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3章 出击

第四千零六十三章 出击

钢片儿的借口,显然是站不住脚的——陈老大召唤,不管有再多理由,你居然敢不来?

就算真走不开,派别人不行吗?不过铁手无意跟他说太多,“不来的,保不定就有嫌疑,你自己掂量吧。”

钢片儿这次,是真的吓坏了,他罩着十几个小煤窑,最近煤炭涨价,他很是赚了一些钱,前途也看好,他就收拢了两个亡命徒,打心眼里,他不是很害怕马疯子和十七等人——倒是铁手让他有点忌惮。

因为董毅被枪击,就要叫他去开会,他是真心抵触这个,你们不是惦记上我这点家底儿了吧?所以就算是打着陈太忠的旗号,他也不去。

我又不认识姓陈的,凭啥叫我去看会?惹得急了,我就跟你玩狠的,这年头谁怕谁?

他倒是想斗狠呢,可万万没想到,陈太忠比他狠多了,排骨也没去,不到一个小时,在家里就让人割了脖子,连先兆都没有,直接动手杀人。

当然,阴平人能证明,陈书记在碳素厂呆了一上午,似乎跟那起案子没什么关系,警察也不能确定,排骨是不是死于意外。

但是在道上混的,不讲那么多证据,自由心证实在太常见了,不光钢片儿这么认为,打电话通知他消息的那位,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这绝对是陈太忠的手笔——也只有书记,手上才有如此恐怖的杀招。

简直是顺昌逆亡啊,他终于意识到,自己手里笼络的亡命再多,也比不上五毒书记视人命如草芥的狠辣,不服不行。

于是他马上就联系铁手,不成想那边告诉他——自己没去。所以反倒是有嫌疑,放了电话之后,他开了车就跑,不往外面跑,就往阴平跑。

遗憾的是,他来到阴平的时候,摊子都散了,人也都离开了,陈太忠更是联系不上。他拎着一个黑皮包,就到医院去看董毅。

包里是二十万的现金——买命肯定是不够,不过,首先这是个诚意……

陈太忠从警察那里偷了点血液样品,直接驱车前往通海市。路上他给韩天打个电话,“老五,我上次让你给通海传的话,你传到了吗?”

“陈老大你的事儿,我怎么敢耽误?”韩老五在电话那边笑,“听说有个小家伙让枪打了?”

“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呢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。

“怎么可能呢?”韩老五继续笑,“我已经把老岚的资料都弄好了……给你短信发过去?那货要作死。我也只能帮你成全他了。”

“发过来吧,”陈太忠用的这个手机号,是个无记名的神州行,“你确定这件事。一定就是老岚做的?”

“十天都过了,他也不登门道歉,不是他也是他了,”韩天也是自由心证。说到这里,他狐疑地问一句。“陈区长,我记得你以前,好像不这么墨迹的。”

“人总是会变的,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,以前的他哪里讲什么证据?一旦怀疑对方,就要使用手段折磨,而他今天先搞道上大会,然后才怀疑陆海人,这手段就有点过于规矩,甚至有点迂腐了。

大约……这就是成熟的代价了吧?他也不认为,这就是完全的坏事,“这样,你再代我通知对方一声,我明天早晨可以抵达通海,到时候交出那四个人来,剩下的事儿再谈。”

“这估计是没啥用了,”韩天叹一口气,“反正传个话,我倒好说……老岚那个家伙,属于一旦决定,就不会反悔的人,那货手上的海碰子很多。”

海碰子就是碰海人,跟采珠女一样,潜入海底海产品为生,想要有大收获,就要往水深的地方去,为了潜得更深,要重重地跳下去,就是跟海底碰了一下,所以叫海碰子。

这是一项危险性极高的工作,自打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沿海的地方开始包海,海碰子就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——就算现在要下去捞,也有了氧气瓶之类的,没那么危险了。

能做海碰子的,那都是脑袋别到裤腰上的主儿,还得不怕吃苦,像陈太忠玩外贸走私汽车的时候,那个“外贸港口”的秩序,就是一些海碰子在维护。

那些海碰子,只要有点头脑,又赶上时机的,不少人都已经发大财了。

不过汉语言的进化是很快的,海碰子这个职业消失了,但是做外贸的主儿,在外海船碰船地倒货,也被叫做海碰子——起码陆海这边是这么叫。

久而久之,海碰子就成为亡命的同义词了——跟海不沾边,都可以这么叫。

韩老五这话,就是提示陈区长,那边的亡命比较多,陈太忠却也不以为意,挂掉手机之后继续赶路,没走多远,手机的短信提示“滴滴”地响了起来。

韩天准备得还是比较充分的,短信一下发过来二十多条,将老岚的大致情况介绍了一遍,包括相关产业和常去的地方,不过那厮的住处,他只知道一个地方,就是胡家集的别墅——那是老岚众所周知的住处,二十多亩地,戒备森严。

其他的短信,就是老岚手底下几个骨干的资料,也有产业、住处以及相关信息什么的,其中还有两个人的移动电话。

陈太忠看一看之后,将所有信息都记在脑子里,随手一捏,整个手机和死m卡登时化作了一团粉末,手心中化作一个鹅蛋大小的圆球,凝而不散。

下一刻,他放下车窗,将手中的圆球很随意地丢到窗外,那圆球登时化作一片烟尘,无声地洒落地面,奥迪车疾驰而去,又带起了大片的烟尘……

一边开车,陈太忠一边琢磨关于老岚的信息,事实上,就连盛小薇对此人也不陌生,告诉了他一些情况。

老岚姓胡,通海郊区胡家集人,实实在在的当地大姓,陆海人是一向排外且抱团的,胡家也不例外,而且这个家族实在够大,还有人在解放前就跑到了台、湾和香、港的。

改革开放一开始,就有胡家人回来认亲,又提了建议,搞外贸是很赚钱的。

不过胡家实在是太大了,族人过两万,就总有远近亲疏,老岚属于那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,八十年代初,他因故意伤害罪,被判入狱,所幸的是,那时他不满十八岁,只判了五年。

他出来之后,胡家人的外贸生意已经做得如火如荼了,知道这小子能打,胡家就让他出海当个苦力。

那个时候,外贸的生意不太规范,同行之间有恶性竞争,以胡家为主的外贸集团,也遭遇了这样的情况——其实都是玩走私的,货物冲突导致利益受损,那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。

老岚第一次出海,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儿,事发仓促,二十几个人对砍,他身中三十余刀,愣是顶着不退,有两个被他砍下海的家伙,再也没有回来。

这一仗就奠定了老岚的赫赫名声,因为外贸是违法犯罪行为,也没人告他杀人,后来又走几次海,也遇到点小事儿,他都不用干别的,把外衣一脱,露出上身二十几道兀自还赤红的刀疤,“老子多活这么多天,早就赚了……来吧。”

在香、港的胡家人听说之后,专门引他走了一趟,拜了一个洪门大佬为师,用胡家人的话说就是——这是在欧美和南洋都有师兄弟了。

老岚的势力因此急剧扩张,他名字里原本没有岚,但是给自己起个外号叫过山风,后来有了身份之后,很羡慕别人摆架子的样子,就要别人称他“岚哥”,后来又上升为“岚爷”。

这外贸买卖的威风,并没有摆了多长时间,陆海不愧是个很抱团的地方,随着冲突愈演愈烈,大家终于坐下来,细细商量——咱们怎么样合作,把这个市场垄断住。

再后来,外贸的对手就换成了官家,胡家人就此上岸,用积攒下的原始资金,进入了别的领域——而岚哥成长为胡家人身后的黑道庇护伞。

然而就在那个时候,岚爷跟胡家发生了争执,他觉得海上的事情不可为了,就想下决心整合一下通海甚至整个陆海的黑道。

胡家不肯答应了——此事的危险性太高,就说我们捧你出来,是整个家族出了力的,有人欺负到咱头上,咱可以拼死反抗,但是别人没怎么招惹你,你为啥去整合人家?

我的地位,是一刀一刀挣出来的!岚哥不管这个,在他表现出惊人的战斗力之前,也就是一个苦力——现在你们倒说是你们捧出来的?

后来他还真是自己打出了一片天地,手边也有几个胡家子弟,所以这老岚出身是大户,但是跟族里的关系,并不是那么近——两万多胡家人……这得有多少分支?

当然,要说远也绝对不远,反正这个老岚,身上的味道很多……

次日凌晨六点,陈太忠驱车抵达通海,车行到一个僻静的拐角,他停下来四下看看,发现没人注意,一抬手就将奥迪车收回了须弥戒。

客场作战,可能的意外因素很多,慎重一点的好,他不想自己的车被破坏,或者被人偷去,人为制造什么事故……

(继续求好评榜点赞,这个推荐很有用的,还有,目前月票在第十五,不能再掉了,大声召唤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