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4章 沉甸甸的信任

第四千零四十四章沉甸甸的信任

陈太忠看得也是一愣,怎么会有这么多人?

自打娃娃鱼苗被接回来以后,关注养殖中心的人就多了起来,门口每天最少也有三四百号人,有人是想通过大屏幕,看一看这鱼苗到底咋回事,好养不好养。

也有那纯粹无聊的闲汉,就想看个热闹——北崇是从来不缺闲人的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两天围在养殖中心的人,是越来越多,任何时候,都保持在五六百人这个规模,中心的人也不拦着大家围观,就是强调一点,不得喧哗。

若是声音太大,吵着娃娃鱼,那问题就严重了。

朝田质监局的人已经走了,交了五万的赔偿,娃娃鱼也没有再死,昨天首都来人跟养殖中心交割了,一千四百尾鱼苗。

可是陈太忠真没想到,今天发鱼苗,会引发这么大的阵仗,在他的印象里,娃娃鱼一共放出去一千一百尾左右,养殖户大约也就是两百出头。

大部分报了名的养殖户,都是普通人家,没有受到串联的影响,资金不怎么雄厚,就是在五尾上下,不少人只报了两三尾,但是能超过五尾的也不多,基本上就是个平均值。

但是总共两百多户,现在居然有几千人围观,这也真是罕见了——由此可见,这个项目,还是有不少人在关注的。

接下来,就是各种仪式了,由于娃娃鱼害怕惊吓,区里特地在养殖中心斜对面搭了一个台子,在那里念名字和号牌,念到的人,去中心领鱼苗。

这就是最热闹的时候,第一个人名。自然由欧省长来念,“20020001号,三轮镇李松枝,八个苗儿……嗯,八尾娃娃鱼苗,现在开始领取。”

一个壮硕的中年女人大喊一声,招呼着四五个人走进了养殖中心,从大屏幕上,大家看到了。几个汉子在那里指点一下,工作人员就捞出几条特别活泼的鱼苗来。

号牌要排序,终究还是有些用的,先下手为强,可以优先选苗。

“后来的人。是不是就没什么好鱼苗了?”欧阳贵低声问一句。

“不会的,他们不满意,可以等下一批鱼苗来选,”李强笑着回答,“不过这个娃娃鱼,个体差异很大,养殖技术不成熟……鱼苗早选晚选的。差别不大。”

要不说娃娃鱼的养殖,真的是大问题,没有到了规模化养殖的地步,个体发育的差异是很明显的。有些比较蛮横又能吃的,就要抢同伴的食物。

这个现象太常见了,别说养娃娃鱼,养鸡养猪都存在这个问题。而能抢食的这些佼佼者,通常会发育得比较好。

欧阳贵搞农林水的。一听也就知道这意思了,明白自己是多心了,他甚至见过,一些比较弱小的鸡,跟在别的鸡后面吃食,但是一旦成长起来,就压迫前面欺负自己的鸡——大自然的规律,优胜劣汰。

那壮硕女人,不久之后就出来了,拎着一个大塑料桶,上了一辆农用车,然后呼啦啦地,一下走了百十号人,有些人是坐着农用车走的,有的人是骑摩托——合着这都是一起来的。

原来是这样,欧阳贵有点明白了,外面围着的人,除了好奇者之外,还有不少人,是带了亲友团来的,一旦领了鱼苗,大家就护送着离开,一来是能满足好奇心,二来也是一种保护,毕竟一个鱼苗值不少钱呢。

娃娃鱼苗在北崇并不算很少见,但是尾巴上有标牌的才值钱,没有身份的黑户不值钱。

就在他感慨的时候,又有人进去捞鱼苗了,外面围观的群众大呼过瘾,有些人更是表示,明年一定要养几条娃娃鱼。

“这个也录下来,”欧省长笑着发话,“群众有这个呼声,我们要听到。”

一上午的时间,养殖户领了三百多条鱼苗走,加上下午的话,应该能突破七百条,真的是热闹非凡的景象。

尤其是那些领了鱼苗走的人,脸上都是充满了期盼,似乎一点都不怀疑,这可能是个错误的投资,这种信任的感觉……在时下社会,真的很少见到。

欧阳贵就很想拦住两个人问一问,你们凭啥就敢这么投资,但是再想一想,他又放弃了这种冲动——一定是有理由的吧?

这就是哥们的人格魅力!陈太忠却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,上午的时候,陈正奎也从阳州赶来了——当然,他并不稀罕这个,但是养殖中心变得越发地火爆了。

“在北崇干了一辈子,近十几年,就没有看到过这么热闹的场面,”临近中午的时候,林桓轻声感慨一句,“太忠,你功德无量啊。”

“什么功德,就是用心了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接着又轻喟一声,“群众的信任来之不易,一定要珍惜啊。”

这话搁在十几年前说,估计要有人骂,老百姓怎么可能不信任政府呢?但是就这十几年里,政府的公信力急剧下降,是不争的事实。

就在这种大背景下,对于传说中不能家养的娃娃鱼,老百姓居然敢争先恐后地养殖,别人看到的是热闹场景,陈区长看到的则是,这是群众对区政府的高度信任。

这种信任,让年轻的区长感觉亚历山大,他扫视一眼四周,冲不远处的邓伯松招一招手。

邓局长剪着双手,正在看李书记跟于海河交谈,吃旁人提醒,才知道陈区长在一边示意,连忙走过来,笑着发问,“区长有什么指示?”

“你和老胡两人商量一下,出个方案,为养殖户的工作人员,要有奖惩制度,”陈太忠轻声指示,“责任区划分,交叉责任区,领导负责制……该怎么上就怎么上,一定要保证散养的存活率,要是死亡率超过百分之十,哼。”

“我们已经做好了打攻坚战的准备,”邓局长神情凝重地点点头,他知道,百分之十是陈区长给自己和胡局长划的线儿,“小伙子们要辛苦一点了。”

“有罚就有奖,不能让小伙子们白辛苦,只要做好了,想要什么尽管提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奖金数额可以大一点……关键是不能打击了老百姓的养殖积极性,老邓你看到了吗?这是难能可贵的信任,我们要对得起群众这份沉甸甸的信任。”

“说得不错,”欧阳贵背着双手,从旁边走过来,他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信任这个东西,是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……我本来还想提醒你一句,看来小陈你已经想到了。”

“只是有感而发,”陈区长笑着回答一句,这有自我夸奖的嫌疑,不过他不认为这个回答过分,事实上他想说的是:也就是哥们儿有这个人格魅力。

换个人来,敢不敢这么搞都很难说,大家信不信……切,可能信吗?

一行人的午饭,就是在浊水解决的,蒋双梁和赵印盒使出了浑身解数,招呼各位领导,大厨甚至是从阳州请来的。

中午简单地休息一下,下午欧省长一行又来到了卷烟厂,这个涂阳的卷烟分厂,一直都是北崇人的自娱自乐——市里也是低调对待,副省长这么一视察,才算是有了真正的身份。

欧阳贵不会提什么烟草收购的事儿,他对卷烟生产的过程很感兴趣,先进了厂房,参观一下流水线,听着旁边人的介绍,还有人专门递上调制好的烟丝,供他揉搓把玩。

他甚至拿朝田卷烟厂的数据,来跟北崇卷烟厂相比,听说这里的日产量,能达到两百万支,也就是四十个大箱,禁不住点点头,“很厉害的加工能力……再发展的话,厂房小了吧?”

“我们又在准备征地,”卷烟厂的负责人回答,“目前销售渠道和烟叶收购渠道还在发展中,扩建最迟也要明年才考虑。”

这个烟叶收购的话题,是绕不过去的,但是欧省长就是不接话,只是笑着点点头,“阶段性发展是有必要的,稳扎稳打是好的,前瞻性也要有……”

考察完生产线,他又去办公楼前跟大家合影,这个是卷烟厂强烈要求的,有个副省长的合影,能防一些宵小。

临走的时候,厂里自然是要奉上特供香烟若干——不是白送不白送的问题,欧省长肯收下,那都是给卷烟厂面子了。

视察完卷烟厂,欧阳贵也没急着离开前屯,而是又选了两家大棚来考察,欧省长同种植户亲切地交谈,并鼓励他们不能就此满足,在掌握了新技术之后,还要精益求精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
反正就是领导视察那一套,欧省长在前屯待到五点半,车队才折返北崇。

晚上接待领导们的时候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一看是马小雅的电话,就直接拒绝了,不成想接近八点的时候,她又打了过来,他只能再压了。

晚宴之后,又是茶话会,陈区长是九点才回了小院,想起马主播的电话,他拨个电话回去,“小雅,刚才忙呢,什么事儿?”

“也没什么事,我是才听说,害单超的凶手,已经抓到了……前两天就抓到了,只不过消息一直封锁着,”马小雅笑着回答。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