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0章 冤家路窄

第四千零八十章 冤家路窄

在老岚眼里,廖大宝原本是不值得一提的,不过聊了一聊,他觉得这个人也挺有意思的,心说陈太忠你要跟我撇清,那我就跟你的秘书多聊一阵。

说着说着,就谈到了北崇的发展,他听了一阵之后,也不得不佩服,某人的折腾劲儿,真不是一般的大,玩黑道有一手,搞起经济建设来,也是相当地不含糊。

现在的北崇,还能看到太多落后之处,从那些地方不难想像出,一年前的这里,是怎样的破败不堪。

就是这么个破烂小县城,陈太忠一来就大变样,上电厂、苎麻厂,积极引入美国和港台资金,甚至连卷烟厂都搞定了——岚爷干过外贸,自然知道卷烟有多难搞。

现在的北崇,就是一个巨大的工地,在建的工地比比皆是,再听一听廖主任嘴里的规划,他禁不住怦然心动,“廖主任,我要是来北崇投资的话,你们欢迎吗?”

“来投资,肯定是欢迎的,”廖大宝犹豫一下,还是点点头,北崇没人知道陈区长刚刚去过陆海,他也不知道,这山风集团为什么就来爱心助学了。

胡总脸上有几道刀疤,做派也有点黑道的味道,廖主任就私下猜测,这货没准是道上人物,吃了区长的瘪,过来赔偿来了。

不过猜测归猜测,他可不能以此做决定,于是就迟疑着表示,“前一阵就有陆海的王瑞吉王总,前来商谈投资,后来是出了点意外,合作就没有继续下去……胡总您来北崇建希望小学,陈区长很重视教育事业,他心里会很高兴,你可以跟他说一说。”

我当然知道他重视教育事业了,胡总心里苦笑,这五个希望小学就是那厮点的,不过陈太忠既然没让他在北崇投资,他还就真不敢瞎惦记。

其实以岚爷的尊严,在什么地方吃了瘪,又找不回来的话,他会远离那一块,陈区长干掉他两个得力手下,在来之前,他想的很单纯,交了买命钱之后,留下人施工,自己拔脚走人。

但是听说了北崇的发展之后,他也要禁不住怦然心动,陆海人做生意的眼光,那是一等一的,以胡总的眼光,自是不难看出,眼下的北崇,正处在大发展的前夕,此时插一杠子,绝对能赚到盘满钵满。

说到赚钱什么的,面子之类的就可以排到其次了,他也不担心手下人笑话——只会玩黑社会的陆海人,不是真正的陆海人。

所以他正好借机试探,“王瑞吉……这个名字有点耳熟,不过资产应该没有过亿,他为什么没谈下去,是陈区长反对?”

“他是支总的朋友,支光明你应该听说过吧?”廖大宝看他一眼,发现他确实点点了头,才又说下去,“既然是支总的朋友,陈区长肯定支持他的投资,后来是因为一些其他原因,王总暂时不投资了。”

王瑞吉的事情,涉及到北崇和阳州市掰腕子,这种事儿能不说就别说了。

胡总见从他嘴里掏不出更多了,于是就叹口气,“这个也要看情况的,陈区长掌控全局的能力很强,执行力也强,有些领域,他限定特殊的人群投资,廖主任,我想麻烦你件事。”

“胡总请讲,”廖大宝硬着头皮回答,他自是不便一开口就拒绝,只能暗暗腹诽:这年头真是——钱难挣,屎难吃啊。

“你就问一问陈老大,我如果投资,可以从事哪些行业,”胡总其实也没打算为难他。

“这个好说,”廖大宝点点头,他来借钱,原本也就是受了区长的指点,这种不算忌讳的问题,他自是能问一问。

下午谭胜利跟胡总签约,陈区长也没去现场,而是去武水走了一趟,看一看规划中的风景区,以及打算划作疗养院的地皮。

这块地方乍看很普通,就是个树木不多的矮山,但是内中藏有玄奥,用白凤鸣的话来说,你看着是土坡,但土地都是平整过的,施工难度不大。

在三线建设中,这里是要竞争地下指挥中枢的,不过后来没争到,就放弃了,可是那些土坡,都是当年的部队和群众手拉肩扛,发扬铁人精神,一点点推平的。

这种事情搁在三四十年后,听起来真的有点匪夷所思。

这里离大路不算太远,也就一里地的模样,不过由于是在荒郊野外,附近也没有什么可耕种的土地,没有人过来搞开发。

但是换个角度看,真要开发好了,这里依山傍水,环境也是很不错的。

在回来的路上,廖大宝看领导心情不错,就将中午自己跟胡总的对话汇报一遍。

对于小廖一再强调的“先是借钱”,年轻的区长心里很不以为然,你就跟他要钱,还怕他不给吗?不过,这样的话,他心里想一想就是了,真要说出来,对小廖的成长不利。

总还算懂事吧,他有点欣慰,直到听到老岚想了解一下,陆海人在北崇能搞哪一方面的投资,他才沉吟了起来——这还真是个问题。

对国内大部分的地区来说,陆海的资金,真的是让人爱恨交织。

爱陆海,这是很正常的,陆海人有钱,来投资肯定是好的,而且他们扎堆,一旦有一个成功的例子,其他人会蜂拥而入。

但是令人头疼的,也是这个扎堆,而且他们是对行业扎堆,一旦某个行业的口子被扯开,陆海人绝对会蜂拥而入。

然后下一个问题就出现了:陆海人是从来不怕钱烧手的,某一个行业一旦被他们掌控大半,就会追求更高的利益——没错,就是垄断,没有比垄断来钱更快的了。

可是地方上某些行业被垄断的话,地方政府就不好做了,挣得多了,那是好事,地方上也能得利,但是糟糕的是,这个行业失控了——政府控制不了啦。

按说行业失控,那是市场行为,政府不该干涉的,但是……若是关系到民生的物资呢?大米白面什么的那倒不用说,大蒜、绿豆、生姜、大葱之类的涨一涨,老百姓就该骂娘了。

更别说房价什么的了。

所以陆海的资金,一向就是让人又爱又恨,爱他们钱多,爱他们勤劳,恨他们贪婪,恨他们垄断。

就连陈太忠,一时间也有点难以抉择,想一想之后,他才哼一声,“他给你这五万,花得一点都不冤……告诉他,晚上去卢天祥的金属加工厂吃饭。”

这话一说,就坑了谭胜利,谭区长还想着晚上继续请客,祝贺双方达成协议了——下午的捐赠仪式,他都把带子送到市电视台。

这也是好好宣传一下的意思,北崇又找了爱心人士来,修建希望小学,这是北崇的政绩——曾几何时,北崇只倾向于低调做事,但是到了现在,北崇发展的速度和光芒,是挡也挡不住了,那么,该宣传也就不用再遮遮掩掩了。

连副省长欧阳贵,都因为北崇的发展速度,特意来北崇调研三天,这还不能说明问题?

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,谭区长在晚宴的时候,居然找不见了山风集团的董事长胡总,真的让他面皮扫地,要知道,市教委朱主任都来了啊——朱主任是来跟爱心人士化缘的。

老岚将奔驰500的钥匙给了廖大宝,身边也没带任何人,就单枪匹马地来到了小岭乡,廖主任初次开这种超豪华的小车,小心翼翼,花了一个半小时,才走过了坑坑洼洼的公路,来到了金属加工厂。

其时,陈太忠已经先一步来了,他正陪着卢天祥看厂里正在加工的不锈钢响哨茶壶,这是一种新产品,水一开,茶壶的蒸汽就冲向壶盖上的三个铜制簧片,那簧片就剧烈震动发出响声——跟口琴是一个道理。

陈太忠认为,这是一个很实用的产品,现在人们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,在大城市里,几乎没有人会专门等着一壶水烧开,万一打个游戏啥的,或者QQ上聊个妹纸,想起来火上烧着水的时候,基本上大半的水就没了——不但浪费水,也浪费能源。

“陈区长,打扰了啊,”胡总笑眯眯地打个招呼,对上谭区长,他鼻孔朝天,对上陈区长,他的态度可是热情到不得了,然后他看一眼卢天祥,登时就是一怔,“那个啥……我好像哪里见过你?”

“岚哥你好,”卢天祥干笑一声,“我这种小人物,怎么敢劳您记住?”

“想起来了,你是做模具的吧?”胡总还真想起来了,陆海本来就是模具生产大省。

模具的生产,有太多的分类划分,受到的影响因素也很多,投资额、原料保证、交通、物流、商业繁荣度……扯起来就没完了。

不过仅从凤凰只此一家上规模的模具厂,堂堂的恒北省会朝田,连一家模具厂都没有,天涯省庸平市,都要找李凯琳做外壳,就可以知道,想做好这个,真不是很容易。

陆海人做模具,也没有那么大而全的能力,不过竞争依旧是客观存在的。

而好死不死的是,卢天祥虽然号称北崇首富,但是在外面吃亏、受人欺负的时候也不少,他的模具厂跟人争单子的时候,被岚哥狠狠地教训过一次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