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4章 希望的苗

第四千零三十四章 希望的苗

陈太忠是下午得到消息的,知道于海洋砸了罗裕的家,他很欣慰地放下电话,心说事情就该这么搞,

辩解?很没必要,连对骂都显得多余,一来不值,二来就会遂了对方的心愿,三来不解气,也省得别人说洗地啥的。

至于说于海洋还是被警察请去了,他也无所谓,这件事情有着明显的因果,就算那罗裕肯放下脸皮,说丫是被蒙蔽的,警方也要考虑,于海洋有明显的动粗理由。

晚些时候,李云彤又打来了电话,说秃子已经放出来了,尤为可笑的是,因为这一场架,于海洋和那个挨打的刘主任,直接生出了矛盾。

刘主任认为,不管那罗裕写的是真是假,人家是为咱们说话的,小于你他妈的居然去直接打人,把我这个主任放在什么地方?

于海洋不吃这一套,他在综合市场横行了多年,闯出了响当当的字号,虽然还不是正式编制,他也不信姓刘的敢开了自己——你要敢开我,那就是私人恩怨了。

他其实也想巴结新来的主任,但是刘主任冲他指指点点的,那就不是他能容忍的了,就说你不怕陈太忠,我怕啊,上次人家打算敲我一百万的时候,你打算帮我多少来着?

没有,是吧?没有你就别跟我逼逼了,于秃子自承领了李主任的情,不能让李主任坐蜡——而且他不出手,陈太忠要收拾他。

刘主任情急之下。就爆出点内幕,说罗裕写这篇文章,还真有相关领导授意。

授意个鸟毛,于海洋终于大发雷霆,他虽然是混底层的,却也看出来了,纯粹就是有些人为了巴结翁康,整出来的这些幺蛾子。

原因很简单,真要翁康出手,哪里会只是一个《素波都市报》?

虽然文明办这边。看起来是有些摸不着头脑,没有采取官方的行动,但是陈太忠出手也毫不含糊,直接用上了道儿上的手段。

这样强有力的还击,就算是翁部长默许的,也要考虑抽身而退了,他跟陈主任斗不起,强副省跟正处斗,胜了没啥可夸耀的。输了可就丢人了。

而且陈太忠也未必一定输,甚至可以说胜率是对半开的。在黄家的大本营折腾黄家的人,这可真不要指望黄家会袖手。

于海洋不但判断出了这些,还告诉了李云彤自己的分析,这个事真的可能是姓刘的搞的,你们上次,对他还是客气了点。

嘿,不知死活的还真多,陈太忠能理解某些人巴结领导的心态,但是不开眼踩到他头上来。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,“具体是谁授意的,你慢慢查,查出来跟我说。”

“秦主任已经过问了,他非常生气,”李云彤笑着回答,“他老人家表态了。大家压力就小很多了……老主任,我打算去《素波都市报》检查工作,你看是否可行?”

秦连成的日子,也没你想的那么好过。陈太忠心里明白得很,老秦等了一等才发话,就是要看组织部那边的反应,结果不成想,自己这边先冲出来一顿乱拳。

这种情况下,那边没有明确表态,老秦才显出了自己的担当,这不是没胆子,而是厅级干部的章法,位置越高,越不能随意表态。

像李云彤这种,吃了亏马上要去该单位找回来的心态,也就是基层干部的习气,不过陈区长倒是挺喜欢这种鲁莽,“去就去嘛,我支持你,对了……老秦知道吧?”

“我没细问,只是说想调查一下这个事情,他批准了,”李云彤在电话那边得意地笑,显然是为她的小算盘得逞而开心,“那我接下来做什么,他都得认……对吧?”

“嗯,有长进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心说傻大姐你傻得够可爱,“好好查一查,这家报纸肯定有问题的。”

“我先小查一下,试探他们,以后隔三差五就找它麻烦,”李云彤就像一个孩子一样,向大人卖弄着自己的成熟,“不折腾它一两年,绝对不罢休……告诉它报纸该怎么做!”

“我就担心你心慈手软,”陈太忠哼一声,挂了电话,心里也是有点幸灾乐祸,小小的一家报纸,居然胆大到胡乱报道,给省委文明办脸上抹黑。

只要不是翁康死保你,撑过一开始的这段时间,以后真是有你受的了,什么叫县官不如现管?你就等着各种欲仙欲死吧。

事情能发展到这一步,陈太忠还是很喜闻乐见的,看一看时间不早,他就想站起身回小院,不成想就在此时,于海河求见。

他只当是养殖中心又出什么问题了,不成想于主任摸出一叠纸来,弓着腰双手递给领导,“区长,我用了一下午的时间,写出了六千字的检查……请您过目。”

“人才啊,可以码字为生了,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也不接检查,只是微微一皱眉,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不会是花钱找枪手写的吧?”

“都是我自己写的,写了整整一个下午,”于海河摇摇头,斩钉截铁地回答,“还想着尽快念了检查,也就解决了一块心病。”

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你是不是觉得……自己态度挺端正?”

“这个……”于海河先是一愣,然后才赔着笑脸回答,“是写得快了一点,但我真是用心写了,您看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甩手向门外走去,“于海河我告诉你,明天娃娃鱼就要到了,你居然有时间花一下午写检查……自己考虑一下,什么才是你该做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于海河苦笑一声,没敢再说下去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腹诽——我最该做的,不就是获得领导的谅解吗?

娃娃鱼苗是晚上八点半抵达朝田的,装箱上了金龙大巴,就是十点了,来的专家建议,不要多等,就连夜汽运,争取在天亮的时候,将鱼苗投入池子,等得越久,对鱼苗越不好。

陈太忠接到汇报后,又赶忙安排各部门协调,确保娃娃鱼运输过程中的保障,然后才昏昏睡去。

第二天他起个大早,五点就起来了,寻思这娃娃鱼差不多快到阳州了,于是给邓伯松打个电话,“老邓,到哪儿了?”

“别提了,堵在章城了,”邓局长在电话那边苦笑,“高速出现险情,中断了,附近连个省道都没有,正在穿县城的小道呢。”

又有副省级干部的家属躲避跟踪?陈太忠的脑子里,第一时间里居然生出了这样的想法,然后他才咂巴一下嘴巴,“堵得厉害吗?”

“挺厉害,全是半夜里上路的大车,关键是白县这个地方的路,太烂了……半个小时了,走了不到一公里,”邓局长叹一口气,“亏得咱是半夜回来的,前面也没多少车了,也就一公里,能再上高速。”

“我这边能做点什么呢?”陈太忠一听鱼苗堵在半路上,也是急了——一千多尾鱼苗,承载着北崇腾飞的梦想。

“您来就像跟对面来的车一样,只能跟我们抢道,”邓局长微微一笑,“区里准备好接鱼苗就行了……我邓伯松办事,你尽管放心。”

说是这么说,车队出现在高速路口也九点了,依维柯打头,后面是金龙大巴,再后面又是依维柯。

路口上等的人可是不少,陈太忠都亲自来了,一辆警车闪着警灯,忽闪忽闪地开路,却是不敢拉警笛——娃娃鱼这玩意儿太金贵。

到了养殖中心门口,又有一大堆人围观,旁边的工作人员维持秩序,将他们控制在路的两边,不许喧哗,几辆车驶向盐水消毒池。

接来的鱼苗,首先要消毒,这倒不是说,怀疑首都那边的水体不好,关键是在运输过程中,水温的变化,空气的污染,容器的倒换,都可能滋生病菌,先消毒总是没错的。

工作人员在里面折腾,通过刚安装的摄像头,图像能传到外面的电视上。

看着一箱一箱的娃娃鱼苗倒进池子,外面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——就跟倒进鱼池的娃娃鱼苗一样,密密麻麻,大家兴奋地交头接耳,娃娃鱼苗,北崇人其实不少见,但是见到这么鱼苗攒集在一起,还是颇为震撼的。

因为娃娃鱼是两栖动物,池子里的水不深,就是十来个厘米,而运来的娃娃鱼苗,也不是刚孵化出来的,连头带尾也有八九个厘米,一千多尾鱼苗放在一起,真是壮观。

大家由衷地感谢陈区长,为北崇带来这么好的项目。

陈区长看了一阵之后,走向邓伯松,“怎么还铐回几个人来?”

“这帮孙子抢道,”邓局长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都要上高速了,下高速的车非要抢道,还拉个警报,一辆破奥迪,也不知道嚣张个啥。”

“他逆向行驶抢道?”陈太忠问一句,他有点不能理解,“都下了高速了,他急什么急?”

“他朝田的车牌嘛,”邓伯松笑着回答,“下高速才是开始,还要上高速呢。”

那不让也就行了,何必抓人回来呢?陈区长眉头一皱,想起一个可能来,禁不住咂巴一下嘴巴,“这是……车祸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