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6章 偶然必然

第四千零六十六章 偶然必然

“我家的墓地?你给我说一说清楚……”老岚一听,那登时就大怒了,他要是一个人死了,也就算了,一家人的墓地——父母儿女何辜?

“嘟嘟嘟,”回答他的,是一串挂断声。

“真尼玛……悔不当初啊,”老岚轻叹一口气,也挂了电话——如果前两天能往北崇走一趟,又哪里来的那么多事?

韩老五的传话,他早就收到了,但是心里还真没当回事,对于韩天这个人,他也是比较了解的——天南省内有点办法,人家靠着部队玩呢。

可天南省外,那也就扯淡了,在港、澳的势力,是远远赶不上他,倒是大圈帮里,韩天能找到几个亡命,缅甸那边,便宜杀手也不少。

总而言之一句话,他可以让韩天几分,但是大家最好还是井水不要犯河水。

所以他就没在意这个事儿——指望我上门道歉,姓陈的你烧得起这一柱高香吗?

当然,他也想着,对方在期限临近的时候,肯定要提示一下,到时候他根据具体情况,再决定去还是不去,对方真要强势的话,他也就去了——别说什么岚爷不含糊,连官家也不鸟,那都是假的,岚爷真的不含糊的话,现在还做外贸呢。

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他就遇到陈太忠这么个奇葩,人家根本就忘了,没错,在陈区长眼里,他这黑道老大前去道歉,那真是小事儿。

过了期限几天,也没什么动静,通海那商家被打折了腿,一直琢磨着报复呢,知道岚爷纠结,他没人撑腰,所以不敢动,但是听说岚爷扛住了,对方也没反应。心里就生出了各种不服——我艹,这也就是个小逼,居然敢欺负咱通海人?

通海当地人听说之后,很有几个势力表示不服,东李西李两个矿的利润倒是在其次,关键是在这两个矿受阻之后,想进凤凰都难了。

而这两个矿真的能拿下。还有什么矿敢不服气?咱在凤凰发展,谁还敢说个不字?

这已经关系到了大家的利益。听说岚爷不表态,就有人表示,那咱们搞他好了——姓胡的洪门出身,咱也不是没有外援的。

是在这么一种大环境之下,通海才对天南出手的,老岚心里知道有这么档子事儿,也没太在意——那是下面人的行为嘛。

但是现在,陈太忠强力追杀过来了,他真是有点无所适从。毕竟发生在阴平的事情,是他默许的——他可以不承认,但是姓陈的也不会讲证据。

那么,便战斗吧,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也容不得他退缩了,于是他拨个号码。“支总,麻烦你转告陈区长一句……事情错不在我,他逼得我没路走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“他逼你啥了呢?”支光明冷哼一声,事实上,现在他的态度也很关键。“他逼着我去碧空投资,我现在发现,这是一个好买卖。”

“他搞了我好几个手下,现在要我买墓地了……连家人的一起买,”老岚阴笑着回答,“支总你知道我,这辈子活的就是个家人。”

“有些人说话。从来都是一个唾沫一个坑,我是爱莫能助,前期我也帮你传话了,”支光明的心里,其实看不起这厮,只不过大家都是陆海商人,他不好太过无视就是了。

“我家人都非常健康,不可能非正常死亡,”老岚沉声发话,他还没打算彻底撕破脸,所以点到为止,“能不能麻烦支总问他一句,想要啥呢?”

“想要啥?”支光明哼一声,“要你过去见他,这是我带的话,其他的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现在去见他,”岚哥沉吟了起来,搁给往常,他的得力手下一死一伤,还伤了一些喽啰,对于他而言,简直是奇耻大辱,万万不能就这么了结的。

但是这次的对手,实在太强了一点,不但异常高调,而且非常地狠辣,面都没照,就已经死伤惨重了,尤其需要指出的是——这不是偶然的,此人一贯是如此作风。

要是去见一见,试探一下对方的海底也行,老岚觉得这建议不是不能考虑,但是想一想这里是通海,他在地方上有着巨大的优势——做点栽赃嫁祸的事情,并不是很难。

再说了,你拿我家人来要挟我,我不能拿你的家人开刀吗?想到狠辣之际,他咬咬牙,可是面对听筒,他还真放不出这么狠的话。

正在难以取舍之际,一个人闯进了岚爷的办公室,“岚爷,宝哥死了。”

宝哥死了?老岚的眼睛登时就一眯,“支总,我这边有点事儿,回头再联系你。”

这宝哥人称宝玉,是个小白脸,为人机敏胆大心狠,尤其是——他是岚爷的男宠,老岚在号子里的时候,学会了玩这个,虽然他更喜欢异性,但是偶尔想换个口味,就要找宝哥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大家管那位叫宝玉,隐隐有红楼梦里贾宝玉的意思。

“开着车直接撞到树上了,”报信的家伙唉声叹气,大家都知道,岚爷很喜欢宝哥。

“嘿,又是偶然吗?”老岚气得笑了,偶然出现得太频繁,那就是必然,虽然这样的死法,看起来是很正常的,但是他认为,这绝对不正常。

连我身边的人都动,这实在欺人太甚,他眼睛一眯,就陷入了沉思里,报信的那位见状,赶忙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——这个时候骚扰到岚爷,少一根手指太常见了。

“啧,”好半天之后,他又摸起电话,拨通了支光明的号码,冷冷地发话,“支总,我这儿又死了一个。”

“哦,死了个什么人,怎么死的?”支总慢条斯理地发问。

“一个我很看重的小弟,”老岚声音低沉地回答,听起来没什么情绪,不过也可以理解为爆发之前的克制,“开车撞树死了。”

“开车撞树啊……”支光明拉长了声音,顿一顿才又问,“会不会是意外?”

“他开车七八年了,怎么可能是意外?”老岚的声音继续低沉,但已经夹杂了一丝愤怒,“其实凤凰的事情,根本就不是我干的。”

“开车……这真的可能是意外,”支光明慢吞吞地回答,“我估计,他也拿不准是不是你干的,所以现在还保持克制,没向你身边的人下手。”

这也算克制?那真不知道什么才是嚣张了,岚爷又有摔电话的冲动,身边人……宝玉已经算我身边人了。

不过再想一想,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,“我想见陈太忠一面,支总你能保证我的安全吧?”

支光明沉默片刻,才缓缓回答,“我能保证你当场的安全,就算你谈得不好,我保证你安全离开……他会给我这个面子的。”

“那就麻烦支总你传个话吧,”岚爷放下电话之后,默默地点起一根烟来,良久才轻叹一声,“唉,还是老了啊……”

陈太忠接到支光明的电话时候,正在琢磨接下来几个人,该安排什么样的死法,事实上他并不认为自己是滥杀无辜,分寸还是掌握得很好的。

二虎是该死的,那家伙的高利贷,害了不少人家破人亡,叛徒罪不至死——连韩天都认为,叛徒为人四海,义气得很,业务也就是收保护费,而且收了钱肯办事,连商家都认他。

这俩人,是陈太忠知道电话号码的,其他几个,他只是大概知道活动地方、大致特征、性格什么的,所以二虎才晚死了半个小时,他又花不少时间,在其他人身上一一打上神识。

而那宝玉,也是该杀的,不吸毒却贩毒,单纯就是为了利益。

就在这时,他接到了支光明的电话,想一想这通海的秩序,终究是不归他管的,于是就按下那份杀心,“那他来吧,今天就是说事……哼,臭脚已经跑出通海了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他下楼吃午饭,不过点了两个菜之后,他就站起身来,晃一晃房卡,“把饭菜给我送到201去,给你一百小费。”

回到201房间,他猛地打开房门,一名服务员正在擦抹桌椅,听到门响回头望过来,一脸的恐慌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陈太忠笑吟吟地发问。

“我我我……我打扫房间,”小服务员语无伦次地回答。

“大中午打扫房间……以后别这么干了,会出人命的,”陈太忠微笑着发话,他大致猜到了,这女孩儿应该是进来,查探他是否带了枪支。

所幸的是,服务员没有往房间里塞什么东西,他决定原谅这小娃娃——无非是贪图小利的可怜人,“幸亏你没留下什么东西,赶紧走吧……还等着我给你小费?”

服务员也不敢回嘴,拎起几块抹布,低着头快速离开,她是壮着胆子,在客人中午吃饭的时候进去的,这个时候打扫房间,原本就有很大的嫌疑。

客场作战,就是不容易啊,陈太忠看着她仓皇离开的背影,无奈地摇摇头。

就在同一时刻,老岚面沉似水,“臭脚还真是离开通海了,哼……电信那边的人,有消息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