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78章 冷暖差别

第四千零七十八章 冷暖差别

“二姨去我家要钱?”廖大宝听得就是脸色一变,“她怎么能这样?说明年开春才开始还的。”

“她就是那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,”李平憨憨地一笑,“太市侩了。”

“唉,我当时就不让二宝跟她借钱的,”廖大宝叹口气,不再说话。

“你弟弟借钱干什么?”陈太忠却是好奇心起来了,就问一句。

“买了两辆汽车,拉土方,”廖大宝吞吞吐吐地回答,“咱们区里建筑活儿多……不过我强调过了,不能比别人要得多,他闲着没事干。”

“嗯,你弟弟的话,那无所谓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兄弟不是直系亲属,不需要怎么避嫌,而老大有出息了之后,带一带老二,这也是身为兄长的义务。

而且拉土方这种活儿,按土方量结算,是非常初级的工作,利润不算太高,也涉及不到多少以权谋私,不像挖机推机这类的,涉及到地质地貌,按台班费结算,里面猫腻太多。

当然,廖大宝身为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,他的弟弟接活较为容易,结算也有保障,这就是身为公家人的便利,没什么可说的。

不过,陈区长还是要点他一下,“反正小廖你还年轻,要注意分寸。”

“二宝本来想买个挖机,大宝不让,”李平从后视镜里看他俩一眼,“陈区长,大宝非常重视你的指示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哼一声,心说你这不是废话?他是我的贴心人,莫非还重视隋彪的指示不成?

廖大宝却是很在意今天晚上的事情,尤其是,他的父亲身体不是很好。平常就听不得吵闹,“姐夫,二姨怎么说的?”

“那还能怎么说?”李平不屑地哼一声。

扈云娟的二姨,就是那种典型的小市民,贪利而目光短浅,为此,她恶了扈杜娟,所以李平对她一直不怎么感冒。

廖二宝没有哥哥的头脑,只是上了一个技校。在外地打了几年工,也没挣到什么钱,这期间,他没得到哥哥的什么帮助——廖大宝还落魄地开黑车呢。

但是,当廖大宝成为区长的秘书之后。一切就都不同了,二宝也从外地跑回来了,说大哥你得帮我找个工作,我也到成家的年龄了。

廖主任哪里敢答应这样的要求?就说你哥现在还没有嚣张的能力,要夹着尾巴做人呢,工作什么的你暂时别想,要是想挣钱。我倒是可以帮你找点路子。

挣钱的话,没本儿啊,二宝很苦恼,他这么些年打工。一分钱都没有攒下——年轻人在外乡打工,挣得太少,可以花钱的地方却是太多,很难管住自己的手脚。

而廖家也不是有钱的人家。廖大宝想结婚,攒钱都攒到吐血。指望家里支持,那是没门儿了,而廖主任深知陈老大的性格,也不敢通过什么手段,让弟弟无本万利。

于是他就建议说——你买两辆车,拉土方吧,区里这几年,活儿少不了。

这就是相对比较内部的建议了,北崇的发展很快,可这个发展能持续多久,不用心的人了解不到——操了心的人才能略略猜到,但也总不如廖主任更知情。

我是不是买个挖机更合适?廖二宝就如此问,挖机可比土方赚钱多。

挖机太敏感,也贵,廖大宝就这么表示,咱家这条件,买车都要借钱,你还买挖机?

于是廖二宝决定听大哥的,就四下张罗钱,不过两辆车也得十好几万,廖家的亲戚都是一帮穷鬼,凑来凑去,还差八万。

“这点钱,你为啥不跟你老丈人借?”陈太忠听他俩聊得起劲儿,就问一句——他不会问,为啥你不跟我借,小廖其实也是踩着线儿操作,跟领导借钱不好。

“她那个二姨主动要出钱嘛,还说算入股,”廖大宝苦笑着摇摇头,“这真是……”

他虽然不说什么,心里却是怒不可遏,真是想不到,世态炎凉到如此程度,我不过是被市纪检委带走几个小时,你就去我家追要借款——至于吗?

“还她,”陈太忠冷冷地哼一声,他是最烦亲戚没有亲戚味儿的的行为了——就像胡椒没有胡椒味一样。

“跟扈云娟的二姨说,以后她都不要想进北崇做生意了,”他伸个懒腰,懒洋洋地发话,“几万块钱而已,没有我借给你……你好歹是我的办公室主任,怎么能这么丢人?”

“谢谢老板,”廖大宝点点头,不再说话,其实他知道,扈家有过一个局长,就是两年前被双规了——为了拉这个人出来,扈家很是出了点钱,最后也没如愿,当事人家属反倒被债主逼得团团乱转。

所以,人要是倒运,别人赶着过来追债,是常见现象,追得早了有,追得晚了就没有了,但是他知道归知道,搁在自己身上,那还是不能忍受。

说好的是你入股,现在要追债,还要赶在外人前面——这样的亲戚,真是耻辱。

所谓亲戚,可不就是同享福共患难的吗?

不过,他心里明白就是了,也不想多说,“那我跟您借五万。”

五万也要借?陈太忠抬手挠一挠头,觉得小廖跟着自己,也是有点清廉了,现在就连王媛媛,随随便便也能拿出三五个五万出来。

不过,你的仕途,应该比小王顺畅,他犹豫一下,才哼一声,“明天你跟陆海人说,你遇到了点麻烦……嗯,只限于陆海这帮人。”

他这么吩咐,原因很简单,陆海的老岚,是被他逼着来行善的,不存在影响问题,这样的人,勒索也就勒索了,反正是一锤子买卖,不会影响形象。

老岚甚至还主动提出,要附赠校车,这也意味他知道,陈区长是网开一面了。

勒索这帮人,那真是毫无压力,不过也仅限于这帮人——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要是小廖不知道好歹,控制不住自己的贪欲,陈区长也只好再换个通讯员了。

福祸无门,惟人自召,小廖你把持不住自己,那也不要怪别人,我已经提示过了。

车到北崇,就基本上是零点半了,陈太忠拿着钥匙开门,走进小院之后,就是一怔,然后脸一绷,“大半夜的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院子里,王媛媛坐在一张躺椅上,手边是一瓶啤酒,还有几个空的啤酒瓶子。

“我在等你回来,”她看到陈区长,真是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站起身伸出双手,就紧紧地抱住了他,力气奇大无比,“头儿,我就知道……你会回来的。”

这是……下雨了?陈太忠抬头看看天,星星挺多的,可是自己的肩膀头,怎么感觉湿漉漉的?

那是王媛媛的泪水,她一边低声地啜泣,一边说话,“我已经想好了,你要不回来,我就不去上班了……想死的心都有了,可是又有点不甘心,总算还好,你回来了。”

“你这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。

不得不承认,这一刻他也有点感动,自己和小廖被纪检委带走,在这种情况下,小王居然跑到院子里来等自己,这就是不要前途了——哥们儿做人,还是比较成功的嘛。

于是,他轻拍她的肩头,“小王,你的路还长,不要意气用事,你有大好的前程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你要相信组织。”

“我只相信你,组织把你带走了,我还会相信组织吗?”王媛媛惨然一笑,伸手解开了自己胸前的两个扣子,露出了雪白的胸膛。

她直勾勾地看着他,脸上居然有一点圣洁的光芒——这或许是院子里的灯光强了一点,她目光茫然,惨笑着发话,“头儿,刚才这段时间,我一直在后悔,没有把自己奉献给你……能给我个机会吗?我知道你其实看不上我。”

“醒醒,”陈太忠抬手拍一拍她的脸,顺便又抚摸一下,也算个安慰,“你这么漂亮,我怎么会看不上你?”

这一刻,他似乎又回到了跟李云彤京华春梦的那个时候,傻大姐当时,似乎也很自卑——这个场景,真的是似曾相识

他微微一笑,“我回来了,这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……我是非常看重你的,但是你没必要这么表现,将来我就是你的证婚人,我一定要掐住那幸运的小子的脖子,郑重地告诉他,你为他坚守了这么多年,有多么地不容易,他该珍惜。”

“我的坚守,是为期待你的来临,”王媛媛伸手抱住他的面颊,疯狂地亲吻着他,好半天之后,才轻喟一声,“如果你没有被带走,我也不会知道,自己在期待的是什么……太忠,今天,我要跟你一起睡。”

陈太忠挠一挠头,他真是没有遇到这么疯狂的倒追女,想到她有点像吴言,那么,应该是比较看重官场的,“那个啥,我才被调查回来,要早点休息,你也要考虑自己的前途。”

“我不管,我就要跟你一起睡,”说到这里,王媛媛的泪水又滚滚而出,“你肯定是嫌弃我,破过一点点……是吧?”

是啊,我就嫌弃你了,你咬我啊?陈太忠真的是很无奈,差一点这话就说出来了,不过良久之后,他还是轻喟一声,“你是我的计委主任,要帮我把好关,能做到这一点,那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……很晚了,做为女性干部,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要太感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