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3章 发展的隐患

第四千零八十三章 发展的隐患

大会顺利地结束了,然后阳州市又召集大家,学习会议精神,再向下布置学习的任务,忙完这些,十一月基本上就过去了。

往年这时,就进入了农闲的时候,但是今年的北崇不一样,各项工程如火如荼地建设着,有公路、桥梁、候车大厅、农校、福利院等设施建设,也有一些小的加工厂出现。

西王庄的两个富豪,甚至在区里开始建设新的酒店,他们也看好北崇下一步的发展,并不在意北崇宾馆正在新建的客房。

诸多的工程,不但让北崇人鼓足了干劲,填满了腰包,更是带动起了相关经济的发展,交通也变得繁荣了起来,餐饮、住宿和各项服务业,也随之兴旺,街头的小旅馆比比皆是——城区里,连理发店都多出了十几家。

以前北崇穷,消费就起不来,现在大家来钱容易,花着也就痛快,又有人能攒得下钱,跟别人合伙买个农用车啥的,既跑货物运输也拉人。

这就是经济发展的连带效应,而且这兴旺的势头一起,根本是压都压不住的,爆炸式的增长,葛宝玲当了常务副区长之后,本来觉得丢掉了交通一块,手里就没啥肥肉了——财政那一块,她不敢乱动,工商税务……北崇这些部门有活儿吗?

按以往的观点看,她这就是为了上进,牺牲掉了一些东西,只是多了个常委会举手的权力,还是举手机器的那种——白凤鸣就坚决不干这个常务副。

但是现在,最忙的还就是她,九点钟一个澡堂子营业了,十点钟两个饭店开张了,十二点假冒健力宝喝得人跑肚了……

白凤鸣也忙,谭胜利手里抓了一堆项目。跑得脚不沾地,刘海芳手里活儿也多。

整个北崇,享受着发展带来的繁荣,但是这样的发展太快了,政府的人再努力,都有点跟不上节奏,繁荣之余,还有点混乱,社会治安也出现一点问题。

比如说这个打架斗殴,就出现了多起。随着工程量的增加,活儿越来越多,这就存在个利益纷争的问题。比如说这个土方活儿,有人低价揽活,被抢活的人自然就不干了。

还有就是工人越来越多,大家因为赚钱容易,辛苦一天之后。晚上就想喝点劣质小酒,弄上两只凤爪,一小碟花生米,很惬意的人生。

这是很常见的事情,很多人出来打工,只是为家里省点口粮。并不太考虑攒钱创业,只是劳累之余享受生活。

酒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喝多了酒就容易产生纠纷。总之这种小纠纷,每天在北崇都要出现五六起,最严重的时候,是敬德人和花城人打起来了,足足一百多号人。

这时候。就看出北崇人的强悍了,有陈区长撑腰。过来三四个协防,还带着七八个小后生,一顿乱棍把人打开。

有人借着酒劲儿,不服气想冲上来,旁边人赶紧将其抱住——在北崇跟北崇人打架,那不是找死吗?

反正是大纠纷不太多,小纠纷不断,所幸的是当地人太狠,场面大了之后,也能镇压得住。

打架是一方面,还有一方面,北崇的失窃案急剧增加,以前的北崇,穷得小偷都懒得来,现在也不是说有小偷组团刷副本来了,问题的症结,还是大量外来人口造成的。

有人喝酒,就有人赌博,输光了咋办?偷呗。

偷窃这个东西,是会传染的,有人看到别人不劳而获,自是会羡慕,难免要效仿。

治安这一块,是陈太忠抓的,一开始的时候,朱奋起并不敢因为这点小事,去打扰陈区长,但是眼瞅着这偷盗风气越来越严重,他只能硬着头皮来找领导。

陈区长正在为苎麻厂的花销瞠目结舌,好狠的慈清县啊。

到目前为止,慈清一共送过来了九千二百余吨的苎麻,陈区长一度收得都不想收了,但是王苏华打电话苦苦哀求,后来更惊动了欧阳贵。

欧省长为此,特地打电话给陈太忠,希望北崇能坚持一下——我正考虑,在两个地市推广移动大棚,会指定买北崇的产品,这个时候,你们应该体现出北崇对外面地市的责任心来,省得别人拿这个做文章。

那陈区长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,不过他们对慈清麻的质量,要求就更高了,事实上,自打上次搞了一起假一罚十,慈清人后来送麻规矩得很。

而苎麻厂的质检员们,却是百倍地积极认真工作,原因很简单,上次的罚款回来,王主任在请示了陈区长之后,直接将罚没收入的十分之一,奖给了当班的两个质检员。

那可是一万多块呢,其他人的眼登时就蓝了,在北崇历史上,还没有什么政府工作人员,拿过如此高额的奖励,也就是王主任背靠陈区长,又学习了领导的一些办事理念,才敢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不愧是胭脂虎,敢作敢当,大家赞叹之余,就疯狂而仔细地检查慈清麻,有些以往能过,但质量偏低的麻,都被他们拿来说事,这时候,慈清的观察员就少不得出面,邀请大家“坐一坐”。

而北崇的质检员,也不敢吃拿卡要太狠,否则的话,别说人家把事情捅到陈区长那里,捅到王主任那里,大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所以慈清后来送的麻,平均质量还要强于前期,但饶是如此,也挡不住慈清送麻的热情,直到九千吨之后,送麻的势头才陡然一降——没有名额了。

其他县区冒充慈清麻往北崇送,也存在个配额问题,要找当地麻农挂靠,而北崇派到慈清的观察员,那不是吃干饭的,听说有人得了一万多的奖金,观察员的眼睛,立马就变成了火眼金睛。

榜样的力量,那真的是无穷的。

可慈清最终还是送来了九千多吨的麻,差不多用去了北崇六千万元,再加上苎麻厂前期对本地苎麻的收购,北崇光是在苎麻储备上,就投进了差不多近亿元的人民币。

“唉,”陈区长叹口气,心说这也太可怕了,区里的煤炭储备,第一期也不过才一个亿,看来以后,还是尽量不要当其他县区的救世主了,北崇也不过才是个小小的县区而已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收这么多麻,他也不后悔,因为这个收购价是相对合理的,给麻农们留出了适当的利益,对北崇人来说,当地产当地卖,利润可观。

可是慈清麻从三百多里地之外运过来,每公斤还比北崇本地的收购价低一毛钱,这利润就要低很多了,也就是今年慈清的麻没市场,要不然这个价钱想收到这么多麻,也不容易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朱局长找了过来,将区里的治安隐患汇报一下。

陈区长登时就有点震惊,他一直还没怎么注意过这个问题,道理很简单,一般跟他接触的,都是北崇人本地人,而那些外来的人除非迫不得已,也不会招惹本地人。

所以,虽然近期的治安情况在恶化,但北崇人的感觉不是很明显,有这么一个强烈护短的区长,通常来说,只有北崇人才会跟北崇人打架,外地人很少有这胆子的。

关于盗窃,北崇人是感觉到了一些,小偷变得多了,但是普通老百姓都想得很开,区里多了这么多外地人,有人手脚不规矩,是很正常的。

反正失窃的案子里,多数都是苦主不小心,入室盗窃的很少,所以他们报警归报警,却没谁想着,为这点事情去找陈区长告状。

不过,陈区长虽然没注意过这些,可一听朱局长的汇报,他马上就重视了起来,“流动人口带来的治安问题,一定要高度警惕,处理不好的话,会严重地干扰北崇的经济发展……甚至会影响到社会风气。”

“您指示得很对,”朱奋起点点头,“我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……”

原来,随着偷盗风越来越烈,现在的偷盗,都有点明抢的意思了,近期就发生好几起这样的案子,失主把包包往旁边一放,有人拎起来就跑。

“这样下去可不得了,”陈太忠听得点点头,他还真没想到,北崇的治安居然恶化成这个样子了,这个年代,飞车党和砍手党还没有流行,但是他完全能想到,放任不管的话,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,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

“咱们的发展太快,相关措施没有跟上,造成了短暂的混乱,”朱奋起皱着眉头回答,“我打算搞一次严打活动,一直持续到春节前,不过,人手和资金都有所欠缺……主要还是政策方面,也希望区里能做出指示。”

“搞什么严打?没必要,那是形式主义,不严打的时候,就不管了?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都是严打才对……我跟你去分局看一看。”

闪金的苎麻厂,离分局并不远,半个小时之后,两人就来到了分局,正好碰上一群人,扭送着一个人进来,“警察同志,我们抓到一个偷车贼。”

“往常这种情况,你们怎么处理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一眼朱奋起。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