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3章 买凶杀人

第四千零五十三章 买凶杀人

陈建伟就被这么折腾到十点,一下都没合眼,每当他想睡觉的时候,就被一盆凉水泼醒,到后来,偶尔还有人泼尿水。

但是对他来说,泼尿水的时候,是幸福的,因为那个水温度比较高一点,如果不计较溅进嘴里的咸味,他完全可以多睡好几十秒。

这个时候,他甚至希望自己能躺在粪坑里睡一觉,脏不脏什么的,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,只求能睡一觉。

但是陈太忠这折磨人的老手,不可能由着他的性子来,于是就派车倒吊着他,在北崇转悠——要知道,人被倒吊着,容易出现太多的意外反应,意外死亡的情况也不少见。

陈建伟不能休息,但是开车的司机可以轮休的——这种情况,给谁也扛不下去啊。

甚至陈区长在回来之后,都回家里打了一个小盹,十点钟的时候,又来了分局,“呦,我这本家精神得很,你们再带他认识一下北崇嘛。”

“陈区长,你想问什么,直说吧,”陈建伟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我承认了,那辆都市贝贝,是我开到那里的……别再折磨人了,行不?”

“给你个反省的机会,你当我折磨人?”陈太忠脸色一沉,想也不想,从旁边端过一盆水来,就泼到了他身上,“真是不识抬举……我现在帮你洗澡,你是不是也觉得在欺负你?”

“没有,”陈建伟有气无力地回答一句,“这是陈区长的厚爱。”

“其实我就是在欺负你,”陈太忠将手里的水盆放下,转身向外走去,很不屑地发话,“连实话都不敢说……你让我怎么帮你?”

反正就是这样的折腾,一直到中午一点,陈区长吃过午饭之后过来,打着哈欠发话了。“喝多了一点,要去睡一会儿了,你有什么话说吗?”

“就是想睡会儿,”陈建伟苦笑着回答,“一直没睡着。”

“那我尿你一泡吧,多少有点温度,有助于你睡眠。”陈区长打着哈欠去解皮带,“不过今天吃得口重了。可能含盐量比较高,蛰得疼一点……唉,其实你也习惯了,是吧?”

“我要检举,”陈建伟终于换一种沟通方式,“单永麒已经逃出国,他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“哼,”陈区长冷哼一声,才待掏出家伙。送点温暖过去,下一刻他就怔住了,我擦,我听到了什么?一个副省级干部……逃出国去了?

他愣了有一秒钟,然后笑嘻嘻地扎好皮带,“我说你这个人就欠收拾……打算说了?”

我早就打算说了,是你们不让我开口啊。陈建伟暗叹一声,脸上还不敢有什么不满,“我肯定说……我能不能先睡一会儿?”

“说完再睡吧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侧头看一眼旁边两个警察,那俩警察听到这里。早就目瞪口呆了——我们见证了一个副省出逃的事件?

见区长扭头,他们才反应过来,于是忙不迭地点头,“好的,我们马上安排突审”——说这话的时候,警察的嘴唇都是抖着的。

抓紧突破口审案,警察们最是在行。也就一分钟时间,审问就开始了,年轻的区长也不回去午睡了,直接坐在一边旁听。

其实陈建伟知道得也不多,他只是知道,单永麒在得知抓住暗害单超的凶手之时,还咬牙切齿地表示要报复,不成想两天之后,他的哥哥就打电话把他叫过去,当时单书记也在场。

陈建伟跟单书记一向少接触,他是带一点混社会性质的,单永麒是很自律的人,搞得他外甥女婿都很注意分寸,不过陈建伟做买卖的时候,也时常能得到哥哥的照顾。

不过当天,单永麒对他倒是很客气,还感慨这次便宜陈太忠了,陈建伟当时就表态,说陈太忠再狂,也禁不住人惦记——都是混社会的,谁怕谁啊?

那你会怎么搞他呢?单永麒居然跟他探讨起了这个问题。

陈建伟只是随口说一说,在副书记面前表示一下不含糊而已,不过听到领导这么发问,他也不能草鸡,就将汽车炸弹、手机引爆的思路说了一遍。

这个东西,正是他目前在搞的——倒不是他有什么仇家,他就是纯粹的爱好,属于无线电发烧友那种。

至于说雷管炸药这些,陈建伟从来都不是一个温良恭俭让的主儿,做为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男人,私藏一些类似的违禁品,真的一点都不奇怪。

听他这么说,单永麒也没再说什么,放下一个皮包转身离开,陈建伟打开一看,发现皮包里面是三十万现金,一时有点奇怪,“哥,单书记这是……”

“他让你干活呢,”陈建华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这规划说得不错。”

“不是这样吧?”陈建伟还真的吓了一跳,只是随口说一说的事情,怎么就变成了真的?事实上,他也知道陈太忠的可怕,“他可是省委副书记,还这么搞……而且,凶手不是抓到了吗?也不是陈太忠啊。”

“你不想接这活儿也行,”陈建华说完这句话,就陷入了沉默中,好半天才又发话,“不管干不干,钱你拿走,管住自己的嘴巴就好。”

“我收了钱,肯定要干活的嘛,”陈建伟觉得哥哥有点小看自己了,他一向自认铁肩担道义的,“我的意思是,他放下钱的时候,多少打个招呼,搞得这么草率,真让人不舒服。”

“就算他跟你打招呼,你还能拒绝?”做哥哥的冷冷地扫自己的弟弟一眼,“既然没意思的话,还说个什么?不过……你不想干,真的可以不干,拿钱走人就行了。”

“我倒得有那么大的胆子,”陈建伟笑一笑,A省委副书记的钱,那不是找死吗?“我脸皮厚不怕说,但是……哥,我不能给你掉链子啊。”

“无所谓,他又没确定,”陈建华却是面无表情地回答,沉默一阵之后,他终于对自己的弟弟说出了实话,“我感觉他这次麻烦大了,不一定撑得过去。”

要不说这打仗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两陈终究是一母同胞,兄弟感情相当深厚,陈建伟一听是这个缘故,真的很感激老哥,这种大事都跟自己说,

于是他的决心也有点动摇——没谁愿意去当杀人犯,然后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,“老单肯定扛不过这一遭了?”

“这谁说得准?”陈建华叹口气,这官场上的事情,谁说得清楚?要是半个月前,有人说某个外省的小区长想把单书记拱下马,打死他,他都不会相信。

但是事情还真就这么发生了,似此种种光怪陆离的现象,实在是太多了,他沉声发话,“小伟,陈太忠那真是个难招惹的,你也不用替我担心……自己的安全最重要了。”

“哥你这是啥话呢?”陈建伟一听这话,反倒是不干了,“我的方案,单书记都认可,倒不信陈太忠能强到哪儿去……就算得不了手,我自保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“唉,”陈建华叹口气,不再说什么,他心里真能感觉得到,单永麒这次要完蛋了,否则不可能在查明凶手之后,再去找陈太忠的麻烦——这种行为毫无理智,简直可以说是疯狂。

但是要说单永麒肯定会一蹶不振,他也不敢如此判断,所以他的心里也是很矛盾,既想劝说住弟弟,可是又担心,万一单书记缓过劲儿来。

到那时,建伟动了陈太忠还好办,没有动的话,首先就是不给领导面子,昧了三十万不算什么,关键是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——是以为单某人一定不行了吗?

其次就是,陈家兄弟俩窥到了单书记阴暗的一面——这是买凶杀人啊,虽然是未遂,但是单永麒被人抓了把柄,心里会好受得了吗?

陈建华非常清楚这些因果,但是他没办法跟弟弟说得更明白了——再说明白一点,不管三七二十一,建伟都要去下手了,反倒是逼他了。

所以一天之后,他听说单书记在机场不见了,马上就操心了,悄悄地四下打问一下,终于确定,没错,是实实在在地联系不上了,又等了一天,单书记还是不见人——他托了爱人去打问,结果爱人说,舅妈那里也没反应。

这十有八九是跑了,结合前面一系列的情况,陈建华做出了判断,然后打电话给自己的弟弟——单永麒跑了。

陈建伟就问了一句话,“他肯定回不来了吗?”

这个……陈建华哪里敢这么保证?他只能苦笑着表示——这个我还真不敢确定。

得了哥哥这句话,陈建伟就一意孤行了下去,他也准备得差不多了,事实上,有些人是认死理的——单书记越是不被看好,我严格兑现承诺,将来的回报也就越高。

当然,他也不是冲杀在第一线的那种主儿,找个人现场操作,还是有必要的——北崇那边爆炸的时候,他早出了恒北,抵达了海角。

从海角溜回来之后,他就躲到了遂仁,不过就在被抓的半个小时前,他收获了一条消息,单永麒确实是跑了,都溜出国了。

尼玛,这个消息早一点来不行吗?他真是欲哭无泪,早知如此,我何必去拼那个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