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7章 麻潮汹涌

第四千零三十七章 麻潮汹涌

你没这手笔倒怪了,黄汉祥听得就是一笑,到现在为止他都认为,这个事儿,十有八九跟陈太忠脱不了关系。

要说证据啥的,他是没有,但是他心里明白得很,小陈手里有些奇怪的力量,最擅长制造各种意外——像单永麒这堂堂的省委副书记,都被逼得使出了封路的招数,就足以说明问题。

“这还真复杂了,”黄汉祥轻声嘟囔一句,又叹一口气,“本来都安生下来的局面,这又要有变数了,二伯最后确定一下……真不是你吧?”

就当是我好了,陈太忠差点就再次说气话,不过想到黄二伯在地北仗义出手,目前遭遇到这样的变数,应该也挺头大,于是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真不是我,我一向说话算话。”

黄汉祥挂了电话之后,低声冲阴京华抱怨一句,“这家伙……就是不肯承认。”

“没准真是意外呢,”阴总也叹口气,“但是说出去别人也不信。”

这才是令黄汉祥头疼的地方,从小陈的反应来看,小家伙没嬉皮笑脸地说话,大约跟其关系不大,可就是小阴说的那样,不管是不是陈太忠干的,别人都是要算到黄家身上的。

思索了大约四五秒钟,黄总淡淡地哼一声,“他们爱信不信,我黄老二做事,需要在意别人的感受吗?”

听着黄汉祥霸气十足的话,阴京华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暗叹,你可以不在意,但是那小家伙的死,让地北又凭添了无数的变数……

陈太忠却是没考虑黄总的苦恼,他放过单超,原本就有点不情不愿,那货死了更好,至于说地北的乱局……跟他有一分钱的关系吗?

接下来,他依旧忙于北崇的事务。因为娃娃鱼苗到了,徐瑞麟是再也坐不住,每天就呆在娃娃鱼养殖中心,幸亏他的夫人看得紧,不许他再操别的心。

那么,徐区长的其他业务,还得陈区长操心。像北崇和慈清签订苎麻收购协议,就是两个县区的政府一把手出面。共同签署的。

协议一签订,慈清的苎麻铺天盖地地涌了过来,就在协议签订的当天,涌入的利阳麻就超过了两百吨,第二天又是三百余吨,眨眼之间,北崇这边就支付出了三百余万元。

利阳的王苏华副市长见证了这一幕,看着苎麻厂门前拥挤的车龙,以及忙得焦头烂额的工作人员。他感触颇深地发话,“真是好兴旺的景象,看到麻农们脸上的笑容,心里总算踏实点了。”

“有王市长这样心系农民的好市长,是慈清人民的幸运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随声附和,“我们收购的压力。可就大了不少……又得筹钱了。”

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更希望把你调到利阳去,那样没准就是北崇人去慈清卖麻了,”王苏华并不吃那些糖衣炮弹,反倒还他一记马屁,“要不……你考虑一下?”

“我们北崇的老百姓。坚决不答应,”农业局胡局长笑着接口,对一个副市长来说,他这么一个科级的局长,也确实就是个老百姓。

“我是革命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。看着这车水马龙的景象,他头皮也是有点发麻,慈清说县里压了差不多六千吨的麻,不过看这架势,还真是不止,“王市长,四千万够吗?”

一吨麻六千一,四千万就是将近七千吨的麻了,王苏华心里暗暗苦笑,事实上他心里很清楚,慈清来的麻,并不全是慈清的,利阳其他县区知道慈清要跟北崇签协议,不少人直接找上王市长,要求搭车。

这个要求是他无法拒绝的,王苏华是分管农业的副市长,不是慈清的副县长,讲的是全市一盘棋,而且北崇人是他引进来的——为什么当时不直接面对市里呢?

利阳跟北崇签约……这对等吗?王市长很有点恼火,别拿副市长不当干部哈,然而恼火归恼火,别人闹到门上,他还得解决问题——大市长都打过招呼了,说北崇既然有钱,为什么不能多收一点呢?

这种情况下,他只能要求慈清适当地放一放水,夹带点别的县区的货。

有意思的是,他的要求遭到了慈清县党委和县政府的强烈抵触。

都是千年的狐狸,就别玩什么聊斋了吧?这口子可是好开难关,口子一开,你们哗哗地涌过来,到最后你们爽了,我们慈清的麻卖不出去了——这笔账算谁的?

不过慈清人也不会傻到强行抵触,他们就指出一点:北崇再三强调了,“假一赔十”——这个要求,当时曾令他们感到极为不舒服,目前却成了他们最大的保护伞。

要不说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确实是这样。

总而言之,慈清人冲到了抵制的最前沿,但是收的麻里,还是不可避免地夹杂上了外地货,这个现象是不可能断绝的,只能尽量控制。

当然,这个事情,是要瞒着北崇的,起码不能说破,要不然对利阳的影响太大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前期多一点,后期估计势头就没这么猛了……我看你们的人手,是不是不太够,要慈清派点人过来帮忙吗?”

“帮忙……当然好了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笑着点点头,“我们可以给出加班费,不过,得服从苎麻厂的统一安排,会不会有点委屈了?”

“什么委屈不委屈的?”慈清的县长就在一边笑,“干革命工作,谁还说这个?要多少人,陈区长只管开口。”

“熟手的话,有二十个人就够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胡局长听得暗暗撇嘴,却是不敢有丝毫的表示,倒是王媛媛眉头微微一皱,她觉得有点不合适。

“好了,去看一看你们的娃娃鱼吧,”王市长笑着发话,做为分管农林水的市长,对于娃娃鱼这个项目,他馋得恨不得从喉咙里长出一只手。

但是他知道,这绝对不是利阳有资格惦记的,他一旦伸手,连阳州市那一关都过不去——阳州其他县区都不敢惦记,啥时候轮到利阳了?

不过既然娃娃鱼苗到了,他去参观一下总无妨,也算是对北崇的高度肯定。

然而,在养殖中心里,他看到了一个碍眼的主儿——利阳的计委主任王家奇,王主任手握一个小本,一边陪着徐区长笑眯眯地闲聊,一边在本子上写着什么。

见到王市长来了,养殖中心的人也赶过来热情招呼,王市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跟每个工作人员握手,“看到门口的乡亲们,大家的压力,是不是很大啊?”

“陈区长和徐区长是了……是压力,也是动力,”中心主任于海河笑着回答,对于一个外地的副市长,他没必要在意,但是人家很客气,他自然要恭敬,“王市长的视察,给我们增添了信心。”

反正就是这些客套话,说几句之后,王苏华就观赏起了池子里的娃娃鱼,直到临走的时候,他才抓住一个机会,单独冲王家奇低声地哼一句,“王主任最近很清闲啊。”

“我是来学习经验的,”王主任笑眯眯地回答,“北崇的先进经验很多。”

“嗯,你要是能把娃娃鱼项目弄到利阳,我会支持你的,”王苏华不动声色地说一句,转身离开,这话看似鼓励,实则是挤兑人——饶是如此,他也要强调一下,农林水的项目,就是我分管的,你小子最好记住。

王家奇笑一笑也不回答,心说不抓农林水,计委能抓的还真不多。

在来北崇之前,他就拿定主意了,计委想打开口子,着眼点必须放在农林水上,工业、交通和城建那些,都是玩拨款的,冲那些行业伸手,基本上等于找死。

所以他能动脑筋的,除了农林水,也就是招商引资了,事实上,看北崇计委的职权范围,就可以知道,强势如王媛媛,主要抓的也是农林水——交通基本没戏,城建被白区长拿得死死的,也就是工业上,还有些话语权。

当然,北崇计委手上还有别的项目,比如说煤场什么的,但那是陈太忠大力支持的结果,那些煤场光投资就超过了一个亿——他王某人若是能找到一个亿,想掌控利阳的煤炭划拨权,那也不是多大的问题。

还是那句话,北崇这边可借鉴的经验真不少,眼下的大环境下,也只有农林水,计委才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。

对于他这个想法,徐瑞麟部分认可——绝对的市场经济是要不得的,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,不能彻底放弃。

至于说应该先从哪个口子下手,徐区长也只能“呵呵”了,没办法,说不得的。

所以王家奇很想跟陈区长坐一坐,认真地谈一谈,不过眼下慈清的人在,他也不便直接联系,又过了一天,牛晓睿才神神秘秘地告诉他,“你要见陈太忠,最好快去,可能他一两天内又要走了。”

“他要去哪儿?”王家奇是有点佩服这女人了——你居然能掌握陈太忠的行踪?多少北崇人都说不来呢。

可是想一想,这女人不但是海龟,还是相当美艳的,他似乎又能理解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