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1章 道上大会

第四千零六十一章 道上大会

“有点名气的……都通知到了,”十七点点头,听说董毅被枪伤,陈太忠大发雷霆之后,他和铁手挨个儿通知道上的弟兄,“九点钟,在盛小薇的碳素厂,把她的大会议室借过来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区长点点头,给大家散一圈烟,“时间不早,稍微休息一会儿,守夜的弟兄们辛苦一点,望男不会让弟兄们白忙。”

说完之后,他站起身下车,刘望男见状也跟了下去,十七和铁手交换个眼神,铁手打个哈欠,“懒得动了,就在疯子这辆车上睡了。”

他俩早就可以休息了,但是陈太忠说要来,谁敢去睡?只能在这里硬挺着,现在陈老大开口,这二位才能去休息。

盛小薇的碳素厂,现在发展得很不错,她主要服务的对象是临铝,而临铝接连上了氧化铝和电解铝的大项目,消化她那点产能,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现在的碳素厂,也是地面平整、绿树成荫,职工宿舍、活动中心什么的都建好了,门口还弄了一个花园广场——正是陈太忠讨厌的欧式风格。

这个花园广场到了夏天的时候,喷泉开动,据说晚上还会有不少人前来纳凉,还有人拎了录音机来跳舞,也算是阴平一景。

从八点钟开始,就有车陆续抵达碳素厂,往日里碳素厂的门禁是很严的,但是今天,只要来人说一声“来开会的”,门卫直接放行,还指出会议室在哪儿,以免走错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来开会的车也越来越多,五花八门的。有奔驰宝马,也有富康捷达之类的,档次再低的车也没有了。

车的种类虽然多,人可是就一种,都是眉眼间带着悍气的,有人是流里流气,有人是一本正经,还有人说话笑眯眯的,但是那种逼人的气势。是发自骨子里的。

有人开了辆面包车过来,但是车门一开,上面下来八九个人。

合着这是运人的车,带头的笑眯眯地跟四小义里的萧牧渔打招呼,“和尚哥。这是我那块儿不懂事的几个家伙,消息倒还算灵通……”

“登记一下,进去吧,”萧牧渔不耐烦地一摆手,董毅的受伤,让他心情很不好。

两人同列四小义,也都是长了一副好皮囊。董毅现在做了实业,他则是喜欢裤裆底下那一口,也遭女人待见,所以现在还是混在幻梦城。不过两人的关系真是不错。

“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啊,”一个年轻门卫轻声嘀咕一句。

“你小声点,想死?”另一门卫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老板的事儿。你瞎操心什么?”

“今天要是有警察来,起码能抓住十个有案底的。”那位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那个肥肥是我家邻居,起码背着两起伤害案……奇怪,豆腐不是跟他掐得一塌糊涂吗?怎么一起来了?”

正说着呢,又是一辆奔驰越野车开到了门口,年纪大一点的门卫马上点头哈腰地放行,“马总来了?”

待奔驰车进去之后,这位才看一眼年轻人,“马疯子都来了,你的说什么肥肥、豆腐……排得上号儿吗?”

马疯子在凤凰的名头,现在还要强过铁手,别的不说,原来凤凰纺织厂的落魄小混混,眼下是正儿八经的加拿大人了,是无数混混们励志的偶像。

今天这是凤凰黑道人物大集合,召集人是马疯子、十七和铁手,不过道上的弟兄都知道,这是四小义的董毅被人拿枪打了,陈太忠要为小弟出面。

来的人是五花八门,够字号的全通知到了,到九点为止,一共来了小两百号人,正是门卫那句话,警察要是来一趟,凤凰市的牛鬼蛇神,基本上就一网打尽了。

当然,有光就有暗,这是客观存在的现象,真要有人觉得,一网打尽这些坏人,凤凰市就能河清海晏,社会治安大大变好,那也是胡扯——出现利益的真空,必然会有人惦记着争取,没准会变得更乱。

九点一到,萧牧渔代表几个大佬宣布,“现在开会了,来的诸位,是给面子的,没来的那就是给脸不要,他们的下场,你们很快就看到了。”

就在这时,门口一阵喧闹,却是三个人想进会场,被把门的拦住了,说是时间已经到了,不许进,带头的那位登时急了,冲着马疯子嚷嚷,“疯子哥,路上胎爆了……爆了两次,我不是有意晚来的,通融一下嘛。”

“书记要开会,你就不知道早点来?”马疯子冷笑一声,此人是他以前的对头,后来他强力崛起,这位就认怂了,所以他并不怎么买账,“挺不含糊的嘛。”

“这不是陈老大没在吗?”这位干笑一声,“疯子哥,下次我一定赶早。”

“谁说不在了?”马疯子就恼了,人的名儿树的影儿,他玩得再好,在凤凰市混混们的眼中,也差了陈太忠三条街——书记在和不在,那是不一样的。

所以他从主席台上站起身,冲那位招一招手,又走到会议室边上的窗户旁,手一指窗外,“看看那是谁?”

其他混混们,也没多少人确定,陈太忠是否来了,闻言呼啦一声,就都跑到会议室南侧,张头张脑地向窗外看去。

窗外是一片绿地,草地上种植着一棵棵的龙爪槐,像一个个巨大的伞盖。

这龙爪槐夏天遮阴是极好的,现在秋末了,槐树叶子凋零,可以看到,一张躺椅放在两棵龙爪槐中间,一个人懒洋洋地半靠在躺椅上,身边是一张茶几,茶几上有一个小手壶,一个暖瓶,一个烟缸。

至于此人是谁,那大家看不出来,因为这人正拿着一张报纸看着,报纸遮住了他的头部和半个胸膛,报头上,“人民日报”四个大字,分外地醒目。

“这是书记吗?”有人轻声嘀咕,却是不敢大声说。

似乎是听到了这个质疑一般,看报者放下手里的报纸,有意无意地看一眼会议室,拿起手边的小手壶,轻轻地喝一口茶水,又摸出一盒烟来,抽出一根来点上,又拿起膝头的人民日报,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。

虽然露脸的时间不长,但是谁还能看不出,此人正是道上人称“书记”的陈太忠?

“疯子哥,你放我一马,”那位直接就单腿点地跪下了,随手摸出一把刀来,想也不想,一刀就扎在了自己大腿上,带着哭腔发话了,“真的是爆胎了……连爆两次。”

“笊篱你这是闹啥呢?”马疯子眉头微微一皱,“我也没说不信你不是?不过这种事情……以后少做,书记都亲自回来了,他一肚皮的火,总得有个发泄的地方。”

“那是,以后少做,”笊篱一边点头,一边站起身来,咬牙一拔腿上的刀,鲜血刷地就飚了出来,他倒吸一口凉气,按住腿上的伤口,就要坐下来。

“尼玛,缝口子去吧,”十七皱着眉头,很不满意地发话了,“你的人留下一个,好好学习一下会议精神,今天把弟兄们叫来,是有事儿的……和尚,还有谁没来?”

他们一共召集了三十几个势力,遍布凤凰七区二县,最少也是当地知名的地头蛇,除了混混,还有矿霸、打家等等,来的这点人,还真不算多。

萧牧渔查一下,“三家没来,是排骨、金乌钢片儿和闯红灯。”

排骨是凤凰的后起之秀,卖摇头丸起家,手下有几个亡命,是相当地不含糊,最近跟铁手和十七都有冲突——因为这两人都不让他进场放货。

钢片儿是金乌的矿霸,他罩着十几个小煤窑,县里有点关系,手下也有几个敢打敢杀的,在混混的圈子里比较低调,属于闷头发财的那种。

闯红灯则是凤凰的又一拨新秀,不是一个人,是七个少年,正是叛逆的年纪,老大因为一时口角,捅死两个人,判了死缓,死者家属有点办法,要在号子里整死人,结果老二又拎着刀,砍倒了死者家属一家,死一人,重伤三人。

老二又判了,老三也被无辜地抓了,剩下四兄弟直接跑路,过了大约半年,老五偷偷摸摸地回来,想整死抓老三警察的一家,结果那警察警惕性高,反而将他擒获。

抓了四个……问题是,还有三个不是?警察也有点挠头。

这七兄弟都是未成年,一般情况下,是判不了死刑的,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。

而且这老三抓得就有点无辜,这七个人是结拜兄弟不假,但是砍死者一家的,只有老二,回来算计警察的,也只有老五,剩下的三个人别说跑路了,就算没跑路,警察也不能把他们怎么了,想发协查通报,也没个由头——那就是三个危险性极高的定时炸弹。

当然,他们真要留在本地的话,做警察的也有种种手段,调教得他们见到警察就色变,但是……人家就是跑路了。

于是这差点被杀了家人的警察建议,要允许青少年们犯错误。

所以,这几个少年就被招安了,老大老二那是住号子了,但是其他人都活蹦乱跳的,尤其是剩下这五个人,绝对不会同时待在凤凰,警察们想要一网打尽,总找不到合适的时机——想到这些少年的狠辣,不能同时擒获,那就意味着巨大的风险。

可是同时,这几个少年闯出了这么大的名气,就有不少老混混们都来投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