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7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

第四千零四十七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

动物保护司的司长登时就不说话了,欧阳贵却是不在意,他又问了两句遭灾时候的情况,然后才点点头,“我也奇怪,来之前真没想到,这么大规模的泥石流……大部分人能逃生,小陈你这组织得力,马书记为啥还批评你?”

“死了俩人嘛,就扣了两百万的拨款,”陈太忠闷闷地叹口气,“其实我尽力了。”

“不死人才奇怪了,”欧阳贵轻声嘟囔一句,“好了,移动鸡舍建在哪儿?”

大家走下公路,才发现一片片的生地——站在远处,总是不能觑得全景,走近了才看到,一株株纤细的小草在顽强地生长着。

生机倒是很旺盛,但是跟周边长在熟地里的小草一比,那简直就是壮汉和幼儿的差距。

“灾情确实很严重啊,”郭司长小心地在泥水边跋涉着,感慨万分地发话,“只死了两个,真是奇迹……你们这个重建,投资了多少?”

“到目前为止,已经一千二百万了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“还得继续投。”

大家一听,登时就无语了,一干人顺着小路,来到了一块空地,一栋移动大棚正在搭建中,大棚里已经搭好了一排排的鸡笼,只待大棚完工,就可以把小鸡送进去了。

欧省长、郭司长和初厅长等人,都是第一次见到移动的大棚,虽然大家对原理知之甚详,但是见到人搭建,肯定还是要围观一下,初厅长甚至走上前,亲自紧了一个扣件,然后笑着点点头,“很合理的设计。”

对农业厅来说。只这一个移动鸡舍,就提供了两个新思路,其一是移动大棚非常有利于推广大棚种植技术,第二个就是为大规模养殖业中,如何处理家禽家畜不断增加的耐药性,提供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思路。

这两个思路,是非常合农业厅口味的,接下来参观的苎麻企业,那也不用再说了,都已经被省工商局炒得沸沸扬扬了。

然后欧省长又参观了几个贷款修建的烟炕。并且向烟农了解一下收成,这一天就过去了,时间在惊人地流逝。

欧阳贵对北崇的发展大加赞赏。他很不客气地表示,“北崇人要感谢我啊,当初若不是我建议小陈来这里,你们怎么能有这样的发展?”

这话有点出格,不过现场就他一个副省级干部。倒也不算什么,这也是他对北崇太满意了,才会为自己夸功。

尤其让他高兴的是,北崇不是自己埋头发展,还带着敬德一起走,阳州之外。还跟产麻大县慈清搭上了对子,这不但有全省一盘棋的大局感,同时也帮了欧省长的忙。

利阳那边的苎麻。今年的产量超过了一万吨,若是真的苎麻滞销,麻农们闹起事来,欧阳贵这个分管副省长的脸上也不好看。

跑了一天,晚餐时间就晚了点。吃完饭之后,欧省长又招呼陈太忠和初南漠搞个座谈。并且定出个调子来,“我觉得这个移动大棚,农业厅可以考虑引进一下。”

“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,”初厅长笑着点点头,“朝田的大棚种植还算可以,但是其他地市差得太多,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”

“可以先搞几个试点,”欧阳贵微微颔首,“在这个口子上,做一千万左右的计划,地方上想做试点,自己也要准备点钱。”

“一千万,”初南漠轻声重复一遍,然后默默地点头。

“北崇投在这个上面的,都不止一千万了,”欧阳贵看他一眼,“农业厅统管全省的农业,不能坐着不动。”

“可资金真是大问题啊,”初厅长讪笑一声,“您要是能给五百万,剩下的我自己解决。”

“行,给你五百万,”欧阳贵点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太忠,你也支援点儿,没看见初厅长穷成那样?”

“欧省长您别开玩笑了,”陈区长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按说,是该省厅给县区拨钱的,跟我要钱……这算怎么回事?北崇还多少农民排着队,等着搞移动大棚呢。”

“那你就给上百十亩移动大棚好了,”欧省长笑眯眯地发话。

“这回头再说吧,”陈太忠索性使出了拖字诀,接着又无奈地叹口气,“北崇现在的热闹,是穷热闹,越穷越热闹,钱都是自己找来的,市里也没给几个……得省着用。”

“财迷,”欧省长笑眯眯地指他一下,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,“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要去清阳河水库。”

欧省长此来要看的内容太多,两天下来,才看了个大致,这是很罕见的情况,堂堂的副省长,在一个县区呆了两天还考察不完——这得有多少值得看的东西?

但北崇就是有这些多东西,很多不但是新思路,细节也值得关注,不能走马观花,像移动大棚便是,别说怎么搭建,怎么运作,就说北崇曾经经历过大风毁大棚,听一听从教训中收获的经验,也能保证少走很多弯路。

所以两天时间真不多,而第三天头上,欧阳贵还要去清阳河看一看,他不分管地电,但是水资源是他管的,自然可以关注一下。

欧省长视察那里,跟海角的姜省长视察,有异曲同工之妙,不但恒北地电的康晓安来了,海角地电的权为民也赶到了。

欧阳贵是吃过午饭之后离开的,北崇人是重重地长出一口气,可算走了,一个副省长驾到,将全区的工作整整地拖了三天,大家啥都不能干,只能跟着跑前跑后。

他中午一走,下午北崇区政府就开会,落实区里下一步的工作,其中包括煤场三期工程、煤场二期招标事宜、全面启动区内危旧路桥改造、进一步落实苎麻高支纱技术、设办夜间农校、对微小企业的创业支持、加强商品流通性……

还有区委区政府局域网工程——主要是区政府,给党委甩个接头过去就行了……

陈太忠在会议上提出一点,自然村的合并,必须要考虑了,北崇的住户实在是太零散了,管理不便、交通不便、通讯不便,就连孩子们的教育,都不能得到很好的保障。

不过村子合并,除了要有政策,区里还要拿出大量的资金来安置,所以这个东西不着急启动,但是目前也必须要考虑了。

一个会就开到了晚上七点半,最后的议案,就是北崇要设立国有资产和金融管理办公室,陈太忠提名孟志新来当这个办公室主任。

这个风,其实大家早就收到了,孟志新的错误,还真不算严重,只不过被揪出来了,那就很严重,但是他的工作能力,大家还是认可的,不像李红星,纯粹啥本事没有,别人说起来都是一脸的不屑。

区政府一干人对这个提议,没有什么不满——有不满也不敢说,不过这只是区里的设想,想通过的话,少不得还要常委会走一遭。

说起李红星,也很有意思,这个奇葩的案子,目前已经送检了,他在里面一通乱咬,也供认了,同二十一个女性有染——二十一个啊。

或者他认为,做领导的,玩一玩女人并不打紧,所以在这一方面并没有严防死守,但是已经有人放出风声了——最少二十年,你等着吧。

北崇终究是个宗族势力比较强的地方,谁家的女人被侮辱了,那是一家人的耻辱。

开完会,大家有个简短的会餐,陈太忠在八点半的时候,回到了小院里,却是很意外地发现,叶晓慧居然坐在一楼,悠然地喝着茶水。

“有事儿吗?”他微微皱一皱眉头——你这经常翘课回北崇,不好吧?

小叶子见他进来,赶忙站起身来,笑着回答,“我们在北崇的演出,获得了学校高度的认可……我是来代表大家,表示谢意的。”

“有话直说,”陈太忠很直接地回答,“明儿我还要早起。”

“我就是来表示谢意的嘛,”叶晓慧很委屈地发话,“我是领舞,已经获得了毕业设计的加分,到时候走个过场就行了。”

“应该的,给惠特尼伴舞,很难得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还以为你们学校又要请她过去,真是没劲儿。”

“请她过去,肯定要跟你说的,”叶晓慧笑一笑,眼珠又一转,压低了声音发问,“陈区长,你们俩晚上……都在楼上吧?”

“你整天胡思乱想什么呢……我是那种人吗?”陈太忠恼怒地瞪她一眼,旋即也放低了声音,“你搞清楚,她是黑人。”

“可是你的……也很大啊,”叶晓慧情不自禁地扫一眼他的两腿间,红着脸低声发话,自打上次她撞破了陈区长的糗事,还专门找了几张片子来恶补相关知识,然后确定——陈区长那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每每想到马总刘总当时的**,再想一想那儿臂一般物件,她就觉得心口跳得厉害,而眼下有机会直说,那她就直说了,“就算她是黑人,对你来说也是小菜吧?”

“你的语文,是英语老师教的吧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,哥们儿是有人种歧视,不是满足不了谁谁谁,“你的谢意我收到了,其实搞好那个逆变器加工厂,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