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0章 董毅受伤

第四千零六十章 董毅受伤

欧省长的要求,是临近下班的时候提出的,陈太忠正在列席参观小岭乡中学的秋季运动会,接了电话之后,也顾不上多说,大致聊了两句,就说这个事儿回去再商量。

但是没过多久,农大的人电话就打到了农业局,胡局长一听说农大想支援师生来,就说好啊,我是双手欢迎,但是这个事情嘛……最好过一下陈区长,或者计委王主任也行。

对社会上的人来说,大专院校是个只知道伸手的地方,农大的师生来,北崇是要买单的,现在的农业局,多少是有点钱了,但是农大的心理预期是多少,谁又能说得清楚——关键是,真心不知道他们能创造多少收益。

所以胡局长直接就缩了,分管农业局的徐区长还在住院,那这种事就只能找陈区长,或者是计委主任王媛媛了——计委可不就是管计划的?

王媛媛接了这个电话,也没有马上答应下来,就是问你们有些什么计划和安排,明天传真到我办公室——特快专递也可以。

刚才在酒桌上,王主任不好提这个话题,现在跟领导回家了,她就请示一下,头儿,你看这个事儿怎么处理?

陈太忠也不知道,欢迎农大的师生好,还是不欢迎的好——他又没上过大学,“小王先说说你的意见。”

“我的意见是,老师可以来,学生就不用来了,咱们要管吃住的,”王媛媛笑一声,微微摇头,“现在的大学生……是什么素质,想必您也清楚。”

陈太忠怎么不清楚?北崇回乡创业的大学生,现在已经走了两个,欠的贷款什么的,反正也有担保人,慢慢地追好了——这些人的文案,做得都非常漂亮,但是都沉不下心来干活,又觉得乡村生活枯燥,一腔热情过后,就后悔了。

还是那句话,现在的年轻人,实在太耐不住寂寞了,换一点好听的说法,那就是,年轻没有失败,随时可以从头再来。

反正由此可以看出,王媛媛的意思是,招老师来,老师应该不至于太不靠谱——至不济也惦记着从北崇弄两个课题走,他们又不在乎免费吃住。

但是让学生来,那就是相当地不靠谱了,除了糟蹋,就不会有贡献。

“王主任你这个话,有点绝对了,”沈县长在旁边听得就笑,“其实北崇各个地方都缺人,像建筑工地这些……也缺拉沙子,铲土方的工人,谁说大学生就只能坐办公室了?”

“学生能干多少体力活儿?”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,“又是笨手笨脚的,他翻几车沙子石子,还不够我们收拾的。”

“免费劳力,只管吃喝就行了,”沈县长冷冷一笑,“这还是农大的学生,要是技校生,直接拉到工厂实习了,工厂也欢迎……学校从来是不会出钱的,这一点你切记,就算学校不赚钱,带队的老师是要赚钱的。”

“老沈说得有道理,但是既然这样,我就更不能让学生来了,我北崇没兴趣剥削他们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那就老师来,想要课题好说,咱也不怕花钱,但他们得拿得下来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又侧头看一眼沈汉,“沈县长现在过来……这是有事?”

“明天周五,有个完税任务的会,”沈县长笑一笑,“我不在的话,不太好。”

“沈县长你这……”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了,你不能一次又一次的挑衅我的底线吧,都说好的事儿,这时候翻悔,实在太不合适。

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,看一下号码,他站起身来,“我接个电话。”

电话接了时间不长,两分钟之后,陈太忠就走了回来,他沉着脸表示,“沈县长你县里有事,就先去忙你的,等回头有时间了,再帮我们苎麻厂把一把关……你记住欠我一天就行了。”

“嘿,陈区长你这话说得……太见外了,”沈县长听得就笑,他在北崇连着把两天关,那是真的不好看——不少人都知道这是什么原因。

但是不限时把关的话,就跟他的失误无关了——他只是操心此事而已,只要条件允许,他抽出零散时间,来北崇把三五天的关,那算什么事?

“老书记的关系,我不能不仗义,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看一眼王媛媛,“这几天我要离开北崇一阵,你帮我把好关,能答应的你答应,拿不准的,都不要答应,全推到我身上。”

“头儿,”王媛媛犹豫一下,又看一眼沈汉,才期期艾艾地发问,“这是出了什么事儿?”

“没事,就是有些贱人,太矫情了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要出去一趟,太久没有说话了,有些人忘乎所以了……你俩走吧。”

这二位走出小院,沈汉迟疑一下,还是低声发问,“王主任,陈区长这话啥意思……我听不太清楚啊。”

“你明天可以回去开完税会议啊,”王媛媛信口回答,“老大答应你了。”

“我是说……他好像要出去办事儿?”沈县长也是有八卦心的。

“这是把头儿惹火了,”王媛媛慢吞吞地回答,“区长来北崇之后,还真没为私人的事儿请过假,他都忍不住了,说明对方欺人太甚……领导一向是很好说话的。”

“陈区长确实是好说话,”沈县长笑着点点头,心里又加俩字儿:才怪!

“也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麻烦,”下一刻,他轻喟一声。

陈太忠遇到的麻烦不算太大,但是足以让他义愤填膺,那就是……董毅被人打了黑枪。

事情就发生在刚才不久,小董招待一个客户在阴平吃饭,喝得醉醺醺之后,大家走出饭店,才要上车,不成想旁边的面包车上刷地跳下四名男子,人手一支枪。

事发突然,大家都没防备,当下就是一呆,就这一愣的工夫,四人已经将这七八个人围住了,其中一个汉子走上前,对着董毅的双腿就连开两枪,然后相互掩护着退上车,离开之际还留下一句话,“你不是喜欢打人双腿吗?就让你尝一尝这滋味。”

面包车离开的时候,是后盖掀起来的,两人蹲在车后,持枪看着众人,不过这边有人悍勇,扑到车里摸出枪来,对着那车来了一枪——董毅的车里也放着枪的。

因为这边也开枪了,现场就不能呆了,于是上车呼啸而去,所幸的是,对方用的是霰弹枪,董毅的双腿上,中了一百多颗铁砂,却是没有伤着筋骨。

阴平区在凤凰也属于偏远地区,而且以前有下马乡的抢矿,现在又有到处的小煤矿,大家对枪声是比较免疫的,董毅也来到区医院就诊。

由于涉及到了枪伤,警察还是过来了解了一下情况,这边肯定不会说自己也开枪了,就说是四个陌生人拿枪打的,至于说为啥?我们哪儿知道——没准是打错了。

警察们也知道,董毅并不是好鸟,人家执意不肯说原委,也就记录一下了事——他们并不知道,董毅对此也没有什么头绪。

陈太忠接到消息,二话不说就上路了,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,分析可能的幕后黑手。

那四个人相貌和口音,跟凤凰本地的不一样,开的面包车虽然是天涯牌照的,但可以肯定的是,绝对不是天涯人。

枪手离开时说的那句话,听起来似乎是前一阵通海人被打断腿的报复,但是再想一想,这也可能是栽赃嫁祸的手段。

说来说去,还是董毅看着的两个煤矿,在煤价高涨,并且还看不到涨价尽头的时候,太让人眼红了——若是处理不好,东李和西李两个矿,以后要有手尾的。

陈太忠坚决不能忍受这个结果,撇开两个矿的利润不提,只说那是北崇煤场的备用资源,他还用仙力加固过,就不容任何人染指。

他到阴平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,董毅还在手术中,区医院门口还有几个汉子在晃荡,这是防着对方又冲回来——这种事情并不少见。

当年下马乡抢铝矾土矿的时候,就有这种情况,被打伤的混混,被人连夜从区里医院押走,直接扔到凤凰市外,告诉对方,说你敢再踏进凤凰一步,要你小命。

陈太忠来了之后,也没进医院,而是上了旁边的一辆金龙中巴,刘望男、十七、铁手已经来了,马疯子人在外地,估计要过来,还得三四个小时。

陈区长问一问董毅的伤情,然后沉声发问,“你们分析,到底是谁嫌疑最大?”

“应该是陆海人搞的,”石红旗沉声回答,“凤凰没有这么不开眼的人,他就算打了董毅,当我是吃醋的,还是疯子和铁手是好惹的?”

“也得防着朝田或者张州什么人干的,”铁手闷着头抽烟,“以后谁再打这个煤矿的念头,不管是谁,都准备尝一尝凤凰兄弟们的招待吧。”

“我也觉得,陆海人的嫌疑大一点,”刘望男沉着脸发话,“太忠,你不是给了陆海那边老大十天的期限……他去北崇了吗?”

啧……忙得就忘了这事儿了,陈太忠嘴角**一下,“明天先开了会再说……道上的人都通知到了吗?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