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7章 打了小偷打失主

第四千零八十七章 打了小偷打失主

“费用没落实,那就不要治了嘛,”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这便是高局长说的典型案例了,想到这两人都是小偷,被打死也是活该了。

“嗯……”朱局长沉吟一下,方才又期期艾艾地回答,“可其中有一个是失主。”

“现在的小偷,就猖狂成这样了?”陈太忠一听,勃然大怒,“失主当然是一定要救的,分局先把钱垫上吧,回头跟失主家人要,他们会获得赔偿的嘛。”

“但是这个,”朱奋起犹豫再三,终于硬着头皮回答,“但是失主……是被咱北崇的热心群众打伤的。”

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陈太忠觉得头皮一阵发麻,“你说咱北崇群众,把失主打了?”

“是啊,”朱局长叹口气,很无奈的样子。

姓高的,你那个副局长,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,陈太忠心里这个气,真是没办法提了——尼玛,这也叫典型案例?“那小偷抓住了没有?”

“抓住了啊,也被打伤了,肋骨断了好几根,”朱奋起苦笑一声,艰涩地发话,“这不是重伤两个吗?就是小偷和失主了。”

“啧,等我回去,”陈太忠默默地挂了电话,真的是觉得心力交瘁……咱是北崇区,不是疯狗区啊,打小偷也就算了,怎么能连失主也打呢?

与此同时,于小毛躺在地上,艰涩地呻吟着,嘴里时不时地吐出一团带着血液的唾沫,她真的搞不懂,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——北崇这个地方,真的是太怪异了。

刚才没有堵住陈太忠,于记者就一路边走边问。遇到愿意细谈的,她就摸出dv,拍摄下来,也算是宝贵的音像资料。

其实北崇的风景,还是不错的……于小毛这么认为,不过她心里被仇恨郁结着,也就不会再赞叹这里,就是拍一拍路边的垃圾,还有随地撒尿的小孩。

就在她拍得兴起之际。旁边猛地蹿过一个人来,抢了她的dv就跑,由于dv的系带挂在她的手上,她连着踉跄两步,才大喊一声。“有人抢劫啦,”

喊完之后,她才觉得手臂上,火辣辣地生疼,简直要把人的手臂拽掉一般。

随着她这一声喊,周围呼啦啦一下冒出十几个人来,将那小偷直接踹倒。然后噼里啪啦一阵乱响,还有人大声用普通话喊着,“敢在北崇偷东西,打死都便宜你了……”

这不是偷。这是抢啊,于小毛觉得自己有点无力吐槽。

“警察,警察,”在众人围殴了三五分钟之后。两个警察出现了,“那个……发生啥事儿了?”

围殴的众人听到这话。登时闪到了一边,倒也没谁逃走,就是冷冷地看着。

不过地上躺着的那位,已经是浑身鲜血淋漓了,面皮上都被人拿着家伙划了几下,也看不出是死是活。

“怎么回事啊?”警察们在跟旁边人取证,知道这货是抢了一个相机。

于小毛上前取回相机,但是她不太清楚,地上躺着的这个人,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,她犹豫一下,想着自己的身份不便曝光……我还是早点溜走吧。

所以她毫不犹豫地转身开溜,在大城市生活过的人,都不缺乏这样的果决。

按说这个混乱的场合,没人关心她,不过旁边正好有个孩子,看着她的相机好奇,见她转身就走,小孩就喊话了,“阿姨……你还没谢谢警察叔叔呢。”

他这么一喊,就有人注意到了,尤其是那几个下狠手打人的,见状就嚷嚷了起来,“那个女人……你站住!”

他们必须拦住苦主,要不然把人打成这样,不太好解释。

“我有急事,”于小毛头也不回地答一句,加快脚步往前走。

“我艹,外地人,”登时有人大喊一声,人家听出了她标准的普通话口音,于是就破口大骂了起来,“真不要脸,也就是你们这些外地人,才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来。”

骂就骂吧,那几个人应该是见义勇为的,应该不至于跟我计较,于小毛低着头目不斜视,再次加快了脚步。

“这姑娘,你站一下,”前方斜刺里,走过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妇,说话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,她伸手就去抓于小毛,老大不满意地发话,“你就没点感恩之心?”

“我是真有事,”于小毛抖了一下手臂,没甩开对方,说不得又没命地一甩,啪嗒一声,老妇被她甩倒了——这也是老妇没提防,要不然她这点劲儿,还真不够看的。

“哎呀,对不起啊大娘,”她赶紧蹲下身,去扶老妇——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。

不过这么一下,是彻底地激怒了北崇人,我们帮你追回来相机,你一声不吭就要开溜,现在有老人拦路相劝,你还敢把人推倒?

所以冲过来两个小伙子,对她劈头盖脸一顿打,方才打人的几个人交换一下眼神,有个年纪大一点的大喊一声,“这种贱货就该打,净化社会风气。”

既然有人煽动,动手的人就更多了,警察们等了一等之后,才喊一声,“不许打了……谁敢浑水摸鱼,就都带回警察局去。”

他们对这女人的做法也有气,真是贱皮子,都像你这样的话,以后还会有人见义勇为吗?所以就假装没看到,最后还是担心那追回来的相机,又被什么家伙摸走,才出面制止。

于小毛好不容易才清醒了过来,她躺在地上,茫然地看着面前的警察,然后一个声音飘飘渺渺地传来,“没事就起来吧。”

“我没事?我有事!”她惨笑一声,索性躺在地上不动了,“为什么打我?”

“因为你缺德,”一个警察冷笑着回答,想到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摄像机,他义正言辞地指责对方,“都像你这么做,以后谁还敢见义勇为?社会风气,就是你这种人渣败坏的。”

“是啊,”一旁有人出声附和,“我们乡里的二嘎子,在朝田跳下湖救人,回来的的时候才发现,衣服口袋里的两百多块被偷了,还好被救的人认账了……这尼玛是什么世道。”

“还有那不认账的呢,娃被救起来,救人的死了,家属死活不认账,”旁边有人冷笑,“越是大城市的人,越不是玩意儿……这女人可不也一样?”

就算我这反应不好,你们也没必要打人吧?于小毛觉得自己很冤枉,索性躺在地上不起来了……

陈太忠是在半路上了解到详情的,听说之后,他实在有点啼笑皆非,不愧是我陈某人治下的子民,小偷也打,失主也打——不过打得也没有啥错。

算是一桩奇闻,他才说可以不去分局了,转念又一想,既然是奇闻,那就可以上报纸嘛,于是他抬手给牛晓睿拨个电话,告诉她北崇出了这么一个案子。

牛总编一听,就发出了银铃一般的笑声,“还真是好玩的事情,我们主要报道经济类和热点新闻,不过这种事,也确实有意思……我在海洲呢,派个别人去,没问题吧?”

“有人来就行,”陈太忠并不介意是谁来,他介意的是,“其实这个失主被打的原因,具有一定的社会普遍性,北崇老百姓的淳朴,你们要宣传一下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他才发现,天空中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,车窗上也落下了一些水滴,北崇分局已经在前面不远,他也就懒得用雨刮器了。

进了院子停下车,他看到有四五个人在院子里,或坐或站,见他下车就纷纷打招呼。

“下雨了,不找地方躲雨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们一眼。

“我们见义勇为,下手有点重了,分局不让走,说是要开会研究一下,”一个年轻人干笑一声,“反正雨也不大,就在院子里淋会儿吧。”

“那也到房檐底下去,”陈太忠摆一下手,走进了楼内。

朱奋起正在办公室,跟几个副局长聊天,见到区长大人进门,大家齐齐站了起来,“陈区长来了?”

“坐,”陈区长摆一下手,“到底是个怎么情况?”

“高局长说一下吧,你较为清楚,”朱奋起闷声发话,他并不是个吝惜功劳的主儿——事实上,他在陈区长心里,地位稳固得很,而且这么快完成了领导的嘱托,谁又会认为,他这个一把手一点功劳都没有?

“其实这是一起偶然事件,”高局长推一推眼镜,言简意赅地将过程说一遍。

陈区长将前因都了解得差不多了,但是这时,他才听说,那小偷是明信区的一个瘾君子,毒瘾犯了,所以出来寻找目标——那女人的装束,一看就知道,不是本地人。

他想偷来着的,只不过女人一直很警惕,跟了差不多一条街,才下手强抢,不成想被当场擒获,伤势不算太重,脸上划了几道子,两个手臂被打得骨折,还有点脑震荡。

目前已经送到医院救治了,并通知了其家人。

而门外这几个不让走的见义勇为的主儿,都是在外围的,正经下狠手的主儿,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人家见义勇为,这能算什么错呢?陈太忠才待开口说话,一个警察敲敲门进来了,“那个女人开口了,她叫于小毛,是《东方财富》的记者。”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