听了一听之后,觉得这点子确实不错,真要说的话,这鸡舍建到哪儿都无所谓,把鸡粪扔到地里就行了,但是再一想,上面养下面长,当年见效的话——也就是鸡舍扎到地里最便捷。

尤其是小贾村遭了灾之后,一马平川的地,好多地方啥都不能种,这样的地方,最好搞大棚,更别说这样的地也最缺肥。

两人正说着话,廖大宝敲一敲门进来了,他冲林书记微微颔首,然后递给陈太忠一张纸,“头儿,接了个传真。”

林继龙知道,这时候能递上来的传真,肯定都是有点内容的,于是站起身去饮水机接水,不成想陈太忠在身后狠狠地一拍桌子,“欺人太甚。”

“区长?”林书记讶异地回头,也没敢多说什么。

“不关你的事儿,你先走吧,”陈太忠摆一下手,心里却是气愤难耐,他手上这张纸,实在是太气人了——这是一张报纸的复印传真。

上面写了什么呢?主标题是《某官员言论:胡椒没有胡椒味,这严重不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》,副标题则是《长在资本主义社会的胡椒哭了》。

我勒个去的,你敢写得再断章取义一点吗?陈太忠真是恨不得拎住那作者暴打一顿。

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他当时确实是那么说了,当然,那仅仅是仓促之间的一个借口,只是为了帮李云彤撑腰,却想不到,真有人拿这个言论来说事儿。

他的第一感觉,就是脸上一阵燥热,因为这个话,怎么看都是非常幼稚,胡椒肯定是不讲批评和自我批评的,跟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根本不搭界。

如果他是读者的话,看到这个标题,第一感觉肯定也是:这个干部是个脑残吧?这么幼稚的话都能说得出来?

事实上,除了标题,报道也严重失真,文章说在天南省城素波市的某综合农贸市场,某商户正在自己的摊位上守法经营,忽然来了几个既非工商税务、也非市政的陌生人,要查扣货主的货物。

货主自然要认真解释,结果对方不听,后来又来了一个年轻人,一边对货主拳打脚踢,一边大声叫嚣——“我是国家干部,打了你也白打,胡椒没有胡椒味,这严重不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!”

“此名国家干部”不但殴打货主,对前来劝阻的市场工作人员,也大打出手,还动用警力,一度带走了两名市场管理人员,大约是使用私刑去了。

“笔者禁不住要问一句,国家干部就有随手打人的权力吗?而且是以如此荒谬的理由,法治社会,还有这么幼稚、奇葩的官员?我禁不住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——这个社会,到底怎么了?国家的干部管理制度,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?”

最后,文章作者表示,会继续关注这件事情的后续发展。

陈太忠被深深地刺激到了,那“幼稚”、“奇葩”之类的形容词,就像一记又一记的耳光,抽在他的脸上,这句比较荒唐的话,确实出自他的口,可他当时只是找个介入的理由。

而且,废弃胡椒碾成粉来卖,那自然是不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,可恨的是,那记者抓住他的原话不放,不做任何解释,反倒是强调“无辜商贩”被国家干部莫名其妙地殴打。

尤其让陈太忠生气的是,这张报纸不是《新华北报》,而是《素波都市报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