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8章 谁怕曝光

第四千零八十八章 谁怕曝光

汇报这个消息的时候,小警察的心里并不是很好受,他并不知道《东方财富》的背景有多大,但是这种杂志,在北崇一些大老板的桌上都看得到。

北崇都看得到,就意味着这杂志的影响力绝对不会小。

几个局长一听,齐齐看向陈太忠,小警察都知道的事情,他们自然也知道。

“你们这是什么眼神?”陈太忠无奈地看他们一眼,“记者咱们见多了,新华北报敢来北崇吗?对了……这女人不是躺在地上不起来吗?”

“后来把她强行带过来了,”高局长讪讪地笑一笑,见陈区长接下这段恩怨,他就没什么压力了,只是有点不好意思,“主要是,她仓促离开,现场的警察就觉得……会不会有什么问题?咳咳,职业病嘛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个理由也说得过去,怕事的人,悄悄跑掉很正常,但是跑得如此仓促,甚至不惜推倒一个老人,做警察的因此生出点疑心,再自然不过了,“她来北崇干什么?”

“她没说,不过……我们扣押了她的相机,”小警察小心翼翼地发问,“要不,咱们看一看她的相机?”

不管他是否偷看了相机的内容,这时候都不能说知情,这个东西比较犯忌讳,就跟无故搜身一样,得防人拿这个做文章——北崇的警察不太讲究这个,但是对方既然是来自上、海的记者,最好还是撇一撇清的好。

“何必呢?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分局的警察,胆子还是有点小,“带我去见见她。”

于小毛在讯问室里,气得浑身乱颤,强行把她带到分局不说,还要她交待身份,一开始她真不想说,询问的警察就威胁她。你一天不交待身份,就一天别想离开。

小警察说我不是凭空吓唬你,北崇是有国家能源战略物资的——富油页岩矿。

这下于小毛就软了,于是报出了身份——其实她的手机上有通讯录,包包的夹层里有证件,人家真想查的话,她根本瞒不过。

警察打电话落实一下她的身份。然后就又问,你为什么来。她肯定是不会说实话——我收集资料来的,不行啊?

“一帮没胆子的家伙,”看到小警察眼神闪烁,站起身走了,她不屑地冷哼一声,却是觉得脸上和膝盖处的伤口越发地疼了。

下一刻,一个高大的年轻人推门进来了,身后还跟着几个人,他看一眼她。“咦……好像在哪里见过,你就是《东方财富》的?”

“我知道你是陈太忠,”于小毛咬牙回答。

“知道我的人多了,”陈区长很随意地摆一下手,“把你来北崇是要干什么,跟警察同志讲明……要不然不好离开,这就挺遗憾了。”

“我下来收集点素材。不行吗?”于小毛冷冷地回答,心里生出了不屈的斗志,“倒是你们北崇警察的做法,让人感觉到很可笑,也很可怜……小偷被送进医院了,失主反倒被带进分局了。”

“你怎么说。那是你的事,”陈太忠站在那里,也不落座,“最迟明天,会有媒体人来采访,这个既是小偷被打,又是失主被打的事件。大家都认为很滑稽……到时候会直接报道你的名字,以及工作单位,你想好了。”

于小毛听到这话,原本很白的脸,变得越发地没有血色了,“你这么做,是侵犯我的姓名权和隐私权……我会起诉的。”

她身为媒体从业人员,自是知道声誉的重要性,官员要注意官声,她何尝不是如此?

“随便,”陈太忠呵呵一笑,挺无所谓的样子,中央纪检我都不怕,你跟我说起诉?“你们可以报道干部的阴暗面,别人就不能报道你们的阴暗面了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转身,就打算走了,殊不料这一刻,于小毛是真的恼了,她站起身来大声发话,“那么你随便好了,我就是来查你的,你都把我表姨夫杀了……也不怕多杀一个。”

她这话状似冲动,但是这么多警察听到耳中,反倒是对她的保护——万一被人悄悄查出她跟单家的关系,没准会更有可能被莫名其妙地失踪。

“你这么说,我可是真能告你诽谤了,”陈太忠听她这么说,一转头,表情严肃地指一指她,“长这么大,我连只鸡都没杀过……小丫头,你摊上大事儿了。”

你杀的人还少吗?于小毛恨不得一口啐到他脸上,单超确实不是你杀的,但是有人在医院门口,被人直接割了**,难道不是你授意的?

不过,听到这出了名的恶魔,居然威胁说什么摊上大事了,她心里也是一阵忐忑,反正话已经说到这里,她索性豁出去了,“单永麒就是我表姨夫。”

“切,还以为是谁呢,”朱奋起率先表示不屑,他冷哼一声,“就是那个大会前失踪了的代表?有这样的亲戚,那也是种耻辱。”

单永麒跑路的消息,已经在北崇传开了,分局早就知道,陈区长从地北押了警察回来,后来区长和廖主任被纪检委带走,虽然时间很短,但也震惊了北崇。

廖大宝自然不能容忍领导被人诋毁,就要说出事情的原委,所以这消息真的传遍了。

“你,”于小毛怒视着朱奋起,却是不敢多说什么。

“原来是他啊,”陈太忠听得哈地笑一声,然后摸出手机来,“看来需要给市纪检委打电话了,你居然知道单永麒死了,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。”

“是你害死的,你比我更清楚,”于小毛大声喊了起来,女人一旦愤怒起来,那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的,总觉得自己声音大了,就占了道理。

“你就信口胡说八道吧,”陈太忠不理她,转身向外走去,“不怕提前告诉你一声,媒体这一行,你做不下去了……”

搞掉一个财经类杂志的小记者,对他来说,真的是太简单了,都不用动用官场的关系,给荆紫菱和凯瑟琳打个招呼就行了,实在不行,还有支光明,陆海人在上、海的势力还是很大的,这种大商家……没有利益冲突的话,哪个财经类的杂志不得供着?

他还不知道,于小毛仅仅是个采编,否则连这句话都懒得说。

陈区长一走,局长们跟着就离开了,走下楼来,看到那四五个闲汉在屋檐下蹲着,雨也越下越大了,他皱一皱眉,冲朱局长微微颔首,“这些人……放了吧,回头给他们点奖励。”

“可是……他们把那小偷打得挺狠的,”朱局长皱着眉头期期艾艾地回答。

“小偷不就该往死里打吗?”陈太忠咳嗽一声,双手一背,淡淡地指示一句,“万一他们身怀凶器,伤着了见义勇为的老百姓,那就更不好了……老朱,我回头给弄个见义勇为基金会,你跟泰山书记议一议这个事。”

这样的对答,不过是吹风的法门罢了,朱局长在开会的时候已经说过了,现在又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陈区长指示得很对,你们几个……可以走了,算,我派个车送你们回去。”

“其实我们想领了奖金再走,”有人嬉皮笑脸地回答,北崇人原本就不怎么怕警察,参与的人也隐隐知道,今天是有免死金牌在身上的,自是不怕调戏一下警察局长。

总之,每个人都在尽心尽力演好自己的角色。

陈区长冒着细密的小雨,走到奥迪车前,才要钻进去,猛地又想到点事,于是抬手冲高局长招一下,“老高你过来一下。”

“区长有什么指示?”高局长兴冲冲地紧走几步,其他人见状,却是默默地退两步,以免领导认为自己不识趣,朱局长犹豫片刻,也终于是退后两步。

“这个小偷是吸毒犯……怎么回事?”陈太忠盯着对方的眼睛,笑眯眯地发问,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的笑意——如果能控制吸毒犯偷窃的话,那意味着什么呢?

北崇绝对不允许毒品存在,更别说警匪勾连贩毒了,所以他不惜挑明了问一句。

“这个……这个家伙其实是经常小偷小摸的,”高局长挠一挠头,挺为难地回答。

下一刻,他终于一横心,“不过听说,今天中午,他身上仅有的一点钱被人抢了……您明白的,最近治安不太好。”

这吸毒犯,在老百姓看来是不能沾染的,跟癞皮狗一样,沾上了就缠上了,但是对正经的混混来说,吸毒的家伙并不可怕——只要没有艾滋病就行。

所以很多吸毒成瘾的,因为求人求惯了,见人就软三分,正是小混混的欺负对象,被人抢钱……原本也是正常的。

陈太忠却是听得再明白不过了,于是点点头开门上车,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肯定是这人被高局长记住了,所以就指示人抢了他的钱,又留下人观察,等下午发现,此人在找活儿,就积极地向自己汇报。

这有钓鱼执法的嫌疑,不过怎么说呢?不作死就不会死,吸毒者并不令人同情,就算警察局副局长组织了一次抢劫,想来也抢不了多少钱,真正内在的原因是——要掌握节奏。

这个人没钱了,就要出去找活儿,你要能控制住毒瘾,谁还能无辜打你个半死?

要不说这下面整人的法子,真的太多了。