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4章 上门挑衅

第四千零六十四章 上门挑衅

通海其实也是个慵懒的城市,这里的时差,比恒北天南等地,早了半个小时以上,但是眼下还是没什么人出门,一点都不像一个商业极其发达的城市。

陈太忠差不多走了两条街,才找到一个早点摊子,坐下来点一碗咸豆腐脑,又点两个面窝,吃完以后,时间还早,他又点一碗糊粉,外加两个毛蛋。

这些吃完,街上的人就多了起来,他看一看时间,发现已经六点四十了,于是又在街上慢悠悠地走一阵,找到通海电信宾馆,拿身份证登记一个豪华套。

来满是敌意的外地,就只能走这么个路数,找不到外省市驻通海的办事处,就只能找那些条管部门的宾馆了,这些地方,当地人想施加影响,也不是很方便。

来到房间之后,他拿座机给许纯良打个电话,关心了一下科委最近的动向,许主任很纳闷,“你怎么跑通海去了?”

“跟去湖城差不多的意思吧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又给阴京华打个电话,了解一下黄老早晨吃了点什么,精神状况如何。

阴总回答了他的问题,同样也是疑云重重,“太忠你这是去哪儿了,这个区号……没错,绝对是陆海的。”

“过来办点事,不是官场上的,是有几个小贼不开眼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,挂掉了这个电话,他又给尼克打个电话——我擦,这座机没开国际长途。

他在屋里拿着座机,打了好几个电话,然后才用手机拨个电话给支光明,“你跟通海老岚说,我来了。在电信宾馆201室,我给他一个小时……马上过来。”

支光明已经知道了这件糊糊事儿,但是他实在是没资格多嘴,支总的光明集团在陆海也是数得着的,不过他终究是洗净泥腿上岸了,跟姓胡的这还在道儿上混的主儿不同。

尤其是这通海市,在陆海里也是自成一系,不但排省外的人,也排省内的人。

所以他能做的。也就是帮忙打招呼,不过他倒又强调一点,“行,话我一定说到,太忠你保护好自己就行。该下狠手就下狠手,大不了咱赔钱……”

“只要有钱,在陆海没有搞不定的事儿,”他很**裸地表示,“到时候该出多少钱,该怎么说合,你也不用操心。我全包了……你不吃眼前亏就行。”

光明集团的,是陈太忠一手救活的,支总还借处理烂尾楼的事情,搭上了蒙艺。目前在碧空也好活得很,眼下的支总江湖气少了一些,但是官场里人脉多了很多。

“想让我吃眼前亏,起码得再来个圣诞节吧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。若是能晋级紫府金仙,那个叫上帝的家伙。他也不会放在眼里,“好,那我等你消息。”

他在房间里,由七点半足足等到八点半,不过始终没有人来,时间一到,他就站起身走人了——哥们儿给过你机会了,你不珍惜。

走出宾馆,他先在门口的书报亭买一张通海的地图,然后寻个没人注意的空档,直接万里闲庭走了,到了胡家集附近,他才放出奥迪车,慢吞吞地驱车前往老岚的别墅。

别墅建在胡家集边缘的一个小土丘上,连丘陵都算不上,就是小土丘,最高的地方,也没有高于二十米的,但是在这里,已经是很显高度了。

别墅不算高调,掩映在一片红花绿树中,但是门口是一片大大的硬化过的路面,看面积要超过两百平米,别墅门口还有个门楼,上面写着四个大字,“山风别院”。

还真是富贵逼人啊,陈太忠心里冷冷一笑,就将车停到路边,摇下车窗,上下打量着别墅。

他不知道的是,这条路,都是山风别院修的,距离大路有一百多米,全是别院主人出钱修的,他现在停靠的地方,其实已经进了别院的警戒区。

所以他刚一停下车,就有别院的保安出来,很不客气地发话,“走走走,这条路是私人的,别找不自在啊。”

这话搁在欧美什么的地方,那确实是很唬人的,你进了人家的地方了,主人可以高贵冷艳地撵你走人——你进了我私人的地盘。

但是在中国……玩这个真是没有意义,占这么大庭院也就算了,居然还敢连交通也阻止?陈太忠笑一笑,淡淡地吐出一个字,“滚!”

“你找事儿吧?”保安才待发飙,猛地看到是外省的车牌,终于是忍了一忍,“这里是私人地界,你最好赶紧离开。”

顺着这条路往上走,还有几个别墅,也是通海头面人物的私宅,大家不怕外省人来送死,但是既然是奥迪这种政府公务车……最好还是相安无事吧。

陈太忠还就不吃这一套,坐在奥迪车里张头张脑,看了一阵之后,似乎觉得不过瘾,他又摸出一个望远镜来,双手把着看来看去。

“是陈太忠的车,”别墅里已经有人通过车牌,查出车主人了,要说通海人完全没有可能知道这么个人,更没有理由害怕——但是事实上,并不是那么回事。

阴平那边出了事情,而陈太忠放言要报复,说陆海人有嫌疑——这个消息真的传得太快了,就连盛小薇的姘头高强都打过来电话,要通海人最好保持克制。

克制神马的,倒是未必,但是岚爷对陈太忠的重视,也是急剧上升,那么保安能认出奥迪车的来历,倒也是正常了。

“这货还真敢来啊,”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轻声嘀咕一句。

陈太忠不但敢来,还在别墅门口优哉游哉地晃悠了一个多小时,不过别墅里虽然再没人管他,但也没人出来说什么长短。

真是给脸不要,陈太忠驱车离开,找个地方收起车,又摸出一张神州行的卡来,塞进一个崭新的手机里,然后直接就万里闲庭走了。

来到一家酒店,他才拨了一个号码,感觉人不在这里,就挂了电话,又换一家酒店,继续拨那个号码,终于有人接电话了,“尼玛,谁啊,大早晨的。”

接电话的这个,就是岚爷手下的大将二虎,人称虎哥,他是跟着岚爷冲杀多年的干将,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局面,就是放水——专做各种高利贷买卖。

“小虎?”一个怪声怪气的声音,从电话那边传来。

“是你虎爷,有屁就放,”二虎冷冷地回答,“打一下就压掉,什么玩意儿。”

“买好墓地了吗?”电话那边轻笑一声,“给你一个小时,抓紧了,下午就不赶趟了。”

“我艹你大爷,”二虎大喊一声,才待痛骂对方,却发现那边已经压了电话,他愣了好一阵,才摇一摇头,“这他妈的……有点不对劲啊。”

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岚爷打过来了电话,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凝重,“二虎,今天接到什么奇怪电话,记得跟我说一声。”

“刚才就接到一个,”二虎皱着眉头发话,将早晨有个陌生电话,响了一声挂掉,又过一阵,打过来威胁自己的事,讲述一遍,“切,还要我买墓地……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。”

“他也要你买墓地了?”岚爷的声音,难得地艰涩了起来。

“也要……怎么叫也要?”二虎一听这话,登时就觉得身上有点发凉。

其实自打吃了这碗饭,类似藏头藏脑的恶心电话,他也接过几个,一开始他还暴跳如雷想找出人来,后来也就习惯了,无非是一些没卵子的杂碎打来的。

今天上午那个电话,给他的感觉并不是很好,但他还是习惯性地将之抛在脑后了,现在听岚爷这么一说,登时就反应过来,这问题怕是大了,“这是谁干的?”

“天南的陈太忠来了,上午在胡家集院门口待了好一阵,”岚爷哼一声,冷冷地发话,“不一定是他干的,不过那家伙来意不善。”

“来意不善?”二虎冷笑一声,“也就是个外地人,岚哥,要不……我种了他荷花?”

荷花不是那么好种的,岚哥听得咂巴一下嘴巴,让一个处级干部失踪,对他来说并不是多么挠头的事情,但是陈太忠那货……手里的亡命也多得是啊,而且是训练有素的那种。

这个事情,还是要看一看姓陈的打算怎么办,老岚目前还没有决定,怎么跟那厮打交道,中间传话的人是不少了,但是姓陈的来了之后,没有直接登门拜访,而是令自己过去相见,这让他极其地不爽。

交往之际,要强调个主次,不光官场是如此,黑道也是如此,一开始陈太忠就让韩老五传话,要他前去北崇登门道歉,这对老岚来说,是个不大不小的侮辱——凭啥你就高高在上呢?

眼下这厮来了通海,还是勒令自己上门,岚爷哪里肯吃这一套?而更令他恼火的是,陈太忠居然要在自己的别墅门口探头探脑——你这是打算威胁谁?

然而就算如此,他终是没有下定跟对方火并的决心,“二虎你最近进出的时候小心点,多带几个人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得对面一声轻呼,然后手机就断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