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1章 匿名电话

第四千零五十一章 匿名电话

“不会吧,”陈太忠还真没想到,自己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——堂堂的省党委副书记,失踪了?

“失踪了,三天前他来首都,出了机场之后,一直联系不上,”阴京华缓缓地回答。

那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?陈太忠差一点就说出这话来,不过再想一想,老阴有通告他的义务吗?没有,他只得笑一笑,“一个副省,说失踪就失踪,倒是有意思了。”

“到现在只是失踪,联系不上就是了,”阴京华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他的家人也联系不上他,有迹象表明……他可能已经不在国内了。”

“京华老哥你都说‘有迹象表明’,这应该是实打实的了吧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“他总还可能回来的,万一他身负什么任务呢?”阴京华教训自己的小老弟,“太忠,有时候话不能说得太满。”

“那行,我们这边就展开调查了,”陈太忠打这个电话,也不是为了告状,他现在已经习惯自己单独处理事情了,“跟京华老哥你打个招呼。”

“你能不能缓一缓?”阴京华叹口气。

“为什么要缓一缓呢?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问一句,这个要求令他有点生气。

“也不是阻止破案,你该破案就破案,”阴京华笑着回答,心说这家伙的脾气,还真是不小,“是希望你使用常规手段,一定要常规……姓单的失踪,黄总的压力真的不小。”

哦,原来是这样,陈太忠还以为自己又要被要求顾全大局了,所以才会如此恼怒。耳听得阴京华只是担心这个,于是笑一声,“这个肯定的嘛,我是有点奇怪,一个副省,怎么能好端端地失踪,又怎么能扯到黄二伯身上?”

“嘿,谁知道呢?”阴京华哭笑不得地嘿一声,“反正查出真凶之后。他还感谢乌法警方来的,没想到不到两天,他就失踪了……真是让人看不懂,还有人说,是二叔私下找人报复。”

“那不是扯淡吗?”陈太忠听得有泪流满面的冲动。这些信谣传谣的人,还真是想象力丰富。

“但是,没人知道他失踪的原因,”阴京华闷闷地叹口气,“太忠你先查着,有什么消息,及时互通有无。”

陈太忠查这个案子。不使用盘外招的话,还真是有点不方便,不过由于谷珍也被波及了,省厅对此案相当关注。第二天就将陈伟的虚拟像、小区监控图像、以及其他一些信息传到了地北,请求地北警方配合找人。

这个案子的性质,是极其恶劣的,但是同时。并没有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,要是谷珍被大面积烧伤。都不用多说,省厅的人马直接就奔着地北去了。

所以目前这么处理,也是迫不得已,总是要考虑一下兄弟单位的感受——等过几天,地北省警察厅查不到人,恒北再派人去催,这才是比较合适的方式。

不过陈太忠听说之后,对地北的配合不抱太大希望,不管别人是怎样看这一起爆炸案的,他是铁铁地认定,此事必然跟单永麒有关。

而地北是单书记的大本营,上次他去的时候,还有警察在贴身保护单超,。

地北省警察厅那里,只要有两个同情单永麒的人,这个调查注定就要打水漂——事实上,警察系统跨省办案,若是没有上面领导关注,当地警方也不会太卖外来警察的面子。

撇开当地人的因素不提,只说你外来的警察来抓人,来调查,到最后你破案了,立功获奖了,我配合你一场,球毛都得不到,有那时间,还不如做点抓赌扫黄的事情。

陈太忠对这些都门儿清,所以现下也不怎么操心,心说等过几天,地北那边提供不出线索,我再加大力度不迟——而且这个单永麒的消失,真的也确实挺诡异的。

不成想,就在当天下午三点左右,北崇分局的值班室,接到了一个地北打来的电话,那边说话含含糊糊的,嘴里似乎噙着什么东西,“你们那里的爆炸案,主谋陈伟的真实姓名是陈建伟,通达遂仁县人,他的哥哥,是单永麒的外甥女婿陈建华……”

“喂喂,你等一等,”值班的警察登时就懵了,拿出纸笔就要记录,不成想此人已经挂了电话,小警察赶紧凭着印象,在纸上哗哗地写了起来。

记录完毕,他拿着这张纸,直接找朱奋起去汇报——中间多个环节,泄密的可能性就大一些,哪怕是在北崇,也是小心点好。

朱局长拿到这张纸,微微地错愕了一瞬间,接着就是重重地一叹:原来这个案子,居然是那一场因果导致的,想到最终还是要跟单永麒打对台了,他心里实在轻松不起来。

当然,警察们都接过藏头藏脑的匿名电话,那些主儿说的未必是实情,不过能将地北单书记和此案联系起来——这个电话,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真的。

“还有谁知道,”朱局长沉吟半天,才缓缓发问。

“没人知道了,我觉得事情重大,就直接找您来了,”小警察小心翼翼地回答。

“嗯,”朱奋起点点头,摆手示意他退下,摸起了手边的电话,“区长,有匿名电话举报,说这个陈伟家在地北……似乎跟前一阵的事情有关,我想请您指示一下。”

如何向领导汇报,这也是个学问,匿名电话是比较不靠谱的,不该向领导汇报,但是为此耽误了大事,又有玩忽职守的嫌疑,简单而清晰地表达出意思,这很重要。

“你来我办公室说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挂了电话。

真是沉得住气啊,朱奋起放下电话,拿起那张纸向门外走去,一边走他一边琢磨,莫非陈区长早有消息?

不多时,陈太忠从朱局长接过了纸片,默默地看了一阵之后,轻笑一声,“这字儿写得真不怎么样……你怎么看?”

“我认为有落实一下的必要,”朱局长冷静地回答,“不过我在地北的熟人不多,查人没有问题,但是想要不打草惊蛇,基本上不可能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缓缓点头,想一下才回答,“那就直接查吧,不要怕打草惊蛇。”

“直接查?”朱局长嘴巴微张,一时就愣在了那里,陈老大,你让我直接查一个省委副书记的外甥女婿?虽然那是外省的副书记,可级别就在那里摆着的。

看你这点胆子,陈太忠不满地看他一眼,“走正当程序就行,咱们接到举报了,不能问一问有没有这个人,有这个人的话,不能把资料拿过来看一看?破案需要嘛。”

“您说行,那我就坚决执行,”朱奋起笑着点点头,“就是有点拿不准,才请您指示一下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,”陈太忠点点头,很随意地回答,他不认为朱奋起这个请示是错误的,相较而言,下面自作聪明办事,却是给领导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是更不可取的。

官场里面,就讲究个“多请示,勤汇报”。

他恼火的是,自己做出指示了,老朱居然是那个表情,不过想一想,一个强副省对一个副处意味着什么,他也就能理解了,“那你去吧,尽快落实清楚,如果情况属实,就安排抓捕。”

“属实的话,能否请求协防员支持?”朱局长再次请示,跨省抓人本来就很难了,抓的又是这么一号人,应该秘密抓捕吧?

“走程序就行了,一天抓不到他,抓十天,抓一百天,”陈太忠并不求马上抓到人,他想的是,只要能通过辨认,确认陈建伟就是陈伟,那接下来的抓捕花多长时间,并不重要。

想一想之后,他最终决定给自家人打一打气,于是轻描淡写地补充一句,“你别担心单永麒,他已经失踪四天了……他的家人都联系不上他。”

“什么?”朱奋起听到这话,好悬没把眼睛珠子瞪出来,一个堂堂的省党委副书记,居然、居然……居然就失踪了?这也太出人意料了吧?

莫不是……陈区长指使人,把单书记弄起来了?由不得他不这么猜测,一个副省真要失踪的话,全国要震动的,朱奋起这么想,倒不是他认为陈区长有胆子绑架单书记——中央纪检把人弄起来,那可不是也是失踪了?

说你这点胆量和出息吧,陈太忠一摆手,“这个事情目前没几个人知道,上层消息也控制得很紧,你心里有数就行了。”

朱奋起真不知道,自己是如何走出区长办公室的,直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,他的神智依旧有点恍惚:没搞错吧?堂堂的省委副书记,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失踪了?

这是摊上大事儿了!朱局长甚至可以断定,这种手笔是陈区长都玩不出来的,一定是更高的层面上,起了什么样的波澜。

他的吃惊,真是可以理解的,陈太忠初听此消息,也是惊诧了好一阵,上面严防死守并不是没有道理的,传出去真要掉一地的眼珠子。

下一刻,朱局长调整一下心情,找出个本子来,翻了几页之后,拿起电话拨号,“你好,请问是朝田何局长吧?我是北崇分局的朱奋起,冒昧地打扰一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