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8章 小事大势

第四千零三十八章 小事大势

“我怎么知道他去哪儿?”牛晓睿一看王家奇飘忽的眼神,就知道他想歪了——美女总是要面对各种风言风语的,她倒也习惯了。

“那现在五点多了……晚上能约他一起吃饭吗?”王主任笑着问一句。

“这个你就得跟王媛媛商量了,”牛晓睿听得就笑,“陈区长的小院里,可是住着惠特尼,门儿不是那么好进的。”

休斯顿小姐在拿陈太忠做挡箭牌,陈区长又何尝不是如此?他愿意见人的时候,就去北崇宾馆转悠,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住回小院,一般人想上门,也得掂量一二。

“那我给王主任打个电话,”王家奇拎起了手机,他现在跟小王主任的关系处得不错,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刻意巴结,事实上,王媛媛才接手计委的事务不久,而计委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就衰落到不值一提了,她能跟前辈学到不少东西。

“陈区长下午的时候,心情就不是很好,”王媛媛的消息果然灵通,“不过他说了,愿意跟利阳计委交流一下心得。”

——对计委工作缺乏了解的,并不仅仅是小王主任,陈区长对这些也不是很熟,虽然道听途说了不少,但是能跟一个市计委主任多聊一聊,也是不错的,起码能了解一下规则和潜规则。

不过陈太忠的心情,真的是比较糟糕,下午的时候,他接到了郭建阳的电话,王启斌被免去了干部二处的处长职位,去干部一处做副处长了,括号——正处。

要说这不是多大的事儿,一朝天子一朝臣。不管是谁做老大,手下也都得是一些听话的人,新部长翁康上任,拿邓健东的人马开刀太正常了,三大处肯定要清洗一遍。

而且,这是组织部内部的职务任免,关上门就能决定的,别看组织部一个处长,影响力还要超过一个县委书记——见官大半级嘛。但这真是内部事务。

但是陈太忠的心里,真的不能平静,组织部里面的人,十有八九都知道,王启斌从头到尾都不是邓健东的人。王处长可以是黄家的人,也可以是蒋世方的人,甚至可以是蒙艺的人,独独不会是邓健东的。

王启斌的升职,是蒙艺的秘书那帕里直接干涉的结果,而且他的老领导戴复,是蒋世方的贴心人儿。这么一个人,被翁康换下,给谁看呢?

事实上,王处长到了下的年纪。57岁的正处,颟顸老汉了,你不二线谁二线?组织部三大处的处长,也该是新部长得心应手的人担当。

但是。天下事无绝对,六十岁本位上退休的干部。大有所在,要是县委书记什么的,独挡一面的主儿,可能撑不到六十,可综合干部处只是组织部的一个处室,上下只在部长的一念间——就像翁康免去王启斌的处长那么简单,留任也仅仅是一句话的事。

翁部长还没有拿下党政干部处的处长——那货的来头太大,郑飞的外孙女婿,又是个没脾气的,正好坐在这个火山口位置。

但是同时,翁康也说了,组织部的干部,有点老化和僵化了,缺少一种蓬勃向上的朝气,我既然来了,就希望大家能动起来,给年轻人以更多的机会。

这话是在收买年轻干部,效果也很明显,很多年轻人被领导压着出不了头,但他们认为自己足够优秀,心里总是在埋怨,这个论资排辈不合理——早上去两年,能多捞多少?

但是陈太忠却是看到,好端端地把王启斌撤了,这多少有点打脸的意思,还说缺少朝气,老化僵化——这是嫌黄老没死吧?

像他这样想的人,绝对不止一个,下面人想上位,上面人不想走,更别说还涉及到影射了——翁康或许无心影射,但客观上讲,确实是形成了这种效果,不少干部心里也都有数。

所以陈太忠心里非常不爽,他甚至在考虑,是不是跟宝兰综合市场的事儿有关?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他不可能查证出什么结果,只是感觉到,王启斌下得虽然名正言顺,但总是有些蹊跷在里面的。

甚或者,想到此人的阵营,他都怀疑,此人是不是上面下来对付黄家的急先锋——当然,跟蒙艺的关系,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陈太忠就心里琢磨,是不是该找个由头,把那刘主任弄进看守所,也略略地涮一把翁康的面皮——翁部长你来天南之后,为此人谋官求过情的,你可以不认,但有的是眼睛雪亮的。

不过,想到黄二伯正在地北鏖战,他硬生生地压下了这个念头,翁康这个行为,不仅仅是抽他的脸,也抽了蒋世方的脸——王启斌好歹是戴复的嫡系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个消息让他非常地不愉快,所以一下午都提不起来什么精神,接到王媛媛的电话,他只是淡淡地表示,“那好吧,晚上我在北崇宾馆请王主任吃饭……你也来吧。”

事实上,他的烦恼不止这么一点,晚上六点多,他跟王家奇坐在一起吃饭,大家正谈笑风生呢,冷不丁他的手机又响了,“太忠哥,庸平市给我下传票了,怎么办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嘬一下牙花子,他苦恼地揉一揉头,“这是吃了枪药?他确定不接受庭外和解?”

“褚襄的心思,我看就不在那些模具上,”李凯琳轻喟一声,“他心思不正……我都表示,愿意赔他两万块了。”

“庸平那里,我还真是不熟,”陈太忠点起一根烟来,慢慢地吸着,“他这个盒子,确实是只做电池盒的吧?”

“是做电池盒的,而且没有外形专利,四四方方的一个盒子而已,”李凯琳没好气地嘟囔一句,“我找个律师应诉吧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回答,“我帮着问一下……你先找人问一问,他的胃口最终要有多大,如果钱能解决又不多的话,和解是最好的。”

看到他悻悻地挂了电话,王家奇才问一句,“庸平那边出什么事儿了?我能帮问一下。”

“也没什么,就是有个二货找事,”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,“他开了个模具,我这边有人想做点产品,借用了一下,事儿倒没完了……”

说起来也挺郁闷的,就是叶晓慧要搞的逆变器,外壳开模成本太高,李凯琳那儿正好有现成的模具,就给她做了一批——壳子还不是很合用,有很大一部分是手工加工。

目前这个逆变器已经开始试销了,相关手续也在办理中,计委还在考虑,是否购买一批,分发到下面乡镇去,小叶的产品,能解决二十人以上的就业问题,区政府帮忙推广一下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结果前两天,模具的所有者,庸平光缘高科技公司的人发现了这个情况,公司老总褚襄打电话通知李凯琳,你马上中止你的侵权行为,售出的产品全部收回。

要说模具这个行业,是很待规范化的,不成文的行业规矩也多,像李凯琳遇到的事情,便是如此,既然光缘花钱开了模,这个模具的使用权,自然是归光缘的。

很多厂家在开模生产之后,会要求模具厂销毁模具,也有些厂家,因为后续还要生产,所以会将模具留在模具厂——光缘是属于后者。

背着模具所有者生产外壳,这肯定是不合适的,不过这里面说法也很多。

比如说,要讲个动机,如果李凯琳生产外壳是为了盗版光缘的产品,绝对是违法的,如果她将开模费收了两次,这也是不应该的。

但她只是觉得,北崇这边出不起开模费,还想艰难起步,私下照顾一下,算不上多大的问题——最关键的区别在于,这根本是两款不同的产品,销售上没有任何的冲突。

而光缘要求的外壳,也是四四方方,没有什么异型,更没有外观专利,这种情况下,李凯琳卖出去点产品,真不算多大的事儿,厂家好说话的话,把这边的收益公开一下,证明不是非法盈利,再管一顿饭,算是个歉意就够了。

就是小凯琳的话,你的模具放在我这儿,我也没收你保管费,无非是借用了一下,大家相互体谅一下不就行了?

结果光缘不干,说你背着用我的模具,就是不行,你得给我个说法——先把你卖出去的东西,统统收回来吧。

此事搞得陈太忠非常闹心,这个买卖是他撮合的,给小凯琳带去了麻烦,不过实在没办法,北崇开不起这个模,还想把工业加工搞起来,说起来,算是沾了光缘一点小光。

总是……不该贪的便宜贪了,被人抓住,他也认了,但是两万块都买不到光缘的谅解,他也就火了——模具又用不坏,就算用坏了,咱赔你,你还没完了?

王媛媛听完事情原委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——她的屁股,决定了她的立场,“小叶都开始搞生产了,要退货……没必要做得这么绝吧?”

“或者是沟通不畅的问题?”王家奇犹豫一下,皱着眉头发话,“现在还有这么缺心眼儿的商人?”

“这就是情商不够啊,”陈区长深有感触地点点头……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