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2章 书记的警告

第四千零六十二章 书记的警告

“三家没到,”石红旗点点头,然后一拍桌子,“弟兄们,开会了……”

“咱道上混的也开会,头一回听说啊,还强调会议精神,”有人低声嘀咕,“要是再整个会议纪要啥的,咱弟兄们将来……乐呵可大了。”

会议的主题,一共有三个,首先是通报董毅被打伤——事实上来的人都知道了,萧牧渔表示,这是哪个兄弟干的,赶紧站出来,现在说明情况,我们还可以听一下你的解释。

这自然是没人承认的,在场的众人,一个个赌咒发誓,说董毅已经洗手经商了,等闲不问江湖上的事儿了,谁还冲他下那黑手?

第二个主题是放风,就是说这东李西李俩矿,主家是谁你们也清楚,有谁打这俩矿主意,希望弟兄们看清楚形势,不要瞎掺乎,要不就别怪咱不讲情面。

这就是杜绝两个矿的隐患,和尚代表书记发话了,就算在将来,谁想动这俩矿的主意,哪怕是简单的打压——你们在座的诸位,最好也不要参与,以免引火烧身。

如果心思机敏的人,可以考虑举报……这个就是属于比较隐晦的暗示了。

第三个主题,也是把大家叫过来的最大目的,就是说昨晚袭击的,是这么四个人——你们手底下小混混众多,帮着打听一下吧。

这个打听,不是白打听的,提供有效线索的,肯定有奖励——没错,今天会议的主要目的,就是发布这个通缉令,道上的通缉令。

就在他们闹哄哄开会的时候,陈太忠接到了通报。知道有三茬人没到,他想一想,直接将目标锁定了排骨,“跟我说一下排骨的相貌特征,还有他主要在什么地方呆着……”

其实钢片儿的嫌疑也不小,但是陈区长最讨厌的是毒贩子,至于闯红灯……那只是一群毛孩子而已,等将来长大了,早晚会知道——共患难易。共享福难。

排骨姓张,打小家庭条件就不好,最大的愿望,就是天天吃排骨,而他走上社会之后。又开始吸毒,瘦得像排骨一样,所以有了这么个绰号。

吸毒久了,自然就就是以贩养吸,后来他跟了常三,专门做这个买卖,常老三倒了。判了一批人,骨干分子差不多全进去了,但是也有漏网的,排骨就是其中之一。

常三在凤凰横行霸道多年。那些漏网的,多半也不愿意被人收编,销声匿迹一段时间后,推出了排骨做招牌。

按说混黑的人里。从来没谁看得起瘾君子,但是这瘾君子不但吸毒。而且贩毒,下手还狠辣的话,一般也没人招惹——贩毒的都有钱,这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年代。

排骨接到这个通知了,但是他根本不带理会的,心说我早晚要统一凤凰黑道的,马疯子铁手……你们算个**毛?陈太忠也就是那么回事。

跟女人们折腾了一晚上,他十点钟才起床,**那俩女人,昨天嗨得太厉害,凌晨五点才睡,搞得他差点要尿血。

他起床之后,来到卫生间,打着哈欠给自己的脸上抹上剃须膏——他的胡须比较硬,电动剃须刀刮起来很不舒服,还是刀片来刮比较好。

然后他刷牙,刷了牙之后,拿起剃须刀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抹一把嘴巴,轻喟一声,“岁月如刀啊……莫名其妙就老了很多。”

“是啊,黑了木耳,软了香蕉,”一个声音在他身后轻叹。

“是谁?”他强自镇定,看着面前的镜子,发现自己身后,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个男人,冷冷地看着自己,他惊讶地发问,“你怎么进来的。”

陈太忠从他手里拿过剃须刀,轻轻一划,就割破了他的喉管,看着鲜血嘶嘶地喷溅着,他微微一笑,“我就是不告诉你,我是怎么进来的,也不告诉你我到底是谁,你慢慢地猜……做个死不瞑目的糊涂鬼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排骨还想再说什么,但是他的颈部吱吱地冒着鲜血,实在是有心无力了,不过在失去意识之前,他脑子里还有一个念头——任你说得天花乱坠,总有人能发现,我是被谋杀的吧?国家的法律不是摆设。

他就没想,他卖摇头丸的时候,就视国家的法律如摆设,现在倒是想起法律来了——律人易,律己难,双重标准,这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玩得了的。

陈太忠搞掉这个刺头,又将剃须刀塞回他的手中——你就是刮胡子的时候,刮到喉咙了,死了活该,跟哥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之后他再回阴平,却是讶然得知,凶手所坐的那辆面包车已经被发现了,停在曲阳和青旺的交界处,车上的人都已经逃跑了。

这辆车是被人抛弃的,甚至在车后盖的地方,还有明显的枪击痕迹——也许,这才是车主人不得不抛弃它的原因。、

不过,还是在车后盖的位置,警方发现了两点血滴,这意味着,也许车上的人被什么东西击伤了,这是一个不错的收获。

由于车上出现了枪击的痕迹,警察们再次来到医院,了解当天董毅一方是否还击了,这边当然是断然否认。

警察们其实也猜到了真相,不过猜测是做不得数的,尤其是受枪击的一方,连苦主都没有,他们也只能悻悻地警告:你小子最好不要让我们找到证据。

事实上,这个时候警方也听说了,盛小薇的碳素厂里,有凤凰的道上人物大聚会,也是为了这个躺在医院的家伙——马疯子、铁手和十七全到了。

不过既然没有强力人物关注,他们自是懒得多事,传话的人已经说了,这个聚会,是打着陈太忠的旗号进行的,陈某人甚至有可能在场。

这个会开了一个来小时就散了,各位大哥小弟的也没就此散去,而是通过手机现场指挥,要人打听那辆天涯面包车上四个人的来历。

碳素厂里也就热闹了起来,三五成群的人或走或坐,还有人坐进车里,拿着手机打个不停,一看都是那些走路打横的主儿,厂里的职工都躲得远远的了。

还别说,这些道上人物的能量,还真是不一般,大约十一点多的时候,有个叫田鼠的家伙找到了马疯子,此人是车霸,跟交通局有点关系,主要是垄断凤凰市几条线的客运业务,打架什么的不是很突出,但是交游很广,信息量也大。

他悄悄地汇报,说他几个跑客运的小弟,在饭店里见过这几个人,因为这些人的口音很独特,开的还是天涯牌子的车,就注意了一下——后来才知道,那应该是陆海一带的口音。

“让你那几个人,马上过来一趟,”马疯子做出了决定,“其实这么折腾一下,固然是要兄弟们帮忙,主要也是搞一搞清楚,不是咱本地人干的,你这个消息很重要。”

“哪儿啊,就是顺手帮忙,”田鼠讪讪地笑一笑,“疯子哥你太客气了。”

“这消息真的挺重要的,”马疯子正色点头,“要是没有确定的消息,陈老大要发飙的。”

“那是,”田鼠干笑一声点点头,不过他心里是不是这么认为的,那就难说了。

接下来,碳素厂就要招待大家吃饭了——有事儿的人,当然就可以走了。

不过在场的人都没走,大家都琢磨着,没准能跟陈太忠说两句话,于是纷纷涌入职工食堂,倒是把九成的职工都吓得端了饭盆回宿舍吃了,剩下的一些职工,就是那种不太学好或者仰慕江湖生活的。

可是陈太忠并没有进食堂,而是开着那辆奥迪车,缓缓离开了,这帮好汉里,难免就要有人低声嘀咕,“陈老大这……真是的。”

书记的蛮横和狠辣,是大家都听说过的,但是这么多人来捧场,陈某人居然视作无物,这些江湖汉子的心里,真是有点不爽——所谓道上人物,活的就是个率性张扬。

就在这位嘀咕的时候,旁边有人手机响了,接起来电话一听,脸色就变了,他看一眼身边这位,低声发话,“十点钟左右,排骨死在自己家了……剃须刀割了喉管。”

“我艹……”发牢骚的这位一听,登时就是脸色一变,身子都抖了起来,他颤抖着低声发问,“是自杀还是他杀?”

“不知道,警察已经去了,门窗没有被破坏的痕迹,”那位摇摇头,又抬手拍一拍他的肩膀,“别那么多牢骚了,能来,能活着,就挺不错的。”

“嗯,”这位双唇紧闭,居然不敢再张嘴了。

都是道上人物,排骨在自己家死亡的消息,瞬间就传遍了整个食堂,有些自认身份不差的主儿,说话的音量登时就降了一大半——别以为来了就是捧场,看一看那不来的下场吧。

当然,接着就有人联想到了一些其他人物。

结果十来分钟后,一个电话打到了铁手的手机上,那边哆里哆嗦地发话了,“铁手哥,我是小刚……这两天我妈住院,手机是我弟弟拿着的,我真不是有意不去。”

“钢片儿你玩大了嘛,连书记的话都不听了,”铁手淡淡地回答,“别跟我扯那有的没的,晚来半分钟的笊篱,都扎了自己一刀……我也没胆子帮你递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