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6章 疗养院?

第四千零四十六章 疗养院?

第二天,小雨,陈太忠一大早就来到食堂,看给三号院准备的早餐如何,不过欧阳贵还真不矫情,七点钟的时候,居然自己来到食堂。

由于欧省长对陈太忠客气,导致副省长身边的人对陈区长也很客气,但是对于别人,他们就行使副省长随员的权力。

徐瑞麟抱病专程赶来,却被一个人挡住了,那位不容置疑地发话,“早餐时间,你自己找地方坐,有什么话,吃完饭再说。”

徐区长登时被弄个大红脸,他虽然只是副区长,但正经是分管农林水的,跟欧省长的口子严丝合缝,昨天他也是跟着前后跑,大多数人都知道他了。

眼下被这么拒绝,真是有点挂不住,他是儒雅之人,犹豫一下,才红着脸解释一句,“我是想说一下上午的行程。”

“老徐你过来坐,”陈太忠直接就发话了,又有意无意地扫那位一眼,然后才扭头笑着对欧阳贵发话,“徐区长脑子里长了一个瘤子,前一阵区里强迫他休养了,可他还要带病工作……这是一个非常可敬的干部。”

“嗯,难得,”欧阳贵点点头,他本来有点恼火,陈太忠居然给自己的贴心人儿脸色,可是听到有这个因素,他心里登时平衡很多。

不过就是这样,他也没再说话,而是埋头吃饭,以行动来支持自己的人,五六分钟之后,他将饭碗一推,点着一根特供的北崇烟,笑着发话,“这个‘娃娃红’的味道,不错。”

“娃娃红。也是从侧面宣传娃娃鱼的养殖,北崇的工业和农业要结合起来,给人立体的感觉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又看一眼徐瑞麟,“这也是徐区长的点子。”

娃娃鱼是棕褐色的好不好?那明明是你的点子,徐区长心里暗叹一声,不过陈区长对自己人**裸的袒护,令他十分感动。于是只是笑一笑,也不做声。

“哦,”欧阳贵点点头,这次他就不好再无视了,于是看一眼徐瑞麟。“你脑子里那个瘤子……有没有去首都看一看?小陈能帮你联系的,你们陈区长的本事可大。”

“阳州都说必须要动手术了,陈区长建议我回区里疗养,现在放下工作,肿瘤小了很多,”徐区长笑着回答,“估计再有半年时间。做个小手术,就可以康复了。”

“再小的手术,也要开颅啊,”欧阳贵轻喟一声。然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你怎么知道,他回北崇能养好?”

“老徐主要是工作太拼命了。数次在工作中晕倒,有一次是当着我的面儿。”陈区长微笑着回答,“我感觉给他一段时间,静养一下就能好,这只是一种直觉……但是还不能离开北崇,要不他会着急。”

“我还以为是北崇空气和环境好呢,”欧阳贵听得就笑,“我们这个年纪的人,都有不少这样那样的小毛病……我还琢磨着,北崇能不能建个疗养院。”

“您这说对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一拍手,“北崇还真是空气好,能建疗养院……徐区长就是最好的例子,老徐,回头你把病历拿给欧省长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,”徐瑞麟笑着点点头。

“你们这到处炕烟,空气也好不到哪儿去吧?”欧阳贵笑一笑,昨天看卷烟厂的时候,他不提烟叶的事儿,但是今天,他要考察贷款建烟炕的事宜——一码归一码的事儿。

说到这里,他才想起来,此人是来说行程安排的问题,于是就问一句,“上午的行程,徐区长你有什么建议?”

“我建议先去三轮镇小贾村,”徐瑞麟面容一整,郑重地回答,“小贾村是今年被泥石流吞没的村子,还造成两人死亡,他们那里,移动大棚建得非常多……尤其是今天,有两个移动鸡舍要开工,具备非常深远的意义。”

“小贾村,”欧阳贵皱着眉头嘀咕一句,他知道,北崇今年有个村子遭了泥石流——马飞鸣都来看过的,省报上也登了,由于他跟陈太忠有关系,所以将此事记住了。

不过这一大早,去看泥石流遭灾的村子——好不好呢?欧省长的计划,是先看退耕还林,回来的路上看苎麻厂,下午再去看移动大棚的。

于是他看一眼陈太忠,笑着发话,“郭司长肯定觉得无聊。”

这就是存在个考察次序的问题了,昨天先去看了娃娃鱼,后来是卷烟和大棚,这跟动物保护司没什么关系,不过大棚种植要用到林木,多少跟国家林业局搭界。

动物保护司其实就可以走人了,但是既然来了,就顺便看一眼退耕还林的状况——国家林业局内部要分这个司那个司,对外还是要保持一致的。

可今天先去小贾村,就又有点晾人了,欧省长可以不在意部委一个司长,但也没必要往死里得罪不是?

“去三轮镇,可以先走西王庄,西王庄有退耕还林,”陈太忠的建议张口就来,没办法,他对北崇太熟悉了,“其实小贾村,国家林业局也可以看一看——没有水土保持,这个自然灾害的影响……真的很可怕。”

“是非对错,都在你嘴里了,”欧省长笑着指一指他,站起身来,“对了……这移动鸡舍,有什么说法吗?”

七点五十的时候,培训中心的人赶来了,隋彪也跟着来了,陈太忠看一眼隋书记,又看一看初厅长,非常遗憾的是……他看不出来两者达成了什么共识。

倒是欧阳贵听说,移动鸡舍不但能肥了泥石流的生土,还能解决倒笼气的问题,心里就多了一点期待——他是分管农林水的副省长,倒笼气的说法也有耳闻。

其实这是多喂药就能解决的问题,然而,是个人就知道,能把药喂得少一点,对养殖业是有好处的,这不光涉及到饲养成本,也涉及到生态影响。

就像王苏华跟陈太忠说地力一样,有三分奈何的话,谁愿意无穷地压榨地力?种烟叶还要种两三年就换作物呢,但眼下的情况是,地就是那地,不上化肥就长不出粮食,化肥上得多了,土地就要板结,目前这是无解的。

中国终究不是美国,耕地有限不能休耕,一块长粮食的地,你休耕两年试一试?会板结到一塌糊涂,第三年想长出粮食来,那要费老鼻子劲儿了。

所以当时王苏华当时就说了,退耕还林二十年,你这个地力差不多能养过来——这是养二十年,还仅仅是可能,并且要加上树叶肥地这些因素。

但是真不考虑这些的话,化肥加上去,该种什么种什么,照样有收获,所有人都知道,这地力都空了,可大家总还要吃饭的。

养殖业也同样如此,大家都知道,不该给动物喂药,可该喂也就得喂,撑到哪一天算哪一天,眼下听说有可以减少喂药的养殖方法,欧阳贵也是有一点点心动。

当然,这心动也仅仅只有一点点,动物喂药不喂药,该养还得养,成本也差不了太多——无非是一个有绿色养殖概念,一个没有,出口的时候可能用得到,供给老百姓的话,没那么多说法。

但是这个概念,非常考校干部的社会责任感,抱着“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”想法的干部,不会在意这个细小差别,只有那些真正有责任感的人,才会觉得这个点子值得重视。

郭司长挺有意思,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但是表面上他表示,退耕还林要看,泥石流也要看,两者有一定的因果关系——至于说那个移动鸡舍,听起来挺有创意,我们也可以拓展一下眼光。

要说看这个退耕还林,真是没什么意思,无非是那一点小苗,旁边倒是有人抱着文件数据,上面写着地点和亩数,但是谁会在意那些?

欧省长也是象征性地翻一下,就不再关心了——抱着这个琢磨的,那是挑毛病来的。

不过小贾村的景象,还是狠狠地震撼了一下欧阳贵,他一直觉得,遇到泥石流灾害,那确实挺不幸的,但是七百多人的村子,只死了两个人——泥石流不会很大吧。

只有亲眼目睹的人,才会感觉到那种自然界的伟力,才会真正的震撼,哪怕是小贾村遭灾已经半年了,目前的重建工作进展得也很顺利,泥石流的痕迹,被掩盖了不少,但是大致的场景还在,通过一些点点滴滴的细节,还是能感受到当时的情形。

欧阳贵四下看一看,一探手,从对面公路一棵柳树的分叉上,摘下一块足有拳头大小的石头,他轻喟一声,“太忠,石头能飞到这里?”

“这个少见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当时就是把路冲垮了,能飞过路的,这么大的石头不多……主要都带着泥呢,飞也飞不起来。”

“你当时在场?”动物保护司的郭司长骇然地看着他。

“陈区长在场啊,跟我睡一个屋,还是他最早发现的,”石村长此刻,也顾不得尊卑了,他义愤填膺地插话,“要不是区长当天下午给大家普及知识,晚上又报警……小贾村很可能死得一个人都没有了。”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