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2章 ……之友

第四千零八十二章 ……之友

“你会后悔的”——这句话在若干年后,时常会出现在老岚的脑海中,他甚至记得,陈太忠当时将鸡骨头都咽下去的动作,他是真的后悔了。

那时陈太忠已经离开了北崇,区里的经济发展因此放缓了,不过陈区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北崇就像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,哪怕是靠着惯性,发展的速度也远超同侪。

那时,房地产热持续不消,在小岭乡,别说十万一亩地,三十万一亩地都买不到了。

只是地价差异的话,不会让老岚捶胸顿足,他遗憾的是,错过了就错过了,若是当时买上两千亩地,以陆海人的经营能力,他相信能让小岭乡这块成为文化和商业中心——那就不是一亩地三十万的事儿了,一亩地一百万照样有的是人买。

不到十年,十倍的利润被他扔掉了,而且,如果是他自己开发的话,十五倍的利润……那是往低里说。

但是最终,他也没有搞清楚,陈区长当初,为什么敢非常肯定地判断,“你会后悔的”——其时陈太忠已经人间消失,据说是归隐凤凰了,一般人等闲难得一见,他也无缘去讨教了。

或许,那才是陈太忠的人格魅力所在吧……

镜头拉回02年11月2日的小岭乡,陈区长见老岚没兴趣买地,他也不强求,“那你琢磨一下,北崇你能干点什么。”

我想干什么,你都否了啊,胡总还是很看好土地开发的,不过陈区长给的这块地,实在太差了,其他的暴利行业又不能介入,所以他琢磨一下。“你这儿还真没什么我必须要干的,就是想着,北崇发展在即,陈区长你这么大的魄力,不搭个车,实在是糟蹋机会。”

“机会都在大城市呢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难得地谦虚一句,“我这儿是小打小闹。”

“我不这么看,”胡总很果断地摇摇头。“现在的北崇,真的是遍地黄金,我要是个小老板的话。高价买个小店面,坐着等升值就行了。”

这个马屁拍得非常熨帖,不过,他是小老板吗?不是,所以他不能做这种买卖。

“区里现在沿街门面。涨得非常厉害,都在炒作概念,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有点失控的意思了,胡总有什么好的建议吗?”

“涨得还不够,”胡总笑眯眯地回答。“大家还是低估了城区建筑的价格。”

“借胡总吉言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其实区里房子涨价。跟他的关系也不大,“要不你搞物流吧,我们北崇是三省交界,还有物流中心,你搞几十辆车。租两亩地弄个仓库。”

“嗯,这个主意太好了。”胡总笑眯眯地伸出大拇指,“将来会是物流的社会……我听说现在搞特快专递的私企,赚钱很厉害的,通海也有人在搞。”

“特快专递的服务对象太有限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是琢磨过这件事的,“利润虽然高,但应用面不是很广,你要是能搞了大宗货物的物流,保证你赚钱赚到手软。”

“大宗货物运输,谁还竞争得过铁路?”胡总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汽运和铁路运输的成本,那是没法比的,大宗货物的物流,真的不好搞。”

“保证不空车,保证满负荷,你能多赚多少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你还真是……铁路运输半路能补货吗?咱汽运补货多方便?”

时下很多人看到,公路上超载的车比比皆是,但是很多空空的大卡车在跑,也是事实——你超载送了货过去,还得空车跑回来。

不过现在各个大城市,也有配货中心——政府组织或者自发的,回程车过来,看有什么能捎的货没有。

有的话,赚一个是一个,捎点货就走了,没的话,司机愿意等,那就等着,可是这一等,就是生产力闲置——扩大再生产才是王道,车况很好的车,趴在那里等活儿,太亏。

无论放空车回,还是趴着等几天捎货,这都不是经济的行为,有些人能及时捎一点回程货,有一点是一点,就觉得占便宜了——但是他捎的那点货,其实远远达不到他的运力。

在陈太忠来看,这还是亏了,因为有浪费现象存在——旁边沿途的城市,还可以给他补货的,所以说,这里面有潜力可挖。

他并不记得,约莫十年后,有那著名的千里快递公司,号称物流业的巨无霸,私人运输飞机都买得起了,而且还不上市不张扬——这公司两百个亿都不卖。

该公司职工甚至当着客户的摄像头叫嚣,“我会昧你的货?别看我是个送货的,一个月也赚两万……昧你这点货,丢掉工作,我值得吗?”

5a办公楼的小白领们,眼镜登时掉了一地——我们一个月才赚五千的。

在网购兴起之后,物流业是一飞冲天,大家这才注意到,哦,原来送货也这么赚钱。

这就又扯得远了,陈太忠是将前世的事情忘得差不多了,但是他很敏锐地抓住了另一点:既然私营的特快专递能做得好,那么,私营的物流,没理由做得不好。

奢侈品的市场,听起来很骇人,但是永远赶不上生活必需品的市场——高端市场的利润率或许会很惊人,可是需求差得太远,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是商品经济,规模才是王道。

所以他认为,做实体物流是很有前途的,不过,别人信不信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老岚也不跟他争这个,事实上,他觉得陈区长的说法不无道理,但是,就算他是通海的地下霸主,搞这个实体物流,也真是……太难了。

2002年,还算不上网络大发展的时代,事实上那一年里,没有一个贪官因为网络曝光而下台,那只是一个大家聊天交友的平台,没有多少人考虑到利用这个东西,来整合物流市场。

搁在十年后来看,当时要是有人能意识到这一点,搞个权威的大物流网出来,再加上若干的管理层,只要宣传合理,前期承担一部分经营和宣传的费用,后期再把物流的数据整合一下,分设一些站点,基本上就能站到霸主的地位。

真要做得好,淘宝天猫之类的,也是要搭这样的顺风车,渠道制胜终端为王——必需品的渠道,奢侈品没理由不跟进的。

当然,陈区长说出的只是一种构想,他只是觉得,有人能靠高端物流赚钱,咱这玩必需品的,只能赚的更多。

胡总也认可这个说法,放空车回来的太多了。这原本就是对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的浪费——超载的车多,空车更多。

反正这一晚上,菜不怎么样,可大家各抒己见,各自陈述了对未来发展方向的想法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胡总要回陆海了,他根本不在意什么市教委,在高速公路口,他扯着陈区长的手,“太忠区长,一切尽在不言中……”

那你不说话,走就行了嘛,陈太忠心里腹诽,脸上还是要堆满微笑,“你得记得,对我的承诺,给我引五家公司过来。”

“必须的,”老岚笑一笑,他答应这个条件,是要让陈太忠满意,但是同时,他真的看到了,北崇真的遍地是金矿——抓不住机会的,那就是错过了。

至于说五家公司来投资,这并不难,他能影响的公司,超过了五百家,只要北崇条件好,来这里投资,算多大点事儿?

接下来,就是全国党员召开的大会了,很重要的大会,会上选举出了新的党和国家领导人——毫无疑问,单永麒代表缺席了这次会议。

在宣布名单的时候,陈太忠有点傻眼。

马飞鸣入局了,这是正常的,天子门生铁铁入局的,前期声势做足了。

郑文彬也入局了——这个有点考验人的眼球,没谁能想到,海角省的省委书记也能入局,须知郑文彬今年已经六十岁了。

第二个没想到的,就是七常变成九常了——这个,证明越来越民主了。

第三个没想到的就是,陈太忠的另外两个熟人,齐齐落选政治局委员不说,同时又都是候补委员——没错,这届大会,是团结的大会,是党中央顺利地实现了新老交替的大会。

政、治局候补委员——蒙艺、黄和祥。

我能找个地方哭一会儿吗?陈太忠的心里,真的是要多烦躁就有多烦躁了,他已经想到了,用不了多久,他的身上会多一个符号出来——候补局委之友。

北崇的干部,干部都是在培训中心看直播的,也有人有意无意地扫陈区长一眼,年轻的区长脸上保持着微笑,似乎也在为大会欣喜着。

倒是陈铁人脸上堆满了真诚的笑容,隋彪看在眼里,心中也明白,陈书记的后台的后台,今天终于突破候补,成为正式的中央委员了,丫这是与有荣焉。

看他兴高采烈的样子,再看看陈太忠脸上的微笑,隋书记暗叹:黄和祥只是一个局候补,太忠区长这个笑容,已经保持了一个来小时没变了。

人和人还是不能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