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8章 汽车炸弹

第四千零四十八章 汽车炸弹

叶晓慧离开了,陈太忠才待上楼,惠特尼从屋角转了出来,昨天下了一场雨,天更凉了,她也穿上了牛仔裤和长袖套衫。

“陈,我要走了,”她出声打招呼,“感谢你的款待……这段日子我很开心。”

“哦,看起来恢复的不错,这是好事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我会把账单寄给凯瑟琳的,包括你喝了我的木桐酒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?我不会离开中国很久的,”休斯顿小姐耸一耸肩膀,“是税务官要跟我谈一些事情,你知道的……我必须本人去,然后马上回来。”

“随便你吧,就算回来了,中国很大,你可以四处看一看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已经习惯了惠特尼在小院的存在,有不便之处,却也能阻止一些人登门,“不一定要回北崇来……据说真话总是让人厌恶,是这样吗?”

“我肯定要回来的,”休斯顿小姐微微一笑,然后摸出一个瓶子,打开盖子,很无奈地表示,“我的面霜用完了,你知道……我对它有心理依赖。”

“用得这么快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他自己的仙力,能不清楚吗?楼下一个房间里,隐隐透出些许的仙力。

仙力来自一个铁盒,约莫有半盒面霜那么多,应该是惠特尼转移的,至于说放进铁盒,也许她觉得——这样能躲避检查?

“效果很棒,所以我没有控制,”惠特尼面不改色地撒谎。

“去英国伯明翰找尼克议长吧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你要的,他能给你。”

“他有这样的面霜?”休斯顿小姐眉头一皱,这太出乎她的意料了。

“不。他有海洛因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面霜什么的,他不可能有。”

“海洛因我不会沾的,但是这个东西……”惠特尼晃一晃手里的瓶子,“我如何才能获得?”

“去找凯瑟琳,”陈太忠扭头向楼上走去——知道是好东西了?对不起,不卖!

想买可以,回头你骑着电动车带我兜风,不过——你这个形象真的有点差。

第二天傍晚。一辆豪华大巴来到了北崇,是接休斯顿小姐离开的,陈太忠想到惠特尼以往的帮助。抽出时间陪她吃了晚饭,并且将一行人送到了车上。

终于还是要离开了,陈区长见到她上车,居然有一丝丝的惆怅,说不得喊她一声。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,“一点小礼物,祝你一路顺风。”

惠特尼一听这话,赶忙转身走过来,小瓶一入手,她直觉就知道里面装了什么。笑眯眯地在陈太忠脸上吻一下,“谢谢了,陈。我非常喜欢你的礼物。”

陈区长笑一笑,也不答话,看着大巴缓缓驶离,同来送行的谭胜利轻叹一声,“区长。她还会回来吗?”

“这个我怎么知道?”陈太忠摇摇头,又松一口气。“总算能一个人住一阵了,走了……明天还有大活儿呢。”

这个大活儿,就是阳州物流中心挂牌仪式,次日上午,陈区长去高速路口接了谷市长,大家来到三轮的物流中心,区里的两个女性副区长,也全部赶到。

要说这物流中心,一开始属于交通局的管辖范围,是葛宝玲管的,上路查车之类的,也都是葛区长安排的,很是辛苦。

不过物流中心建设期间,区领导变动了,刘海芳管了交通口儿,好在是陈区长讲究善始善终,这一块一直是由葛区长来负责的。

但是物流中心已经建设好了,基建的那一部分好处,葛区长已经落袋了,现在的管理,就怎么都轮不到她插手了——所谓城头变幻大王旗,不外如是。

哪怕是不由交通系统管,也是计委的事,而计委,正是陈太忠亲自抓的。

不过就算她心里有数,也不能不来,刘海芳也是一样,心里不管怎么想的,总是要来关心一下——这里以后就是她名义下的地盘了。

这俩女副区长来了也就罢了,关键是操持这个事情的市长,也是女性——常务副市长谷珍,领导席上三女一男,那是相当地……那啥!

陈区长也觉得情况不太妙,感觉自己像在妇联开会一样,来了之后,就坐在那里一声不吭,直到大家剪彩放炮的时候,他才硬着头皮顶上前。

所幸的是,彩带比较长,他和谷市长在中间剪,旁边也有人在剪——葛区长、刘区长和市交通局局长。

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,长长的绸带被一段段地剪开……

“市政府将物流中心放在北崇,具有深远的意义,”刘海芳很明确地表示,她继承了葛宝玲的摊子,要拿出一些新的魄力来,“我们三省交界的优势,一直没有发挥出来。”

三省交界的是阳州,谷珍心里轻哼一声,跟地北交界的还有敬德,跟海角交界的还有明信,倒把你北崇说得不能替代了。

谷市长也是本地人,还是固城人,一见花城人说大话,就会有一些本能的反感,更别说这个物流中心放在北崇,也是陈太忠逼宫所致,所以她的兴致不是很高。

不管怎么说,一番仪式过后,这个阳州物流中心就算成立了,然后领导们要参加庆功宴——眼下已经十一点半了。

陈太忠对此没有半点的兴趣,不过既然来了,总是要表示个姿态的,所幸的是,物流中心上的饭菜虽然丰盛,却也不算离谱。

午饭过后,陈太忠陪着谷市长走向汽车,其他人都很知趣地落后半步,不过就在即将路过金龙大巴的时候,陈太忠一伸手,就将谷珍拉到了身后,沉声发话,“等等。”

嗯?谷珍刚刚也喝了一点点酒,虽然不至于迷糊,但总是有点亢奋,“小陈你这是?”

总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,陈太忠眉头一皱,沉声发话,“好像有点问题。”

他是以气入道的,对各种气机的感受,最是灵敏不过。

下一刻,金龙大巴的旁边,就升腾一个火团来,紧接着就是一声大响,“彭~”

原来这金龙车旁边,还停了一辆奥拓车,都市贝贝,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,猛然爆炸起火,不但爆炸,还冒出了四射的火星,就是汽油桶爆炸的那种感觉。

金龙大巴都被炸得震了一震,不够还好,爆炸的当量不够。

谷市长被这爆炸震得先是一阵迷糊,然后就尖叫一声,果断地藏到了陈太忠身后,转过身子来,警惕地四下看着——陈太忠那宽厚的肩膀,能给她很大的安全感。

“陈区长,这这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你们组织灭火,”陈太忠不回答她,下一刻他一转身,就冲着物流中心门外一堆人走了过去,小子……真以为我感觉不到你?

人多的地方,气机就杂,尤其是今天这个物流中心的挂牌,对北崇来说是好事,但是市里来的人就未必这么认为了,还有那些被强行拉来的司机,包括那些被扣过货物的,心里骂娘的也不在少数。

所以这个气机就乱得很,陈区长感受到不少憎恶的情绪,不过想一想出处,他也没放在心上,没有谁能让所有人满意,北崇想快速发展,起步时积累点罪恶值,实在太正常了。

尤其是那位的杀气,并不是很重,只是若有若无的,陈太忠就没有在意,可是对于大巴旁猛地出现了一辆小车,他有点疑惑,才细看一眼,就觉得有些紧张的气氛袭来——一种近似于直觉的感觉。

奇怪之下,他天眼扫一眼,就发现那车里有问题,说不得拽住了谷珍,待车爆炸的时候,他的感知全部放开,已经锁定了嫌疑人。

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年轻人,骑着一辆摩托车,靠在一群人后面,正停下车来喝水,见他走过来,那位也没啥反应,若无其事地摸出手机看一眼,然后揣进口袋,又伸手去拿车把上的头盔,接着一脚就踹着了火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见那厮依旧不紧不慢地挂档起步,他蹭地就加速了,还对门口那帮人喊一句,“拦住他,奖励五千!”

这一嗓子的效果实在太明显了,门口那堆人,有人在蹲着吃饭,也有小孩子在捡没有引燃的鞭炮,听他这么一喊,一个小孩捡起一根木棍,就往车轮里一戳……

陈太忠跑过去的时候,那位已经被七八个人按在了地上,他又喊一声,“协防员呢?过来捆人!”

物流中心门口的值班室,已经冲出三个人,先看着大火发呆,又扭过头看那个摩托车手,其中一个听到这话,赶紧回屋,取出一根小拇指粗细的尼龙绳来,大家七手八脚地捆人。

陈区长则是被一群人围住了,大家七嘴八舌地表示,我也出力了,大家同心协力按住的人,区长……这五千该怎么分啊?

“五千是那孩子的,他先动手拦住的,一码归一码,”陈太忠才不说什么分钱。

然后他冲一个值班人员招一下手,“你过来,登记一下这些人,他们是见义勇为……一个人两百,见义勇为的行为,还是要鼓励的。”

“我靠,早知道我就不要这个饭缸了,”一个年轻人捶胸顿足,他只是往地上放了一下饭缸,慢了才一秒钟,就承受了如此重的损失……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