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1章 你会后悔的

第四千零八十一章 你会后悔的

凭良心说,陆海的黑社会并不算很强大,老岚手下的几个混混,只不过是充一充门面,看起来凶悍,论起战斗力来,也就是后世网络上说的战五渣。

但他是洪门出身,有组织的,就算撇开这个身份不提,陆海人有钱,这年头,有钱就有战斗力,老岚随便撒个百八十万,找几个海外的杀手,真的太简单了——越南帮也好,大圈帮也好,关键是他名头在那里,撒得出钱,就能找来专业人士。

这些扯得远了,当时卢天祥接一个大单,报的价格,比某个陆海商家低了差不多百分之二十,只说开模,人家报七十八万,他才报了六十五万。

陆海人就认为,你这是不开眼啊——要不他们追求垄断利润呢?在某个行业里,他们一旦垄断了,就要逼迫其他同行,认可这个规则。

其实对经营者来说,这不是完全的坏事,有了行业规则,大家也不用无序竞争,拼命压低价格了,当然,对消费者来说,这就不是好事了。

总之,卢天祥认为,六十五万,我还能赚十来万,这就不错了,殊不料他在某一天,就被人半路拦住,带着他去见“岚爷”。

结果也就不用再说了,卢天祥乖乖地收回自己的报价,这个单子就黄了,不过在外闯荡这么多年,他也习惯了,和气生财,有些东西是没办法计较的。

不过习惯归习惯,回了乡之后,他还是北崇首富,还是享受别人的奉承,国人有个“衣锦还乡”的情结——外面我受再多的苦,我不说,我是以成功人士的姿态,回来见父老乡亲。

但是见着胡总之后,他就完全不能淡定了,不尽的新仇旧怨涌上心头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岚爷你都要在模具行业赶绝我呢……不记得我这号小人物了,也是正常。”

“想起来了,傲通的单子,”胡总指一指他,转头苦笑着冲陈太忠介绍,“这是外贸的单子,傲通有三年不做国内了,专做出口,对模具的要求很高……现在差不多四年了,当时不是我不讲理,是卢总的报价,真的很影响行情。”

“那你不会好好说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过去的事儿他不想再计较了,但是指责对方一下,还是没有问题的,“肯定是对卢总做了点过分的事儿吧?”

“我好好说,别人得信不是?”老岚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有时候做事,没那么多道理可讲……太讲道理,做不成事儿。”

“合着你比我们的拆迁办还牛了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不到二十四个小时,他是第二次听到这种话了,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,“不敢摆道理……不是我说你,你真的太业余。”

这话是陆海的手尾,陈区长当时就表示了,你连几个人都给我抓不回来,这黑道混得还不如我这业余选手,此刻不过是旧话重提。

我哪比得上你?我是不敢杀那么多人啊,老岚听得笑一笑,也不多解释,而是冲卢天祥点点头,“当初是我做得不合适了,我也没想到,卢总你有陈区长撑腰,优胜劣汰,这社会很实际的……需要我做点什么?”

卢天祥可是没想到,还有这种扬眉吐气的时候,于是侧头看一眼陈区长。

“有话你就说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把老岚叫到这里,其实是有别的目的的,但是现在,他首先要支持自己人,“咱北崇人就是讲个恩怨分明,咋,我在场,你还不敢说?”

“有个下巴有颗痣的家伙,左下巴,”卢天祥心一横,“那货对我特别不讲理,我就想着,早晚要收拾他。”

“那是二虎,已经死了,”胡总看一眼陈太忠——这个你得认,死在你手上的,“人死账销,我代他向你赔不是了。”

“那就没了,”卢天祥并不是个老实人——老实人混不到他这个程度,但是猛然间,陆海黑道上最猛的主,过来跟他谈和解,他也不敢胡乱张口,哪怕是陈区长在场。

“岚哥,不包销上几十万个茶壶?”旁边有人问一句,陈太忠侧头一看,却是卢天祥的二弟,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老岚。

要不说做人须留三分余地,老大好说话,并不代表老二好说话,老岚总算体会到那句话了,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?

他又想一想,还好,当年也没把卢家兄弟得罪得太死,于是看一眼陈太忠,犹豫一下才回答,“你们这个产品,就卖不到陆海去。”

“老岚你这么说,就没有化解矛盾的诚意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发话。

“我这是说实话呢,”胡总无奈地一摊手,这位爷出声了,他必须解释清楚了,“工艺一般,料也厚……拿到陆海去,被人仿冒了,人家成本起码比你低四分之一,你这料太货真价实了,拼不过陆海人的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这又是熟悉的论调——货真价实,就卖不过那些偷工减料的,就是这么个时代,更有奇葩逻辑是:你做得太结实,别人用上二三十年不坏,以后产品怎么卖?

他不说话,却是吓坏了胡总,少不得苦笑一声,“这样吧,既然之前有所得罪,我帮你们把这个东西卖到港、澳、台去,那里还是比较看重质量的……可以吧?”

“能卖到港、澳、台去,那是真谢谢岚哥了,”卢天祥笑着点头。

“好说,不过你这个表面,还是有点糙,不够精美,”老岚一边点评,一边拿眼角扫一眼陈区长,发现那位没反应,少不得硬着头皮说下去,“还有,包装一定要好……反正你尽量提升工艺吧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大家听得吓一跳,才要问发生了什么事,就听得陈区长低声嘀咕一句,“内地人到底做错了什么,好东西就留不下?”

“我不是还能在内地卖吗?”卢天祥笑一声,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吃饭吧。”

北崇首富的日子,过得还真是朴素,知道陈区长来了,也才临时炒个鸡块,煎了两条鱼,又买了点牛肉和猪头肉,几人坐在卢总简陋的办公室里吃喝起来。

酒桌上,陈区长和胡总就说起了山风集团投资的事情,陈太忠表示说,你干餐饮、服务什么的都可以,有一个原则,涉及民生和能源的买卖,你就不要惦记了。

老岚现在其实已经大致明白,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,对这些要求一点不奇怪,人家自己都在搞煤炭储备,为的就是未来的电厂,能源不受市场太大的影响。

想到齐黄居然敢打陈太忠的煤源的念头,胡总也不得不暗暗摇头,这真是找死的节奏,活该被失踪。

不过对于陈区长建议的两个行业,他婉转地表示,我不太擅长搞餐饮和服务行业。

这话要让别的陆海人听到,绝对会掉一地的下巴,事实上,岚爷不但自己有酒店和KTV,他和他的手下,控制了通海一半以上的餐饮和服务行业……

但是胡总绝对不会在北崇干这个——这些行业,只有本地人才干得了,外地人来的话,那得是足够强的强龙才行,要不然,前面的投资极有可能打水漂。

而他跟陈太忠的关系,绝对不能说好,只是梁子揭过了,于是他就吞吞吐吐地问一句,能否卖我一块地?我搞房地产开发,高价买。

“都跟你说了,不要提这些关系到民生的东西嘛,”陈太忠哼一声,现在的北崇地广人稀,但是将来发展得好了,那就难说了。

以北崇之大,又是三省交界之处,别说目前的十八万人,再来三十八万人,也完全容纳得下,他目前需要考虑的,只是如何增加就业岗位——北崇的地,自己都不够种,必须要考虑大力发展其他产业。

正是因为有此宏远目标,他就一定要控制好城区的规划,哪里容得了别人胡乱开发北崇?“要不这样,小岭乡卖一块地给你搞房地产,你要吗?”

小岭乡就是他们现在吃饭的地方,路难走不说,也委实落后得紧,离城区有十来公里,根本看不出一点开发价值。

胡总听得也是一愣,他是没想着拿到城区中心的好地,但郊区的地,他不怕高价买下来,陆海人搞商业开发,真的是轻车熟路。到时候真的运作好了,不愁房价起不来,未必比城区差。

当然,这里面也有风险,那就是北崇能不能快速发展起来,对于这个,他是很愿意赌一把的——就算赌输了,也是有土地在手,不会赔得精光不是?

但是在小岭乡买地,这个距离就实在地远了点,老岚认为,北崇就算发展得再快,城区扩展到小岭乡,也最少要十年——而且这只是概念上的扩展,也就是说这里有发展潜力了。

待小岭乡真正地繁荣起来,或者需要二十年……甚至更久。

所以他微微犹豫一下,才问一句,“多少钱一亩?”

“十万吧,如果你一次性付款,可以给你九五折,”陈太忠端起酒杯,示意大家喝酒,“两千亩以下,随便你开口,陆海人的经营能力,我还是相信的。”

胡总端起小酒盅,一饮而尽,轻轻吐一口酒气,似乎是在叹气,“贵了。”

陈区长笑一笑,夹起一块鸡块,丢进嘴里,将鸡骨头咬得嘎吱嘎吱乱响,然后一伸脖子,连鸡肉带骨头,统统咽了下去,然后才笑眯眯地吐出五个字,“你会后悔的。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