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79章 熊猫很贵

正文 第四千零七十九章 熊猫很贵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吃过早饭,例行出去早锻炼,见到他的人,无不骇然——我勒个去的,陈老大啥时候又回来了呢??

陈区长走的时候,是从区政府被纪检人员请上车的,回来的时候却是悄无声息,这么多人惊讶,那也是难免的。?

陈太忠不理会这一套,到点之后上班,先是把谭胜利叫过来,“今天陆海胡总过来,五个希望小学,你划下来了吗?”?

“希望小学……易网的荆总就给了不少,”谭区长笑着回答,“考虑到将来区里打算搬迁自然村,我觉得,这该有个长久的规划,建设没有人读书的希望小学,这是浪费。”?

“嗯,你继续说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些道理,他何尝不懂??

“建两个中学吧,初中,”谭胜利早有准备,“屈刀乡和陈村镇的两个中学,设施真的太破旧了,尤其是陈村中学,旁边三个养猪场,那就臭得不能闻……地下抽出来的水,都不能喝。”?

“中学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中学的建设,可是要比小学档次高,不过想了好一阵,他终是点点头,“交给你了,跟他们好好谈。”?

大约是十点钟左右,陆海的车队到了,一行四辆车。?

要说这陆海人有什么不好的,首先就是爱卖弄,这是国内公认的,好像不卖弄,不彰显出自己的实力来,就要被别人小看似的——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,其实他们这么做,还真有不少人买账。?

大家素不相识,凭啥相信你有钱,相信你能投资呢?当然就要看你随身的行头——有实力。才会获得地方政府的尊重和追捧。?

老岚这次来,也是存了卖弄的心思,打头的是奔驰越野车,后面跟的两辆是奔驰s500,最后一辆是奔驰七座商务车。?

四辆车都不便宜,关键是人家全是奔驰系列,什么叫富贵逼人?这就是了。?

而且老岚是很牛气的,既然陈太忠懒得理会这个车队,他对谭胜利也是哼哼哈哈。大多时候。他要自己的副总跟谭区长接触。?

这个副总,是个有七分姿色的、二十七八岁的女人,海外归来的mba,还是陆海土著,那是比较难得了——胡总这黑道人物的身份,招揽这个人应该不是很容易,这样的条件,去京城混也问题不大?

谈到中午的时候,谭区长设宴款待陆海一行人,其间陈区长也进来一趟。带着廖大宝给大家敬了一圈酒,笑眯眯地表示,感谢陆海人对革命老区的支持。?

胡总看着年轻的区长,心里真是百感交集,在这个场合,人家就是热情又不失矜持的一区之长,气场足足的,跟自己前两天见到的年轻人,是一个人。但似乎又不是一个人。?

他也能感受到,陈区长是刻意跟自己保持距离,当然。他也不能对此表示不满,原本他还是想等个几天才过来的,但是黄梨码头的浮尸,以及齐黄的离奇失踪,让他在处理手边一系列事情之后,迅速地赶来。?

这黑社会,总是挂上白道,才能吃得开啊。胡总暗自下定决心:自己那仨孩子,起码要有一个人当官,终是不能全都做了买卖。?

总之,他带了车队过来,想着是高调给陈区长捧场,不成想人家根本不希的理他,要说他心里没点纠结,那也是假的。?

但是他还不能声张,午饭过后,他也没兴趣休息,背着手在北崇宾馆的院子里转悠,这里的风景着实不错,除了正在建设的工地,周遭绿树成荫,还有假山长廊。?

“难得清静啊,”他走到一处石桌边,缓缓坐下,身边自有人奉上水杯和雪茄。?

“这儿的美女挺多的,”旁边有人凑趣,北崇宾馆的服务员就没几个难看的,前方不远处,又走过两个美女,不但气质相貌俱佳,着装打扮也极其考究。?

老岚看他一眼,轻哼一声,“这儿是北崇,想找死也别连累我。”?

“岚……胡总,我就是说一说嘛,哪敢胡来?”这位讪讪地笑一笑,也不怎么以为然。?

“胡总你好,”就在这时,不远处走过个年轻人来,笑着抬手打个招呼。?

“嗯,你好,”老岚认出来了,这就是跟在陈太忠身边的年轻人,于是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还没请教你贵姓。”?

“免贵姓廖,廖大宝,”廖主任笑着走过来,左右扫一眼对方的跟班。?

“你们先回去休息吧,”胡总久走江湖,哪里还看不出这点意思??

“这个……”几个跟班都有点犹豫,岚哥一向是很讲做派的,仇人也不少。?

“在北崇,你们还担心什么?”胡总不耐烦地哼一声,“陈区长治理得很好。”?

说完,又看一眼廖大宝,脸色又变得和蔼了起来,“小廖你坐。”?

廖主任即将三十岁了,是头一次干这种敲诈勒索的勾当,事实上他并不想这么做,但是领导有吩咐,他也不能不能不听。?

姑且算是奉命敲诈好了,他从口袋里摸出自己悄悄藏下的熊猫烟,笑眯眯地递给对方一支,“胡总没有午休的习惯?”?

“没有,我是什么时候都能睡着,”老岚接过烟来,一摸口袋,发现没有带火,见年轻人把火机递过来,说不得捧着对方的手,等点燃之后,两根食指轻点对方手背两下,算是表示感谢,“好烟。”?

胡总摆架子没问题,讲规矩也都全懂,两人聊两句之后,他搞明白了对方的身份,知道这是陈太忠的秘书,心说怪不得能拿出熊猫烟,原来是那货的体己人儿。?

不过他是给陈区长面子,眼里是真没小廖,所以下一刻,就直接出声发问,“不知廖主任此来,有何见教?”?

“这个……”廖大宝咂巴一下嘴巴,索性心一横,“最近手头有点紧,想跟胡总借上五万块钱。”?

“哦,”老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沉吟了一阵之后,哈地笑了起来,“好,廖主任你既然开口了,区区五万块钱算什么?不过……这熊猫烟也忒贵了点。”?

说实话,他一开始是真有点恼火,尼玛,这竹杠敲得也太难看了,小干部的吃拿卡要他见识过,也经历过,但是不管谁跟他张嘴,还不得赔着笑脸,恭恭敬敬地叫声岚哥,再伸手拿钱??

拿一盒熊猫烟就要压我,真当我是吃素的?老岚气他态度不端正,可是转念又一想,算了,五万块钱真不值得生气,陈太忠嘴一张,最少让我节省了三百万。?

所以钱他会给,但也要调侃对方一句。?

廖大宝是脸上有点挂不住,他是个面皮薄的,要不然也不会落魄到去开黑车,于是干笑一声,“胡总,我只是借,肯定会还你。”?

“啧,这话不就见外了?”老岚听他这么说,心里多少平衡了一点——虽然他并不相信对方只是借,但是好歹有这么一句话,就是得了面子。?

他笑眯眯地摇摇头,“我这人就最爱交朋友,区区钱财……那是身外之物。”?

“真的只是借,”廖大宝见他这么说,就强调一下,“我跟别人借钱也行,陈区长的意思是说,最好跟你借。”?

“陈区长也知道你借钱?”老岚心里倒是纳闷了,莫非陈太忠你认为我头上顶个“孙”字,好欺负不成??

下一刻,他就反应过来了,自己在北崇没有利益,陈太忠要体己人跟外人借钱,还就自己最合适,而且讲数的时候,姓陈的也有让步的情谊。?

“这是陈区长对你的爱护啊,”胡总叹口气,“啥也别说了,五万就当我是给你的辛苦费,你帮我盯着这几个学校的建设,不要出岔子,这是陈区长高度关注的事情。”?

送了五万块出去,换来廖秘书的支持,也是对未来可能的纰漏的背书——划得来。?

“那我就先谢谢胡总了,”廖大宝笑着回答,他也不是迂腐之人,跟对方要钱,那是放不下面皮,但是人家一定要给,最后还说成是劳务费,他就却之不恭了,“那几个学校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盯牢。”?

事实上,他盯牢那几个学校,也是有代价的,建设方是山风集团,监督方是谭胜利这块的,老谭虽然是异端,但终究是个副区长。?

我只能暗暗操心,发现不妥之处,就向领导吹风——廖主任现在还不敢随便向陈区长提建议,但是发现问题之后,主动汇报是可以的。?

他在暗暗琢磨,胡总的心情却是大好了,于是就又问一句,“廖主任,你借这个钱,是有什么用途?”?

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,廖大宝将自己的弟弟遭遇逼债一事,略略说了一下。?

“嗐,这算多大的事?”老岚很随意地摆一下手,五万都送出去了,也不差多搭点人情,“那这样,我们山风集团承建的学校,土方这些,都交给你弟弟去拉好了,不照顾咱自己人,还照顾外人不成?”?

“那是真要谢谢胡总了,”廖大宝笑着点点头,心里也禁不住感慨,这权力还真是个好东西,只要肯开口,就有人上杆子输送利益过来——这种事儿可不能常做,要不说人堕落起来,真的是很简单…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