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72章 赫赫凶名

第四千零七十二章 赫赫凶名

陈太忠敢这么猜,自然有他的道理,上一次,他都很明白地表示,李凯琳就是我女人,褚襄你把身旁这个女人,留下让我爽一爽。

当然,那是玩笑话不用再提,但是两人交谈,都已经是很**裸的了,没什么不能说的,那么这次小褚说什么“凤凰的模具厂”也就算了,连“凤凰经济”都提出来了,这话的味道就太不对——想来说话是不方便。

不方便的场合,还要给他陈某人打电话,褚襄是傻逼吗?显然不是,这就是说,他是不得不打这个电话。

为什么不得不打呢?有人逼着打,所以,丫只可能是在项总的办公室打这个电话——至于他说的已经离开项总办公室了,项思诚绝对不会介意。

褚总咳嗽两声之后,干笑一声,也不承认也不否认,“陈区长,项总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哪天您来天涯,我做东,请两个领导一块聚一聚。”

“我不会自己联系他吗?你就别碍事儿了,”陈太忠啪地一声压了电话。

这个人情算是领得死死的啦,挂了电话之后,陈区长才又反应过来这一点,不过,他现在连生气的劲儿都没了——没办法,想让小凯琳赚钱,就得认这个。

下一刻,他摸起电话,给李凯琳拨过去,“以后卖给光缘的外壳,价格上浮百分之五……就说是我说的,他要不同意,你就不给他生产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他才想到另一个问题:项思诚这是咋回事,这么给面子?

褚襄挂掉手机,抬头看一眼项思诚,那眼神是特别的无辜,他刚才的通话,用的是免提,“项总您看,陈区长确实不让我随便打他的旗号。”

“那你不是也打了吗?”项思诚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。淡淡地发话——被陈太忠看出了眉眼,虽然没照面,也是很丢人的,他的心情自然不会很好。

我这不是没办法吗?褚襄讪讪地笑一笑,也不说话。

他上次见陈太忠,效果不是很好,人家只是原谅了他。他心里有点腹诽——用了我的东西,还原谅我?这也真是够霸道的。

所以他并没有想扯这面大旗。但是后来厂里的风声越来越对他不利,他的竞争对手,越来越被人看好了,厂里的专工之类的,都觉得那家物美价廉——其实就是被公关到位了。

这个局面要必须扭转,生死存亡啊,尤其是光缘是做惯了东方的,超过百分之四十的业务都在这里——丢一个单子,剩下的单子就可能接连地丢。这样的损失太沉重了。

所以他今天来项总办公室,想说一说事,结果项总只给他两分钟时间陈述,他在来的时候,也想好了一些应对说辞,眼见局面险恶,说不得就硬着头皮扯出了陈太忠的大旗。

——我们的加工手艺没有问题。外壳也有保障,这个外壳,其实是我们跟恒北的北崇区政府一起开发的,那里也在使用。

北崇区政府,你觉得能跟东方厂相比?项总淡淡地问一句。

北崇的区长是陈太忠,他以前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。褚襄低声地提示领导一句:现在欧洲市场大卖的素凤手机,就是他搞出来的。

“素凤手机……”项思诚登时就无语凝噎了,通地是信产部的企业,信息产业这方面的消息,真的是灵通无比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为国争光的素凤手机?

他沉吟片刻,才缓缓发话。“你跟陈太忠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“那个模具厂,是他扶持起来的,”褚襄也不敢全说实话,看褚总重视的样儿,就知道自己要说想追究李凯琳的责任,怕是东方厂的业务直接就全军覆没了。

于是他硬着头皮回答,“我们做生意嘛,就是求个人脉,前一阵我就想求他,让井部长跟您打个招呼,结果他说……不许打他旗号。”

项思诚考虑了有十来秒,才跟褚襄要了陈太忠的号码,直接拨过去,有了上述一段对话。

电话刚挂,东方厂进来几个人,是说一起生产事故,褚襄才待回避,项总淡淡地指示一句,你待着,话没说完呢。

处理完这些事务,项思诚要他给陈太忠打电话——当着我的面儿打。

项总这是要把人情往扎实里做,褚襄只能硬着头皮打电话,还主动地打开了免提,总算还好,正如他所料,陈区长也是要面子的,没说什么偷用模具的事儿,就是恨他乱打旗号——殊不知,这正是褚襄需要的呵斥,真是天衣无缝。

所以面对项总的呵斥,褚总沉默片刻后,才笑一笑,“我只是撮合领导们认识一下,您二位都年轻有为……项总,这一单关系到我公司的生死存亡,我真是不得已。”

“你的公司能死得那么快吗?”项总白他一眼,又沉吟好一阵,在褚总看来,这是卖弄纠结,好把人情做扎实,也是买他管住自己的嘴,别说穿帮了——总之,项总很为难的样子。

果不其然,项思诚最终还是一摆手,“跟供应上签合同去吧。”

“谢谢项总了,”褚襄点点头,屁颠颠地倒退着离开了项总办公室。

他不知道的是,他才一离开办公室,项总就低声嘀咕一句,“陈太忠,嘿……”

项思诚不但对素凤手机有印象,对天南的三个正处,他印象都特别深刻,尤其是陈太忠跟井泓的关系,不需要褚襄说,他心知肚明得很。

也正是因为知道,听到褚襄想通过陈太忠让井泓给东方厂打电话,他明白这不是假话。

不过,陈太忠想的也没错,井泓的支持,对于项思诚来说,有意义,但不是特别大——关键是,这么小个合同,井泓根本不会关心,想要卖人情,就得陈区长主动打电话。

然而话又说回来,项思诚对陈太忠的了解,还远超过褚襄的想像。

素凤手机有名吧?太有名了,为国争光呢,但是有多少人知道,通地集团天津的九零三那里,因为跟素凤争单子,一个老总被中纪委带走了?政策法规司的牛司长,也完蛋了?

项思诚就知道这些,他甚至跟副部长叶琳关系不错,而叶部长跟井部长,那是绝对尿不到一个壶里,但是叶部长,又是碧空蒙书记的老部下——这次大会很可能进局的蒙艺!

所以说中国官场的纠葛,随便上一个人来,根本就看不清头绪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。

项思诚甚至都知道,陈太忠是蒙艺一手提拔起来的,但是现在,大家又在此人身上,看到了黄家嫡系的标签,项总都不得不感叹——不懂啊,真的看不懂这个人。

不过让项思诚最为警惕的,还是关于这个人本身的传言,他跟牛司长的关系一般,但是后来大家说起来牛司长的失败,总是要感叹一句——惹谁不好,去惹那个睚眦必报的陈太忠?

一听说褚襄跟陈太忠有交情,他就坐不住了,项思诚的上升通道,已经理得比较顺了,现在就是应对各种竞争和防人使坏。

而陈太忠的破坏能力,他实在是太清楚了,他真的不求井泓能多帮忙,就只求别被陈太忠记恨上——不管褚襄跟那货是什么关系,只说这个产品北崇在用,那么他要否了的话,那就是不给某人面子。

“睚眦必报”四个字,那不是白说的,莫名其妙招惹仇恨上身的,他在官场这些年,又见得少了?

项总心里的底线,划得非常明确,我都不求你帮忙,求的就是你多少领个人情——这些小买卖,他也看不到眼里的,连回扣都没兴趣,就是拿来卖人情的,燕雀安知鸿鹄之志?

当然,若是能就此搭上陈太忠或者井部长的线,他也不会拒绝的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个人情,他确信自己是卖出去了,只冲陈区长那一句恶狠狠的发问——“挺得意的吧”,他就知道,这个男人跟自己一样,再小的人情,都不会随便领。

让这样的人欠个人情,是令人愉悦的事情,就算被陈太忠猜到他的手段,那也无所谓,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了,到时候你不说我不说,可不也就是那样?

陈区长不知道项思诚为什么给他打电话,就只是觉得不科学,他也想过一些可能,却是从没想过,是他的赫赫凶名,让别人退避三尺了——这也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。

可是褚襄比较清楚这个过程,尤其是看到项思诚的反应,他才算进一步理解了陈太忠的潜力,就琢磨着,必须跟陈区长打好交道。

不过眼下要紧的,是先把合同签了,夜长梦多啊,褚总从包里拿出早就写好的合同,来到了供应处。

供应处的人听说项总点头了,拿了合同去请示项总,不多时又返了回来,笑眯眯地表示,“行啊褚老板,面子够大的……老大说了,第一批要五万套,合同拿回去重写。”

两万就升成五万了,这真是给面子,事实上这个合同耽误了时间不短,眼下需要赶工,多加三万很正常,但是不管怎么说,也是项老大的面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