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3章 不一样了

第四千零四十三章 不一样了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去区党委开常委会,探讨一些工作,不过由于欧省长马上要来,倒有不少时间,是花在讨论这个上面了。

隋书记最近的状态有所回升,前两天还关注了“迈开脚步、动手动脑”活动,并对一些干部作了抽查考核,对那些不合格的干部,他还呵斥了一番。

今天这个会上,他也把此事拿出来说,并要求组织部搞一个奖惩制度出来,搞得大家心里暗暗猜测,隋书记现在又活跃了起来,难道是——不走了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自打区政府强势崛起之后,常委会通常都用不了多长时间,偶然有些争执,多半也都是组织人事上的问题,一般时候,陈太忠不怎么参与其中。

今天也有组织人事上的议案,李红星被免去职务并且双开,继任人选,陈太忠当仁不让地建议廖大宝,陈铁人却认为,小廖才升副科,又上正科的话,步子快了点。

其实这都是书记会上碰过的事情,眼下再重复一遍而已,不过这也不算演戏,当着诸位常委,陈区长必须要表现出,他捧自己人的决心,也是为日后的提拔埋伏笔——哪怕是过不了,他也要说。

陈书记的反对,也是因为这个缘故,廖大宝是不可能成为办公室主任的,但是他若不出头,一旦别人也不反对,没准就成了,他自是要防止这种情况出现。

其实廖大宝扶正,也不会影响陈铁人什么。他只是要向大家传递一个信息,你们看明白了,我并没有靠向陈太忠——纪检委查李红星,是因为那货该查,不是我要改换门庭。

他俩一吵,赵根正笑眯眯地表示,我看小廖可以先暂时主持工作——这表明,他的立场偏陈太忠一点,却也不多。

那就先让廖大宝同志主持政府办工作吧,隋书记登时拍板:有不同意见没有?

不同意见自然没有。要不说权力使人着迷,确实是这样,就这短短的几句话,廖大宝主持工作的事儿就定下来了。连其他人都没有勇气发出异声。

连投票都没有,但却是上了会议纪要——一致通过。

十点半的时候,常委会结束,陈太忠才要站起身离开,隋彪却招呼他一声,“太忠区长,我有点事情跟你说。”

陈区长略略错愕了一下,才跟了上去——隋彪公然如此表示,是要做什么?

来到隋书记的办公室,两人坐下之后。隋彪也不说话。就是皱着眉头吧嗒吧嗒抽烟,他的秘书见状,帮着倒了一杯水之后,蹑手蹑脚地出去了。

陈太忠见状,也摸出一根烟来。自顾自地点上,低头去翻看茶几上的报纸。

沉默了大约一分钟,隋彪才轻声发话,“太忠。初南漠……安排到培训中心行吗?”

北崇够得上接待厅级干部的,就是区政府一个三号小院,宾馆还有两个豪华套间,干部培训中心有一个总统套三个豪华套,满打满算就这么多。

欧阳贵已经派人招呼了,他要住小院,虽然干部培训中心的条件要好一些,但是堂堂的副省长,什么样的总统套没见过?论奢华的话,比得上朝田吗?

他住区政府,国家林业局的那个司长,就要安排到干部培训中心,省林业厅厅长也就跟着过来了,所以初南漠有必要留在北崇区政府——总不能让欧省长唱独角戏不是?

当然,这只是北崇的安排,领导们会不会接受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让欧省长手下两个厅局都不在区政府,总是有点不合适——林业厅要陪上级部门,农业厅凭啥也要离开领导?

陈太忠却是没多问,他想一想之后点点头,“行,我尽量安排。”

可是他要问了还好,隋彪不缺搪塞的话,这根本不在乎的模样,反倒是让隋书记心里有点发虚,心说你小子别答应了以后不算话,“太忠,这对我很重要。”

我就没想问你,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,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“初厅长的连襟在国家政务院,”隋彪见他还是这副模样,索性就点明了——现在他和陈区长没什么可争的,他的这点资源,想必也看不到对方眼里,“对我来说是个机会。”

你的话怎么就这么多呢?陈太忠实在有点无奈了,我不想听,你还强迫我听,不过下一刻,他眉头又是一皱,“我还以为你能留下了呢。”

“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吧,”隋书记叹口气,不再说话。

陈太忠等一等,见他不说话,就站起身向外走去,“我知道了,尽量安排。”

当天下午五点整,欧省长的车队从阳州方向驶来,一行将近二十辆车,两辆警车,两辆大巴,两辆中巴,还有采访车,再加上各色小车,差不多就是这个数。

隋书记和陈区长带着四套班子,在省道的边界上迎接,不过这次区里也没开那么多小车过来,就是一辆金龙大巴。

“同志们辛苦了,”欧阳贵从大巴上走下来,笑眯眯地跟北崇的同志握一握手,“没必要组织这么多人来……会影响工作。”

“跟欧省长多学习,提高自己,将来的工作会事半功倍,”隋彪笑着回答,“同志们算了算,都认为很划得来。”

“那我就让你们跟我多学习学习,”欧省长哈地笑一声,抬脚向金龙大巴走去,他原本也是个做事率性的人物,“我这次要多呆几天。”

“这北崇……”初南漠见状,微微摇一下头,界迎的规格太低了,副省长下来,你们就只派一辆车来迎接?

很多领导下来视察的时候,是要求不惊动地方,但是地方上真要照做的话,那就太不尊重领导了——领导说吃顿便饭,地方上谁敢端上四菜一汤来?

宁可说我们准备多了,领导您批评我们好了,但是咱不能浪费,也好过领导对着方便面火腿肠,咬牙切齿地赞许——好好好,这就很好。

界迎的车辆,性质也是一样,来得多了,有些领导就不满,说这不合适,太扰民也太浪费,但是只来一辆车的话,没有了前呼后拥,领导的威严何在?

宁可多来几辆车,被领导骂个狗血淋头,也不能只来一辆车——浪费,浪费的是民脂民膏,谁都不会太在意,而领导真要认为你有意扫面子的话,那就是个人恩怨了。

也就是欧省长了,初南漠心里暗叹,随便换个副省干部来,县区只派一辆车界迎的,那就等着倒霉吧。

欧阳贵不在意这些,上了金龙大巴,就跟陈太忠交谈了起来,将其他人彻底无视,他并不介意别人知道自己跟小陈的关系,这根本就是瞒都瞒不住的。

聊了一阵之后,车到北崇宾馆,陈区长安排欧省长随行的人下车,住进三号院,对其他的人则是表示,就这么个独院,政府宾馆的条件不是很好,咱们去干部培训中心吧?

我是住惯政府宾馆了,李强笑眯眯地表示——他以前是市长,又是张区长的后台,对北崇宾馆,确实不是一般的熟悉。

“那我也住北崇宾馆吧,”初南漠表示,自己愿意跟欧老板同进退。

“初厅,明年您再来,想怎么住都行,”陈太忠苦笑着回答,“今年真是没多少房间了,我自己都是跟别人合住。”

“我擦,惠特尼休斯顿,”旁边有人惊呼,大家闻言,纷纷扭头看去,发现一黑一白两个女人,穿着短裤背心,跑进了一个院子里。

“不是惠特尼,这是她的保镖珍妮,”隋彪笑一笑,很随意地介绍,“惠特尼休斯顿跑步,主要是在一大早,还有晚八点左右,在培训中心一探头就能看到。”

“北崇跟以往……确实不一样了,”欧阳贵笑一笑,事实上,他身边的人里,也有不少人有类似的念头——在这个偏远县区,不但马上要出现全国第一个娃娃鱼散养基地,更是能随随便便,就看到国际知名大腕儿跑步。

欧省长一行人来到北崇的时候,时间就不早了,安顿好住宿,基本上就是六点了,不过饶是如此,他还是兴致勃勃地去农业局的示范大棚看了看,了解北崇农业的发展。

陈太忠看他这个热情劲儿,甚至很担心,老欧会不会晚上来找惠特尼聊天,不过还好,欧省长自是有副省长的矜持,视察回来之后,就休息了——从朝田到北崇,真的是一路辛苦。

第二天早上,大家吃过早饭之后,就奔向浊水乡,跟来的采访车也拽出了长枪短炮,沿途拍摄着——拍的人不止有省台的摄像师,还有国家林业局从首都带下来的人。

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,对于整个国家林业局而言,可能不值一提,但是对动物保护司来说,这真是很值得纪念的,所以郭司长没带职业摄影师来,但是跟着他来的人,都带了dv,其中还有人,是摄影拿过奖的。

总是要记录下这难忘的一瞬间,才不枉来一次。

车队到了养殖中心门口之后,登时就是一滞,前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人,看上去怎么也有五六千号……怎么会有这么多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