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9章 遥控器

第四千零四十九章 遥控器

葛宝玲对物流中心的建设,还真是不错,就在大家纷纷拿出车载灭火器灭火的时候,就有人从旁边冲过来,拎着大号的灭火器一通狂喷。

火大约着了十来分钟,终于被扑灭了,不过就是这么一阵,也让整个物流中心上空烟雾弥漫,隔着几十里地都能看到。

谷珍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,她走到陈太忠身边,怒气冲冲地发问,“这是谁干的?”

若不是小陈及时地拉住她,估计此刻她已经悲剧了,只看那金龙大巴被炸得千疮百孔,还有些汽油被溅到车身上,熊熊地燃烧着,她心里就是一阵后怕。

“我不知道啊,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一点头绪都没有,还没来得及问嫌疑人呢。”

“一定要彻查此事,”谷市长的脸都青了,她又气又怒地发话,“这是**裸地挑衅党和政府,不是单纯的爆炸案,陈区长你需要市里做什么,尽管开口。”

“必须严查,”葛宝玲狠狠地点头,她也被吓坏了,尤其是在建设物流中心的过程中,她曾经指使人上路拦车,真的积攒了不少仇恨度。

有不少司机和货主,就公然放风,说要给她好看,葛区长是那种不信邪的性子,照样该查就查,可是今天这一起爆炸案,也让她心里蓦地一惊——不会是对着我来的吧?

“那个人,就是嫌犯?”谷珍指一指远处被五花大绑的那位,看一眼年轻的区长。

“嫌疑很大。”陈区长点点头,他已经找到了理由,“这儿爆炸起火,他没兴趣围观,居然要走人,我就觉得他太可疑了。”

“唔,这个倒是,”谷市长、葛区长和刘区长齐齐点头,这三位虽然都是女性干部,但能走到眼下的位置。自然不会是迂腐的主儿——凭借这个逻辑抓人,不算勉强。

倒是被抓住的那位,很是会胡搅蛮缠,一直在大声嚷嚷。为什么抓他,陈太忠也懒得理他,只是吩咐一句,“这货再不老实,就拿鞋底子抽他……警察马上就到了。”

陈区长自己就可以审问,不过想到这么多人围观,他不好插手太过,终究是要讲个各司其职的嘛——好吧,陈某人也没有这么迂腐,他只是在想:这厮有没有同伙在场?

现场的人很多。尤其黑烟冒起来之后。围观的人更多了,陈区长一来不想放过漏网之鱼,二来他也要考虑,歹徒敢在这种场合制造爆炸,显然是穷凶极恶之辈。若是还有其他极端手段,伤及无辜就不好了。

不过这一次,他倒是有点多虑了,直到三轮的警察赶过来。他也没发现任何有嫌疑的人。

对警察来说,所有刑事案件里,爆炸案和枪击案的严重性,远远高于其他案件,尤其这个爆炸案,针对的是区政府的金龙大巴,在场的还有阳州常务副市长。

三轮的警察,只有保护现场的份儿,连询问犯人都没资格,一个多小时之后,分局下来人,带来了技术科的骨干,同时就地展开询问。

那位是一直在叫冤枉,据他的说法是,当时他在想事,爆炸什么的,他倒是看到了,但是他还有急事,正好反应过来,得赶紧走了。

这个理由挺强大,顺便也解释了,为什么他不听陈太忠的呼叫,要骑车走人——人家心里有事,没听到嘛。

“告诉你个事实,警察不会只讲道理的,”问话的警察狞笑一声,当着众多围观群众的面,走上前抬腿就是狠狠的一脚,正正踹中对方的腹部,这一脚力道奇大,踹得那位登时就翻江倒海地呕吐了起来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“警察打人啦”,不过谷市长根本就视而不见了,她现在才发现,自己的鞋上,也溅上了几滴汽油,所幸的是没烧着,她哪里还会在意这些?

陈太忠也不在意,通常情况下,很少有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,不过真要动手,那就是表示,他们打算突破下限了——当众都敢打人,关上门那就不用说了。

说白了,还是一个心理暗示:小子,你已经彻底地激怒了我们。

分局来的警察,也是防着此人有接应,或者还藏了什么,所以根本没把人往局里带,当场在物流中心找了几间偏僻小屋,突击审讯。

此人的身份很快就查清了,章城人,在朝田的一个居民小区,当保安小头目,此次来阳州,是想考察苎麻收购情况,能找到收购渠道的话,他打算贩一批麻过来。

警察们在审讯,谷市长和陈区长等人坐在隔壁聊天。

想起当时陈太忠拽自己一把,谷珍真的是心存感激,她就算对小陈有较多的不满,但是关键时刻,他想都不想,就挡在了自己的前面——这下意识的举动,强过太多的阿谀奉承。

她很随意地发问,“当时你怎么,就能觉出来不对呢?”

“说不来,就是一种直觉吧,我的直觉一向很灵敏的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“好像我对灾难,有一种近乎于本能的警惕……就像在小贾村遇到泥石流的时候,白天我有一种强烈的、不安的感觉。”

“听起来很神奇啊,”谷珍笑一笑。

“也许……陈区长你当时闻到了汽油味儿?”刘海芳插句嘴,她觉得,陈太忠用直觉来解释,有点对领导不敬——因为一种不安的感觉,你把一个女性副市长,直接拽到自己身后了,这实在有点不合适,她笑着打圆场,“也许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。”

“嗯,你说得很对,”陈区长重重地点点头,他解释完,就意识到了“不敬”这个问题,于是笑着回答,“其实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,从不相信神仙鬼怪的说法。”

“一种预警心理嘛,只是目前的科学无法解释而已,”谷珍却是不在意,陈太忠的行为确实有点草率,但本质上是为她好,而且小贾村的例子,也举得恰到好处,她很大度地表示,“据说上次你被人枪击,也是提前发现了一些不妥?”

“被枪击啊……”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,他知道谷市长说的,是上次跟康晓安在一起,发现了一个外国枪手,当时他也是提前发现了不妥。

“我起码被人打过七八次枪了,能活蹦乱跳到现在,嘿,也可以说是个奇迹了。”

“这大概跟你的第六感,是分不开的,”谷珍笑着发话。

一群人在闲聊,但事实上是在等旁边的审讯结果,章城的人在朝田打工——这个身份有点乱,众人都想知道,此人来北崇制造这一起惊天的大案,目的何在。

每个人都觉得,自己可能是凶手的目标,就像葛宝玲怀疑有人报复一样,陈太忠也在琢磨,章城人……难道是段老二搞的勾当?

谷珍也有类似的想法,她这次升任常务副,也是花了不小的劲儿,不但挡了某些人的路,也产生出了一些纠葛,虽然感觉那些恩怨不会如此丧心病狂,但是……万一呢?

众人坐着聊到了两点半,市局的警察也赶到了,要接手这个案子,分局自是不许,市局就说,那咱们共同审理,你得接受我的领导——这么大的案子,市局倒是想不过问,可能吗?

“算了,我先回市里了,”谷珍发现,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有了结果,终于决定不再等了,可是她还有点担心路上再出事,就出声邀请,“小陈,你的大巴也坐不成了,坐我的车走吧?”

“行,我再跟他们说两句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走向北崇的警察,“市局的建议,听不听的在你们,我是要每六个小时了解一下进展……找不到遥控器,就想证明自己无辜,手机不能遥控吗?”

“他真是手机遥控的?”分局的人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嫌犯一直嚷嚷自己无辜,而警方虽然强硬,现场却是死活找不到遥控装置,这甚至有点动摇大家对陈区长的信任。

偏偏这个时候,市局的又来了,这么大的案子,大家也不能反对上级的关注,这个时候猛地听说这个线索,真是又惊又喜。

“当时他看了一下手机,”陈太忠也不说自己能确定,就是淡淡地提示一下。

可是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提醒,警察们就大喜过望了,有个小年轻甚至没轻没重地说了一句,“陈区长,您早说嘛……看把我们抓瞎的。”

“早点说了,你们印象不深刻,”陈区长一转身,跟着谷市长走了,他之所以刚才不说,真是想考验北崇警方的想象力,遗憾的是,这地方还是太落后了,居然没人想到这个可能。

而眼下他要走了,市局又来人了,为了防止市局的人提出这个假设,他只能掀出底牌了——他不能容忍自己的人被笑话,陈某人的胳膊肘,一向都是往里拐的。

这个时候,其他的建议,他也是要提的,“这个人身上虽然没有凶器,但是敢做出这种事情的人,凶残性不容低估……咱们交出的嫌疑人,在省厅都能被人灭口。”

那个异族杀手,就是在省厅里,用一根筷子自杀的,陈区长这话,也有为自己人撑腰的意思——省厅都不可靠,市局就一定靠谱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