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5章 团购

第四千零六十五章 团购(求月票)

“怎么回事?”老岚的反应还是很快的,看一眼手机,确认挂断之后,马上再拨一次,不成想那边已经“不在服务区”了。

是没电了吗?他等一等之后,没等到电话回拨过来,于是又给二虎的跟班打个电话,“二虎跟你在一起吗?”

“我们在金粟,他在自己房间,岚爷您找他?”那跟班问一句。

“我给他打座机,”老岚压了电话,他有点担心二虎,却又不能让下面其他人感觉到恐慌,所以反手给座机打过去。

金粟宾馆是二虎的固定经营场所之一,他不但放高利贷,也在这里设赌抽头,除了赌博的房间,还有一间套间,睡觉、办公、上网都在这里。

老岚是想着打电话骂那厮一顿,电话断了也不知道继续打回来,不成想铃响了十几声都没人接,他压了电话等一等,又拨过去。

这次铃响了三声,有人接起了电话,不过不是二虎,而是刚才那个跟班,他接起电话,很仓皇地表示,“奇怪,虎哥刚才还在,现在不知道去哪儿了,卧室和卫生间也没人。”

“你马上找到他,”岚爷在电话那边冷冷发话,“越快越好,找到之后,让他给我回电话,越忙就越折腾……脑子被猪啃了?”

放了电话之后,他还是觉得有点烦躁,又给二虎拨个电话拨不通,索性给另一个被通知买墓地的家伙打个电话,“叛徒,把你的人和喷子汇合一下,尽快来忠义堂。”

叛徒听得吓一跳,“岚哥……电话骚扰我的那货,真的是陈太忠的人?”

同为岚哥的羽翼。他的地位比二虎要低不少,所以遇事也请示得勤快一些,不过他手上有自己的人枪,也是很不含糊的。

而忠义堂,则是老岚仿照洪门的样子搞起来的,不过里面没有什么香主、白纸扇、红棍之类的划分,基本上只是样子货,主要是供往来的江湖朋友瞻仰,彰显他洪门身份。

老岚其实不想这么浅薄。他的野心很大,但他也看得很明白,眼下的大陆,就不可能出现分工明确、组织性极强的黑社会——要是一团散沙,政府也懒得理你。要是搞得组织严密,海外还有师兄弟的话……不灭你灭谁?

这些就扯得远了,简而言之,忠义堂是老岚黑势力团伙的核心之处,位于通海城郊,山风集团总部的后院。

听到叛徒还有话说,岚哥是老大地不乐意了。“你管是谁打的电话呢?二虎跟你一样,接了这么个电话,现在人都联系不上了……我这是为你好。”

“成,岚哥。我召集一下人就过去,”叛徒一听就重视了起来,二虎旁边的人手,其实还不如他。不过人家既然敢动二虎,自然也敢动他。“最多半个小时。”

老岚挂了这个电话之后,心里是越发地觉得不安,有心想找到陈太忠,问一问你是要干什么,可是都撑到这会儿了,再主动上门,好像是怕了对方这虚张声势的举动似的。

倒是不多时,有人来汇报,“陈太忠半个小时之前就回了电信宾馆,然后就没再出来。”

电信宾馆是通海人很难掌控的地方,不过以老岚的名声和人面,打听一个住客还是很简单的,他沉吟一下,再度发问,“那里有监控吗?”

“没有,”小喽啰摇摇头,“不过那里有楼面服务员,应该不会错的。”

“电信……还真是有钱啊,”老岚点点头,楼层设服务员值班,可是比监控的费用贵多了,“继续关注,不要错过任何细节。”

十五分钟之后,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:二虎死了,从金粟宾馆的顶楼跳下来摔死了!

金粟宾馆是粮食厅服务公司的产业,建于三年前,楼高十二层,通往楼顶的铁门,通常是上锁的,而且过道比较狭小,没有人知道,二虎怎么就跑到那个上面了。

五分钟前,大家听到嗵的一声大响,探头一看,才发现楼下摔了一个人,一地的鲜血,再细细一看,就有人认出这是虎哥——这里就是他找食儿的地方,认识他的人多了。

这一下,可是把众人吓得不轻,有人打110,有人打120,还有人追查,虎哥是从哪儿摔下来的,没人会认为,虎哥会自杀。

不多时就有人发现,通往楼顶的铁门上,那把大铁锁不见了,门也是开着的,而且跳楼方向这竖着的一溜儿房间,都没什么问题,众人就不得不怀疑,虎哥是从楼顶跳下来的。

120的车过来绕了一圈就走了——没救了也给我们打电话?

110的比较负责,过来之后,盖上了布子,拉起了警戒线,还封锁了上楼顶的铁门,不许人再上,不多时,法警也过来了。

岚哥听到这个消息,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,他想也不想,抬手就拨叛徒的电话,手机足足响了十二声,直到自动断线,那边也没反应。

再打一遍,还是如此,他禁不住拍案而起,“给我联系庞老二,想尽一切办法联系……我艹,说半小时到,这都几点了?”

叛徒姓庞,人称庞老二,不过通海这边道上,不含糊的人,都管丫叫叛徒。

他的声音有点微微的发抖,旁人听了,只当是岚爷很生气,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,除了生气,他还有一丝丝的恐惧。

这绝对是陈太忠的手笔,老岚非常确定这一点,他以前跟陈太忠打交道不多,但是今天有可能跟对方放对了,他自是要细细了解一下,对手的底牌有哪些。

真是不打听不知道,一打听吓一跳,这个小小的区长,不但敢拿烟灰缸砸破市长的头,在公然召集黑道大会之后,有没去的人,居然直接就在卫生间里割了喉咙。

剃须刀刮破喉咙,这是怎样的荒唐?相较而言,没有跳楼动机的二虎,在众目睽睽之下跳楼,倒还显得不那么怪异。

而且老岚很敏锐地注意到了一个细节——陈太忠跟花城人打对台的时候,花城的老大刘金虎,居然离奇地自杀了。

像地北陈清什么的,他并不熟络,哪怕那是地北一省的老大,他还真没有什么印象,但是这个刘金虎刘老三,他接触过。

刘金虎跟他非常地熟,有一段时间,疯狂地想拜进洪门,还想求他引路,不过老岚心里看不上这种土棍,就没有承诺。

但是他也不想因此得罪人,尤其混混不是普通老百姓,真要犯起浑来,能做出很超乎寻常的事情,所以他对刘金虎,也是用道上兄弟的接待态度——客套不失礼数。

就在这样的接触中,他能了解到,刘金虎那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,这样的主儿能自杀?他是一万个不相信。

那么现在,也必然是陈太忠出手了,老岚也会自由心证。

我该怎么样还击呢?就在他纠结的时候,有人前来汇报,叛徒出车祸了。

他们一行七人,开着一辆金杯面包车,在赶来本部的途中,一辆泥头车斜刺着冲过来,金杯车被撞得连打了好几个滚,没起火爆炸,那都是幸运了。

车上的七个人全部被撞得晕死了过去,后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,七人被拖了出来,其中有两人伤势过重,怕是难以抢救过来。

叛徒倒还好,除了脑部受到撞击导致昏迷,还有就是双腿被挤压,粉碎性骨折,不排除截肢的可能——但是一条命,基本上是保下来了。

“这尼玛简直欺人太甚!”岚哥气得一把就将电话摔到了地上,当我不敢收拾你吗?不过与此同时,他心里也有点微微的懊恼,早知道这货下手这么狠,我又何必硬顶着呢?

接下来,我该怎么做呢?他站起身来走两步,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:这货为什么这么准地找到了二虎和叛徒,敢直接要他俩买墓地?

gps定位!老岚觉得,自己发现了真相,正是有gps定位技术,姓陈的打个电话,你们接了,所以就被人发现了位置。

想到陈太忠不住在别处,就住在电信宾馆里,他越发地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拆分之前,电信和移动本来就是一家的。

就在他思来想去之际,手机响了,来电的开头是136,正是那个让二虎和叛徒买墓地的号码,没错,这个神州行的号码,已经深深地映入了他脑海。

深吸一口气,他接起了电话,强自镇静着发话,“书记……你这是打算也劝我买墓地吗?”

“你说什么,我不太搞得清楚啊,什么书记不书记的?”电话那边,一个飘飘渺渺的声音声音传来,“我是告诉岚爷一声,多余的电话我也不打了,像螃蟹、六子、血腰子、老道、臭脚,你通知他们,买墓地吧……要记住,今天以前。”

“这么多人买,一定要打个折扣,咱争取团购。”

尼玛,你家买墓地是团购啊?岚爷又有摔电话的冲动了,不过他知道,电话那边是个何等恐怖的人物,于是强压怒火干咳一声,“书记,我是不是也得买一块墓地?”

“都跟你说了,我不是书记,你脑袋上长的是人耳还是木耳?”电话那边冷哼一声,“你家的墓地不着急,明天买也行。”

(第十六了,还有谁有保底月票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